《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二十三章寧輕雪的第一印象


    “你的手?”蘇眉盯著若無其事的葉默,有點吃驚的指著葉默的右手。

    葉默看見蘇眉,皺了皺眉頭說了一句:“靜雯,我先休息一會。”說完自顧走到一邊,換了一張桌子坐下。

    葉默?寧輕雪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李慕枚,心說這個葉默是誰?

    李慕枚苦笑了一下,趕緊將寧輕雪拉到了一邊說道:“其實他就是和你定親的葉默,隻是現在和以前好像有些不同,不但長相有些變化,甚至他的氣質也和原來截然不同。不知道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不過我也好久沒有見過他了,隻是不知道為什麼靜雯會邀請他過來。”

    他就是葉默?寧輕雪下意識的又看了看葉默,眼前的這個葉默說話行動不亢不卑,雖然身上穿的很是寒酸,但是舉止都很自然,瀟灑自如,沒有絲毫的局促,也沒有絲毫的紈氣息,甚至身上有一種淡淡的男子氣概,她很遠就感覺的到。

    這樣一個人,怎麼可能是哪個呢?萬一他不是哪個,和他住在一起,這……寧輕雪猶豫了。不過她隨即就自嘲的一笑,如果葉默就是眼前的這個人,那麼最後他會不會同意自己的意見還是兩說呢。

    “輕雪,我感覺他變化了好多,我先去套套他的口風,你坐一下。”李慕枚見到葉默時候,忽然對自己的計策有了一些猶豫,眼前的葉默和傳說當中頹廢廢材似乎沒有絲毫相同,如果一定要說他邋遢的地方,就是他的頭發有些淩亂,沒有經過專門的理發師去整理。

    寧輕雪拉住了李慕枚的手:“慕枚,這種事情我自己去吧。”

    葉默看著來這麵的人非富即貴,一個個衣著鮮華,相比之下他穿著是最寒酸的一個。不過他卻並沒有因為這個局促自卑,而是很淡然。一旦人處於的高度不同,他的思想境界完全不一樣。

    不要說葉默沒有那些怒馬鮮衣,就是有,他依然會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去生活。他的追求不在這上麵,如果他的追求在這上麵,他有把握成為一個人人羨慕的富翁,但是就是這樣又當如何?人生短短幾十年而已,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他原來追求的就是永生,現在雖然修煉變得遲緩,但是他的追求卻沒有改變。

    現在還多了一樣對師父洛影的牽掛,兩世為人,如果他現在還不明白洛影的心思,他真的可以再死一次了。對於別的,於他葉默來說都是蒼狗白雲、過眼雲煙而已。

    “葉默……”寧輕雪來到葉默的桌子旁邊,有些複雜的叫道。

    “你來了?坐吧。”葉默淡淡一笑,猶如鄰家男孩,寧輕雪忽然有了一種好久不見的熟悉感。雖然她知道她是第一次遇見葉默,雖然她知道她以前從來都沒有想過要見這個人。

    “謝謝。”寧輕雪她坐了下來,忽然有了一種輕鬆的感覺,或者說是一種寧靜的感覺,葉默就像一個平靜的湖一般,讓她感覺到一些安心。

    “你眉宇暗鎖,眼光帶著疲倦。有什麼心思嗎?如果我可以幫到你,我願意幫你一個忙。”葉默當然知道寧輕雪這種女孩,不會無緣無故的來和一個已經和她解除了婚約的男人說話。她既然來了,肯定有事情,還不如先說出來。而且她和李慕枚說話的聲音雖然小,但是葉默依然聽見了。隻是他沒有想到,原來他的未婚妻是個如此美的女子,甚至都不下於洛影。

    他對寧輕雪沒有惡感,或者說沒有感覺。但是他看見寧輕雪的那種憂鬱和茫然的眼神的時候,他想起了洛影。

    寧輕雪詫異的看了看葉默,她驚詫於葉默細微的洞察能力,還有他清晰思維的說話能力。這種人會是一個被家族拋棄的廢材少爺?

    “我……”寧輕雪斟酌了半天,卻難以啟齒。心暗歎一口氣,心說要是讓慕枚來說就好了。

    葉默淡淡的坐在她的對麵,沒有絲毫壓迫感,隻是給她感覺到了寧靜和安定。寧輕雪終於下定了決心說道:“是因為我的婚姻……”

    風輕雲淡的葉默皺了皺眉頭,心終於有了一絲波動,他第一次打斷了寧輕雪的話:“你們寧家已經解除了我們的婚約了,而且我現在也不是京城葉家的人了……”

    葉默沒有說下去,但是他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別的事情可以幫忙,但是婚姻的事情你們寧家已經解除了,還來找我似乎有些過分了。雖然他對寧輕雪有些好感,但是不代表寧輕雪可以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不清。

    “對不起……”寧輕雪忽然感到有些軟弱無力。

    葉默淡淡一笑說道:“沒有什麼對不起,我一個被葉家趕出去的廢人,也配不上你們寧家,這種婚姻解除對我來說也是一大解脫。我並沒有任何怪你的意思,隻是不想談這上麵的事情。”

    寧輕雪忽然心有些悶的慌,如果在見到葉默之前,葉默的這句話她就是聽到了也會根本就當成沒有聽到。但是見到葉默之後,她感覺自己看不起葉默,還有那種潛意識的葉默配不上她的想法有些可笑。

    眼前的葉默看起來好像一無所有,但是他表現出來的風輕雲淡,和那種淡然不亢不卑的氣質,根本就和想象當中的那個葉默相差的太遠太遠。似乎他不是那個一無所有的葉默,而是藐視天下,獨在雲巔的葉默。這種感覺,讓寧輕雪很是怪異。

    葉默歎了口氣,他知道寧輕雪有困難,但是既然不是自己可以解決的,那也沒有辦法了,想到這說道:“既然……”

    寧輕雪似乎知道葉默想說什麼一樣,咬了咬嘴唇,打斷了葉默的話:“我晚上想去……”

    她忽然感覺到自己打斷葉默的話,心有了一種舒爽的平衡,似乎剛才因為葉默打斷她的話的那種不已經消失不見。

    不過寧輕雪沒有想到,她的話同樣被別人打斷。

    “輕雪,真的是你啊,真沒想到居然在靜雯的生日晚會上看見了你。太讓我驚喜和意外了。”話音剛落,一個手端著半杯紅酒的青年就已經出現在了葉默的桌子旁邊。

    寧輕雪皺了皺眉頭,沒有繼續說話。

    這青年長得還算是耐看,不過眼神很是遊離。他第一眼看見葉默的時候就直接忽略過去了,因為葉默根本不像一個客人,甚至連一個應待生根本都算不上。

    “你讓一下,我好久都沒有和輕雪見過了。”這眼神遊離的青年走到葉默麵前對說道。

    (感謝我喜歡甘蔗、書友09102 、基隆老鄉的慷慨打賞,謝謝哦;感謝我喜歡甘蔗、iiiou初Y的評價票支持,還有我喜歡甘蔗的更新票支持,謝謝!!!)

    ,收藏和推薦啊。

    

Snap Time:2018-06-24 15:33:00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