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十六章蘇靜雯發飆

  
  “找死。”刀疤罵了兩個字,一巴掌就對葉默的臉上拍了過來。原本隻是看葉默不大好惹,加上馬上又要出去了,才不願意多事。現在葉默主動來挑釁他,習慣了欺壓別人的刀疤哪塈埜o住,抬手就要扇葉默的耳光。
  屋子堥靘l的人都幸災樂禍的看著葉默,角上縮著的幾名男子不由的暗自搖頭,心說這人是個書呆子吧。既然這刀疤都沒有找他的麻煩了,他還主動湊上前去,這不是找打嗎。
  可是現實情況很就讓他們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因為被他們認為成要找死的葉默,居然一把抓住了刀疤臉的手腕,另一隻手啪啪啪啪的就是幾個耳光,這還不算,接下來葉默又是一腳踹在刀疤臉的小肚子上麵。
  身體強悍健壯的刀疤,不但毫無還手之力,居然還被葉默一腳踹的飛了起來,直接撞在了鐵門上麵,發出‘當’的一聲響。
  外麵的黑臉警察聽見屋子媊挶磲瘍T聲,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立即掏出電話打了出去。
  “是喬少嗎?是,是我,那家夥已經被抓起來了,現在被關起來由刀疤在教訓他,不關我們的事情。哦,好,好,我一定不會讓他好過,判刑之前,我也要讓他退層皮……”黑臉警察聽見外麵傳來了說話的聲音,立即掛了電話,裝模作樣的走到門口。
  刀疤臉被人一腳就踢飛,這種事情讓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混跡黑社會多年,立即就知道葉默不是一個好惹的主。雖然他長的凶悍健壯,但是卻不是傻瓜,要是惹怒了葉默,在這堨L沒有好果子吃。
  這小白臉如此厲害,刀疤已經肯定就是他們四人全上,也不會是人家的對手,不然人家不會主動來挑釁他。
  葉默卻慢吞吞的走向刀疤臉,慢悠悠的說道:“我要睡靠近窗戶的那張床,你還有意見嗎?”
  本來看見葉默走過來,刀疤臉心奡N發怵,以為葉默還要動手,沒想到葉默隻是說要睡那張床。心堣@鬆連忙說道:“沒意見,沒有意見,您去睡。”
  刀疤認清形勢,立即對葉默陪著笑臉,哪怕剛才撞在鐵門上的疼痛也被他直接忽略過去。見刀疤都這麼小心的陪笑,另外幾名壯男更是不敢發出大聲。開玩笑,平時刀疤一個人就可以單挑他們幾個,現在刀疤在這人的麵前簡直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這個時候還去找葉默的麻煩,不是和找扁沒有什麼區別嗎?
  蘇靜雯趕往警局的路途當中,越想那個被警察帶走的人越像當初賣符籙給她的人,心奡N更是下定決心要盡將那個人帶出來。
  可是讓蘇靜雯沒有想到的是,警局堛漱H居然拒絕她和葉默見麵。
  “他又不是犯人,你憑什麼不讓我和他見麵?而且你們警察憑什麼將他關起來?”蘇靜雯雖然不知道事情真相,但是這媊悛眯w有問題,她卻是清楚,不然不會隻帶葉默來警局,而路虎車卻沒有任何事情。當然她不知道路虎車現在已經停在醫院門口了。
  “這人涉嫌搶劫和致人傷殘,現在還在錄口供。你要見他,明天過來吧。”黑臉警察見蘇靜雯氣質有些高雅,而且長相也是一個美女,這才耐下性子說道。
  “是嗎?可是和我看見的怎麼不一樣?我明明看見一輛路虎車將我朋友帶走的,最後路虎車沒事,卻將我朋友帶進了警局,這是什麼意思?”蘇靜雯冷笑一聲說道。
  “沒有證據的話,可不要亂說啊,這堿O警局,什麼事情都講究證。如果你還是無禮取鬧,我會以妨礙公務罪拘留你。”黑臉警察沒想到這名女子居然看見了路虎車帶走那名年輕人的過程,頓時臉就是一沉,語氣就生硬了起來。
  “好威風啊,我倒要看看你以什麼妨礙公務罪拘留我。”蘇靜雯臉色頓時就冷了起來,這個警察居然信口雌黃,還如此囂張,可以肯定那個被帶進去的青年人現在討不了好。
  “你,跟我進去錄一下口供,我懷疑你和前麵那個搶劫嫌疑人是一夥的。”黑臉警察一指蘇靜雯,很是囂張的說道。葉默的衣著打扮一看就值不了幾個錢,這女人和他有關係,後台也不會硬到什麼地方去,先給她一個下馬威再說。
  “你是警察還是土匪?”蘇靜雯氣的臉色有些難看,這人也太囂張了。
  “不服氣,你投訴我啊,我叫黃寓,你可千萬記得。”黑臉警察不屑的說道。
  “黃隊……”那名年輕一點的警察實在是看不過眼了,走上來叫了一聲。他感覺黃隊的作風是有些像土匪,但是他卻不敢多說。
  黃寓還沒有說話,門口就又傳來一個聲音:“我們警察什麼時候成土匪了?”
  聲音很是渾厚,而且帶著不容置疑的態度。
  “耿所……”黃寓和年輕一點的警察都看見了門口說話的人,連忙叫道。
  “怎麼回事?”這中年人掃了黃寓一眼,出聲問道。
  “啊,你是蘇總,你怎麼會在這堙H”這名中年人一眼就看見了蘇靜雯,很明顯他認識蘇靜雯。
  “你是司機耿學斌?怎麼當警察了?”蘇靜雯也認出了眼前的這個人,幾年前他是父親的司機,沒想到現在居然是警察了,似乎還是所長了,這爬的可真啊。
  “是啊,服從上麵的安排。哦,對了,剛才是怎麼回事?”這中年人想起了剛才的事情,心堨艂Y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好的預感。蘇總是蘇市長的千金,要是在他的一畝三分地受了什麼委屈,他耿學斌就是有一千張嘴都說不清了。
  “哼。”耿學斌不提還好,一提這事情,蘇靜雯臉色立即就再次沉了下來。冷哼一聲說道:“有人劫持我朋友,結果警察將我朋友帶進來關了,而劫持的人卻絲毫不見蹤影。我來見我的朋友,居然對我說是搶劫嫌疑犯,甚至懷疑我也是同謀。讓我不服氣就去告他,難道現在警察都這麼囂張了嗎?”
  黃寓臉色已經有些發白了,就是他的黑臉也遮不住,他沒有想到這個女人居然認識他們的耿所長。雖然最後喬少會保住他,但是這無疑讓他升級有了一絲陰影。
  “你剛才是這樣說的嗎?這就是你一個人民警察的態度?”耿所心媟t恨這黑臉的家夥,平時也知道他仗著是鄭文喬的人,有些橫行無忌,但是這次竟然惹到蘇市長的千金頭上來了,隻能怪他倒黴。
  “是,隻是剛才我一時激怒,心堥癡S有這個想法。”
  黃寓不敢撒謊,畢竟聽見他說這句話的有好幾個人。平時也沒有人將這些話說出來,隻是沒想到今天居然遇見了一個認識他們所長的人。
  “將他的槍卸下來,立即徹查這件事情。陳鎮,這件事由你來負責,盡查出結果,警察是市民的守護神,不是流氓和無賴。”這所長雷厲風行,當著蘇靜雯的麵扒了這黃隊長的警服。
  蘇靜雯知道他是在做給自己看,卻也沒有說話。
  “耿所長,你這樣做不合法,你就是要指控我,現在也沒有權利對我怎麼樣。”一看耿學斌居然來真的,這名黃隊長立即急了。他以為耿學斌知道他和鄭文喬的關係,最多做個樣子而已,哪知道他居然來真的。
  “蘇總,咱們先去看看你朋友,警局出了這種敗類,也是我們的恥辱。回去我一定向蘇市長檢討。”耿學斌似乎根本沒有聽見黃寓的叫喊,理都沒有理他。他心媟穔M清楚,就是沒有蘇靜雯朋友的事情,黑臉屁股後麵的肮髒也夠他將牢底坐穿了。
  什麼?蘇市長?黃寓頓時呆住了,聯係到耿學斌對這名女子的態度,還有叫她蘇總,他要是再不知道這女子和蘇市長有關係,他就是豬了。
  如果這女人是蘇市長的什麼人,就是鄭文喬也沒有任何辦法保住他,黃寓的心頓時如落冰窟。
  (感謝處女座飛評價票的支持,謝謝!)
  再求推薦票!!!!!!!!!!
  

Snap Time:2018-10-22 15:39:27  ExecTime: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