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十一章複雜的代班


    說不定在她看來,她請自己吃完飯後,不是她欠葉默的人情,反過來應該是自己就欠她的吧。對這種自我感覺非常良好的女孩,葉默沒有半分好感。

    “你的意思是你覺得欠我一個人情,所以想請我吃飯,對嗎?”葉默淡淡的說道。

    “對,對,就是這樣。”蘇眉為葉默總算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感到高興,心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你請我吃這頓飯,打算花多少錢?”葉默的問話讓蘇眉有點愣神。

    “呃……啊……我想學校聚味樓兩個人去吃一頓,應該在三百左右吧。”雖然不明白葉默說這話的意思,但是蘇眉還是反應了過來。

    “哦,你現在身上有兩百塊錢的現金嗎?”葉默看了看蘇眉,依然沒有什麼表情。

    蘇眉心冷哼一聲,裝什麼裝,裝酷還不是要問我借錢,看樣子那束花確實是他買來準備送人的,估計是因為自己拿了他的花,他才這樣吧。不過隨即就拿出了兩百塊錢,心還在想,既然已經借錢給他了,這頓飯是不是就不要請他吃了,反正這錢也沒有指望他還。

    “我想三百塊錢一頓飯,我大概要吃掉三分之二吧,正好是兩百塊錢,現在你已經給了,說明你已經請我吃過了,現在我們兩清,不要再來煩我。”葉默將兩百塊錢收起,轉身就走。

    “你……”蘇眉半天才反應過來,居然還有這種人,胸口差點被一口氣堵住了。他還以為自己是誰了,一個廢人還這麼拽,難道他忘了自己是個廢人?

    ……

    讓葉默奇怪的是,他已經在學校吃完飯了,似乎還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盯上他。他不相信這鄭文喬會就這樣算了,看樣子這家夥還真能忍啊。

    葉默剛跑回自己的住處,就看見許薇一臉焦急的在他的住處轉來轉去。就有些奇怪的問道:“許薇,你怎麼了?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葉默你總算是回來啦,你幫我一個忙好不,我今天真的有急事,可是我晚上又答應了幫周芸值班的。”許薇一看到葉默,立即就驚喜的上來說道。

    “我可以幫到你什麼?”葉默有些奇怪的問道。

    “是這樣的,本來我今天幫周芸代班,可是我現在突然有急事,你幫忙去代一下可以吧,隻有幾個小時,晚上十二點就可以下班了。”許薇一臉急切的說道。

    葉默一腦門黑線,有些無語的說道:“我無業遊民一個,你讓我上醫院幫你帶班,你是不是還在發熱?”

    “你不是說你懂點醫術的嗎?其實就是你什麼都不懂都可以代班的,因為我晚上的工作隻是發熱預檢,你隻要拿個溫度計交給看病的人自己測量一下溫度。然後記錄下來,根據是否發熱,讓他們去掛號就可以了,等會我打個電話給小舞,讓她教你一下,幾分鍾就學會了。”許薇說完很是期盼的看著葉默。

    葉默無語的看著許薇,果然是很簡單。對請他吃過飯的許薇,葉默倒也有些好感,想了想說道:“幫你忙可以,萬一有領導檢查,發現了怎麼辦?”

    “你放心好了,領導不會檢查到預檢台去的,就是要檢查也是去各個科室,而且晚上絕對沒有領導去檢查。況且你到時候戴著口罩,誰知道你是那個?”許薇肯定的說道。

    葉默心說我當然放心,就是檢查出來了,我是冒牌的,被處分的也不是我。我擔心個屁。

    見葉默同意,許薇將自己的胸牌遞給葉默,焦急的背起背包轉身就走,一邊走還一邊打電話。看她眉宇當中的緊張樣子,葉默知道她應該是遇見什麼棘手的事情了。

    為了以防萬一,葉默還是將自己的小醫療箱帶上了,他沒想到自己為地攤準備的醫療箱還沒有用上,第一次居然還正兒八經的帶到醫院來了。

    可能是許薇打過電話給小舞,葉默剛到利康醫院的發熱預檢櫃台,小舞就拉下口罩對他揮了揮手說道:“你是葉默吧,你先將白大褂穿起來,我跟你說一下,很簡單的,就是記錄和拿溫度計,其餘的都交給我好了。”

    葉默這才明白還真是簡單,晚上來看病的人也不多,其實就是他不來估計小舞一個人也忙的過來。

    “其實就是怕晚上人多了,我忙不過來,被病人投訴。醫生不來被病人投訴是很嚴重的,周芸還在試用期,更不能不來。晚上來這的都是一些小孩子,感冒發燒什麼的。”小舞似乎看出來了葉默的疑惑,笑著解釋道。

    葉默已經明白,之所以來代班就是怕病人投訴,說隻有一個人在預檢,那麼沒來的人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小舞是個圓臉的女孩,笑起來有兩個酒窩,看起來很是親和。果然剛過下午六點,病人就開始多了起來,和小舞說的一點都不差,基本上都是一些小孩,發熱感冒什麼的。如果隻是小舞一個人,還真的忙不過來。

    到了晚上十一點的時候,基本上該下班的都下班了,醫院麵也開始冷清了起來,葉默和小舞也基本上空閑了起來。

    小舞見沒有什麼人了,就對葉默說道:“我先去弄點吃的,我值晚班的,要不要幫你帶一份?”

    葉默擺了擺手,他還不餓,見小舞出去,他也背著小藥箱去一趟廁所。去廁所之所以背著自己的小藥箱,是因為他這個藥箱麵的東西隻有他明白價值是多少,預檢台人來人往的,雖然是晚上了,萬一被人順手拿走了,他多少天的努力和幾萬塊錢就白搭了。

    “你跟我來一下,我有些事情需要你幫一下忙。”

    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中年醫生正好遇見從廁所出來的葉默,連忙攔住他說道。

    葉默本來不想理這個家夥的,但是想到這家夥說話的語氣好像是一個主管什麼的,要是他知道自己是幫許薇帶班的,得罪了他,到時候給許薇穿小鞋就不好了。算了吧,就當著幫許薇一下。

    這名中年醫生將葉默帶到急診室,問道:“你是那個科室的?”

    葉默心想,這家夥的年紀,要是說那個科室的,他說不定認識,萬一說錯了還難堪,想到這隻好說道:“我是因為……”

    葉默還沒有找到理由,這名中年醫生的電話就響了起來,他接了電話,才說幾句話,就有些憤怒起來,在電話麵吵了半天,又聽到他大聲的說道:“離婚就離婚,你這個不要臉的……”

    打完電話,這名中年人再也懶得理葉默,將衣服脫了下來,抓起一個背包轉身就走。

    葉默心說,這家夥牛啊,和老婆鬧離婚,還沒到下班時間就溜了,現在還才剛到十一點啊。不過他也是鬱悶無比,將自己叫到這來,什麼事都沒有講,就自己先溜了,難怪這家夥的老婆要和他離婚。

    葉默剛站起來,就有一名護士和一名二十來歲的女孩攙扶著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者走了進來,葉默隻要聽聽腳步,就知道這兩個腳步很急切。

    “你是誰?崔醫生呢?”雖然葉默帶著口罩,但是這名護士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崔醫生,立即急切的問道。

    “哦,他剛走,我是代班的,是幫……”葉默還沒有將幫周芸帶班的事情說出來,這名護士就打斷了他的話。

    “那你趕緊幫這位老人家檢查一下吧,他渾身疼痛,已經沒有辦法說話了……”護士將臉色有些發青的老人扶在病床上麵,速的對葉默說完了,就立即準備打下手了。

    (感謝LJIN、yq420、呼天使嘯、13700016892的慷慨打賞,謝謝了;感謝曉曉看YY說說5評價票的支持,感激不盡;感謝楓玉天霸更新票的支持,謝謝!!!)

    還有老五現在就開始衝榜了,心有些惶恐,不知道最後結果如何,求朋友們砸幾張推薦票了,感激中的感激!!!

    

Snap Time:2018-04-25 02:02:15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