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章清神符

  
  “爸爸,你怎麼回來了?”蘇靜雯回到自家的私人療養院,第一個看見的居然是自己的父親,自從母親成為植物人後,父親幾乎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入了官場。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 。就是母親的公司也是蘇靜雯的在打理,隻是她也因為母親的事情,公司的事情處理的很是亂七八糟。
  但就是這樣,父親也沒有過問過,很少到蘇家的私人療養院這邊來看望母親。但是蘇靜雯不知道今天父親為什麼來到療養院這堙C
  “哼,我不來,你還不知道怎麼去折騰,家媔R回來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這次居然連符籙這種事情都可以相信,是不是下一步就是跳大神的都要請回來了?”蘇建中臉色很是陰沉,很明顯對女兒很是不滿。
  蘇靜雯一聽,就知道汪鵬告密了,心媢鼣o個驢子拉屎,隻有外麵光鮮的家夥更是不恥。不過她對自己的父親也很是不滿,居然就此沉默,不想回答。
  “怎麼,說不上來了,現在你立即將家堜狾釭熄瓣C八糟的東西扔了……”蘇建中口氣強硬的說道。
  “爸爸,媽媽生病後,你做了什麼,你隻是在她昏迷的時候來看過她一次,這幾年來,你在哪堙H你捫心自問,你對的起媽媽嗎?我做什麼,我心堬M楚,我不用你管。媽媽也重來都沒有責怪過你外麵養著一個女人,但是你自己呢,有半分考慮過媽媽嗎?”蘇靜雯沉默半晌,忽然爆發出來。
  “你……”蘇建中臉被說的一陣紅,一陣白,舉起手掌就要給女兒一巴掌,但是看著女兒倔強憔悴的神情,手再次慢慢放了下來。
  他心堬M楚,自己還真的沒有資格說自己的女兒什麼,他的確對不起妻子和女兒。妻子的公司現在是女兒在管理,他也沒有幫過什麼忙。
  “好吧,我知道我管不了你了,我隻希望這是你最後一次迷信,以後不要再這樣做了,你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難道連這個你都不明白。不要因為一個街頭的神棍,和汪鵬有些隔閡,要知道忠言逆耳。”蘇建中有些無奈的說道。
  蘇靜雯心塈N笑,她當然知道父親為什麼要她和汪鵬走近,父親想要再上一步,就必須有汪鵬的父親幫忙。而他父親蘇建中雖然已經是一個地級市的市長,但是蘇家重點培養的人卻沒有她父親的名額,沒有蘇家幫忙,蘇建中如果自己再不找關係,也許他這一輩子就停留在市長這個位置上了。
  事實上蘇建中也確實是這麼想的,汪家的勢力不比蘇家小,而蘇家並不是京城那些超級大家族,培養的對象隻能是那幾位有潛力的。他可以到市長,確實已經到頭了。而且他已經五十歲了,如果他自己再不借助外力,也許他將漸漸的淡出蘇家的視線。一旦他借助汪家的力量再進一步,說不定老爺子會重新開始審視他的潛力。
  雖然知道父親的打算,不過蘇靜雯卻並沒有說什麼,汪鵬雖然長相英俊,但是在蘇靜雯看來,隻是一個繡花枕頭而已。說他是驢子拉屎外表光,媊悒是老粗糠,是一點都沒有冤枉他。
  見到轉身進入她媽媽療養的房間,蘇建中張嘴想說句什麼,但是還是忍住了,他明白自己的心思對女兒確實不利。想了想,也跟了進去,不過他隻是站在門口,卻沒有勇氣去麵對昏迷了三年依然沒有醒來的妻子。
  床上躺著一位看起來隻有三十多歲的美貌婦人,和蘇靜雯也有三分相像,不過卻緊閉著雙眼,眉頭似乎有些微微皺起。
  看見蘇靜雯進來,一直坐在床頭的護工阿姨連忙站了起來,和蘇靜雯打了個招呼,退了出去。
  看著依然昏迷著的母親,蘇靜雯眼圈一紅,都幾年了,雖然她一直沒有放棄,但是這其中的苦楚她卻沒有辦法向別人哭訴,隻有夜深人靜的時候,撲在母親的床頭痛哭一番。
  取出葉默賣給她的那張兩萬塊錢的‘清神符”蘇靜雯有一些恍惚,雖然明知道這符籙應該是騙人的,但是她就是遏製不住內心的激動,似乎這符籙下去後,母親真的會醒過來一般。
  看著有些自欺欺人的女兒,蘇建中搖了搖頭,卻沒有繼續說話。他想等女兒用完這個符籙後,他好好的和女兒談一談。
  蘇靜雯忽然站了起來,退後兩步,一揚手,手堛滿必M神符’就被扔向了床上躺著的女人,同時口中輕喝一聲‘臨’。
  看著就猶如神棍一般的女兒,蘇建中沒有絲毫的可笑念頭,心堸戌酗@些不安和愧疚。為了她媽媽,女兒這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也開始相信這種事情了。
  不過蘇建中立即就以為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了,被女兒扔出去的黃表符籙,在女兒說了一個‘臨’字後,居然化成了數道白色的光芒,這些光芒居然盡數沒入了妻子的身體媊恁A而四周紛紛揚揚的飄落下來一些灰渣。
  如果不是整個房間媊悇藒M清涼下來,還有他的眼睛被亮芒刺得有些難受,他甚至以為是自己的錯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靜雯也呆住了,她以為符籙扔出去了,說一個字,就繼續會落在母親的被子上麵,然後她就準備繼續呼喚自己的母親。
  可是,事情大大的出乎她的預料之外,她仍出去的符籙化成了數道清涼的白色亮芒,然後亮芒沒入母親的身體,而她扔出去的符籙卻不見了,轉而看見的是一些細小的灰渣在四處飄落下來。
  蘇靜雯隻覺得頭皮有些發麻,她知道很多的神棍用化學現象變化來騙人,但是她也是理科的高材生,這個現象,她卻沒有辦法用任何化學反應來解釋,難道,難道這真的是符籙不成?
  一想到這可能是真的有效果的符籙,蘇靜雯的手都在顫抖了,如果真的如那個賣符籙的大師所說,母親應該即將要蘇醒才對。
  想到這堙A蘇靜雯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激動,一下就衝到母親的床頭。
  (感謝ljin、一青蛙的慷慨打賞,謝謝謝謝)
  ,還是推薦票那點事情。
  

Snap Time:2018-10-20 03:46:07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