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一十一章有硫磺味的海島


    第四百一十一章有硫磺味的海島(求月票)

    帆船幾乎是擦著寧輕雪所在的冰山過去,船上的人似乎絲毫都沒有在意船是否會撞上冰山。聖堂

    寧輕雪動都不敢動,這船似乎太寂靜了,沒有一絲的聲音。寧輕雪突然冒出一個念頭,難道這船是自己在行走,沒有任何人掌控?或者說著艘船確實是海盜船,但是因為和別的船打了一仗,最後這船上的人都死了,就剩下一艘空船了?

    可是就算是和別的船打了一仗,這船上至少有戰鬥的痕跡啊,但是現在她看見的是一艘完好無缺的帆船,沒有絲毫打鬥的痕跡,帆布甚至看起來還很新。

    如果這真的是空船,她得到了一艘船,豈不是有了更大的生存希望了。寧輕雪心一喜,沒有繼續想下去,她剛想站起來去看看這船的狀況,因為船和冰山才相距兩三米距離,要上去卻是很簡單。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船艙麵忽然傳來了一陣喧嘩,似乎有人喝酒吆喝的聲音傳來。

    船有人?寧輕雪嚇得再次俯身下來,但是剛才的聲音似乎又突然消失了。不對勁,這聲音來的突然,走得更加的突然。寧輕雪甚至懷疑剛才是不是她聽錯了,不過無論她是否聽錯了,她再也不敢上船去,甚至連入水都不敢了。

    這船太詭異了,如果有人的話,不可能讓船貼著冰山而過,而人還在麵喝酒喧嘩。如果沒有人的話,這船似乎行走的很是順暢,而且絲毫遲鈍都沒有。

    鬼船?寧輕雪再次感覺到了頭皮的發麻。

    她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無神論者,如果是以前,她是絕對不會相信這個世界有鬼的,如果這船真的沒有人,說不定她已經上去了。(《綠色小說網》)

    可是經過防禦法器,經過火球符,還有悟光大師說的那個裹住記憶,甚至還有唐北薇教她的修真功法。這一係列的事情後,她的無神論已經發生了動搖。也許這個世界真的有鬼也不一定。

    船沒有絲毫停頓的從寧輕雪所在的冰山邊擦過,寧輕雪卻不敢動彈的躲在冰山的一角仔細的傾聽著。直到船越走越遠後,她依然沒有聽到絲毫的聲音。難道剛才真的是她的錯覺?

    無邊的海平麵上因為太陽被雲層遮住,不但再次變得冷起來,而且還起了一陣陣的霧氣,寧輕雪忽然看到剛才還在視線中的帆船,被海平麵上淡淡的霧氣一卷,就再次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寧輕雪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她再也不敢入水去尋找陸地,還不如就留在這個冰山上。

    為了抵禦寒冷,寧輕雪開始不停的修煉,修煉累了就吃點東西。白天出太陽的時候,她就站在冰山上四處張望,希望可以碰到一個正常一點的船。

    可是寧輕雪越來越失望,她感覺已經過去好幾天了,除了幾天前看見的那艘詭異的船隻,她沒有再看到任何船來。唯一欣慰的就是她發現那串救了她性命的項鏈再次有了一些光澤,看樣子隻要再過一些時日,這串項鏈就可以恢複原來的樣子。此時她已經相信,自己的項鏈確實是一件可以恢複的防禦法器,隻要不損壞就會慢慢的恢複。

    雖然項鏈的恢複讓寧輕雪安慰了一些,但是更加讓她擔心的是,她發現自己所在的冰山已經越來越小了,可以肯定再過一段時間,這冰山將徹底的化去。

    一旦冰山化去,她就會再次落進大海之中。寧輕雪掃視了一下四周的海麵,卻沒有發現另外的冰山。她將手伸進了海水麵,卻感覺海水有些熱,而且似乎也不是那麼冷了。聖堂最新章節

    是怎麼回事?寧輕雪爬到了冰山的最頂端,四處張望,忽然她看見了遠處有一個黑影。

    那是一個小島,肯定是一個小島。寧輕雪激動起來,如果不是她生性不喜歡熱鬧,又有修真功法給她修煉。一個人幾天呆在一個冰山之上,說不定她都會瘋掉的。

    她現在擔心的是腳下的冰山是不是會飄向那處小島,如果不是飄向小島的,她就是再怕下水,也要下水遊過去。

    好在寧輕雪看了好久後發現,自己腳下的冰山確實是飄向小島的。她放下心來,既然有陸地就好,雖然這幾天她消耗的食物並不是很多,可是幾天時間,她包可以吃的東西已經很少了,而水幾乎都沒有了。

    就算是最後沒有人救的,她寧可死在陸地上麵,也不遠被大海吞噬,她討厭那種鹹澀的海水,而她每天還不得不用海水去洗漱。

    寧輕雪收拾了一下東西,包麵已經很空了,除了那把衝鋒槍有些重以外,其餘的東西都很輕了。

    天色再次黑下來的時候,冰山已經靠近了小島,寧輕雪這才發現這處小島竟然還不小,她估計了一下,怕有十幾個平方公左右。讓她欣喜的是島上還有一些植物,她甚至看見了幾隻海鷗飛入島,說明這個小島是可以生存的。

    一股硫磺的味道傳來,寧輕雪抬頭看了看,似乎在島的中央有些空曠,這小島很有可能是一個火山口。甚至這火山還沒有爆發,寧輕雪皺了皺眉頭,萬一這火山爆發,這島就這點大,她留在這上麵還是無處可逃。

    不過就算是明知道這島會爆發火山,寧輕雪還是會上去,因為此時她已經無處可去了。

    當寧輕雪再將眼光掃向島的四周時,她呆住了,一艘帆船正詭異的停在小島的邊上,似乎是有意停在這的。

    寧輕雪再也不敢留在冰山的最高處,她趕緊爬了下來。冰山離帆船越來越近了,寧輕雪卻清楚的看見,這帆船雖然停在小島的邊上,卻並沒有拋錨。幾個巨大的錨依然放在船頭,寧輕雪已經確認這船上確確實實是沒有人存在的,她有些害怕,心不斷的祈禱自己腳下的冰山千萬不要靠近這帆船,因為這帆船實在是太過詭異了。

    可是冰山卻絲毫不懂寧輕雪的祈禱,依然緩緩的朝帆船靠了過去,甚至以冰山的那種速度和方向,再下去肯定是要撞到這帆船上麵的。

    要不要跳水?寧輕雪糾結起來,如果沒有這詭異的帆船,她跳水就跳水好了。但是因為有了這帆船,她更加怕入水。畢竟在冰山之上,她還可以用視線查看周圍的一切,一旦進入水,她不知道在水會有什麼發生,未知讓她更加的擔心。

    一陣風吹了過來,寧輕雪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忽然她感覺腳下的冰山被風吹移動了一些方向。如果按照現在的位置靠近小島的話,那麼冰山很有可能碰不到帆船。

    寧輕雪籲了口氣,她抓緊了衝鋒槍,小心的藏在了冰山的一側,正好擋住了帆船的方向。

    冰山擦著帆船而過,寧輕雪下意識的想要知道帆船麵到底有什麼,她的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帆船麵的場景立即就躍入了她的腦海。

    寧輕雪心一驚,這是怎麼回事,她心一驚的時候,那種映入腦海中的場景再次消失不見。可是寧輕雪卻清晰的感覺到船麵真的沒有一個人,而且在最大的船艙中間,似乎還有一張桌子,甚至桌子上麵還有酒菜。

    寧輕雪害怕起來,她不知道剛才為什麼她意念起來的時候,那個船艙麵的場景就會自動映入她的腦海中間。

    雖然寧輕雪修煉的是修真功法,而且修煉到了一定的程度。可是她並不知道有神識這種東西,剛才就是她調動了自己的神識,查看到了船艙麵的場景。因為她還不會運用,心驚之下,又收回了神識。

    寧輕雪放下了剛才的奇怪意識,她心卻在想一個沒有人駕駛的帆船,竟然沒有碰到任何的冰山和礁石,自動來到了這處小島。如果這不詭異,也沒有比這更詭異的事情了。況且,寧輕雪堅信幾天前,她確實聽見了船艙麵的喝酒喧嘩之聲。

    一想到這些,寧輕雪就更加的不敢動彈,她感覺自己抓住衝鋒槍的手心已經在冒汗了。如果可以選擇,她是絕地不想留在這個小島上麵。沒有別的原因,之是因為這停了一艘如此詭異的帆船,可惜她沒得選擇。

    忽然,寧輕雪感覺自己的頭皮又是一陣發麻,似乎有一股陰風從冰山的縫隙朝她吹了過來。隻是寧輕雪清晰的感覺到,那股陰風還沒有靠近她的身邊,就被那串項鏈閃過的一道微光擋住,然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項鏈產生了一股淡淡的暖流,流過她的身上,讓她徹底的平靜了下來。

    寧輕雪拿起脖子上的項鏈,喃喃自語道,“剛才是你又救了我一次嗎?謝謝你了。”

    冰山終於和帆船一起並排靠上了小島,寧輕雪再也不敢留在上麵,不是說冰山已經越來越小,而是因為這個冰山的旁邊就是那艘帆船。

    寧輕雪躍上了小島,突然厚實的地麵差點讓她摔了一跤,寧輕雪穩住身形,連頭都不敢回,朝著離開帆船停靠地點相反的方向跑了過去。

    (一回來就碼字,剛剛才碼好;離推薦榜單隻有幾十票了,求幾張推薦票,謝謝!)

    ......

    

Snap Time:2018-01-20 05:46:30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