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零九章寧輕雪遇險


    第四百零九章寧輕雪遇險(求月票)

    “你找我有事情?”虛月華卻發現來的人是呂斯,‘海堂’的大哥,不過區區‘海堂’這種不入流的小幫會,還沒有被虛月華看在眼。(《綠色小說網》)

    呂斯當然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他知道在‘黑寡婦’虛月華的眼,自己什麼都不是。

    看見虛月華回來,他連忙站了起來很是恭敬的說道:“虛大姐,我是來投奔你的。”

    虛月華更是不解的看著呂斯問道,“你投奔我?你靠海吃飯,我的生意是酒店和消息,你投奔我這話從何說起?”

    呂斯卻慎重的說道:“虛姐,我知道我的‘海堂’在你的眼根本不值一提。我是因為運氣才得到了葉前輩給的一顆‘培氣丹’,同樣我也是因為這一顆‘培氣丹’才晉級了黃級武者。晉級了黃級武者後,我才明白自己以前是多麼的坐井觀天。原來入級的武者和不入級的相差竟然這麼大。”

    虛月華似乎有些明白了呂斯的意思,她坐了下來,讓呂斯坐下來再說。

    呂斯坐下後,繼續說道:“我知道,以我的能力在葉前輩眼什麼都不是,可是虛姐就不同了。葉前輩留下虛姐,肯定是因為虛姐的能力。我想我投靠虛姐,如果虛姐投靠了葉前輩,我也跟著後麵沾光。”

    虛月華第一次開始審視起呂斯來,難怪父親當年告訴他,不要小看任何人。這個呂斯名聲不顯,隻是港道最底層‘海堂’的一個小頭頭而已。他竟然可以看得這麼遠,可以想到葉默留下她來的目的。而且他還知道要想更進一步,就要投靠葉默,而他還知道葉默看不上他,所以才找到自己的頭上來,這人也很有心機啊。

    也是,‘海堂’雖然是一個不入流的小幫派,但是畢竟也算是一塊肥肉,可以在港道的夾縫中生存,這本身就表明了他的不簡單。聖堂最新章節

    “你很聰明。”虛月華讚一聲,直接說道。她現在才明白,聰明的人不是隻有她一個。雖然她還在想應該不應該投靠葉默,但是已經有人想要盡一切的辦法投靠葉默了,眼前的呂斯就睡一個例子。

    “謝謝虛姐的誇獎,我在虛姐麵前不敢說聰明這兩個字。但是我呂斯是個重義氣的人,如果虛姐願意接受我的投靠,我發誓全心全力為虛姐辦事。”呂斯慎重的說道。

    虛月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她站了起來說道:“呂幫主先回去吧,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要投靠葉前輩了,我一定告訴你一聲。”

    呂斯心一喜,雖然虛月華隻是一句話而已,但是他已經猜出既然虛月華說出這種話,說明了葉默確實是有招攬她的意思。

    想到這呂斯立即站了起來,不過臨走之前他卻猶豫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講自己的猜測說出來。

    “你還有什麼事情嗎?”呂斯的猶豫立即就被虛月華看在眼。

    呂斯見虛月華問起,下定決心似的說道:“是的,虛姐,今天劉齙牙搶奪丹藥的時候,我坐在‘港地四不像’的後麵,我甚至看見了付有銀也有站起來的想法,不過被他大哥拉住了。後來出去的時候,我就特意留意了一下這四人,果然他們一出會議廳,四人就互相打了個眼色,然後互相點點頭快速的開車離去。我懷疑他們是不是有可能會對葉前輩不利。”

    虛月華皺了皺眉頭,盯了呂斯一眼,緩緩說道:“既然這樣,你為什麼不回去告訴葉前輩?”

    呂斯有些尷尬的說道:“一個我怕葉前輩以為我故意找理由接近他,還有一個就是當時我在‘港地四不像’的後麵,一旦我回去告訴葉前輩,說不定這件事會傳到‘港地四不像’的耳。聖堂我‘海堂’這麼小的一個幫會,還不夠他一巴掌的。”

    “你現在已經是黃級武者了,還怕區區的‘港地四不像’?再說了,你不怕我告密?”虛月華懷疑的說道。

    呂斯卻小心的說道:“‘港地四不像’可以讓焦幫主顧忌,絕對不會那麼簡單,還有就算是我不怕,但是我手下的兄弟都是普通人,還不夠‘港地四不像’隨便殺的。要說告密的事情,虛姐絕對不會為這種事去告密我。如果我不相信虛姐,今天我就不會過來了。”

    虛月華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這件事我會注意的,你先回去吧,需要你幫忙的時候,我會通知你。”

    呂斯很是高興的離開了虛月華的酒店,他知道既然虛月華這麼說,就是表明了如果她要投奔葉默,肯定會帶自己一起去的。呂斯是個有想法的人,沒有見識過黃級的力量就算了,現在他已經是黃級,而且知道了黃級的厲害時,他對更強的力量就愈發渴望了。

    虛月華卻對呂斯再次另眼相看。這個呂斯很有頭腦,而且還不衝動。無論呂斯的看法是不是正確,她都打算去調查一下。

    葉默給她的‘培氣丹’遠遠要超過自己幫他做的事情,這種事情她隨手可為,又何樂而不為呢?況且,別人怕他‘港地四不像’,她虛月華可不怕。

    …………

    寧輕雪從客機上跳下來的瞬間,就知道她一樣的沒有命活。一種強烈的窒息感傳來,她感覺到一種強大的氣流將她衝走,而且還有巨大的氣壓要將她壓碎裂。可是她連呼吸都無法呼吸,短短的時間麵,她的意識就有了一種虛幻的感覺。這和她以前訓練過的跳傘感覺完全不同,這種感覺她根本就不想要第二次。

    這還是因為客機飛行的高度下降到了萬米左右,甚至還不足萬米,如果在一萬五千米以上的高空,也許這個時候她已經被撕裂了。

    降落傘似乎經曆了一個世紀都沒有打開,寧輕雪的大腦已經處於混沌的狀態。在她即將窒息的時候,甚至要被擠碎的時候,她胸口的項鏈再次發出了一道淡淡的白光將她保護起來。

    這次寧輕雪看的清楚了,這白光若有若無,而且時間堅持的還很久。那種擠壓和冰冷入骨的感覺消失了,但是寧輕雪卻感覺到她依然難以呼吸。

    要窒息而死嗎?正當她處於極度窒息的時候,體內生出一股淡淡的氣流衝上了她的大腦。這股氣流讓她感覺到了渾身一陣的清涼。

    這是怎麼回事?寧輕雪忽然想到了唐北薇教她的那個修真功法,唐北薇教的第一步周天運轉的方向,竟然和這氣流行走的方向一摸一樣。

    寧輕雪心又驚又喜,難道自己真的曾經學過這種功法?難道這真的是葉默曾經教過她?可是那種氣流卻很是微弱,寧輕雪來不及細想,她按照唐北薇教給她的修真功法,開始周天運行起來。

    在幾千米的高空之中,降落傘打開後,寧輕雪依然還沉浸在周天運行當中,她甚至沒有感覺到降落傘已經打開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種冰寒入骨的感覺刺入了寧輕雪的肌膚,讓她清醒了過來。

    沒有死去,她已經落在了一望無際的大海上麵。一種冰寒入骨的感覺湧了上來,寧輕雪立即就知道她已經落在了太平洋麵,如果不能發現陸地,最後她還是死路一條。

    寧輕雪先解開了降落傘,這才想起似乎在機尾的救生艙麵有一個救生圈,可是當時她沒有想到那麼多,竟然沒有將救生圈拿出來。而自己的背包麵除了吃的東西,就是一些取火設備,還有一些藥品。

    寧輕雪打了個冷戰,在這茫茫大海麵就算是她最後不被淹死也會被凍死,或者遇見了鯊魚也是被鯊魚吃掉。

    又是一陣的冰寒入骨傳來,寧輕雪抱緊了那個機艙拿出來的背包,這個背包她不能扔掉。如果扔掉背包,就算是她找到了陸地,最後也活不成。在這無邊無際的大海麵,寧輕雪可不指望有人會來救她。

    寒冷越來越入骨,寧輕雪下意識的再次進行著周天運行。讓她感覺到奇怪的是,隻要她一修煉,那種冰寒刺骨的感覺竟然再也感覺不到了,甚至有一種懶洋洋的感覺傳來。

    時間慢慢的過去,寧輕雪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漆黑的夜晚。月光下一處潔白的冰山橫亙在眼前,寧輕雪心一喜,想也不想就朝那懸浮著的冰山遊了過去。

    讓她感到慶幸的是,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她的體力竟然依然還是很充沛,隻是有些饑餓罷了。

    從海來到這處冰山,寧輕雪才再次感覺到了寒冷。一陣風吹了過來,寧輕雪下意識的往冰山的麵縮了縮,最後她在冰山的夾縫中找到了一個存身的地方,小心的擠了進去。

    陣陣的寒意讓寧輕雪不能停止修煉。她打開了一瓶罐頭吃了,然後繼續修煉,她知道隻要自己一停下來,那種冰寒刺骨的感覺將再回來到身上。甚至她都會被凍僵。

    此時的寧輕雪越來越相信,她的確是修煉過唐北薇教的功法,因為很多周天運行的方向,她竟然自然而然的就知道,甚至依靠一種慣性去做。

    (雖然很晚,但是老五依然送上了第三更,三更萬字,求一張月票應該可以吧。)

    ......

    

Snap Time:2018-01-22 06:47:38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