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零四章一絲線索


    第四百零四章  一絲線索

    “什麼事?”葉默看向夏薔薇,他感覺以夏薔薇的細心,這個時候說出三年前的事情,必定和自己的事情有些關係,不然她不會特意這樣說。

    夏薔薇整理了一下思緒,然後回憶道:“三年前,我送莫康回來。因為路途比較遠,莫平特意叫了直升機過去接的。在靠近香港的漁子島附近,我看見一架民用航班有些搖搖晃晃,甚至差點墜到海去了。不過後來,那架飛機又控製住了。當時我也沒有在意,隻是過了兩天,我在香港的新聞上麵看到有一架從澳大利亞飛到韓國的飛機在外海失蹤了。

    當時我就猜想,我看到那架差點墜海的飛機應該就是失蹤的飛機。隻是對這種事情,我從來沒有當回事。今天莫康說,香港一架飛到舊金山的飛機也失蹤了,我才想起這件事,我想會不會是同一幫人做的?”

    夏薔薇在葉默炮製龔儀征和唐遊兩人的時候,就已經聽莫康將葉默來的原因說了一遍。這讓她想起了幾年前的事情,所以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

    但是她心也是在好奇,失蹤飛機上竟然有葉默的妻子,而且葉默竟然娶了一個世俗的妻子,不知道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竟然讓葉默這種名動隱門的人動心。哪怕再怎麼樣,她一個女人總免不了要八卦一下。

    聽了夏薔薇的話,葉默皺起了眉頭,飛機一般的是失事,飛機失蹤他還真的很少聽說過。夏薔薇這麼說,這兩件事還真有可能有關聯。

    “當時你還記得別的事情嗎?”葉默出聲問道。

    夏薔薇搖了搖頭,“這個倒是不知道了。”

    葉默知道對如夏薔薇這種出身隱門的人來說,不要說一架飛機失蹤了,就是發生世界大戰了,說不定他們都不會在意。葉默不再問下去,而是對莫康說道:“莫兄,我要去調查一下,莫平回來了有消息就去找我,沒有消息就算了。”

    看著葉默離開的背影,夏柔暗歎,如果不是康哥認識這種奇人,她和莫康今天就徹底的完了。張楓止的強勢,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那個葉默真的這麼厲害?”夏柔想到就下意識的說了出來。

    夏薔薇卻說道:“他豈止是厲害,雖然我隻是被他踢了兩腳,但是傳聞當中他殺地級高手猶如殺雞一般。我聽人說合流派的人想搶他的‘血色珊瑚’,不但去的人被他殺光了,而且後來要去燕京找葉家的人也一個沒有逃出來。因為怕葉默去報複,合流派竟然封閉山門了。”

    說完夏薔薇也鬱悶了起來,雖然自己和葉默有過交集,但是卻沒有莫康的造化,自己隻是被人家踢了兩腳而已,而且每次都是腿骨斷裂。

    莫康點了點頭,接著夏薔薇的口氣說道:“當初葉兄弟來半山別墅幫我治好了病後,我就知道葉兄弟絕對不是池中之物。如今他果然化龍了,隻要看張楓止這個混蛋在他麵前像孫子一樣,我就特別的解氣。”

    “嗯。”夏薔薇第一次認同了莫康的話,點了點頭說道:“他的那個‘洛月藥業’非常的了不起,‘養顏丸’我聽說是真的很有效果,今天看看他給的療傷藥丸就知道,他是一個丹藥師。隻是‘養顏丸’太緊俏了,隻要一上櫃就全部賣完,我上次去想買幾瓶,隻是沒有買到。”

    莫康一揮手,“葉兄弟當然厲害,這還用你說,‘洛月藥業’還沒有開張,我就注資了兩個億。我隻想報答一下葉兄弟的救命之恩而已,可是我送了一條小溪給葉兄弟,他還給我的是一片大海。如今我莫氏集團早就已經是‘洛月藥業’的合作夥伴了。我想如果別人知道這樣,就是二十個億,也有公司歡歡喜喜的願意拿出來。”

    夏薔薇第一次沒有用鄙視的眼光看莫康,她感覺莫康至少在看人方麵還是有些眼光的。想到莫康現在已經是‘洛月藥業’的合作夥伴,夏薔薇第一次用有些客氣的語氣問道:“那麼,你可以弄到‘養顏丸’嗎?”

    莫康用有些不以為然的眼光看了一眼夏薔薇,“我是‘莫氏集團’的董事長,而‘莫氏集團’和‘洛月藥業’是合作企業,你說我能不能弄到‘養顏丸’?不要說幾瓶,就是幾百瓶我也可以弄到。”

    “真的?”夏薔薇眼露出驚喜的表情,立即叫道:“姐夫,你一定要幫我弄一些‘養顏丸’。”絲毫沒有在意自己稱呼上的變化。

    第一次看就自己的妹妹叫莫康姐夫,夏柔看向莫康的眼神更是溫柔了。雖然經曆了這麼多年的苦難,但是自己沒有選錯人,他是一個值得去喜歡的男人。

    ……

    香港葉默來過幾次,但是卻並不熟悉,他來的幾次都是有針對性的。他第一次來香港,就是因為在廟普吃魚丸粉條的時候認識了培叔,最後還因為得罪了大棠的人,讓培叔送了一條命。雖然他滅掉了大棠,但是培叔卻還是活不過來。

    所以這次葉默出來就想去廟普看看培叔的店,緬懷一下這個故人。同時也想在這個香港最亂的地方看看,是不是可以找到一些線索,如果沒有的話,他晚上就直接去航空公司。

    廟普不愧是全香港最亂的地方,葉默還沒有到麵,就有一名青年滿身血跡的衝了過來,後麵還跟著兩個拿著開山刀追殺的男子。

    看樣子被追趕的青年已經是受傷了,但是後麵的人依然緊追不放,明顯的是要人性命。

    葉默搖了搖頭,等警察過來的時候,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然後又是一宗黑幫鬥毆案件。

    這種事情葉默當然不會去管,他自顧的走向廟普主街道,卻也沒有絲毫要讓開的意思。周圍很多看熱鬧的人都如看白癡一樣的看著葉默,在廟普這個地方,打架鬥毆幾乎三五天就有一次,但是隻要普通人遇見了躲開就行,一般不會波及到你的身上,但是如果你影響了別人的鬥毆,最後不管輸贏的一方,說不定都會遷怒於你。

    而葉默竟然不讓路,這明顯的就影響了前麵跑的人,同時也影響了後麵追的人。

    “葉前輩救命……”前麵跑的那個青年忽然在葉默的麵前停了下來,並且彎下腰叫葉默救他的命,卻並沒有繼續逃走。

    葉默詫異的看了一眼這個身上已經中了幾刀的青年,奇怪的問道:“你是誰?我好像不認識你啊?”

    這青年喘了幾口氣,然後迅速的說道:“我是‘海堂’的人,因為調查失蹤飛機上的乘客……”

    這青年後麵的話已經來不及說了,因為那兩人已經追過來了。

    這兩人來到葉默麵前,一句話也不說,其中舉起手的開山刀對這名求葉默救命的青年就砍了下去,另外一人直接拿出三棱刺對著青年的後腰刺去,竟然是要殺人。而且絲毫沒有管葉默的存在。

    葉默抬腳就是兩腳,兩名悶頭砍人的男子被葉默直接踹倒在地,各自噴出一口鮮血,再也無法動彈。

    之所以下了狠手,是因為這要他救命的青年是在幫他調查事情,而這追殺的兩個人要殺自己雇傭的人,葉默當然不會客氣。

    這渾身是血的青年見葉默隻是兩腳就將兩名拿著凶器的壯漢踢的吐血,當即就愣住了。

    “怎麼回事?”葉默冷聲問道,打斷了這還在發愣的青年。

    這青年又喘了幾口才說道:“葉前輩,因為不久前,我們大哥讓我們調查幾天前的飛機失蹤案件,還有調查那次航班上的乘客,我們‘海幫’所有的兄弟都出動了。結果我因為巧合在一個公園聽見了這兩人說飛機上少了一個乘客,我就注意了他們,然後我就跟蹤這兩個人到了一棟私人老宅,沒想到被發現了,他們一直追殺我……”

    葉默忽然抬手止住了這青年繼續說話,拎起地上的兩名重傷的男子說道:“你立即叫一輛車,馬上帶我去那處老宅。”

    “是……”這青年隨即就攔住了一輛出租車,雖然這青年渾身是血,但是這出租車依然停了下來,似乎知道如果不停的話,後果很嚴重。

    葉默拎著兩人上了車,然後對著青年說道:“你繼續說。”

    這受傷的青年告訴了出租車地址後,立即說道:“因為剛到那個老宅,我就聽見了幾名倭人在說話,正當我準備探頭查看一下的時候,就被人發現了,這兩人立即就開始追殺我。幸虧我以前訓練過長跑,不然我早就被這兩個王八蛋砍死了。因為大哥讓我們看過了葉前輩的相片,所以我認識您,多謝葉前輩的救命之恩。”

    葉默點點頭,有些明白過來,上午他這一招雖然不是經過官方,但是效果絕地比官方要強的太多了。整個港道有多少混跡街頭巷尾的?或者說有些上班的,做正經工作的也是暗自投靠了各種幫派團體。這樣一個命令下去,等於全港發動啊。這個官方發動不同,官方的通告,就算是有老百姓知道了一些蛛絲馬跡,說不定也不敢說出來,但是幫派中的人就沒有這個顧忌了。

    眼前這個受傷的青年運氣不錯,正好聽到了相關的消息,這消息說不定就和前幾天的失蹤飛機案有關係。

    路途不遠,兩人才幾句話的時間,出租車就已經到了。葉默拿出一顆療傷的藥丸遞給受傷的青年,讓他吃了後,這才拎著兩名重傷的男子走進了這處老宅。

    (今天依然隻有5張月票,如果還有月票的朋友,幫老五來一張吧,這月票有些蛋疼了!)

    ……

    

Snap Time:2018-04-26 15:48:04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