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零一章我是葉默


        第四百零一章 我是葉默(求月票)

    張缺看了一眼夏薔薇,然後才說道:“那是因為薔薇的關係。我族叔派我出來後,她的姐姐立即就知道了,然後讓她和我一起來到了這。”

    葉默看向夏薔薇,冷聲的說道:“夏薔薇,我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還是不願意說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就是莫兄的麵子都不行。”

    這件事已經涉及到自己的‘洛月藥業’,葉默卻不會這麼好說話了,語氣帶著一絲殺意。

    不知道是感受到了葉默的殺意,還是因為張缺的話,夏薔薇冷冷的看了一眼葉默,然後說道:“張楓止之所以一定要和我姐姐結婚,甚至我姐姐懷孕了也不放棄,是因為我姐姐有一個特殊的體質,在古武上說就叫離陰之體。”

    “什麼?”就是被葉默踩斷膝蓋的張缺也是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夏薔薇,離陰之體別人不知道,在古武門派當中可是一個公開的秘密。隻是這種體質隻在傳說之中,甚至從來也沒有真正發現過離陰之體。

    夏薔薇看都沒有看張缺一眼,自顧說道:“修煉古武者,隻要和離陰之體的女子雙修,晉級地級是百分之百,而且還有一定的機會晉級先天武者。張楓止就是因為知道了我姐姐是離陰之體,這才想盡一切辦法要和我姐姐成婚。

    隻是和離陰之體的女子雙修卻有一個大麻煩,就是這女子必須全心全意的配合男方,不然沒有一絲的效果。而我姐姐因為心係莫康,所以張楓止隻是娶了我姐姐的人,卻沒有娶到她的心。”

    “原來是這樣?”莫康忽然心一緊,他忽然非常的恨自己,連一個女人都無法保住,甚至還是自己心愛的女人。有那麼多的錢又有什麼用處?他寧可分文沒有,隻要和夏柔廝守。

    夏薔薇同時不屑的看了一眼莫康,她是從心底鄙視這個男人,連自己的女人都不能保護。

    “張楓止之所以不敢殺了莫康,就是因為怕我姐姐徹底的死心,一旦我姐姐徹底的死心,他將再無機會。這樣過去了許多年,莫康卻還是頑強的在夏家活了下來。所以他用了一個歹毒的辦法,封閉莫康的經脈,然後將他變成了永遠也醒不過來的廢物。我姐姐如果還想莫康活著,就不能對他進行反抗。”

    夏薔薇擦了一下額頭冒出來的冷汗,咬著牙齒繼續說道:“我姐姐知道張楓止的為人,也知道他用的手法,那種封閉經脈的讓人成為植物人的辦法,時間長了就是不死去,也會因為不時的想起最揪心的事情而亡。所以我姐姐讓我帶莫康回來的時候,幫莫康建造了一個廟宇,然後在廟麵放了一件法器,目的就是為了花去他心的戾氣,多活個幾年而已。”

    原來是這樣。

    莫康淚流滿麵的叫了一句,“夏柔”,再也說不出來一個字,他受到的煎熬和苦楚是**上的,夏柔受到的也許才是真正的煎熬和苦難,可是他竟然有的時候還在埋怨夏柔的背叛。

    “可是二十多年過去了,張楓止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他以為莫康已經死了,但是我姐姐還是沒有回心轉意。正當他無法忍受的時候,他的人在‘洛月藥業’得知了莫康安然無恙的消息,就算是張楓止都不敢相信莫康竟然被人治好了。隻是他立即就知道這是一個機會,他馬上就用這個威脅我姐姐。二十多年前,他不敢威脅,現在他是破罐子破摔,反正不管是不是威脅,他都得不到我姐姐的配合。”夏薔薇的語氣漸漸的平靜下來。

    葉默聽著夏薔薇敘說的事情,他總感覺這個夏薔薇說的話有些水分。具體是什麼地方不對,他又無法看的出來。

    夏薔薇卻繼續說道:“我姐姐當即就要來和莫康見一麵,但是她的行動都在張楓止的控製之下,他不允許我姐姐過來。隻是這次我姐姐下定了決心,一定要過來,所以張楓止就想讓張缺先過來將莫康帶回去。我姐姐知道張楓止的意思,讓我來阻止張缺帶走莫康。”

    “那你姐姐想怎麼樣?”葉默出聲問道。

    夏薔薇搖了搖頭:“不知道,我姐姐隻是讓我在這等著而已,她說她一定會來的,我已經等了幾個小時了,後麵的事情,我想你已經知道了。我姐姐是怕莫康被帶走後,將再也無法回來。”

    葉默盯著夏薔薇說道:“可是我卻感覺你在說謊,我怎麼從你的眼看出,你巴不得莫康早點死?上次我來的時候,你的眼神也是這樣。”

    夏薔薇恨恨的盯著莫康說道:“不錯,我是巴不得他早點死。如果不是他,我姐姐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廢物東西。沒想到這種廢物竟然活了這麼久還死不掉。”

    莫康捂著腦袋喃喃自語的說道:“不錯,我是廢物,我是一個徹底的廢物。”

    葉默不再去理睬夏薔薇,而是再次踢了張缺一腳,“去流蛇想要打‘養顏丸’配方的除了張楓止還有哪些人?”

    “不用問他了,我來告訴你。”一個很淡然而且渾厚的聲音傳來,葉默也在他沒有發出聲音之前已經發現了來人。

    隻是他的速度非常的快,兩百多米的距離,轉眼就到了眼前。這是一名長得非常魁梧的男子,下吧有一些胡子。不但說話聲音洪亮,而且舉止動作都帶著一股勢氣。過了一會才又有三人過來,後麵的三人除了一名中年女子外,還有兩名玄級修為的女子。

    “夏柔……”莫康站起來呆呆的看著那名相貌隻能算是普通的中年女子,他沒想到二十多年不見的夏柔,看起來竟然如此的消瘦,而且容顏也比同齡人老了許多。

    那名中年女子也呆呆的看著莫康,葉默感覺到她的身體在顫抖,隻是她一步也動彈不了。

    那魁梧男子很是溫柔的看了夏柔一眼,然後小聲的說道:“柔兒,我已經同意你來見他一麵了,你過去說話吧,我希望你記得我們之間的承諾。”

    夏柔似乎沒有聽到這男子的話一般,隻是慢慢的往莫康移過去。

    莫康卻再也忍不住,他朝夏柔衝了過去,一把抱住夏柔,卻一句話都無法說出來。

    魁梧男子看著莫康,眼露出一絲殺機。一個普通的的家夥,竟然敢當著他的麵抱住自己的妻子。隻有葉默看見他的手揚了一下。

    葉默跨前一步,伸手捏住了一根牛毛細針,然後冷冷的盯著這魁梧男子說道:“你就是張楓止吧,在我麵前你還敢動暗器。”

    魁梧男子沒有來的及說話,夏柔已經反應過來,她指著魁梧男子急聲說道:“張楓止,你來的時候是怎麼說的?為什麼要對莫康動手?你不守信用。”

    張楓止臉色鐵青,來不及理會葉默的話,冷聲說道:“你竟然不守婦道,公然和別的男人摟摟抱抱,還敢職責我,以前的一切提議都作廢。”

    雖然夏柔隻是他利用的一個工具,可是畢竟是他的妻子,自己的妻子在自己的眼前和別的男人摟在以前,張楓止早就忘了來之前的協議。就算是還記得,他也無法忍受這種事情。

    就是不要雙修,也不能讓自己的女人在他麵前給他戴綠帽。

    “不守婦道?我呸,張楓止,你終於露出了你的麵目,告訴你,我出來就沒有想過要活著回去。我和莫康早就結婚了,給你看看這是什麼?你軟禁了我二十多年,今天我和莫康死在一起,我看你還要怎麼去軟禁。”夏柔拿出一個紅色的本本在張楓止麵前晃了晃。

    “你……”張楓止看見結婚證這幾個字後,差的氣的吐出一口血來。雖然這種世俗的結婚證,在他眼就是一張廢紙,但是這種廢紙竟然被夏柔藏了這麼多年,這讓他實在是無法忍受。

    “夏柔……”莫康除了叫這兩個字,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夏柔淒然的笑了笑,“莫康,雖然我沒有和你一起生活,可是等我死後我們還可以在一起。這些年是我負了你,我說過要出來找你的,可是我一直不能出來……”

    莫康終於回過神來,他哆哆嗦嗦的從內衣口袋拿出一個已經塑封了的結婚證,“夏柔,我的也在這。以後我們就一直在一起好了,你不用擔心,葉兄弟說過會給我們做主的。”

    “葉兄弟?”夏柔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莫康點了點頭,指著葉默說道:“是的,他就是葉兄弟,當初我的病也是他救的。”

    “哈哈……”張楓止怒極反笑,就算是夏柔馬上答應他同意雙修,他也不能讓這種背叛他的女人活下去。

    “你就是那個葉兄弟?就是你說我敢在你麵前發暗器?就是你也敢調查我隱門中的事情?”張楓止的笑聲突然止住,臉上已經沒有一絲笑意,他的表情比他的聲音還冷。一股強烈的殺意衝了上來,他需要立即將眼前的這幾人剁成肉醬。

    葉默冷冷一笑,“你還沒有問完,還有這個張缺的腿骨也是我踩碎的。當然,如果我調查屬實,你們的那個破門派確實敢打我的注意,我不介意去一趟你們的門派,將你的那個什麼門派連根拔起。”

    “好大的口氣,你以為你是誰?你是天王老子嗎?”張楓止冷笑道,他已經是地級中期的修為,在隱門中也是頂尖高手,區區一個年輕人,也敢在自己麵前大放闕詞。

    “我不是天王老子,我是葉默。”葉默的聲音平淡無比,但是看張楓止的眼神猶如看一個死人。

    (第三更加更,求月票支持!!!)

    ......

    !#

    

    

Snap Time:2018-04-26 06:05:32  ExecTime:0.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