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九十八章召集港道


    全文字無廣告

    第三百九十八章 召集港道

    “真的是你?”寧中飛驚訝的看著站在眼前的葉默,他沒想到那天自己遇見的人真的是葉默。

    藍芋一看丈夫的語氣和神態,立即就知道眼前的葉默就是自己丈夫說他遇見的那個年輕人。而且看架勢,他們‘飛芋藥業’可以中標很可能也是和他有關係。

    “對不起,伯父,謝謝你給的手鐲。”此時葉默也不好意思再稱呼寧中飛寧兄了,人家可是自己的老丈人,這麼稱兄道弟的可不大厚道了。

    “原來你就是葉默,我還說是誰幫了我。對了,上次我們公司中標應該是你幫忙的吧?”寧中飛沒想到自己上次遇見的人真的是葉默,這年輕人很優秀啊,為什麼妻子要阻止女兒和他在一起?一想起女兒,寧中飛的神情再次黯然了下來,本來是極好的一件事情,但是因為女兒的失蹤,變得不好起來。

    “出了什麼事情?”葉默發現藍芋的眼圈和李慕枚一樣的紅腫,而且寧中飛的神情也很奇怪,絲毫沒有中標的喜悅。

    寧中飛歎了口氣,沒有說話。

    藍芋眼圈一紅,又想到了女兒失蹤的事情,也說不出來。李慕枚在一邊,連忙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出來。

    “什麼?輕雪失蹤了?還是連同客機一起失蹤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葉默的臉色立即就變了。

    “因為輕雪得知我在美國出了事情,所以就立即趕往美國,中途出的事情。”藍芋擦了擦眼睛說道。她很欣慰輕雪在葉默心的地位,可是有的事情做過了,已經來不及後悔了。

    葉默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即就趕往出事的地點,但是卻不好當著藍芋的麵發作,隻好說道:“當時你不是已經沒有事麼,難道他們放你出來後,你沒有打電話給輕雪?”

    藍芋一愣,下意識的說道:“我打了電話,可是輕雪已經上飛機了。你怎麼知道我沒事了?你知道他們放我的?難道美國的事情是你幫忙的?”

    藍芋立即就反應過來,如果不是葉默幫忙,她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出來的?

    葉默一擺手,“這些都是次要的,你們將公司的事情管好,輕雪就交給我去尋找好了。”

    “對不起,葉默,以前是我這個做母親的做的不好,我向你道歉。”藍芋站起來對葉默說道。

    葉默已經出了房間,甚至連回答藍芋都來不及。對他來說,事情已經發生了,道歉都是次要的。

    “兄弟,你怎麼能讓我們公司成為標王的?”看著葉默已經快消失的背影,寧中飛急忙追問道。

    葉默已經走得不見了,就算是聽見了,他也不會為了這個問題回來專門回答寧中飛。

    藍芋很想白寧中飛一眼,叫自己的女婿叫兄弟的,寧中飛也算是第一人了,可是她卻沒有心情去管這些,而是擔心葉默是不是可以找到女兒,還有葉默會怎麼去找?他該不會包機過去吧?

    藍芋沒有回答寧中飛,但是有人卻回答了,剛走過來的落霏看著葉默消失的背影,暗自歎了口氣說道:“因為他就是我們‘洛月藥業’的老板,你說他有沒有辦法讓你們公司成為標王?”

    落霏從葉默急匆匆的背影中看出來了他對寧輕雪的在意,不知道小師妹到底是怎麼想的,寧輕雪如此優秀的人,就算是自己的小師妹,也不能說肯定勝過她。

    “什麼?他就是‘洛月藥業’的老總?”寧中飛、李慕枚還有藍芋三人幾乎是同時叫出聲來,這個答案太讓人意外了。

    不過也是因為這個答案,讓他們都明白了,為什麼絲毫競爭能力也沒有的‘飛芋藥業’會成為亞洲的標王,原來招標的是他們的女婿。

    有這麼厲害的女婿,可笑他們還死皮賴臉的去美國舊金山求別的公司合作,這真是太過無語了。

    寧中飛看了妻子一眼,這是他第一次對自己的妻子不滿意。如果不是藍芋,就不會有這麼多的事情,如果藍芋不反對葉默幫輕雪恢複記憶,他們早就知道葉默是‘飛芋藥業’的老總了,哪還需要去美國求人?最後又弄出這麼多的事情來。

    藍芋底下頭,她忽然感覺自己這件事做的不是不地道,而是太不地道了。當初輕雪誤會葉默的時候,她不但沒有出來解釋,而且還繼續添油加醋的讓輕雪不要去接觸葉默。可是現在看看葉默的心胸多寬,依然來到了這,甚至都沒有對她惡言相向。

    藍芋感到了極度的慚愧,丈夫早就說過,輕雪的事情由她自己做主,可是她為什麼要插手呢?

    葉默當然沒有去怪罪藍芋,他也沒有時間去怪罪她。再怎麼說,寧輕雪畢竟是她的女兒。他準備調查一下香港飛往美國的航線,他要沿著這條航線找過去。

    ……

    葉默此時已經出現在香港的‘西沙’領地,他是來找焦邊義的,有的事情他必須要找一些地頭蛇幫忙。

    焦邊義沒有想到葉默會來到他的地盤,而且還是這處私人莊園。他慶幸自己今天恰好在這,不然要是手下的人不長眼怠慢了葉默,他可就完蛋了。上次葉默在三亞遇見了率蛇,率蛇長了眼睛,後來很受焦邊義表揚了一番。

    “前輩,沒想到您竟然大駕光臨,難怪今天喜鵲總是叫著,原來要來貴人。”焦邊義立即將所有的恭敬都放在了臉上。

    葉默知道這些人是怕他,不過他也不在意,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他點了點頭說道:“焦幫主,今天我來確實是有些事情需要幫忙的,我現在就在你這,麻煩你召集一下港地所有道上的朋友過來,我有事情要問。”

    焦邊義心一驚,現在‘南青’和‘鐵江’式微,他的‘西沙’隱約成了港地黑道的老大,所以他最擔心的就是有什麼不開眼的人得罪了葉默,讓葉默大發雷霆。不過現在葉默這麼說,他不敢有絲毫怠慢。

    焦邊義的‘西沙’雖然是港地實力最大的幫派,但是他還沒有到一言九鼎的地步。所以他發出去的帖子寫的是,葉前輩在‘西沙’的‘竹晚私人莊園’召集所有江湖道上的朋友,有要事詢問,不來者後果自負。

    如果在別的地方,‘葉前輩’這三個字很可能還有人不知道,但是在港地幫派之內,卻沒有人不知道葉前輩的。當初葉默就是在‘竹晚私人莊園’直接滅了大棠的事情還沒有冷卻下來,而且左躍不聽葉前輩的話,三天後,有人在泰國看見了他的屍體。

    在港道上,你可以和‘西沙’叫板,但是你卻不能和葉前輩叫板,因為你沒有那個資格。甚至有人傳聞‘地煞’也是被葉前輩滅掉的,連‘地煞’這種巨無霸都可以幹掉,還有誰敢得罪這個葉前輩?

    所以焦邊義這個帖子發出去後,不到兩個小時,幾乎所有的港地幫派大佬都過來了。

    所有來的幫派頭領,黑道梟雄,沒有一個人敢在葉默麵前大聲喧嘩,都紛紛對葉默敬禮後,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

    很快,焦邊義提供的會場就已經滿了,近百人坐在會場麵鴉雀無聲,都有些不安的等待著葉默的話。不知道這個葉前輩又要拿誰開刀。

    葉默見在這麼短的時間,就來了這麼多人,甚至來的人比上次他見到的還要多出很多。就是鐵蘭山也來了,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這個‘鐵索橫江’最近過的很是不如意。

    葉默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今天來打攪各位,葉某表示歉意。今天本人過來,確實是有事情需要各位同道幫忙。”

    “葉前輩,有事情您請吩咐,我焦邊義必定全力以赴。對我來說,可以幫助前輩是我的榮幸。”焦邊義立即站了起來附和說道。

    “對,葉前輩,我‘益幫’雖然小,但是這種事情絕對不敢落在後麵,前輩盡管吩咐。”又是一名彪悍的青年站了起來,抱拳說道。

    有了人表態,後麵的人紛紛站了起來表示願意效勞。

    葉默當然知道這些人之所以這樣,並不是對他有多尊敬,而是對他很畏懼。要想這些人死心塌地的幫忙,還必須拿出一些讓他們向往的東西來。

    葉默擺了擺手,等下麵的吵雜聲音靜了下來後,才緩緩的說道:“幾天前一架從香港飛往舊金山的飛機中途失蹤的事情,我想大家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原來是這件事,葉默問出來後,在場的很多人莫名其妙的鬆了口氣。紛紛回答知道,這件事已經有太多的人在調查了。

    葉默卻接著說道:“我妻子寧輕雪就在這架飛機上麵,現在我需要你們幫我調查一下,這架飛機到底上了一些什麼人,如果可以將這些人的目的調查出來是最好。”

    葉默知道,有很多的東西,官方不一定就可以查得出來,反而是這些道上的混混一查一個準。

    聽了葉默的話,下麵再次嘰嘰喳喳的議論起來,原來出了這種事情,難怪葉前輩將他們都叫了過來,竟然是他的妻子在那架飛機上麵。很多人甚至是第一次知道葉默的妻子叫寧輕雪。

    等下麵安靜了下來,葉默再次說道:“當然,需要你們幫忙不是白請的,我也會拿出一些獎勵。”

    ......

    !#

    

    

    

Snap Time:2018-06-23 06:33:51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