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九十七章寧氏夫婦


    葉默感覺那個胖子言辭有些閃爍,雖然在威脅兩名警察,但是眼神躲閃,明顯的不想將事情鬧大。奇無彈窗qi

    葉默對那名矮個的警察招了招手,那矮個警察本來就認出來了葉默,現在心更是打鼓。現在見葉默對他招手,連忙走了過來。

    “一年多前,我就說這家酒有些問題,不是讓你們回去告訴麵調查嗎?怎麼到現在這酒還在?”葉默的口氣明顯的有些不爽。

    矮個警察鬆了口氣,連忙說道:“當初這個酒早就被封了,隻是在幾個月前,這家酒又賣給了一個溫州的商人,現在的酒並不是原來的那個。”

    葉默點了點頭,走到胖子麵前,一巴掌就拍在了胖子的頭,然後問道:“你帶宋小芸來這想幹什麼?”

    這胖子眼閃過一些遲緩,很快就回答道:“我本來是想將她了,然後將她買掉的……”

    原來是個拐賣婦女的家夥,宋小芸更是麵無人色,她本來想要從胖子這弄點錢幫施修還債,可沒想到差點被人賣了。

    “你做這個是不是很久了?一般的是怎麼去騙人?”葉默再次問道。

    “是的,已經三年了,很多女孩看見我的跑車,都會和我一起起……”胖子直言不諱。

    葉默一腳踹了過去,將這個胖子踢出多遠,然後對兩名警察說道:“你們將他帶走,至於怎麼處理,我想你們比我在行。”

    兩名警察麵麵相覷,他們實在是想不到,葉默隻是簡單的兩句話就問出來一個拐賣婦女的惡性案例,如果這人去警察局,什麼案子破不掉?

    看著警察將胖子帶走施修看著宋小芸半晌也沒有說出來一個字,最後隻是歎了口氣。

    他知道肯定是宋小芸看見自己被人逼債逼的太厲害,所以想幫自己將錢換還掉。

    “芸芸,我馬就要去西量縣當副縣長了,你和我一起回去。”施修找不到好的言辭來安穩宋小芸,他感覺自己欠了她很多。

    “你說什麼?”宋小芸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施修,如果是其餘的人說的,她隻會當成一個笑話,可是她知道施修從來都不會在這麵來騙她。

    葉默沒有去打攪他們,獨自離開了這。他相信施修有能力將後麵的事情處理好那些事情就不需要他繼續去幫忙了。

    雖然他不喜歡宋小芸的做事方式,可是也看的出來宋小芸對施修確實是真心的好。有一個真心喜歡的人,葉默也暗自為施修感到高興。

    葉默去看葉菱和葉子峰的時候,才得知次葉菱因為出去踏青沒有見到自己,很是不高興,現在已經去流蛇了。

    得知葉菱去了流蛇後,葉默徹底的放下了心。葉菱在流蛇肯定比在燕京安全流蛇現在可以說完全是他葉默的地盤。

    葉默沒有立即趕回流蛇,而是直接前往了渝州,他要下定決心和寧輕雪好好的談談。如果藍芋依然阻攔的話,他就準備回流蛇一趟,然後去小世界看看。

    渝州,本來就是一個大市,現在因為‘洛月藥業,的標王落在了渝州的‘飛芋藥業,麵,所以渝州顯得更加繁華了。

    而此時本來應該高興的寧中飛卻高興不起來,雖然妻子藍芋已經回來但是女兒又失蹤了,而且女兒乘坐的那趟飛機也失蹤了。

    一架客機莫名其妙的失蹤再聯係到不久前美國的潛艇被攻擊,現在美國已經將外星人的入侵全麵提升到議程麵來了,並且發出了的藍皮。建議全球麵百多個國家緊急成立‘地球防禦基地”

    不過也有聲音反對美國的舉動,認為美國是杞人憂天。一些國家的智者已經提出這起飛機失事案件和幾年前的客機失蹤案件一摸一樣,這次飛機失蹤是因為飛機麵有一名全球知名的科學家艾爾斯坦教授,而幾年前失蹤的一架客機,也是因為麵有一個著名的科學家美國核能物理專家韋伯斯特。

    甚至有些人都將最近幾年失蹤的科學家統計出來,發現最近幾年麵,全球一共失蹤了將近一百名著名的學者科學家還有一些專業領域的著名人士。

    相比起這些大的論題,渝州的寧中飛夫婦更加在意的卻是自己女兒失蹤的事情。

    “這事都怪我,如果我和你一起回到燕京的話,就不會有這種事情了。現在輕雪生死不知,哎我以為離開葉默就不會有事情了,沒想到她還是出了這種事情。”藍芋很是懊惱這次她擅自留在美國,不但沒有為公司帶來訂單,而且差點連自己都陷進去了。雖然最後不知道怎麼莫名其妙的被放出來,但是現在想起來還是心有餘悸。

    “葉默……”寧中飛說了一遍這個名字沉默了片刻,然後說道:“我在燕京看見的那個小夥子還真的有些像他,不過差別也有些明顯。”

    藍芋愣了一下,“你默幫你的忙,然後‘飛芋藥業,才會成為亞洲的標王?”

    寧中飛搖子搖頭,“不是,我隻是感覺那個小夥子和葉默有一點點相似,不過當初我看見的葉默比他矮的多了,而且臉型也不大像,那個小夥子似乎帥氣了不少。畢竟,我也隻是幾年前輕雪定親的時候見過他一麵,這麼多年了,他到底長成什麼樣的,我都記不清了。隻是當時我連他的名字都沒有問…

    藍芋卻很是怪異的看著寧中飛,半晌沒有說話,心卻越發肯定丈夫見到的那個年輕人就是葉默。

    丈夫這幾年沒有醜過葉默,但是她卻見過,而且還是不久之前,葉默的變化比起幾年前相差太大了。丈夫一時認不出來也是正常,葉默不但長相變了太多,而且身的氣質和說話的語氣動作都變得和原來沒有一絲相似之處。

    “怎麼了?”寧中飛看著妻子詫異的眼神,奇怪的問道。

    藍芋歎了口氣,“中飛,我想我們是不是要將輕雪失蹤的事情告訴葉默?”

    “你不是反對輕雪想起以前的事情嗎?而且你也不承認葉默和輕雪的事情,為什麼現在要將輕雪的事情告訴葉默?”寧中飛奇怪的問道。

    藍芋沉默了好久才說道:“我想也許我是錯的,有的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就無法去遏製。我雖然不知道輕雪為什麼單單的就失去了和葉默之間的記憶,但是顯然輕雪當初對葉默的感情是極深的。我以為輕雪常常出事,是和葉默有關係,可是這次明明和葉默沒有關係,她也出事了,我想也許她命運多蚌。而且……”

    寧中飛點了點頭,“其實我早就反對你壓抑輕雪去想自己以前的事情,她的回憶她有權利去找回來,我們是沒有理由去幹涉的。

    不過現在輕雪失蹤了,告訴葉默有什麼用處?平白讓他擔心而已。再說了,輕雪好好的時候,你不同意他們的事情,現在輕雪出事情了,你又告訴葉默,這樣做不好。”

    藍芋搖了搖頭,“中飛,你不懂葉默,雖然我也不了解他,但是宋家為什麼後來沒有繼續糾纏輕雪?我懷疑這和葉默有關係,雖然我不知道我猜測的對不對,但是這中間肯定有葉默的影子,隻是因為我們離開了燕京,很多的事情都不知道而已。”

    “所以你就想將這事告訴葉默,想讓葉默也想想辦法?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就算是美國政府到現在也沒有查出來什麼,葉默一個人可以想出來什麼辦法?”寧中飛立即說道。

    藍芋卻擺了擺手說道:“第一,葉默怎麼也算是輕雪名義的丈夫,輕雪失蹤,不告訴他似乎有些不妥。第二,我懷疑你在燕京遇見的那個年輕人就是葉默,不然的話,還有誰會無緣無故的幫助我們家?”

    “他是葉默?就算他是葉默,他有什麼權利將‘洛月藥業,的標王給了我們?”寧中飛不敢相信的問道。

    藍芋緩緩說道:“其實要確定他是不是葉默很簡單,隻要將慕枚叫來問問就好了,慕枚應該認識葉默,或者找到一張葉默的相片,就可以知道。”

    寧中飛剛想點頭同意,李慕枚就過來了。李慕枚的眼圈有些紅腫,她得知寧輕雪失蹤的消息後,一直都沒有睡過好覺。如果不是不知道葉默的下落,她早就將這件事告訴葉默了,可是沒想到葉默今天竟然再次來到了渝州。

    麵對葉默的詢問,她不敢說出寧輕雪失蹤的消息,而是讓葉默稍等,她要將葉默來的事情告訴藍芋。

    葉默看著李慕枚離開的背影,心有些奇怪。李慕枚似乎有什麼事情,她的眼圈一直是紅腫的“飛芋藥業,都已經是標王了,怎麼她似乎看起來還很不開心?

    “什麼?慕枚,你說葉默來了?快,讓他到這來。”藍芋突地站了起來,女兒的失蹤,讓她對葉默竟然變得期待起來。

    寧中飛也站了起來,那個和他稱兄道弟的人真的是葉默?

    

    

Snap Time:2018-06-21 18:09:47  ExecTime: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