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九十一章新興家族


    “…,”王燕的叫喊明顯的沒有被兩名保安看在眼,兩聲悶響已經傳了過來。奇書屋 無彈窗

    隻是讓人奇怪的是,動手的明明是兩名保安,但是被打出去的卻還是這兩名保安。兩名抽出電棍動手的保安,此時竟然被人扔出多遠,摔倒在那名丘少的腳下,再也爬不起來。

    王燕和她的丈夫愣了一下,還想過去,卻立即被旁邊的一名熟人拉住:“王燕,你不想好啦,被打的是丘家的人,你…,川”

    王燕似乎才明白過來,猶豫著停住了腳步。她的眼露出極力的掙紮,她知道她就是過去也改變不了什麼,可是不過去,她感覺自己的良心有些受譴責。

    她知道自己的朋友說的沒錯,眼前的那個人他們得罪不起。不單單是他們得罪不起,整個燕京可以得罪的起丘少的就沒有幾個。

    黃老板更是一臉驚詫的看著被踢到自己旁邊的兩名保安,從那個喝咖啡的年輕人的位置踢到這來,有數米之遠,一般的人是絕對踢不過來的。

    黃老板臉色立即就有些驚慌起來,他不是菜鳥,一般的人怎麼可能隨便就將自己的保安踢出這麼遠?可見剛才那個年輕人絕對不簡單。可是他也知道丘少更不簡單,本著誰都不想得罪的黃老板心卻是暗暗叫苦。

    “媽的,上去將那混蛋拖過來。”丘少臉色一沉,狠狠的對身邊的兩名保鏢說道。他剛剛從小地方來到燕京,在這段時間,他發現丘家這個牌子好用之極,早就養成了老子天下第一的性格,哪還會將連包間都叫不到的葉默放在眼。

    兩名保鏢心暗自搖頭,可是主子發了命令也不得不上來。這兩名保鏢的身手比起剛才那保安要強了太多了,可是在葉默麵前,依然還是被一腳踢飛,連衣角都沒有碰到葉默一下。

    雖然知道丘少的身份了不起,但是黃老板卻沒有再叫人來幫忙。他久經江湖,當然知道窮文富武,可以練出葉默這種身手的人絕對不簡單。

    看著被打倒的兩名保鏢,這丘少似乎知道碰見硬茬了,他伸手指了指葉默,“有種你就坐著別動。”

    說著就拿出了電話,看樣子是準備搬救兵了。

    葉默站了起來,他走到這丘少的麵前,抬手就是一巴掌。這一巴掌正打在這丘少的耳邊,除了數顆牙齒被這丘少吐出來,他的一隻耳朵也冒出了血跡,很顯然這隻耳朵已經廢了。

    丘少被葉默一巳掌打在地上,頓時懵了,他眼露出驚恐,他想不到在燕京真的有人敢這麼打他,還下如此重手。隻是他現在已經爬不起來了。

    葉默看了看還站在一邊驚慌失措的董傑,同樣是一巳掌過去,董傑步丘少的後塵撲到在會館的門口,隻感覺到一陣陣嗡嗡聲音在頭響著,其餘的任何事情都無法想起。

    看著葉默回來,施修驚慌的一把抓住葉默:“我們趕緊走,你怎麼去打那個人……”

    “哦,他還特殊不成?”葉默卻再次坐了下來。

    施修看了看四周,知道就是現在走也走不掉了,他歎了口氣說道:“那個丘少是丘家的人,你知道燕京丘家嗎?”

    葉默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

    他聽說過李家、張家、宋家、葉家、喬家是燕京五大家,甚至是秦家、韓家、寧家、歐家、卓家等等,但是從未聽說過什麼丘家。

    施修擔憂的看了一眼依然躺在地上的丘少,這才說道:“華夏五大家族你應該知道吧,當初你也是葉家出來的。聽說葉家、宋家、還有喬家因為得罪了一個厲害的人物,最後變得式微了。宋家幹脆從燕京消失,而葉家和喬家也低調起來。還說喬家也漸漸的淡出了燕京的上等家族,慢慢的轉移到商業上麵去了。而最新補充宋家和喬家的兩大家族,就是新興的丘家和戴家。”

    “你怎麼會知道這些?”葉默還真的不知道燕京的丘家和戴家會取代宋家和喬家,成為新的五大家族成員。不過傳言卻不一定可以相信,至少葉默沒有感覺到葉家式微了,隻是行事更加低調了些而已。葉少峰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做派卻很是低調和老氣。

    施修眼露出一絲傷痛,低下頭說道:“是芸芸告訴我的,我欠下巨大的債務,沒有辦法留在查慈。每天被人逼債,後來芸芸讓我來到了燕京,她一邊讀書,一邊在外麵做工,我也找了個工作,本來我想努力將錢還了,然後和芸芸就這樣好好的過一生,可是,可去……”

    似乎知道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施修很快就再次回過神來,他慎重的對葉默說道:“那個丘少應該叫丘誌哲,他也在燕大讀書,為人很囂張,而且沒有任何城府。所以董傑很容易就拍上了他的馬屁,跟在他的後麵做一條狗。隻是因為他家世的原因,也沒有人敢對他怎麼樣。聽說他有一個哥哥叫丘誌學那個人很厲害,我也是聽芸芸說的。

    施修剛說到這,外麵的警車已經響了起來,幾名警察很快就衝了進來,迅速的將葉默和施修包圍起來。在警察來的這段過程當中,黃老板一直沒有再叫人動葉默。

    “是你打人?”一名中年警察走到葉默麵前嚴厲的問道。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是,不過我是正當防衛,我和我朋友正在這坐著,有人要來先對我動手,所以我就正當防衛了。”

    一名年輕的警察看了看還在急救的丘少,拿出了手待,走到葉默麵前剛想說話,就聽見身後有人說道:“你們讓開這人我帶走了。”

    聽到這個聲音,這兩名警察連忙讓開,後麵走過來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男子,看來剛才說話的就是這人。

    “你膽子很大,敢在燕京打人,還將丘誌哲打的這麼嚴重。我隻能說,你很有種。你知道丘誌哲的哥哥是誰嗎?”這男子走到葉默麵前淡淡的說道。

    葉默微微一笑對施修說道:“施修,這狗太多,我們走。”

    說完了葉默又看了看這名男子,“是騾子是馬關我什麼事情?我警告你一聲,如果你不讓開的話,別怪我連你一起打。”

    “你很囂張今天我就將你帶走,我看你有多厲害。”這男子說完就要動手。

    “胡鵬,你給我住手。”一個突兀的聲音傳來,一名頭頂都禿了半邊的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跑了過來,並且伸手就將這男子攔住,他走到葉默麵前很是客氣的說道:“默少,真沒想到會在這遇見您。”

    葉默上下打量了這名禿頂的男子一下,有些奇怪的問道:“你是誰?我似乎不認識你。”

    這禿頂男子絲毫不為葉默不認識他感到尷尬,而是繼續笑顏說道:“我叫吳澤曾經在燕京季北辰老先生的慈善拍賣會上見過默少一麵,所以認識。”

    吳澤看見葉默的時候,心可是驚濤駭浪葉默是什麼人,這沒有人有他清楚。他的依靠是李家,當初他就是跟隨李家的李秋陽一起參加那個晚會的。他是沒有機會和葉默說話的而當初葉默直接教訓宋家的嫡係子弟宋意,甚至耳光扇的‘啪啪,響,宋家連一個屁都不敢放。

    宋家最後也是因為想報複葉默,被葉默從燕京連根拔起。他心清楚,別看葉默人畜無害的樣子他要將燕京新興的丘家踢走,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他叫住胡鵬等於是救了胡鵬,胡鵬也是這次和他一起下調的官員。他一個救胡鵬一下,第二個也是想結交葉默這種高人。

    葉默想起來了那次他是和張掘一起去參加那個晚會的,後來沒有參加拍賣會就去救妹妹葉菱了。

    “吳處,你是什麼意恩?”胡鵬見和他一起來‘梧桐會館,慶祝的吳澤不幫自己,反而幫這個不知所謂的年輕人。不過他沒有立即翻臉,他做秘書多年,這次被下調到地方當官,也是代表了丘家。而吳澤的靠山一直是李家的人,所以表麵上兩人還算是融洽,但是實際卻代表兩個不同利益的家族。

    但是胡鵬多年做秘書的經驗明白,既然吳澤要幫這個年輕人,說明他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就算是自己是丘家的人,但是沒有弄明白的事情,他是不會做的。

    “沒什麼意恩,隻是默少是我尊敬的人,如果胡秘書想動手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吳澤絲毫不留情麵。

    他了解過葉默的性格,知道葉默討厭兩麵三刀之人,其實他也可以換一種委婉的方式說出來,但是那樣的話,說不定在葉默心的印象就沒有那麼深刻。既然已經提點過胡鵬一次,胡鵬沒有覺悟,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吳澤,你這是什麼話?我胡鵬倒要看看你怎麼不客氣法。”原本因為吳澤的態度,已經緩和下來的胡鵬,被吳澤犀利的言辭再次激怒。

    這不是他的麵子問題,這表示丘家的麵子被吳澤掃地。不過他也沒有再去動葉默,他在官場廝混多年,現在看吳澤對葉默恭敬的態度,沒有弄清楚之前,他是不會再去動葉默的。

    吳澤冷冷一笑,正想說話,這個時候又來了兩人,將吳澤和胡鵬拉開來。

    吳澤看了胡鵬一眼,不再理他,而是轉身對葉默很是小心的說道:“默少,這次我被下調到河封市的西童縣,正和幾位朋友聚會一下,沒想到遇見了默少,如果默少不介意,可以去我們的包間坐坐。”

    葉默正想拒絕,施修卻忽然說道:“西童縣?”

    
baidu_clb_fillslot("360848");


    

    

Snap Time:2018-07-19 04:27:27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