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九十章找茬


    第三百九十章  找茬

    “對不起,沒有包間了。”迎賓小姐對葉默提出要一個僻靜的包間感覺到很是為難。

    葉默隨意看了一下,這家會館是對外的,所以布局有些類似酒吧,不過格調比酒吧不知道要高級到什麼地方去了。葉默的神識一掃,就知道這不但有包間,而且還不少,甚至還有很多高級包間。

    不過葉默隻是來說幾句話而已,既然這包間不給他們,說明他的金卡檔次低了點,葉默也不在意的說道:“既然沒有包間了,就在外麵幫我們來兩杯咖啡好了。”

    看著葉默和施修走向大廳的一角,迎賓小姐總算是鬆了口氣。她最怕的就是那種拿著低級金卡,然後以為老子天下第一的人。

    咖啡很快就送了過來,葉默揮手讓應待生讓開,然後向施修問道:“說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在畢業前找過你幾次,都沒有找到。說你家出了些事,那些事情都這麼久了,還沒有處理好?”

    施修沉默了良久,才歎了口氣說道:“葉默,如果你還在葉家,也許你還可以幫我一些,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處,哎,那些都過去了……”

    葉默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後說道:“施修,如果當我是朋友,就將事情告訴我,你不說,我怎麼知道是不是可以幫助你?”

    施修聽了葉默的話,眼圈有些紅,自從他從學校出來後,接連的事情發生,從來沒有一個人說當他是朋友的,可是今天他竟然再次聽見了朋友這兩個字。

    “葉默,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比我好的太多,至少你已經不再受彥豔的影響了。”施修一口氣將杯子的咖啡喝完,眼神有些迷茫起來。

    很快他就自顧說道:“我爸爸是查慈鎮的鎮長,所以我說過我畢業後有地方可去,就是因為我爸爸的關係。畢業後,我爸爸將我弄到了查慈鎮的鎮委辦公室做一個科員。雖然是一個科員,可是因為是鎮政fu機關,所以還算是不錯,後來因為我做出了一些成績,加上我爸爸的關係,半年後,我被晉升到副科級別。”

    葉默皺了皺眉頭,他雖然不懂華夏的官場,但是畢業半年就升到了副科,這個速度似乎有些快了。如果有人頂住還好,一旦沒有人頂住的話,這種事情很可能是個兩刃刀。

    隻是施修的爸爸也隻是一個鎮長而已,如果是縣級屬下的鎮,這個鎮長也不過是個科級而已。一個科級的幹部,有能力將自己剛畢業的兒子提拔到相當於副鎮長的級別?或者說如果沒有這點腦子,他爸爸的鎮長是怎麼當上去的?

    “提拔你成為副科的是你爸爸還是別人?”葉默突然出聲問道。

    施修詫異的看了看葉默,他是後來才明白這件事的,可是葉默張口就問到這件事,可見葉默雖然不在官場上麵,政治覺悟似乎比他還要高些。

    施修握緊拳頭說道:“不是我爸爸,是一個和我爸爸平時不怎麼對眼的副鎮長。當時我因為在洪水中指揮大家搶救財產有功,那個副鎮長就提議讓我成為掌管水利方麵的一個副鎮長,被我父親當場否決了。不過那位鎮長又主動說如果我有功不提拔的話,會影響別的科員的積極性。最後就讓我成了一個鎮委辦公室的副科。

    當時我父親也想,我立過功勞,而且舉人不避親。再說了,他也以為這是那個副鎮長交好他的信號,因為我父親馬上就要再上一步,晉升為副處級別了。”

    葉默歎了口氣,心說這官場果然是一步一個麻煩啊。古往今來,都是一摸一樣。

    “可是我前腳被提拔為副科,後麵立即就驚動了縣,馬上就有人來調查我父親的作風問題。縣紀委那些人,一個個猶如餓狼一般,衝到我家,找出了我爸爸受賄的種種證據,甚至在我家收出了大量的現金和信件。當天晚上,我爸爸就被紀委帶走了。”

    說到這,施修眼圈通紅,拳頭捏的更緊了,“當時我母親本來就已經臥病在床,加上這件事,她再也沒有醒過來。”

    “你父親真的有那些受賄的事情?”葉默問道。

    施修搖了搖頭:“我爸爸從來都不受賄,如果真的受賄,我母親就不會病了多年,卻沒有錢去大醫院做手術了。而且那些所謂的證據,都是一些莫須有的事情。更加可笑的是,包現金的報紙就是當天的晚報,前來指證行賄的一個人卻說幾個月前,他正是用這張報紙包錢送給我爸爸的。我憤怒的要衝上去理論,可是我爸爸卻止住了我。”

    就算是葉默聽了施修的話也是唏噓不已,這麵太黑暗了。

    “我母親走後,很快就傳來了我爸爸畏罪自殺的消息。我知道,我爸爸沒有罪,更不會畏罪自殺,可是我連我爸爸最後一麵都見不到。我知道我沒有用,我也許永遠也不能為父母報仇。我被撤銷了一切職務後,回到了家,芸芸成了我唯一的精神寄托,可是今天,她也走了。”施修眼圈徹底的紅了起來,猶如一頭受傷的餓狼一般。

    葉默沉默了下來,他不是不想勸施修,可是他卻不知道應該如何去勸他,如果可以,他都想讓施修不要再去涉足官場了,可是他知道,有些仇必須施修自己去報。不能涉足官場,他也許真的永遠也報不了仇。

    雖然他要幫施修報仇也很簡單,可是他不想讓施修就此留下遺憾。

    “芸芸和我認識的時候,我還是一個辦公室的小小科員,可是芸芸那個時候從不嫌棄我。她對我媽媽也很好,一直都照顧我的媽媽。當時我因為媽媽生病,好久都沒有去學校,可是芸芸一直在幫我,她照顧我媽媽,讓我去學校。我不相信她會變成這樣,我不相信,她不是一個喜歡錢的女人。可是,可是……”施修終於不能忍住自己的眼淚,低低的抽泣起來。

    “施修,你想不想報仇?”葉默忽然插口說道。

    “報仇?”施修抬起頭,詫異的看了看葉默,“你知道我馬上就要去坐牢了嗎?還談什麼報仇?”

    葉默有些奇怪的問道:“坐牢?你不是已經被撤銷了職務了嗎?為什麼還要坐牢?”

    施修歎了口氣:“我爸爸被帶走後,我四處借錢想要找點關係將我爸爸弄出來,可是我花了很多的錢,我爸爸最後卻走了。那些錢很多都是利息錢,我在老家的房子已經被賣掉了,可是卻遠遠不夠還錢,法院已經通知我,如果再有一個星期不能還錢,我就會被關起來了。”

    “你還欠多少錢?”葉默心暗歎,他想施修的借錢很有可能也被人暗算了。那些放高利貸的家夥知道了施修的底子,還肯放錢給他,這中間要是沒有什麼貓膩,說什麼葉默也不會相信。

    “本錢有二十多萬,但是加上利息已經五十萬了。”施修有些黯然的說道。

    就連葉默都氣的一拍桌子,“什麼利息這麼高的?”

    “黃老板,你們這個會館現在怎麼這麼多的蒼蠅啊。什麼人都可以進來拍桌子砸板凳了?”一個語氣很怪異的聲音傳來,兩名年輕的男子剛剛走入會館。在他們旁邊,還有一名中年男子小心的相陪。走在前麵的那名年輕男子身後還跟了兩名保鏢,一看這年輕男子就不是個簡單的主。

    聽了那名青年的話,這小心相陪的中年男子連忙陪著笑臉說道:“丘少,您先進包間,何必理會這種小把戲。”

    “黃老板的意思是我閑得無聊了?”這叫丘少的青年臉色一沉,立即就有些不愉起來。

    “不是,不是,我馬上就讓他們走。免得影響了丘少您的心情。”這黃老板聽了丘少的話,臉色立即就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說完看見丘少沉著臉,不說話,黃老板趕緊對旁邊的兩名保安努努嘴。

    葉默眼神一冷,看樣子自己不在燕京,認識自己的人越來越少了,連一個莫名其妙的家夥,也敢來趕他走。

    施修卻拉了拉葉默說道:“那個人是故意的,那個丘少後麵跟著的人我認識。害我爸爸的那個副鎮長就是他的大伯,他叫董傑,是燕京大學的學生。他肯定是看見我了,然後故意想找茬。而且那個丘少很不簡單,葉默,要不我們先走。”

    葉默恍然,他說怎麼還有囂張到這種的家夥。別人拍一下桌子,關他什麼事情,也要過來多管閑事。原來是故意找茬的。

    “兩位出去吧,這不歡迎你們。”施修的話音剛落,兩名保安就來到了葉默的麵前。

    “滾。”葉默冷冷的盯著這兩名保安,“三息之內,不滾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媽的,給臉不要臉。”其中一名保安抽出腰間的電棍,就要對葉默砸下去。

    “千萬不要打……”遠處王燕看見葉默這邊出了事情,連忙叫道,並且人已經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月票連續被爆了,求一張月票啊!)

    ……

    

Snap Time:2018-01-16 15:42:43  ExecTime:0.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