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八十九章落魄施修


    第三百八十九章落魄施修(求月票)

    “原來這些火球符也是真的。聖堂最新章節”寧輕雪喃喃的自語了一句,她再次拿起一張火球符,感覺很是怪異。從防禦項鏈到火球符,如果不是這些事情太過真實,她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砰砰……”外麵又是兩聲槍響傳來,寧輕雪這才想起自己的處境,她還在飛機上麵,這飛機似乎被倭人劫持要飛往什麼基地的,一旦進入那個所謂的基地,那麼她就別想再逃走了。

    想到這,寧輕雪不敢再猶豫,她快速的拿起降落傘。幸虧她在大學的時候學個跳傘,雖然這降落傘的結構不大一樣,但是大致也沒有多少區別。

    寧輕雪穿好了降落傘,又隨手在旁邊拿起一個大布包,將那些罐裝的食物還有一些零碎東西統統的裝進了布包麵。

    外麵再次傳來了幾聲槍響,似乎有人走了過來,寧輕雪不敢再猶豫,拉開艙門,就跳了下去。

    ……

    舊金山黑道一夜之間被洗牌,隻是美國佬忙著調查外星人入侵的事情,倒也沒有精力將心思集中到這來。

    再加上一架從香港飛往舊金山的飛機,中途突然失蹤,機上乘客沒有一人有消息。這件事讓美國政府更是加大了對外星人入侵的調查,而且也將這起莫名其妙的飛機失蹤案件和不久前出現的不明飛行物聯係起來。

    葉默卻將石開根和童柱留下來,在美國幫助彭樂機發展‘唐幫’,而他自己卻連夜趕回了燕京。

    調查不到顏姐的下落,繼續留在美國沒有任何的用處,還不如早點回去。他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主要的還是收集藥材,還有去小世界找太乙的場子。

    回到燕京,葉默才知道‘洛月藥業’的招標大會早已經結束,而‘飛芋藥業’果然成了亞洲的標王。《綠色小說網》葉默對這點很滿意,哪怕別的醫藥公司成為標王帶給‘洛月藥業’的好處要比‘飛芋藥業’帶來的好處多很多,葉默也不在意。

    能夠幫老丈人一點忙,他感覺這是應該的,區區一個洲的標王算個什麼。而且葉默堅信,就算是寧輕雪暫時失憶,總有一天,她依然會想起以前的一切。寧輕雪是他喜歡的人,又是他的妻子,他絕對不會讓她去看一個醫藥企業的臉色。

    鬱妙彤等人早就已經回到流蛇去了,葉默打算去看看葉菱,然後也回流蛇看看。

    “施修,我求求你放過我吧。你能不能讓我有一個追求幸福的機會?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就讓我走,不要再來糾纏我。”一個清脆的女人聲音傳來,但是聽在葉默耳最注意的卻是那個叫施修的名字。

    葉默抬頭立即就看見不遠處站著的施修,隻是在他的麵前還有一名年輕的女孩,雖然長的不錯,可是那種打扮,葉默一看就不喜歡。

    沒想到在這遇見了施修,葉默從寧海大學走了後,就再也沒有見過他。後來也因為各種事情,一直沒有時間去尋找施修。

    現在看見了施修,葉默立即高興起來,他想上前兩步抓住施修。

    “芸芸,你知道我對你的心意。你為什麼要走?那些人是騙你的,芸芸,不要走,我們還可以再開始。你相信我,我肯定可以再開始。”施修的語氣甚至都帶著一絲哭意。

    葉默皺了皺眉頭,停下了腳步。

    “再開始?”叫芸芸的女孩冷笑一聲,“你用什麼再開始?你現在連工作都沒有了,馬上就要吃牢房了知道嗎?難道你要害了我?如果你真的為我想,就請你放了我。這條項鏈是你當初送給我的,現在還給你,拿去吧。”

    說完,這叫芸芸的女孩拿出一條白金項鏈丟到施修的手,“求求你不要再找我了。聖堂”

    看著芸芸轉身而去,施修忽然叫道:“芸芸,如果你不回來,你永遠也見不到我了。”

    芸芸轉過身,冷冷的看著施修說道:“姓施的,你拿尋死威脅我,你去啊,見不到你我才高興。”

    一輛紅色的跑車衝了過來,停在了芸芸不遠的地方,“芸芸,上來。”同時車上露出一張肥胖的粗臉。

    芸芸臉上露出笑容,幾步小跑了過去,打開車門鑽了進去,然後在那張粗臉上親了一口。

    施修呆呆的站在一邊看著,臉上已經沒有了一絲血色。

    葉默歎了口氣,他感覺這個世界和自己原來呆的世界越來越一樣了。在洛月大陸是實力為尊,在這是金錢為尊,沒有什麼區別。

    葉默走到了施修的麵前,在他的肩膀上麵拍了拍:“兄弟,大丈夫何患無妻?這種女人雖然長得不錯,我看不要也罷。”

    施修木然的轉過頭來,不過他很快就露出驚喜的表情,“葉默,竟然是你?我找過你幾次都沒有找到,沒想到在這遇見你。”

    似乎剛才叫芸芸的女孩給他的打擊已經消失不見,他的眼隻有驚喜。葉默是他真正的朋友,他畢業後才發現,很多的同學雖然表麵上客客氣氣,但是一旦有事情的時候,都紛紛的將他讓的遠遠的,生怕什麼事情沾上了身。

    葉默上下打量了一下施修,施修的頭發有些亂,而且身上的衣服穿得也很是隨便,看樣子有些落魄。

    “施修,你怎麼弄成這幅摸樣了?你不是說你畢業後有地方去嗎?甚至還是政府部門?”葉默奇怪的問道。

    施修的眼神立即就黯然下來,剛才見到葉默的驚喜也淡去了許多。

    葉默一看,就知道施修有很多事情,隨即說道:“我們找個地方去說話吧。”

    施修點了點頭,半晌才問道:“葉默,你畢業後怎麼樣了?我因為畢業前有事情,所以沒有聯係到你,後來我去學校找你的時候,你已經離開寧海了。”

    葉默微微一笑:“我最近混的還不錯,賺了一些小錢。”

    施修看了看葉默的衣著,雖然很幹淨整潔,但是似乎都不是什麼好的品牌。他知道葉默的秉性,是個喜歡麵子的人,所以也沒有點破。隻是他不知道他印象中的葉默卻和眼前的這個葉默完全不同了。

    葉默對施修是真正的感激,如果不是施修,他很可能再也醒不過來。就是說他葉默是真正的消失了,而當時他就是施修叫醒的。況且施修對他一直很不錯,是真心對他很好。

    “我們就去這喝一杯吧。”葉默指著前邊不遠處的一家會館說道。

    “啊……”施修抬頭看了一眼會館的名字,搖了搖頭說道:“‘梧桐會館’需要金卡,而且麵的消費很高,我們還是換一個地方吧。”

    “需要金卡啊…….”葉默遲疑了一下,雖然他不在乎錢,但是金卡卻沒有,總不能學上次一樣,在別人的口袋麵偷一個來吧。葉默可不想為了找個地方說說話,就做這種事。

    “那就換一個地方吧。”葉默這話剛說完,就看見一名婦女抱著一個小孩站在他的麵前。

    “您是恩人?莫醫生?”這婦女走到葉默麵前,一邊鞠躬,一邊驚喜的叫著恩人。

    “是你?”葉默也認出來了眼前的人是誰,當初他在火車上麵遇見的那個女人。葉默記得她叫王燕,因為有不孕症,後來葉默給了三株藥材給她,現在看她已經抱著一個小孩了,看樣子早就對症下藥了。

    王燕激動的拉著旁邊的一名男子說道:“大偉,這位莫醫生就是我和你說的當初救了我們的恩人。沒想到今天在這遇見了恩人。”

    那名叫大偉的男子聽了王燕的話,急忙和王燕一起對葉默彎腰感謝,他是真的感激葉默。這些年來,他們夫妻兩人雖然存了不少錢,但是一直沒有後代,這卻是成了兩人的一個心病,所以對於葉默,他們是從心底麵感謝。

    “恩人,當初是我小氣,竟然連一張卡都猶豫著沒有給您,現在這張卡您無論如何也要收下了。”當初王燕因為懷疑葉默是騙子,一張銀行卡猶豫著沒有給葉默,後來不知道後悔過多少次了。

    所以這次一見麵,首先拿出來的就是一張銀行卡。

    葉默一擺手說道:“銀行卡就算了,我還有些錢,倒也不在乎你這張卡。隻是這家會館我沒有金卡,如果可以的話,你們帶我兩人進去一下就好。”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叫大偉的男子已經將自己的金卡拿了出來,雙手遞給葉默。雖然葉默衣著普通,但是他們做生意見識過的事情太多了。如葉默這種有本事的人,怎麼可能會和他的衣著一樣普通。

    “這……”葉默沒有接卡,他雖然想要卡,但是也不能拿別人的卡啊。

    “我這還有一張。”王燕看出來了葉默的遲疑,連忙拿出自己的金卡說道。

    “既然這樣,我就不客氣了。”葉默見他們夫妻確實是一人一張,隨即就接過了金卡。

    看著葉默和施修進入了‘梧桐會館’,王燕連忙一拉她的丈夫:“大偉,等會我們準備一張銀行卡,再去他們的地方敬酒。這次千萬不要錯過了感謝的機會。”

    (月底了,難道沒有月票支持嗎!)

    .

    

Snap Time:2018-07-20 13:05:08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