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七十九章來的都是美女


    第三百七十九章來的都是美女

    “什麼?你說我的這個項鏈是防禦法器?”寧輕雪拉出脖子上的項鏈驚訝的說道。(《綠色小說網》7*

    蘇靜雯點了點頭,“也許還不僅僅是防禦法器,和我的這個手鏈一樣,可以讓人寧神靜心,至少一些小病小災已經沒有了。我想,葉默既然那麼喜歡你,他送你的東西應該不會平凡吧。”

    “你說我的項鏈也是葉默送的?”寧輕雪終於弄明白了自己項鏈的出處,可是她更是迷惑了。悟光大師說過,這項鏈是他的一個前輩做的,悟光大師都已經七十多歲了,那人既然是悟光大師的前輩,又怎麼可能是葉默?

    蘇靜雯沉默了,她知道寧輕雪失去了部分記憶,但不是說一個人就算是失去了部分記憶,最重要的部分還是可以回想起一二的嗎?怎麼她對葉默一點點印象都沒有?甚至聽李慕枚說,她對葉默的印象還停留在了很久之前的葉默身上。

    雖然有些不喜寧輕雪的這種忘得一幹二淨,但是看著寧輕雪盯著自己,蘇靜雯隻好回答道:“是的,這是你自己說的,我當時也是從你的口中知道葉默他很在意你,所以……”

    寧輕雪忽然站了起來,走到那個木棍麵前,將木棍撿起來遞給蘇靜雯說道:“靜雯,你對我的脖子打一棍子。”

    蘇靜雯接過木棍搖了搖頭,“輕雪,其實你還沒有弄明白什麼是防禦法器,你戴在脖子上麵,卻不一定要打在你的脖子上麵才有防禦作用的,就是打在別的地方一樣有防禦作用。”

    “隨便吧,你打好了。”寧輕雪點了點頭。她現在不明白自己出於什麼心理,也許是不想讓蘇靜雯比下去吧。

    蘇靜雯無論容貌還是別的地方,都不比她寧輕雪差多少。聖堂最新章節所以她也不想在勇氣上麵不如蘇靜雯。那種心理很是微妙,她寧輕雪從來沒有這種麵對女人的好勝心情,今天竟然表現出來了。

    蘇靜雯沒有絲毫猶豫的拿起木棍對寧輕雪的手臂就砸了下去,木棍沒有碰到寧輕雪的手臂時,已經被一層淡光擋住,直接將木棍彈開。這次蘇靜雯沒有用全力,所以木棍也沒有脫手。

    “竟然是真的。”寧輕雪撫摸著這串項鏈,一些不解豁然開朗。她剛剛醒來的時候,這項鏈還有些暗淡,後來才慢慢的恢複了光澤,就是說自己的項鏈還是可以自動恢複的。

    那麼聽李慕枚說的,自己被車撞了後,沒有大傷,原來也是因為這項鏈。應該是項鏈抵擋住了大部分的撞擊,而且這項鏈還可以治療自己的心口疼。不知道自己能夠醒來,是不是也和項鏈有關係。

    蘇靜雯看著有些發呆的寧輕雪,心情忽然一下就低落起來,雖然這隻有她和寧輕雪兩人,但是她忽然感覺自己才是多餘的人,她站起來說道:“輕雪,我要回去了。”

    “啊……”寧輕雪才反應過來,連忙說道:“謝謝你了,靜雯,要不今天我請你吃飯吧。”

    蘇靜雯搖頭說道:“不了,還是下次吧,今天有些累了。”

    寧輕雪點了點頭,“好吧,以後你經常過來坐坐,有的時候,我一個人在這也很無聊的。其實,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勇氣,竟然敢那一下就砸了下去。”

    蘇靜雯微微一笑:“好吧,以後我會經常過來坐坐的。”

    說完後,蘇靜雯走到門邊,忽然又轉過身來說道:“其實,我砸下去真的和勇氣無關。我是因為相信他,我才會砸下去的。”

    蘇靜雯已經走了好久了,寧輕雪依然站在院子麵,腦海一直有蘇靜雯說的那句話,和勇氣無關……

    許久。《綠色小說網》

    寧輕雪才喃喃自語道:“我現在是真的很想知道了,如果我沒有失去記憶,你在我心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難道區區一個月,真的可以讓我改變多年的印象不成?我怎麼會主動放棄和你去離婚的?我又怎麼可能為了你置生死於不顧?難道這種愛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隻是寧輕雪還沒有來的及關上院子門,外麵再次來了一個女孩,還是一個絲毫不遜色自己和剛才那個叫蘇靜雯的女孩。

    寧輕雪看著門口站著的那個女孩,心忽然湧起了一種非常奇怪的想法,難道這個女孩也是來找葉默的?為什麼這些來找葉默的都是一些女孩子,還是一些漂亮的女孩子。

    “你是誰?”唐北薇幾乎和寧輕雪同時問出這句話來,唐北薇在靜一門等了大半年了,葉默依然沒有回來。她有些想念哥哥,畢竟這世上隻有這一個親人了,所以她特意和靜嫻師太說了一句,前來尋找葉默。

    隻是她回到寧海這個小院子,沒有看到許薇,也沒有看到哥哥葉默,而是看見一個美得不像話的女人,甚至比她還要優秀,這讓唐北薇有些不解。

    “我叫寧輕雪,請問你是來找誰的?”寧輕雪主動打破了僵持。

    唐北薇的眼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立即笑著說道:“原來是輕雪嫂子,我是唐北薇,葉默是我哥哥。”

    “啊……那進來坐吧。”寧輕雪作不了偽,臉上已經露出古怪。

    眼前的這個女孩說自己是葉默的妹妹,可是偏偏又不姓葉。葉默有一個妹妹叫葉菱,寧輕雪是知道的,但是唐北薇也是葉默的妹妹,她從來沒有聽說過。而且這個女孩叫她嫂子也就罷了,但是偏偏又加了個輕雪,難道她還有別的嫂子不成。

    寧輕雪不知道的是在唐北薇看來,她還真的是有別的嫂子的,還有一個洛影嫂子。

    在得知許薇搬走了後,唐北薇有些失望,可是為了等哥哥回來,她還是選擇了在這暫時住了下來。

    寧輕雪沒有問唐北薇為什麼叫葉默哥哥,有些事情隻要心知道就好,不一定就要問出來的。明知道唐北薇不是葉默的妹妹,又何必去尋那些尷尬呢。她對葉默沒有那種刻骨銘心,對多少漂亮女人來找葉默,也隻是驚奇,卻並沒有惱火。

    兩人都不是多話之人,隻是說了幾句竟然發現卻沒有什麼話可說了。唐北薇因為寧輕雪是嫂子,所以話題大多是和哥哥葉默有關係,可是和寧輕雪說了一會之後,她才發現這個輕雪嫂子對自己的哥哥幾乎沒有什麼印象。

    這讓她為哥哥很是不值,雖然她也從哥哥的話語當中得知了寧輕雪的一些事情,但是將自己的哥哥忘得這麼幹幹淨淨,這還是讓唐北薇心很是不舒服。

    “那你現在修煉到第幾層了?”唐北薇心有氣,將自己哥哥忘了,哥哥教的東西如果你忘了我就罷了,如果沒有忘掉,說明這是一個薄情的女人,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種女人嫁給哥哥。

    因為葉默對她說過,他教的東西很是珍貴,隻是教給了她和寧輕雪兩人,別人都沒有教過。

    “什麼修煉到了第幾層?”寧輕雪一臉的茫然。

    “你竟然真的不記得哥哥教給你的修真功法?”唐北薇忽然一下子又有些同情寧輕雪了,原來她真的什麼都忘記了。

    “葉默他教過我修真功法?是修煉古武的嗎?”寧輕雪心忽然澎湃起來,她想起了悟光師父的話,‘當一個人的修為達到一定的程度時,那麼在臨死的時候,這人就可以用自己的畢生修為裹住最珍貴的一部分靈魂記憶,當輪回的時候,這些記憶依然有部分可能會被想起。隻是這種事情太過渺茫,而且這個過程甚至死後也沒有人會去破壞遺體,才有很小的機會達到。不過這畢竟是飄渺一說而已,老衲也從未見過。’

    難道自己真的修煉了古武?難道自己真的這樣做了?寧輕雪忽然迷茫了。

    “不是古武,是修真。”唐北薇搖了搖頭,她感覺寧輕雪眼似乎露出一絲炙熱。

    “北薇,你可以將那個修真教給我嗎?”寧輕雪一臉熱切的說道。

    唐北薇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道:“其實我哥已經教給你過,隻是你忘記了。但是我哥說過這個修真功法很了不起,所以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就是你的父母也不能讓他們知道。我不知道你現在,還是否可以做到。”

    “就是連父母也不能讓他們知道?”寧輕雪有些迷惑了,不過想了一會,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這些東西父母知道了也沒有什麼用處。

    唐北薇剛剛將前三層的口訣和修煉方法教給寧輕雪,寧輕雪的電話就響起。

    電話是寧中飛打來的,寧中飛告訴寧輕雪,他在公司成了亞洲的標王之後,立即就打電話給了寧輕雪的母親藍芋。

    隻是奇怪的是藍芋雖然很高興,但是一會就說有事,先掛了電話,然後就再也沒有打電話回來。而且現在打電話給她,也打不通,現在寧中飛是焦急異常,已經準備丟下渝州的事情前往美國了。

    寧輕雪放下電話,心多了一些擔憂,萬一母親在美國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辦?

    (月票緊張,求一張月票!)

    ......

    

Snap Time:2018-01-19 05:44:03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