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七十八章尋找記憶


    第三百七十八章尋找記憶

    好有靈性的小草,這是寧輕雪的第一感覺。《綠色小說網》她是真的從心底麵感覺到自己到來後小草的那種愉悅,這聽起來很是荒唐,但是這事情確實是發生了。

    這本來是一株普通的‘銀心草’,雖然屬於靈草,但是還沒有那種共鳴的感覺。可是寧輕雪不知道的是,這珠‘銀心草’卻和別的‘銀心草’有些不同,這株靈草,卻是正在吸收靈氣的時候澆灌了她的血液,到現在銀色的中間還有一道紅線。

    寧輕雪拿起自己喝的水,澆了一些在小草上麵,小草好像得到了生機一樣,透露出一種靈性。

    寧輕雪站了起來,拿出鑰匙打開了大門,東邊廂房的房間虛掩著,似乎不久前有人來過一般。

    寧輕雪走進房間,房間麵很整潔。隻是茶幾上麵有了一些灰塵,一個做工非常細致的不鏽鋼架子上麵擺了一個小小的鍋子。除此之外,最顯眼的就是床頭櫃上麵有一個小小的醫療箱子。

    寧輕雪走到床邊,將小醫療箱子打開,麵除了一些單據,就是一些瓶瓶罐罐和一包銀針,還有一些零錢,一張葉默的身份證和一張銀行卡。

    這小箱子麵的東西很奇怪,寧輕雪有些不解的皺著眉頭,聽慕枚說這個小箱子她看的很貴重,難道就是這些東西不成?

    將箱子關了起來,寧輕雪走出房間。看樣子,慕枚說的那個許薇已經搬走了。

    這是第一次寧輕雪為了尋找記憶而做出的努力,她打掃了院子的外外,然後準備住下來。聽了慕枚的話,她感覺似乎失去的那些記憶對她很重要,如果不是沒有人教她練武,她甚至都想學習一下古武。

    沒有了公司的那些事情,一個人住在寧海,寧輕雪似乎又回到了一種平靜,她忽然覺得這才是她要的生活。《綠色小說網》

    ……

    今天已經是寧輕雪住到這來的第二天了,此刻的她正站在花壇旁邊幫‘銀心草’鬆土,敲門的聲音響起。

    寧輕雪打開了院子門,一個長得很清秀的女人站在門口,這個女人她似乎見過,可是卻又想不起來是誰了。

    “輕雪,是你回來了,我還以為是葉默回來了。”蘇靜雯有些驚喜的看著寧輕雪說道。心卻在暗自驚歎寧輕雪是越來越漂亮了,那種獨特的氣質就是想學也沒有辦法去學。

    “你是?”寧輕雪卻始終想不起來蘇靜雯是誰,這麼優秀的女孩,如果自己認識的話,應該有些印象才對,難道又是那段失去記憶認識的?

    蘇靜雯這才想起李慕枚對她說的話來,心不由的有些難過,她知道寧輕雪失去了一些記憶,而自己恰好在她失去的記憶麵。

    “輕雪,我是蘇靜雯……”蘇靜雯還在想著應該通過什麼方式讓寧輕雪想起她。本來她是來看看葉默是否回來的,沒想到看見了寧輕雪。

    寧輕雪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對不起啊,靜雯,我失去了一些記憶。不過慕枚說起過你,你進來吧。”

    在小院的石桌上麵,寧輕雪幫蘇靜雯泡了一杯茶,然後說道:“靜雯,你知道我的事情,慕枚應該對你說過了吧,我本來是想來看看許薇的,沒想到許薇搬走了。我也打算去找你的,因為我有些想將失去的那些記憶找回來,可是我卻沒有什麼辦法。”

    寧輕雪的語氣很平淡,但是蘇靜雯卻在其中聽出來了一些不同,似乎有些緊張。聖堂

    “你是不是想問問我,有關你和葉默之間的事情?”蘇靜雯問道。

    寧輕雪點了點頭,“嗯,我聽慕枚說你是葉默的朋友,所以……”

    蘇靜雯低下頭,緩緩的說道:“雖然我心將他當成了朋友,其實我們見麵的次數並不多。那次是我的生日,慕枚和你來參加我的生日,我也邀請了葉默,聽慕枚說,那是你們第一次相見……”

    蘇靜雯將自己所知道的葉默和寧輕雪之間的事情,一個字不漏的全部告訴了寧輕雪。

    寧輕雪聽完了呆呆的看著蘇靜雯,如果不是蘇靜雯看起來真的很文靜,不像一個說謊的人,她還以為蘇靜雯說謊了。

    她的話中,不但有可以防禦別人攻擊的項鏈,還有可以發出火球的符籙。甚至自己還有一次問蘇靜雯如何使用符籙,然後一個人就出去尋找葉默了。聽蘇靜雯說自己那次是抱著必死的念頭去的,雖然蘇靜雯不知道自己去了什麼地方,但是蘇靜雯當時的猜測是這樣的。

    “你說你的手鏈是葉默托我帶給你的?還有你說這個手鏈還有防禦效果?這,這……”寧輕雪有些無語的看著蘇靜雯手的那串漂亮的手鏈,她看的出來這串手鏈很漂亮,但是對蘇靜雯的話,實在是不敢相信。

    蘇靜雯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

    寧輕雪揉了揉腦袋,如果說悟光和尚說的話還有可能實現的話,那麼蘇靜雯說的這個實在是太離譜了點。

    蘇靜雯抬起頭看了看那個花壇,忽然說道:“上次葉默回來也在那顆小草前麵坐了好久。”

    寧輕雪有些不明白蘇靜雯的話,她想問,但是卻不知道從何問起,蘇靜雯的每一句話都大是出乎他的預料之外。

    “我媽媽躺在床上幾年無法說一個字,無法動彈一下,是他的一張‘清神符’救了媽媽,那個時候我最感激的人就是他,可是我不知道他就是葉默。後來我發現我早就認識那個我以為的符籙大師,現實生活中顯得如此平凡。我生日的時候,隻有他送給我的禮物最珍貴,可是我卻沒有好好的珍惜,現在隻有兩顆玉珠了。”蘇靜雯自顧的喃喃說道。

    說完她抬起頭看了看寧輕雪又說道:“其實我今天是來看看葉默有沒有回來的,看見你是個意外的驚喜。你不用懷疑我的話,現在我手有手鏈,你可以用一根棍子敲打一下我的手腕。”

    寧輕雪下意識的拿起旁邊的一個小木棍對蘇靜雯的手腕輕輕的敲了一下,然後有些疑惑的問道:“可是我剛才敲了,並沒有任何反應啊?”

    蘇靜雯也是疑惑的看著手的手鏈,心說不可能啊,上次葉默給自己的那個粗糙的手鏈都有防禦效果,這個精致的手鏈怎麼可能沒有防禦效果呢?

    看著寧輕雪愈發懷疑的目光,蘇靜雯咬了咬牙說道:“你要用力,也許隻有用力才有效果。”

    寧輕雪搖了搖頭,放下了手的木棍說道:“無論怎麼樣,我都很謝謝你。不過,我卻不想再試了,用力的話,手腕是會斷的。”

    蘇靜雯見寧輕雪在懷疑自己的話,想也不想,拿起木棍對著自己的手腕就砸了下去。她不相信葉默給她的手鏈是假的,這個手鏈因為是寧輕雪帶給她的,原本她都沒有戴在手上,是因為上次遇見葉默的時候,葉默說了以後她才戴的,這怎麼可能是假的?如果是假的,她對葉默也太失望了,至少要告訴她一下吧。正因為她不相信葉默會騙她,她才自殘一般的對自己的手腕猛砸。

    這是一種什麼情緒,她說不上來,她相信自己的感覺,同時她也相信葉默。那次就是因為她的些許的猶豫,就將三顆手鏈的玉珠送給了寧輕雪,她就決心對別人傳來的話不能完全相信,什麼事情隻憑自己的感覺和看法去做。

    既然她相信葉默不會騙她,那麼她就要用力的砸自己的手腕一下。

    “啊……”寧輕雪發出一聲尖叫,她想不到蘇靜雯竟然這麼狠,對自己這樣下手,她連阻止的機會都沒有。

    “”的一聲,木棍並沒有如寧輕雪預料的那樣砸在了蘇靜雯的手上,而是直接彈了開來,甚至直接掙脫了蘇靜雯的手,遠遠的落在了一邊。

    寧輕雪吃驚的看著蘇靜雯的手腕,完好無缺。她可以肯定剛才不是蘇靜雯在做假,是真的她手的手鏈發出了一道白光,瞬間就將木棍彈開。

    “竟然是真的……”良久寧輕雪才發出這樣一聲感歎。

    蘇靜雯卻也是呆呆的看著被彈到一邊的木棍,緩緩的說道:“我知道,他不會騙我的。”

    聽著蘇靜雯的話,寧輕雪心竟然湧起一股很是奇怪的味道,她無法說得清楚這是什麼味道,她有些羨慕的看了看蘇靜雯的手鏈,“沒想到真的有這種法器,我還以為那些法器店都是騙人的呢?”

    蘇靜雯卻搖了搖頭說道:“其實你說的是對的,法器店麵雖然不全是騙人的,但是像我手的這種手鏈卻是肯定沒有,這種手鏈天下隻有他一個人可以做出來,別人都不行。”

    說完蘇靜雯有些黯然的看了一眼寧輕雪,繼續說道:“其實你也不用羨慕我,天下最好的那個防禦法器在你的身上,就是你現在戴在身上的那個項鏈。”

    “什麼?你說我的這個項鏈是防禦法器?”寧輕雪拉出脖子上的項鏈驚訝的說道。

    .

    

Snap Time:2018-07-19 04:30:27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