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七十五章你也敢玩飛刀


    第三百七十五章你也敢玩飛刀

    看見葉默從衣角拿出一粒比芝麻大不了多少的東西來,朱宏生立即就明白了過來。聖堂最新章節這個年輕人得罪了‘灰色聯盟’的人,甚至還被別人下了跟蹤信號。

    朱宏生的臉色很是難看,如果不是約翰傑已經來了,他早就對葉默動手了,原來暴露自己堂口的是這個家夥。他想要招攬葉默的心情立即就變的淡了起來,這年輕人雖然能打,但卻不是他想要的那種人,換句話說,太不機靈了。

    葉默臉色當然也不好看,這個東西粘性很強,又很小。當初他掐住大胡子咽喉的時候,沒想到這大胡子還如此冷靜的將信號源放在了他的身上,葉默隨手一捏,這粘性很強的集成塊就已經變成了虛無。

    這個時候一名身材高大的白人男子已經跨入了地上室,地下室確實不小,盡管現在已經有六十多人了,但是再加上約翰傑的這三十多人,竟然絲毫不顯得擁擠。

    約翰傑一進來就看見了葉默,雖然此時的信號源已經消失,但是他卻鎖定了葉默。不過他也沒有料到這竟然有這麼多的人,隻是他有些驚訝的表情立即就變得冷靜起來。

    “橋農那五名‘灰色聯盟’的人是你殺的?魯森也是你殺的?我們的東西也是你拿走了?”這約翰傑還是一個華夏通,比起那個載葉默的司機說的華語要流暢太多了。隻是他臉上的憤怒隨便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看的出來,而且一來就對葉默提出了這麼多的問題。

    葉默淡淡一笑,“不錯,那幾個家夥都是我殺的,你們的那箱子白粉也是我燒的,而且我在麵還找到了一箱子美元。”

    石開根沒想到葉默還得罪了‘灰色聯盟’,還被人家帶人圍在了另一家幫會的堂口,這種事情要是別人說出去,他肯定以為這人瘋了。《綠色小說網》

    他還沒有聽說過同時得罪了‘灰色聯盟’和‘洪武幫’的人還可以活著的,以前沒有,隻是現在呢?

    原本所有的人都以為約翰傑要大怒的時候,沒想到這約翰傑卻放下了葉默,轉而對朱宏生說道:“朱先生,這人和我們‘灰色聯盟’是死仇,不知道此人和你們是什麼關係。”

    朱宏生聽約翰傑的話是要將‘洪武幫’撇開,頓時就想說葉默和他沒有任何關係。現在‘洪武幫’即將和‘山口幫’火並,朱宏生可不想在這個緊要關頭去惹人家‘灰色聯盟’。

    隻是朱宏生的話卻被他旁邊那個長相一般的女子攔住,這女子卻第一次主動出聲說道:“這位葉朋友是我們‘洪武幫’的朋友,如果你們‘灰色聯盟’在我們的地盤對他動手,是對我們的看不起。我幫可以認為成是你們的挑釁,就算是你和這位朋友有什麼恩怨,也請離開了我們的堂口再說。”

    這女人的話一出口,不但朱宏生愣住了,就是葉默同時也愣住了。在他想來朱宏生肯定是落井下石,而且他也從朱宏生的神態當中看出來了一二,沒想到在朱宏生身邊還有這樣一個女人,難道這個女人看出來了什麼?

    這個女人不簡單啊,無論這個女人是否看出來了什麼,葉默都感覺這個女人比朱宏生城府更深。這個時候敢說這種話,簡直就是沒有腦子。這種話說出來,唯一的好處就是讓葉默對她增加了一些好感,也隻是增加一些,畢竟她沒有說要保護葉默的話。

    “哼,我可以答應你們在這不殺他,但是這人我們必須帶走。”約翰傑手一揚,他的手上突然出現了一把飛刀。沒有人看見他是從什麼地方拿出來的飛刀,除了葉默。

    “不行,你不能帶走他,你隻能由他自己出去,至於出去後你們怎麼樣是你們的事情。《綠色小說網》”這女人依然繼續說道。

    約翰傑冷冷一笑,“難道你還以為我怕了你們‘洪武幫’?你區區一個女人,難道你是‘洪武幫’的幫主不成?朱幫主,是什麼意思,你直接說好了。”

    朱宏生臉上路出為難,他是從內心深處不同意這女子的話,但是他卻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

    不過朱宏生沒有回答,這女子卻繼續清冷說道:“我當然不是幫主,我要是幫主的話,我就直接申明,葉先生是我們幫會的保護人物,任何人都不能動他。”

    聽到這句話,朱宏生心一震,他看了看表情淡淡的葉默,說實在的,自從發現葉默身上被人下了跟蹤信號源的時候,朱宏生就將葉默列為必殺之人了。他想不通一直很精明的黃玫,為什麼會在這個姓葉的年輕人身上犯下了這麼大的錯誤。

    朱宏生第一次反駁了黃玫的話,他擺手打斷了黃玫的話,對約翰傑說道:“此人和我們‘洪武幫’沒有任何關係,約翰先生想要做什麼請便。我‘洪武幫’絕對不會插手。”

    雖然這話有些示弱的味道,但是葉默本身就是他朱宏生要殺之人,現在隻是借了約翰傑的手而已。

    黃玫站了起來,深深的看了一眼朱宏生說道:“我有些疲倦,我想去休息一下。”

    朱宏生以為黃玫不想看見血腥,或者說黃玫第一次的意見被自己拒絕,她有些不大高興。所以也沒有在意,立即揮手說道:“你去休息吧,以後說話注意點。”

    待得黃玫走了出去,約翰傑拋了拋手的飛刀,用流利的華語說道:“這口飛刀是當初一個華夏人教給我的,我用它飲了無數華人的鮮血,今天再多一人。”

    “那個教你飛刀的人呢?”葉默語氣冷靜的問道。

    “他,哈哈,我飛刀第一個飲的血就是他。你說他去哪了?也許你在上帝的麵前可以看見他。”說完約翰傑手一揚,他的飛刀已經不見,沒有人看見他的刀在哪。

    葉默用手捏著一把飛刀冷冷的說道:“如果你沒有將那個教你飛刀的人殺了,我會去殺他,幸好你倒是省了我的事情。不過,就你這幾下,也敢在我麵前玩飛刀。”

    就算是約翰傑沒有殺了他的師父,葉默也不會無聊的去殺這個人。隻是他對這種連弟子的為人都看不清楚,可以說本身就是瞎了眼睛,死了也是活該。

    “你……”約翰傑呆住了,他清楚的看著葉默兩根手指中夾住的那把飛刀就是他剛才射出去的,他的飛刀竟然有人可以用手接住?這讓他大腦頓時沒有辦法想象。

    要知道他的飛刀速度早就超越了子彈,他甚至可以用飛刀將子彈打下來,可是沒有想到今天他竟然看見了有人用手接住了他的飛刀,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約翰傑呆住了,他帶來的人都呆住了,甚至‘洪武幫’幫的人也都呆住了。約翰傑的飛刀絕對比子彈快,這麼近的距離,竟然真的有人可以用手接住,不,應該是用手指夾住。這豈不是說子彈對他沒有威脅?

    朱宏生心咯一下,他似乎感覺到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

    “就你這樣也敢玩飛刀,今天小爺就來教你一下怎麼玩飛刀。看現在小爺要將你釘在地上,護好你的左腳爪。”葉默淡淡的說完,手的飛刀劃了一道美麗的光弧,直接刺在了約翰傑的左腳背上麵,直至沒根。

    “啊……”的一聲慘叫,約翰傑想要將自己的腿抬起來,可是他發現自己動都沒有辦法動,他是真的被這一把小小的飛刀釘在了地上,還是他自己的飛刀。他明明看見葉默扔出來的飛刀,但就是沒有辦法躲過去。好像他剛剛看見葉默仍的動作,那把飛刀已經釘在了他的腳背上麵。

    靜。

    整個會議大廳一片寂靜。

    ‘三息飛刀’約翰傑被自己的飛刀釘在了地上,無法動彈,隻能從他震驚無比的臉上看出他的恐慌,還有那種到現在還不敢相信的表情。

    朱宏生感覺自己的手在發抖,他肯定如果剛才葉默的這飛刀是射向自己的咽喉,他是絕對無法躲開。也就是說如果葉默想要他死,現在他已經是個死人。

    幾個呼吸的寂靜後,約翰傑帶來的人總算是知道了他們的老大約翰傑發生了什麼事情,紛紛拔出了手槍,甚至有些人直接拿出了砍刀。

    葉默冷哼了一聲,同時手多出來了一把長刀,一陣的‘叮叮當當’響聲過後,葉默的長刀已經殺入這群人之間。

    確切的說葉默隻是在這些人之間走了一下,然後就再次走了出來。等別人發現的時候,葉默已經站在了原地,他手的長刀已經不見。他身上幹淨的猶如動都沒有動一般。

    這個時候,周圍的人才發現剛才還站立在約翰傑身邊的二十多人,一個個開始倒了下來,然後才是不斷的鮮血噴出。

    “撲通”聲響起,此時‘灰色聯盟’的二十多人,除了約翰傑依然滿臉驚駭的站在那,其餘的人無一生還,血腥味道這個時候才傳了出來,地上滿是血跡。

    (身體一直很好的老五竟然病了,沒有力氣。先將第三更送上,明天的事情再說,哎,求一張推薦票和月票。)

    .

    

Snap Time:2018-07-17 19:58:37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