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七十三章咄咄逼人

  
  第三百七十三章咄咄逼人
  “朋友好身手。(《綠色小說網》)”一個渾厚的男中音傳了過來,同時在媊悃咱X來一名灰衣男子。這灰衣男子嘴角帶著微笑,似乎對葉默踢倒兩人,同時打碎了兩個花瓶毫不在意,而是真心實意的在稱讚葉默的本事不錯。
  葉默早就知道躲在一邊的這名男子,看他從容不迫的樣子,估計在這家武館媊悃郊鷩雩茪ㄖC。
  黃級中期修為,算的上是一個武者了,但是在葉默眼堙A這點修為什麼都不是。
  “館主……”黑臉男子本身受傷不重,見到這灰衣男子走了出來,連忙爬起來叫道,臉上盡是尷尬。
  “鄙館怠慢之處,還請朋友海涵。本人‘洪氏七殺拳’館主沈偉駒,還沒請教朋友貴姓。”這灰衣男子似乎沒有看到黑臉教練一般,直接走過來,對葉默抱拳說道。
  “名字就不用了,我今天是來問點事情的。”葉默淡淡的說道,他對這個館主的裝\逼做派很是不喜。
  從剛才他來了後,這個館主就一直在邊上看著,甚至他踢了保安,他還是不動。直到自己一腳踢了這個黑臉教練後,這家夥才走了出來,估計再也淡定不下去了。
  聽了葉默的話,沈偉駒的臉色果然一變,不過立即就恢複了正常。在江湖上,報名後對方連名字都不說,這是一個極大的侮辱,就算是沈偉駒如此城府之人也感覺有些難堪。
  但是沈偉駒卻不是初入江湖的菜鳥,越是憤怒,越是要殺了對方,表麵上就會越和善。不弄清對方的底子,他是不會輕易動手的,剛才葉默的兩腳他也看出來了,他自問絕對沒有這個本事。聖堂最新章節
  雖然要打倒那個教官對他來說很簡單,但絕對做不到葉默那種風輕雲淡,而且還指定招式和跌倒的方向,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武者可以辦到的。
  沈偉駒隻是臉色稍變,立即就恢複了正常,然後麵不改色的抱拳說道:“既然如此,這位朋友媊挼苤C”
  沈偉駒這個人石開根知道,在唐人街一帶名聲很響,而且在黑道媊悝颽O聲名顯赫。此時石開根看見葉默連這個人的麵子都不給,心堣]有些緊張起來。一般混江湖的,總講究說話留三分,除非真正的死仇。他不知道是葉默太過年輕的緣故,還是他根本就不將沈偉駒放在心上。
  葉默當然是沒有將沈偉駒放在心上,他討厭這種心機深沉,表麵故作大氣的家夥。不要說沈偉駒區區一個黃級武者,就算是他再跨越十個檔次,晉級了先天又如何,他葉默照樣不會將他放在眼堙C
  沈偉駒雖然心堳蒴央A但是表麵上絲毫沒有顯露出來。他帶著葉默和石開根三人走進了一個會客室,會客室的外麵站著四名壯漢。
  原本以為葉默要說句什麼的,可是葉默猶如沒有看見外麵站著的四人一般,直接走進了密封的會客室。
  沈偉駒的打算立即就落空了,這四人是‘洪氏七殺拳’武館最厲害的四人,沈偉駒的想法是,一旦葉默提出異議,他立即就告訴他,這是武館的規矩。按照葉默這種個性,那麼接下來肯定就是一番打鬥,沈偉駒有把握在他和四人的幫助下麵製服葉默。
  可是出乎他預料的是,葉默猶如沒有看見這四人一般,直接走進了會客室。
  難道他真的厲害到這種地步?
  沈偉駒心媢y時沒有底起來。(《綠色小說網》7*對於沒有底的事情沈偉駒是從來不會去做的,想了半天,沈偉駒還是決定先不動手,看看這人想問的是什麼。
  幾杯茶水送了上了,沈偉駒再次笑顏說道:“請問朋友想要問什麼?”
  “沈館主,我大哥想找童柱問點事情,隻是我現在找不到童柱,還請館主通知一聲。”石開根立即就說道。
  沈偉駒皺了皺眉頭,他沒有說不認識童柱的話來,隻是童柱的身份特殊,而且在現在這段時間媊恁布x武幫’的兄弟很少露麵的。但是這兩人既然找到這堥茪F,就說明他們肯定知道‘洪氏七殺拳’武館和‘洪武幫’有聯係了。
  想到這堥H偉駒抱了抱拳有些歉意的說道:“對不起了,這位朋友,童柱我確實認識,隻是現在他不能見你,就是最近他也無法出來見你。這是‘洪武幫’內部的事情,所以還請朋友原諒。”
  石開根立即就站了起來,“沈館主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也知道你們‘洪武幫’最近要和‘山口幫’開戰,但是也不能讓我見不到童柱吧。”
  對葉默沈偉駒還有些耐心,但是對石開根,他就再也沒有任何的耐心。他沈偉駒好歹也久居高位,什麼時候這種街頭的小不點也敢對自己咋咋呼呼了。
  沈偉駒冷冷的對石開根說道:“‘洪武幫’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指教,‘草上飛’你雖然在唐人街有些名望,但是在我‘洪武幫’麵前還不夠看,念在都是華夏一脈,我就算了。”
  葉默站了起來,淡淡的說道:“沈偉駒,給你一分鍾時間,帶我去見童柱,不然,過了今天唐人街就再也沒有‘洪武幫’。”
  “好猖狂,我沈偉駒今天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滅了我‘洪武幫’。”麵對葉默的咄咄逼人,沈偉駒終於忍不住變色。
  隻是還沒有等到沈偉駒將門外的四人叫了進來,葉默就迅速的上前一步,一手就掐住了沈偉駒的脖子,猶如拎小雞一般將沈偉駒拎了起來,然後緩緩的說道:“我是不是有本事,不是你說的算的。”
  沈偉駒心堣j駭,他明明看見葉默上前來,明明看見葉默伸出手來捏他的脖子,可是他就是不能避開。要知道自己是黃級中期的武者啊,不是區區一個守衛和那個黑臉的教練可以比擬的,可是在這個年輕男子手堙A他和那個守衛似乎沒有什麼兩樣啊。
  沈偉駒終於變色,他立即就知道得罪的是什麼人了,這人甚至很有可能是傳說當中的地級武者。如果他真的是地級武者,雖然說要滅了‘洪武幫’有些難度,但也不是不可能的。
  會議室門口的四名大漢立即就看見了會議室媊悛漕き﹛A想也沒有想,四人立即就衝了過來。葉默隻是抬腳踢了一腳,衝到最前麵的那名壯漢,立即就被葉默踢了出去。然後這壯漢不偏不斜的撞到第二名壯漢,接著第二人再撞擊到第三人,一直到四人全部跌倒在一起,猶如疊羅漢一般。
  沈偉駒呆住了,他已經不敢去猜測葉默到底是什麼人了。枉他還想通過他們五人將葉默製服,然後至少要去了他一隻手腳的,可是現在他才感覺到自己的想法是多麼可笑。
  沈偉駒有心要說幾句軟話,可是他的脖子被葉默掐住,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石開根更是看得心花怒放,對他來說葉默越厲害,他的選擇就越對。沈偉駒偌大的名頭,可是在葉哥的手媯S如一隻小雞一般,沒有絲毫抵抗的能力。
  葉默隨手將沈偉駒丟在一邊,然後淡淡的說道:“給你一分鍾,帶我去見童柱,不然我說滅了你們的‘洪武幫’,就滅了‘洪武幫’,決不食言。”
  “咳咳……”沈偉駒接連咳嗽了數下,這才緩過氣來,他趕緊站了起來,毫不猶豫的對葉默一鞠到底,“前輩,晚輩有眼不識泰山,請前輩贖罪,我立即就帶前輩去見童柱,前輩請。”
  說完沈偉駒小心的在前麵帶路,再也沒有了那些小心事。小心事也是建立在實力相差不大的情況下,一旦實力相差太大,人家捏死他猶如捏死一隻螞蟻的時候,任何小陰謀都是浮雲。沈偉駒混跡江湖已久,豈能不懂這個簡單的道理。
  沈偉駒帶著葉默和石開根從‘洪氏七殺拳’武館的後門走了出去,三人七繞八繞,轉過兩條街道後,進入了一個古色的老式私人住宅。
  這棟老房子的門緊緊的關著,沈偉駒走到門口接連按了數下門鈴,葉默注意到沈偉駒按門鈴的次數很是有規則,看樣子這是他們聯絡的信號。
  葉默的神識已經掃了進去,這老宅的媊悗雂j,甚至還有一處不小的草坪和一個人工湖。在鬧市區有這樣一個地方算是不錯的了,在一個地下室的門口,葉默看見了幾名守衛的男子。
  當葉默的神識掃進地下室,立即就看見了六十多人正聚集在一起,看樣子還在商討著什麼。很明顯沈偉駒的門鈴警報有作用,地下室似乎正在主持會議的男子隻是一揮手,六十多人就立即退到了兩邊站立。
  既然已經到了,葉默也沒有打算硬闖。很快就有人來開門,沈偉駒倒也識趣,直接帶著葉默走了進去。
  地下室媊悕狾釭漱H都警惕的盯著葉默和石開根,沒有人說話,但是石開根卻有些緊張。他知道隻要坐在最上麵的那個男子一揮手,這幾十人就對對他們兩人圍攻。
  .
  

Snap Time:2018-10-24 11:23:55  ExecTime: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