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六十九章特殊照顧(求一張)


    第三百六十九章特殊照顧(求一張月票)

    “好了,現在請所有參加投標的公司稍等,中標的三家公司派出代表和我一起商討一些細節。聖堂最新章節”鬱妙彤說完,首先帶頭進入了麵的小間。

    中標的三家公司,在眾人羨慕的眼光中站了起來。每家公司都派出了兩人跟鬱妙彤一起進去,‘飛芋藥業’寧中飛卻沒有進去,而是讓寧輕雪和李慕枚跟隨鬱妙彤一起進入小間。

    等到三家企業的代表全部坐好後,讓其餘兩家企業代表震驚的是,‘洛月藥業’的鬱總,竟然親自端了一張椅子給寧輕雪坐下。

    “鬱總,這,還是讓我自己來吧。”寧輕雪雖然性子不喜討好人,但是‘洛月大陸’的鬱總親自幫她搬椅子,這還是讓她有些吃驚。

    旁邊的李慕枚更是當場愣住了,這似乎有些奇怪啊,不但‘飛芋藥業’中標了,而且這個‘洛月藥業’的鬱總對輕雪好像也不大對勁,客氣的似乎有些過了。難道真和自己猜測的有關係?李慕枚一時心竟然有些惶惶起來。

    和中標的公司商談細節很簡單,這些本來就是‘洛月藥業’製定好的,沒有多大的問題。哪怕有一些小的出入,看見了鬱妙彤剛才的強勢後,這三家公司沒有任何一家會去傻得去指責出來。因為相比起三家企業得到的利潤來說,這些小出入根本就微不足道。

    商談完畢後,其餘兩家公司出去後,鬱妙彤卻直接留下了寧輕雪。

    這讓寧輕雪心也嘀咕起來,難道真的和李慕枚說的一樣?如果真的是這樣,她寧可不要這個招標名額。

    似乎看出來了寧輕雪的疑惑,鬱妙彤連忙說道:“寧總,是這樣的,我們這邊有一個很是精通藥材的技術管理。(《綠色小說網》)你們的公司剛剛接手,估計事情有些多,我想讓她幫幫你們,暫時就留在你們的‘飛芋藥業’。”

    寧輕雪心一沉,果然是這樣,難道過來幫忙的就是李慕枚說的那個人?不過人家鬱總也沒有說什麼,隻是說過來幫忙而已。也許自己多想了,而且現在‘飛芋藥業’如果沒有‘洛月藥業’的幫忙,倒閉是肯定的事情。

    想到這寧輕雪點了點頭,“這樣也好,那就麻煩鬱總了。”

    鬱妙彤連忙笑了笑說道:“不麻煩的,寧總如果不介意的話,以後就直接叫我鬱姐好了,我也喜歡叫你的名字呢?”

    “當然是求之不得,鬱姐,以後還請多關照呢。”寧輕雪如果還不知道鬱妙彤故意要交好她,那她就是一個傻瓜了。

    鬱妙彤嫣然一笑,“我也是求之不得,別說關照的話啊,要說關照,也是輕雪你以後關照我。”

    說完鬱妙彤指著落霏說道:“輕雪,她叫樓薏霏,是我們‘洛月藥業’的專業鑒定藥材的高手。薏霏,輕雪的‘飛芋藥業’剛剛接手我們的合作,肯定有很多需要幫忙的地方,你去幫一段時間怎麼樣?”

    樓薏霏立即笑著說道:“我當然沒有問題,輕雪,以後我就跟在你後麵混飯吃了。”經過一係列的事情後,落霏的性子早已不是兩年前剛出來的那種不通人情世故的女孩子了。

    寧輕雪連忙說不敢,心卻大是汗顏,原來是這樣一個極品美女,可笑自己還猜測什麼亂七八糟的。人家‘洛月藥業’現在如此風光,哪還會用這種手段的。

    寧輕雪雖然這樣想,但是李慕枚卻不這樣想。她心想的是,這鬱總對輕雪,或者說對她們的‘飛芋藥業’實在是太好了,這似乎有些詭異啊。聖堂最新章節中標的公司又不是她們一家,為什麼偏偏就派了代表來她們的公司,其餘的兩家公司卻沒有呢?或者說其餘兩家為什麼不單獨留下來派代表?

    這還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這個鬱總竟然主動要求和輕雪姐妹相稱。而且這個鬱總後麵有一句話很是讓人回味啊,她說說不定以後還要靠輕雪混飯吃呢,這是什麼意思?

    李慕枚是旁觀者清,她可不會認為成這是一句客氣話。

    寧輕雪和樓薏霏寒暄過後,回頭看著鬱妙彤問道,“鬱姐,你是‘洛月藥業’的老總,可是我還是有一點不大明白,我們‘飛芋藥業’的競爭力並不是很強啊,為什麼你們會把亞洲的標王給了我們?”

    鬱妙彤愣了一下,臉上現出一絲奇怪的表情,不過很快她就反應過來,連忙說道:“我們老總感覺你父親為人不錯,他說寧董是一個有魄力的人。所以就讓我們將亞洲的標王給了‘飛芋藥業’。”

    葉默沒有主動說出來,鬱妙彤是不會將這種事情點破的,而且聽羊九說寧輕雪和葉默似乎還有些小誤會,這種事情她就更加不會說了。萬一說出來,寧輕雪一怒之下,放棄了這個名額,以後讓她如何向葉默交代?

    寧輕雪疑惑的問道,“鬱姐,我是不是需要見一下你們的老總?”

    鬱妙彤連忙說道,“不用,不用,以後我們老總會主動去你們公司找你的。他認識你父親,你隻要知道你們中標是老總和你父親關係不錯就行了,別的我們也不知道。”

    聽鬱妙彤這樣說,寧輕雪也無法再說什麼,隻能等‘洛月藥業’的那個神秘老總來見她了。不過總算是心定了一些,至少知道了中標的原因。

    鬱妙彤和寧輕雪等人一來到招標大廳,寧輕雪就發現自己父親旁邊已經擠滿了各家醫藥企業的代表。

    “輕雪,你先準備去招標,我這邊還有事情處理,有什麼事情忙不過來,就讓薏霏幫忙好了,或者直接找我。”鬱妙彤留下了一張名片,然後和寧輕雪打了個招呼,自己先走了。

    李慕枚看著這些圍在‘飛芋藥業’前麵的醫藥企業代表,不由鄙視的說道,“不久前還努力要和我們‘飛宇藥業’劃清界限的,現在又都圍了上來了,這些人的皮還真是夠厚的。”

    寧輕雪淡淡的說道:“還是那句話,人往高處走。在利益麵前,臉皮對大部分人而言已經沒有了。”

    “霏姐,你們公司是不是每天都有很多人去找鬱總什麼的?”李慕枚回頭看著落霏問道。

    落霏搖了搖頭說道:“我才加入‘洛月藥業,甚至連流蛇總部都沒有去過,對這些真的不知道。”

    “啊,你連流蛇都沒有去過?那鬱總怎麼會將你派到我們公司來幫忙?”李慕枚一臉的驚訝,她是真的不明白鬱總這是什麼用人方法。

    落霏微微一笑,卻沒有回答。她心當然知道是什麼原因,鬱總對她說過的,‘遠北藥業集團’的那個遠其斌不是個好東西,既然輕雪得罪他了,他肯定會報複。流蛇的‘洛月藥業’總部高手如雲,根本就不在乎區區一個遠其斌。

    但是‘飛芋藥業’的寧輕雪身邊卻沒有什麼高手,萬一寧輕雪在遠其斌的報複下吃了什麼虧,葉默回來,她們就沒有辦法交代了。因為葉默說過樓薏霏是個高手,所以鬱妙彤就和落霏商量,準備讓她去‘飛芋藥業’,一邊可以幫助‘飛芋藥業’收集藥材,一邊可以保護寧輕雪。

    其實要說高手,流蛇現在太多了,但是大都是男的。而寧輕雪在鬱妙彤心很重要,最好的保護人選當然是落霏,因為落霏也是一個女人。

    如果隱門中的門派知道,慈航靜齋的核心弟子竟然去保護一個普通的都市女子,第一反應肯定是不相信。不過落霏卻不會有這種感覺,在她看來,她的命是葉默救的,去保護葉默的妻子這很正常。唯一有些難過的就是小師妹落喧的事情,不知道小師妹是不是和葉默有什麼關係。

    “輕雪妹……好久不見了。”一個青年走到寧輕雪的麵前,笑著叫道。

    “寧楊堂哥,你怎麼過來了?這次我沒有在他們那邊發現你啊。”寧輕雪一臉驚喜的說道。在寧家,如果她還有一個感激的人,那就是這個堂哥寧楊了。

    幾乎所有的人恨不得拿她寧輕雪去賣錢,換取寧家的安穩和榮華富貴的時候,是寧楊偷偷的來告訴她,讓她逃走。甚至寧楊還努力的想幫助寧輕雪要逃出國外,她之所以她可以逃出燕京,可以說堂哥寧楊幫助她很多。

    雖然有些是後來李慕枚告訴她的,但是對這個堂哥,寧輕雪一直是很感激的。

    “楊哥,我知道了,肯定是寧家的那些人讓你來找輕雪的,是不是想要求一個下遊的簽約名額?”李慕枚立即毫不客氣的說道。

    寧楊尷尬的點了點頭,“是的,我是他們特意叫過來的,二叔和四叔不好意思去問你父親,隻能讓我來找你。其實我真的不想過來,隻是現在‘寧氏藥業’已經轉交給我大哥在管,如果不來的話,兄弟之間肯定有隔閡了。不過輕雪你不用為難,如果可以就可以,不行的話,你就直接說不行好了。”

    寧輕雪有些遲疑的看著寧楊,如果是寧楊的企業,她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但是寧家其餘的任何人,她都不想和他們有交集。

    (繼續更新求月票支援!)

    .

    

Snap Time:2018-04-20 11:20:44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