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六十七章輪流拍桌


    第三百六十七章輪流拍桌(求月票)

    葉默剛剛躲過這個魚雷的爆炸,就再次感覺到了威脅,葉默想也不想立即側移動開來。聖堂最新章節

    “轟”的一聲,又是一枚魚雷在他剛才站立的地方爆炸。連續被偷襲兩次,這讓葉默大是惱火。雖然他的神識現在還無法掃到潛艇的位置,但是他可以從水流感覺的到。

    葉默從來都不是打不還手的人,兩枚水雷讓他徹底的發怒了。葉默沿著水雷發來的方向,迅速的朝潛艇的位置摸了過去。

    不斷的有魚雷從葉默身邊穿過,葉默也很快就發現了一百米外的潛艇。葉默毫不猶豫的祭出飛劍,雖然在海底飛劍的威力大受影響,但是對付這艘潛艇卻是足夠了。

    “轟”的一聲,飛劍速度就算是在水,也不是區區魚雷可以比擬的,在葉默又避開一枚魚雷的時候,飛劍已經劃破了潛艇的外殼,如果不是葉默顧忌他的真元受不了,就是這一劍,他就會讓這艘潛艇分成兩半。

    數百米的水下,潛艇一旦被劃破,麵的士兵就危險了,對於麵的士兵是死是活,葉默才懶得去管,既然要殺他,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葉默舒了口氣,總算是安靜了,自己隻是找個地方休息一下而已。無緣無故的就受到了攻擊,雖然已經將這潛艇幹掉了,但是葉默心卻依然不是很舒服。

    不過當葉默即將要浮出水麵的時候,他才發現了水麵上麵還有幾艘巡洋艦。原來這是一個艦艇小隊,葉默搖了搖頭,他沒有興趣繼續將這巡洋艦滅了。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被發現的消息肯定傳出去了,隻要時間長一些,說不定自己就被圍住。

    雖然葉默不怕圍堵,但是這種沒有任何意義的戰鬥,他根本就不喜歡。《綠色小說網》一個沒有戰利品,第二沒有任何意義。如果不是剛才那艘潛艇不斷的想要他的命,甚至他連那艘潛艇都懶得去理睬。

    既然不想和這海上巡洋艦隊戰鬥,葉默隻能迅速的在海底穿梭。兩個小時候,葉默在一處荒涼的海麵飛了出來,雖然真元枯寂的厲害,但是他還是立即踏上了飛劍快速的衝往舊金山。葉默怕繼續呆在這處海麵,還會引來更大的糾紛。

    ……

    與此同時,美國太平洋海軍總部接到緊急軍情,一支巡洋艦隊發現了不明飛行物,疑似外星人。這條消息很快就轉交到了五角大樓最高的軍事處,白宮在第一時間作出反應,立即發出增援命令。

    葉默想的沒錯,此時在他和潛艇戰鬥的地方,已經聚集了大量的美國海軍力量。美國白宮發出一級戰鬥通告,並且同時通告全球,在北太平洋上空發現不明飛行物。

    甚至美國海軍還和不明飛行物進行了戰鬥,損失海魚號核動力攻擊潛艇一艘,編號ssm6120,潛艇麵的士兵無一生還。同時發現的不明飛行物也消失不見,疑似外星人入侵。

    ……

    相比起別的招標大會,‘洛月藥業’招標大會的效率明顯的要高出太多了。才兩個小時過去,中標的公司已經被敲定。根本就和別的招標不同,從投標到中標產生需要一個月甚至數個月的時間。

    麵臨著即將公布的中標公司,可以說所有參加投標的企業,沒有不緊張的。

    “輕雪,我感覺亞洲區的那個標王不一定就是‘遠北藥業’,你有沒有發現,‘洛月藥業’的鬱總有些不大喜歡遠其斌。那個姓遠的以為自己是誰,了不起似地,哼……”李慕枚悄悄的在寧輕雪的耳邊說著。聖堂最新章節

    就在這個時候,吳強卻走到‘飛芋藥業’的位置前麵,拿出一個信封放到寧輕雪的麵前說道:“寧總,對不起,雖然我現在進入了‘遠北藥業’,但是我也是無奈,這是我們遠總送給你的……”

    “吳強,我當不起寧總這個稱呼,請拿著你的東西讓開。”寧輕雪冷冷的說道。

    李慕枚冷哼了一聲說道:“吳強你這個叛徒,還有臉來說話,滾吧。”

    “可是寧總,遠總也是為了‘飛芋藥業’好,他想今晚請你去……”不敢回答李慕枚的話,吳強自顧的說完後,似乎還要說什麼。

    不等吳強的話說完,寧輕雪就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將桌子上麵的信封扔了出去,冷冷的對著不遠處的遠其斌說道:“姓遠的,收起你的齷齪心思。我寧輕雪不要說已經嫁人了,就算是我一輩子嫁不出去,也看不上你這種人渣。用中標來威脅我寧輕雪,你看錯認了,不要說你‘遠北藥業’不一定中標,就算是中標了又如何?”

    寧輕雪當然知道遠其斌的意思,這個時候正是中標企業即將公布的時候,是所有的人最彷徨焦慮的時候。以‘飛芋藥業’現在的困境,說不定就會同意他遠其斌的建議。

    遠其斌的心理學用的不錯,可是他看錯人了,寧輕雪的性格極端,他那會了解。他想不到寧輕雪竟然在這麼重要的場合拍桌而起,這讓他大是丟人。

    這會場幾乎有七八百人,很多公司的代表都是兩人。寧輕雪這一拍桌子,幾乎吸引了在場所有的人,原本前來投標的公司那一家不是戰戰兢兢的,生怕惹的‘洛月藥業’不高興,現在人家‘飛芋藥業’倒好,直接拍桌子了。

    這樣一來,就算是‘飛芋藥業’的實力再強,也不會中標了。更別說‘飛芋藥業’原本就是一個三流的醫藥公司。幾家和‘飛芋藥業’稍近的企業,更是挪遠了點,生怕‘洛月藥業’以為他們和‘飛芋藥業’是一夥的。

    看見自己的女兒生氣拍桌子,寧中飛歎了口氣,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去責怪自己的女兒,原本他們‘飛芋藥業’對中標抱有的希望就很小很小,現在隻是讓這個一點點的希望直接消失而已,也沒有什麼的。

    “對不起,爸爸。”寧輕雪坐了下來,看著寧中飛說道。她對這個糾纏不清的遠其斌煩不勝煩,甚至到了厭惡的地步。

    寧中飛微微笑道:“沒有什麼對不起的,雖然爸爸喜歡醫藥這個行業,但是不做醫藥,做別的東西,我寧中飛也不一定不行。”

    “對的,輕雪,這種無賴就別給他好顏色。”李慕枚立即幫腔說道。

    遠其斌氣的臉色鐵青,他沒想到寧輕雪竟然如此不給麵子,這讓他這個華夏第一醫藥集團的少董事長如何忍得下去。

    “賤人,老子不整死你,就算是狗養的。”遠其斌恨恨的咬了咬牙齒,他已經決定將‘飛芋藥業’整死,就算是寧輕雪一家換成別的行業,他遠其斌也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鬱妙彤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寧輕雪,心說老大的這個老婆雖然漂亮,似乎脾氣也不小啊。難道她和‘遠北集團’有什麼恩怨不成?

    寧中飛看見鬱妙彤看過來,連忙站起來說道:“對不起,鬱總,剛才打攪到大家了。”

    鬱妙彤微微一笑,“寧先生,您請坐下,沒有關係。”

    說完鬱妙彤回頭對著翰仔問道:“羊老九調查的結果怎麼樣?怎麼到現在還沒有報告過來?”

    翰就聽到鬱妙彤的問題,連忙說道:“九叔已經回來了,隻是因為招標大會正在進行,所以沒有進來回報。”

    “將他叫過來。”鬱妙彤才說了不久,羊九就被翰仔叫了過來,他從大廳的後麵進來了。

    羊九知道鬱妙彤叫他的事情,他不等鬱妙彤問,就主動說道:“鬱總,我已經調查清楚了。‘遠北藥業集團’的少董事長遠其斌,因為覬覦寧……寧少奶的美色……”

    羊九想了半天也沒有找到應該如何去稱呼寧輕雪,最後隻好拿出了寧少奶這個稱呼。鬱妙彤白了他一眼,“羊老九,你還以為這是古代呢,直接說重點。”

    “是,是……”羊九立即就將遠其斌看上了寧輕雪,然後如何的為‘飛芋藥業’設置各種生意上的障礙,逼迫寧輕雪就範一個字不漏的全部說了出來。

    “啪”的一聲,鬱妙彤氣的一拍桌子,難怪老大要一棍子打死‘遠北藥業’,竟然敢打董事長夫人的注意,這遠其斌活的不耐煩了。一棍子打死算是便宜你的了,可惜你遇見了我鬱妙彤,我不將你‘遠北藥業集團’打入十八層地獄,我黑道這麼多年就白混了。

    鬱妙彤狠勁上來,再次回複了當年的狠辣。當初她跟著武學民一起掌控‘鐵江’的時候,耳聞目睹的見過太多,如果不是武學民橫死,她現在依然還是黑道的大姐頭。區區一個遠其斌,竟然還敢如此囂張,撞到她鬱妙彤手,哪還有好事。

    隨著寧輕雪的一下拍桌子,現在鬱妙彤也來了一下拍桌子,頓時再次的吸引了整個會場上所有的人。

    幾乎在場所有的人都奇怪的看著鬱妙彤,難道她剛才是因為不滿意寧輕雪的作為?還是因為別的?怎麼這喜歡拍桌子的都是一些美女呢?

    (求一張月票支持!)

    .

    

Snap Time:2018-01-17 05:41:32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