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五十八章加入洛月集團


    第三百五十八章加入洛月集團

    “好,我同意幫你驅除禁製,隻是你必須要配合我的動作,而且你的內氣必須跟隨我的真氣走向。聖堂”最終葉默還是選擇了幫助落霏驅除內氣禁製,一個是他也想看看這禁製如何,還有一個就是想了解一下內隱門的修煉方法。因為一旦他要驅除內氣禁製,那麼落霏就必須要運轉內氣配合葉默,這樣葉默也就知道了她的修煉辦法。

    落霏稍加猶豫就點頭同意了葉默的要求,雖然她知道讓一個人的真氣在自己的體內運轉,而且自己還要跟隨上去,這個後果就表明了自己的修煉方式對這個人來說毫無秘密。

    但是現在她在葉默麵前還有什麼秘密可言?她所有的事情葉默都知道,甚至連她原來都不敢想象的事情,葉默都知道。況且她現在不同意隻有死路一條,她也幻想,就算是葉默知道她的內氣周天運行的走向,也不一定可以知道她的修煉功法。

    葉默沒有去在意落霏的想法,直接抓住落霏的手腕,開始幫她驅除內氣禁製。落霏在葉默的真氣流轉下開始配合進行周天運行。

    一個小時後,葉默小心的裹住了那團隱匿在落霏體內的內氣,往外拉扯。在葉默真氣的感應下,落霏也感覺到了那股不屬於她的內氣,臉色頓時嚇得煞白。

    她和葉默不同,葉默是個外來者,而且葉默的真元強大遠遠不是落霏可以比擬的。落霏感應到了那股內氣,立即就知道這股內氣要是爆發,不要說她一個落霏,就是幾個,也會被爆成飛灰。

    好狠心的男人,落霏想到了祁玉林。這個男人根本就沒有顧她的死活,早就準備利用完她,就將她獨自丟在外麵任憑生死了。

    似乎感覺到了葉默真元的不懷好意,那股在落霏體內的內氣開始躁動起來,葉默突然驅動真元裹住躁動的內氣,拉扯著這股真氣衝出落霏的體內。聖堂

    落霏來不及有絲毫的考慮就感覺一股撕裂的疼痛從下丹田傳來,幾乎沒有任何遲緩的就是一口鮮血噴出來。不過她立即就感覺自己被葉默抓住扔了出去。

    葉默來不及去管落霏,他已經裹住了落霏體內的那股內氣,同時真火凝聚而出。他要將這股內氣全部化去,雖然這股內氣就算是消散,也不一定會讓下禁製的人知道是被人逼出來的。隻是葉默暫時還沒有時間去和這些人鬧翻,所以還是小心點好。

    “轟”的一聲,那股內氣在葉默的真火下爆發出驚天的響聲,葉默立即退後數米遠,他所在的地方,完全被轟成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落霏呆呆的看著那個巨大的土坑,如果這股內氣是在她的體內爆發,又是如何?她有些感激的看了看葉默,心愈發羨慕小師妹落喧,為什麼她的命就要比自己好這麼多,連找的男人都比自己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嫉妒?落霏連忙止住了自己的胡思亂想,葉默之所以救她,估計除了自己告訴他內隱門的事情外,最主要的或許還在看在小師妹的份上。自己應該感激落喧才對,怎麼可以嫉妒她?

    葉默回頭看了看落霏說道:“落霏,現在你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了,我想隻要你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躲起來,我相信內隱門是不會找的你的。”

    落霏遲疑了片刻,還是猶豫的說道:“我現在也不知道應該去什麼地方,雖然我在外麵的時間不長,但是我對藥材很是精通和熟悉,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可以加入你的‘洛月藥業’。我相信對藥材,很少有人比我更加的精通。”

    葉默心一動,是啊,落霏來自內隱門,古武修煉都是係統來的,絕對不是二哥許平哪種草台班子可以相比的。《綠色小說網》如果她可以幫忙的話,對自己確實是個極大的幫助。

    葉默是個做事不會畏首畏尾的人,既然同意了,就不會在意內隱門的報複,不要說現在內隱門三年的時間就要到了,就算是沒到,他相信自己也不會懼怕內隱門。況且他還和內隱門的太乙有仇。

    “好,既然這樣,你就去我的‘洛月藥業’,還有兩天時間,我們公司會在燕京召開一個招標會議,到時候你也一起去看看。你先和我一起去渝州,馬上就要天亮了,為了不必要的糾紛,還是不要留在這為好。”葉默當即就同意了落霏的要求。

    聽到葉默同意,落霏心頓時就是一喜,如果葉默不同意,她還真的不知道應該去往何處。她沒有什麼生存技能,雖然懂得一些東西,但是在這個社會想要生存下去,絕對很難,更不要說去花錢購買‘養顏丸’了。

    ……

    貿元大廈808室,是‘飛芋藥業’總經理寧輕雪的辦公室。今天是星期一,平時的時候,星期一總要開會討論一周新的工作計劃的。而且一般的這種會議寧輕雪都會參加,可是今天寧輕雪卻並沒有讓秘書去通知開會的事情,而是坐在座位上麵有些走神。

    李慕枚走了進來,她拿了一些資料過來,看著依然坐在座位上沉思的寧輕雪,有些擔心的說道:“輕雪,這是我昨晚整理出來的資料,作為投標資料用的,你看看是不是在今天的會議上讓部門經理們再補充一下?”

    寧輕雪揉了揉額頭,卻沒有回答李慕枚的話,而是問道:“昨晚我們看見的那個夜店是不是‘鶯歌世界’?”

    李慕枚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怎麼了,輕雪?”她不認為隻是聽了自己的一番話後,寧輕雪就對葉默的看法有什麼改變。況且昨天寧輕雪明確的表示葉默做什麼和她沒有關係,如果要說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就是自己告訴了她已經和葉默結婚的事實而已。

    寧輕雪卻皺著眉頭說道:“早上我經過‘鶯歌世界’,卻發現那已經被封鎖了,你去看看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

    李慕枚心一驚,她才不會相信寧輕雪是無意之中經過‘鶯歌世界’門口的,因為她的住處到公司根本就不需要經過那,既然她看見了,說明她是有意繞路去的。

    輕雪明明沒有在意自己對她說的話,而且她自己也說葉默和她沒有任何關係,她為什麼還要繞路過去?現在讓自己打聽一下‘鶯歌世界’的事情,擺明了就是要打聽一下葉默的事情,難道她想起來了什麼?

    想到這,李慕枚立即問道:“輕雪,你是不是想起來了什麼?”

    寧輕雪搖了搖頭,“沒有,隻是聽說那發生了命案,不知道死的是什麼人。”

    李慕枚瞬間就明白了,寧輕雪的性格她太了解了,不要說區區一個夜店發生了命案,就是整個夜店爆炸成為廢墟,她寧輕雪也不會去專門問一下。更何況早上一早就坐在這發呆,明顯的就是想知道發生的命案是不是和昨晚進去的葉默有關係。

    “好吧,我等會讓人去問問看。”李慕枚發現寧輕雪的表現並沒有她說的那麼風輕雲淡,昨晚的事情她是不是真的絲毫都不在意?

    “慕枚……”寧輕雪似乎有什麼話要問李慕枚,隻是說了兩個字後,又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了,你去問問吧,我看看這些資料。”

    說完寧輕雪拿起桌子上麵李慕枚剛剛放下來的投標資料,隻是她完全沒有注意到雖然她的眼睛始終盯著資料,但是資料卻是拿反了。

    李慕枚看著心不在焉的寧輕雪歎了口氣,轉身走出了辦公室。看見等在外麵的秘書說道:“今天的一周例會取消,要開的時候再臨時通知。”

    李慕枚走了好久,寧輕雪才將胸口的項鏈又拿了出來,看了又看,最後才喃喃說道:“難道這根項鏈真的和他有關係?這怎麼可能呢?悟光大師說這項鏈和他的一個前輩有關係,悟光大師都已經七十來歲了,他的前輩怕一百多歲了吧……”

    “砰砰”輕巧的敲門聲傳來,秘書小嚴走了進來,她看著寧輕雪有些遲疑。

    “什麼事情,小嚴?”寧輕雪回過神來,收起項鏈問道。

    秘書小嚴有些小心的說道:“剛才渝州‘堤豐製藥’的人過來了,唐經理估計他們是來取消和我們公司合作合約的,現在唐經理正在和‘堤豐製藥’的人談判。”

    “堤豐製藥?我們和他們公司的合約不是剛剛簽約嗎?為什麼要取消?”寧輕雪這話一問出來,就知道自己將這種事情問小嚴完全是對牛彈琴。立即就轉口道:“我知道了,你先出去。”

    寧輕雪正準備去和‘堤豐製藥’的人去商談,負責銷售業務的唐經理就進來了。唐經理叫唐連水,是寧中飛的老員工了,寧中飛從燕京‘寧氏藥業’出來的時候,他感激寧中飛的知遇之恩,就跟著一起出來了,現在在‘飛芋藥業’還是銷售經理。

    “寧總。”唐連水臉上有些愧色。

    寧輕雪淡淡的說道:“你先坐吧,是不是‘堤豐製藥’已經解除了和我們的銷售合同?”

    ......

    

Snap Time:2018-04-26 15:47:45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