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五十五章都有秘密


    第三百五十五章都有秘密(求月票)

    落霏是落喧的二師姐,而且又沒有起心殺落喧,葉默倒也沒有了殺她的心思。《綠色小說網》原本一顆‘蓮生丹’就立即可以讓落霏身上的傷勢消失,隻是葉默對這種女人很不喜歡,懶得拿出這種珍貴的丹藥給她,隻是隨手抓起昏迷的落霏,想要將她帶到一個更加安靜點的地方詢問。

    隻是葉默一抓住落霏,立即就知道,原來落霏竟然也被人下了蠱蟲。葉默隨手逼出她體內的蠱蟲,和剛才祁玉林體內的蠱蟲似乎差不多。

    葉默終於明白了落霏為什麼逃不過祁玉林的追殺了,原來他下了‘同心蠱’,隻是落霏體內的是被控蠱而已。葉默搖了搖頭,這個落霏雖然很精明,而且接受事物的速度也很快,但是還是太嫩了,涉世太淺,比落喧好不了多少,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葉默帶著落霏來到一處更加偏僻的地方,隨手將落霏丟在了地上。

    落霏慢慢的醒了過來,她看見葉默後立即就抓住了身邊的軟劍,然後一臉警惕的盯著葉默,“你是誰?祁玉林呢?”

    葉默淡聲說道:“我是誰不重要,你的那個毒很厲害,祁玉林早就死透了。”

    聽到祁玉林已經死了,落霏眼露出一種奇怪的表情,有些像傷心,又有些像解脫。她看了看四周,似乎不是剛才的地方,而且葉默看起來表情淡然,對剛才的事情又清清楚楚,明顯的要殺她簡直易如反掌。她出現在這,肯定就是眼前的這個人帶過來的,想到這,落霏默默的收起了軟劍。

    “你想要問什麼?如果可以說的我會說給你聽。”落霏沒有再問葉默是誰,她知道如果葉默不說,她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綠色小說網》)如果葉默問的問題,她沒有辦法回答,她寧可去死,再說了,自從被祁玉林追上的那一刻,她就沒打算活著。

    這是一個聰明的女人,葉默點了點頭說道:“我是落喧的朋友……”

    “什麼……”原本黯然認命的落霏聽到落喧兩個字,立即緊張的抬起頭,急切的問道:“落喧怎麼樣了?落喧呢?她人呢……”

    似乎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問落喧,最後她的聲音低落下去。

    “你暗害落喧,差點殺了她,所以,你現在沒有資格問她的事情。”葉默淡淡的說道。

    聽了葉默的話,落霏暗地鬆了口氣,這個人這麼說,就說明落喧沒有事,她喘了口氣,抬起有些失神的眼睛看著葉默說道:“落喧沒事就好,我沒有要殺她。你有什麼要問的,就問吧。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隻是我希望你不要騙一個將死之人。”

    葉默微微一笑,拿出一個玉瓶說道:“這是落喧的玉瓶,你應該相信了吧。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殺你的。”

    “她竟然將這個瓶子都給你了……”落霏喃喃自語了一句後,忽然厲聲說道:“落喧很單純,她連最心愛的玉瓶都給你了,希望你不要負她。如果是落喧讓你來問的,你就問吧。”

    葉默皺了皺眉頭,這和負不負有什麼關係?不過他還是說道:“你是落喧的二師姐吧,你肯定的說《羅經》在不在你的身上?”

    “不在,我本來是準備拿《羅經》的,但是等我拿的時候,我發現《羅經》已經不見了。”落霏搖了搖頭。

    果然不是落霏拿的,葉默心卻更是迷糊了。聖堂最新章節如果不是落霏拿的,那麼《羅經》隻能是落喧的大師姐拿的了,如果是落喧拿的,她就沒有必要先說出來。

    可是洛喧的大師姐拿了《羅經》為什麼會隱瞞起來?而且還身受重傷?

    葉默壓下心頭的疑惑,看著落霏說道:“你將你暗算你師妹落喧的事情全部告訴我,也許我會知道是誰拿走了《羅經》。”

    落霏點了點頭說道:“我失身給他的時候,我就下定決心要跟他一生了。他告訴我,以後不用再回去,想和我一起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我們就這樣度過一生……”

    說到這,落霏的眼露出憧憬的神色,隨即她的眼神就變得黯然起來,接著說道:“可是他卻說他很想看看《羅經》是什麼樣的,所以那天落喧師妹說她得到了《羅經》後,我第一反應就是立即去找他,讓他也來看看《羅經》。”

    葉默知道落霏說的那個他應該就是祁玉林,點了點頭沒有插話。

    落霏繼續說道:“我怕小師妹不同意,就特意出了‘盈華觀’給他打了個電話,他說他立即就來。沒有過多久,他就來了。隻是他的表情有些擔心,我問他怎麼了,他說我大師姐落玥肯定不會讓他看《羅經》的,所以他有些擔心和失落。我知道他說的對,如果被大師姐知道,大師姐是真的不會讓他看《羅經》,因為大師姐對他很是反感,可是我真的想滿足他的這個願望。”

    “然後,你就和祁玉林暗算你大師姐?”葉默插口說道,心卻在想,如果你不是這樣向著那個祁玉林,你也不會上當失身了。

    落霏搖了搖頭,“沒有,我是絕對不會暗算我大師姐的,可是那個時候他就是我的一切,我看他非常失望的樣子,心很不忍,就說我去跟大師姐求情。隻是他說與其求情,還不如先將大師姐打昏了,然後將《羅經》偷出來看看,再將大師姐救醒就好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失心瘋了,還是太在意他了,我竟然同意了他的話。然後我和他約好了,到時候我在外麵先將大師姐引出去後,然後再悄悄的躲進‘盈華觀’麵,他在外麵將大師姐打昏。”

    葉默越聽越不解,剛才祁玉林明明說沒有動手啊,現在怎麼聽落霏說還是他打的?

    沒有看見葉默不解的表情,落霏繼續說道:“我躲在‘盈華觀’外麵,才一會時間,大師姐就過來並且進入觀去了。我看見大師姐進去後,我就在外麵假裝受傷的叫了一句,將大師姐引出來後,我迅速的躲進了‘盈華觀’麵。很快我就看見大師姐受傷進來,隨即她就昏迷了,我以為是他動的手,我怕落喧看見我,就隨手想要將落喧也打暈,再拿走《羅經》。”

    “可是你打了落喧一掌後,卻發現《羅經》不見了對吧?”葉默說道。

    落霏點了點頭,“是的,我當時算計好了,那一掌肯定會將落喧打暈的,卻不會讓她受到重傷。但是沒想到落喧的修為似乎大漲,我那一下竟然沒有打暈她,不過已經讓她放棄了對《羅經》的關注。可是等我拿《羅經》的時候,《羅經》確實不見了,那不是我拿走的。”

    葉默陷入了沉默,難道真的是落喧的大師姐拿走了《羅經》?難道真的是她當時聽到落霏的尖叫,立即就出去,自己弄出點傷勢來,再次回到了廟麵?如果她的傷是假的,那麼這是有可能的。

    如果是落喧的大師姐拿的,她的目的很有可能有兩種,一個就是對《羅經》起了心思,還有一個就是怕《羅經》在落喧身上危險,然後將危險放在自己的身上,等回去後再告訴落喧。

    葉默想到了落喧的話,當時她說大師姐讓我什麼人都不能相信,哪怕大師姐自己都讓我不要相信她。或許這句話是真的,落喧的大師姐拿到了《羅經》,卻有些愧疚,然後才說出這個話來,同時也用這句話讓落喧懷疑二師姐落霏。她約落喧一年後相見,或許就是想利用這一年的時間研究《羅經》。

    如果這事情真的是這樣,那麼落喧的這個大師姐的心機實在是太可怕了。她不但將別人懷疑的對象引到了落霏的頭上,還利用落霏牽製住了祁玉林,讓祁玉林一直以為《羅經》在落霏的手。

    不好,如果這《羅經》真的是落喧的大師姐拿走的,落喧和她一起,會不會被害?不過葉默很快就明白了過來,落喧現在應該沒事。她大師姐一個應該對落喧有些感情,還有一個就是想讓落喧堅定不移的相信《羅經》在二師姐身上。

    葉默暗自搖了搖頭,這事情連他都被騙過了。在他遇見落霏和祁玉林之前,也一直以為這《羅經》在老二的身上,現在看來自己的判斷大失水準啊。或者說這個大師姐的嫁禍本事也太高明了點。

    如果真的是大師姐嫁禍,那麼可以肯定的是,落霏和祁玉林商量事情的時候,她的大師姐在邊上已經聽得一清二楚,所以就來個將計就計。最後唯一什麼都被瞞在鼓的,就是那個小師妹落喧了。

    葉默搖了搖頭,這三姐妹實在是太過無語了點。雖然葉默肯定她們平時關係很好,但是誰知道在這《羅經》上麵,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小秘密呢?

    也許落玥和落霏以為隻有她們做的事情和打算才是秘密,但是又有誰知道真正有秘密的是小師妹落喧呢?她根本就將《羅經》麵最珍貴的兩頁金紙送給了葉默,而且這件事情,葉默肯定落喧瞞住了她的兩個師姐。

    (晚上發了兩章還沒有月票,求一張月票吧!)

    ......

    

Snap Time:2018-07-19 04:35:06  ExecTime: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