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四十五章內亂


    第三百四十五章 內亂

    “哥哥,你要小心點。百度搜進入索 請 看 小 說 網 速進入本站”唐北薇忍住血腥的惡心,來到葉默的麵前,她雖然很想和葉默一起去,但是也知道自己去了幫不上忙,甚至是幫倒忙。

    靜嫻攔住了要上前的靜一門的弟子,自從幾天前她看見葉默可以踏劍飛行後,就知道葉默的修為已經遠遠不是她們可以比擬的了。她將這事情隱藏在了心,她知道,這種事情一旦傳出去,會引起多大的轟動。

    “北薇,你在這等我,我一會就會回來。”葉默安慰了唐北薇後,這才跟隨扈諾平兩人離開靜一門。

    扈諾平聽了葉默的話,心卻在冷笑,殺了我點蒼的弟子,還想回來,是做夢吧。

    葉默跟隨兩名點蒼弟子來到進入靜一門的懸崖平台處,才知道他們是怎麼過來的。竟然是一個氣球裝置,隻是這個裝置安裝了發動機,還有螺旋槳。確切的說,這就是一個簡易的直升機。

    進入這個簡易的直升機,葉默心冷笑,看樣子這隱門倒也是不隱嘛,連這種裝置都有,和這個時代倒是沒有脫軌。

    鍾丹兩眼怒火的盯著葉默,但是卻不敢動手,隻能去發動氣球直升機。如果他可以打的過葉默,一百個葉默也被他殺了。

    氣球直升機發動後,很就鑽入了雲霧藹藹的無量山空中,消失在群山之間。葉默的神識掃出去,卻隻能看見一片白霧藹藹的山嶺,絲毫沒有方向感。

    扈諾平冷冷的盯著葉默,一句話都不說,在他的眼,葉默已經是一個死人,隻是需要在點蒼去死而已。簡易的氣球直升機,在白霧之中竟然穿行了一個多小時,這才落在了一個四處全是山的平台之上,隻是這卻有一間磚瓦小廟。

    站在這處平台,四麵全是白霧藹藹,看不到任何建築物,甚至都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無量山中。葉默心暗讚,華夏河山有太多人跡難至之處,隻是看你能不能找到而已。

    鍾丹走出氣球直升機,盯著葉默冷聲說道:“等你死了,我會下山去安慰你家所有的家人的,我保證他們都很樂,樂的想死都死不了,你葉家每一個女性都會以我為榮的。”

    葉默轉過身看著鍾丹淡淡的說道:“可惜,你沒有任何機會了。”說完抬手就是一道風刃。剛才還盯著葉默恨不得葉默立即去死的鍾丹,忽然分成兩半,兩眼帶著驚駭和不甘的倒了下去。

    “你,竟然來到我點蒼門山腳,還敢殺人。”扈諾平要吃人一般的看著葉默,可是他卻不敢動手,隻是他的內心深處更加震駭,甚至語氣都有些顫抖。原本他以為葉默殺人的就是一把刀而已,甚至這刀的連他當時都沒有注意。

    可是現在他看清楚了,葉默殺人的根本就不是刀,而是抬手這樣劃了一下,難道是傳說當中的內氣聚刃?他的臉色猶如死人一般的難看。如果這個唐北薇的哥哥真的如此恐怖,就算是點蒼門殺了他,需要多大的代價?他不敢想象。

    葉默淡淡的說道:“扈諾平,如果你再囉嗦,不前麵帶路,我連你也殺了,我現在的耐心很有限。”

    扈諾平打了個冷戰,忽然轉身就走,他不敢再觸怒葉默,雖然隻是短短的時間,但是他已經知道葉默了是個什麼樣的人了,這根本就是一個惡魔。如果說點蒼很囂張霸道,可是在他麵前,點蒼簡直就是一個吃齋飯的老太太。

    葉默見扈諾平不再說話,轉身帶路,他跟上去之前,揮手就是兩個火球,將這小廟和那個氣球直升機變成了一團火焰。

    扈諾平回頭看看這兩團火焰,嘴角抽搐了幾下,卻沒有說話,而是加了走路的速度。

    葉默跟隨著扈諾平走過兩道數十米長的鐵索,還繞過幾條崖間小路,這才來到一處古雅的的建築群。在這建築群前麵,有一條高度超過五十米的山階,走完這些階梯,一道數米高的石碑橫亙在眼前,石碑上麵寫著兩個龍飛鳳舞的大字‘點蒼’。

    葉默心暗歎,點蒼門無論是氣勢還是環境比起靜一門都遠遠的強多了。就憑借這群典雅古色的建築群,就遠遠不是靜一門那個小院可以比擬的了。

    “扈長老……”扈諾平剛走到石碑前,一名看守的弟子就主動上前問候。

    葉默神識一掃,如果不是他親自來到這,他還真的不敢想象,這個群山隱蔽之處,竟然有這麼一個仙境般的所在。不過這些隱門的弟子似乎都不多,如點蒼這種門派,葉默也隻是看到一百來人而已。

    扈諾平走到大殿外的大鍾之處,忽然疾走幾步來到大鍾的下麵,抓起繩子,不斷的敲打大鍾。

    “當…當…”急促渾厚的巨響霎時就傳遍了整個點蒼各處山崖。葉默當然知道扈諾平的意思,隻是冷冷的看著他的動作,絲毫不去阻止。

    “扈諾平你想幹什麼?”一名須發皆白的老者從大殿麵衝了出來,指著扈諾平怒聲斥道。

    扈諾平還沒來得及說話,大殿麵霎時就連貫出來了幾十人。甚至還有部分人身上帶傷,葉默的神識卻已經掃到大殿麵至少躺了五名身受重傷的人。但是這幾十人明顯的還互相帶著敵意,分成了兩邊。

    “扈師弟,你無緣無故敲響點蒼的警門鍾是何意?難不成還有人要滅我點蒼不成?”又是一名老者走了出來,臉色依然不愉。

    扈諾平沒想到點蒼的人竟然已經聚結在這了,不過他沒有心思去細想,立即上前對中間的中年男子彎腰施禮,然後指著葉默說道:“門主,此人殺我點蒼數名師兄弟,甚至還一路跟到我點蒼門,要滅我點蒼。請門主下令就地將此人格殺。”

    聽了扈諾平的話,不用門主吩咐,在廣場上麵的幾十名點蒼弟子已經將葉默圍在了中間。原本還互相有些敵意的弟子,甚至都將敵意放在了葉默的身上。

    被叫著門主的中年男子,盯著葉默看了許久才說道:“扈長老,和你一起去靜一門的點蒼弟子,我隻看見你一人,難道你說就是此人聯合靜一門,殺了和你一起去迎親的所有點蒼弟子?”

    “是,門主。此人自稱唐北薇的哥哥,我們甚至沒有進入靜一門,就被他殺了三人,回來後鍾丹又被他殺了,他在進來之前,還燒了我們山腳的‘點蒼廟’。”扈諾平咬牙切齒的盯著葉默說道。他急怒之下,竟然沒有聽清楚門主的話。不過也不能怪點蒼的門主,要說葉默這麼年輕就連殺了幾個地級武者,他也不會相信。

    此時不待門主說話,已經有一名滿臉胡須的漢子拔出長刀就對葉默衝了過去,在他看來,葉默如此年輕有什麼本事可以殺了點蒼的數人,肯定是用的什麼陰謀詭計。

    “叮鐺”兩聲脆響,這滿臉胡須漢子的長刀已經被人擋住,擋住他的是一名使劍的中年男子。

    “王顯令,你憑什麼要擋住我,此人殺了我點蒼這麼多的弟子,難道你還要幫助外人不成。”這滿臉胡子的漢子怒聲斥道。

    這叫王顯令的中男男子不慌不忙的說道:“邊豐師兄,這人殺了我點蒼弟子,死是肯定要死的,但是在這之前,我還想是不是該問問,他為什麼要殺我點蒼的弟子。如果不是邊超跋扈,人家又怎麼會殺我點蒼的弟子?”

    見到王顯令擋住了邊豐,這中年門主的臉上露出怒容,“王顯令,難道你要幫殺我點蒼弟子的外人不成?”

    “邊門主,此人殺我點蒼弟子,無論任何原因,都會殺了。但是如果不是邊超惹出來的事情,他又如何會殺我點蒼弟子?我點蒼弟子又如何可以前往靜一門?再說了,此人可以殺了我點蒼的弟子,肯定是有靜一門的幫忙,如果不是邊超,靜一門又如何會和我點蒼交惡?

    雖然扈師弟將此人帶回來發落,不過我還是希望邊門主可以做到一視同仁。重罰邊超,並且讓出門主之位。不然這次惹到了靜一門,我點蒼可以不在乎,如果下次惹到了六大隱門之一又當如何?”這就是剛才斥扈諾平的那名老者。

    他的觀點和那中年門主一樣,葉默之所以殺了點蒼的數人,肯定有靜一門的幫忙。但是很明顯,他也沒有將靜一門看在眼。

    葉默此時已經明白了過來,敢情這老東西將自己認為成扈諾平抓回來的。而且在他和扈諾平一起來的時候,這點蒼似乎還在內亂啊。

    以這老者的一方似乎和邊門主的一方有些摩擦,應該正在爭奪這門主之位,最後被他和扈諾平進來打斷了。

    扈諾平張著嘴有心解釋沒有靜一門的人幫助,可是現在他也看出來了點蒼正在內亂。

    葉默冷哼了一聲,“都給我閉嘴,將邊超交出來,我在大開殺戒之前,卻要先砍了這人渣的四肢,免得我跑了這麼遠的路,要殺的豬還沒有看到。”

    葉默的一聲怒喝,頓時整個廣場寂靜下來,幾乎所有的人都盯著葉默。這年輕人憑什麼如此囂張?麵對幾乎所有的點蒼門人,還敢如此囂張,這人是活膩了吧?

    (求月.票!今天的更新開始了,不會讓大家失望,請求月票支援!)

    .

    *J

    

Snap Time:2018-08-15 08:56:29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