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四十一章知人知麵不知心


    第三百四十一章 知人知麵不知心

    謝尉爭沒有想到蘇靜雯竟然將這事情說了出來,在他看來他和蘇靜雯之間的事情,蘇靜雯是不可能拿回來說的,現在她不但說了,而且還當著她的母親穆安的麵說的,這讓謝尉爭有些措手不及。(《綠色小說網》網7*

    不過謝尉爭很快就反應過來,他立即走到穆安麵前彎腰說道:“阿姨,我是因為看見靜雯和別的男人一起去開房間,我怕靜雯遇見的事情少,被人騙了,所以,我當時有些口不擇言,因為我太在意靜雯了……”

    蘇靜雯臉色氣的鐵青,她沒想到謝尉爭在自己的母親麵前還如此青紅不分,顛倒黑白,明明是他自己和別的女人一起去開房間,卻偏偏要說到她蘇靜雯的頭上。

    穆安心一沉,第一反應就是不相信,女兒是什麼人,她再清楚不過了。謝尉爭竟然說女兒和別人去開房間,這讓她如何可以接受。

    正當穆安要斥謝尉爭的時候,蘇靜雯卻冷冷的說道:“謝尉爭,你是我什麼人,我和我喜歡的人去開房間,關你什麼事情。我喜歡,我高興。你走,現在就走,我家不歡迎你。”

    “小雯……”穆安一臉驚異的看著女兒,她沒想到女兒親口承認了。

    謝尉爭忽然站直了身子,語氣平淡的說道:“阿姨,我內心深處真的不介意靜雯怎麼樣,我很喜歡靜雯,今天我隻想約靜雯出去談一談。如果靜雯真的不同意,我當然也會尊重靜雯的意思,以後也絕了這個心思。”

    “尉爭,以前你在外麵留學,也不見你對靜雯有多在意,怎麼這次回來了……”穆安的心依然想著女兒和人開房的事情,不過今天感覺謝尉爭也不大正常。

    “謝尉爭,我不會和你出去的,如果你有什麼事情,就在這說,如果不說的話,你就可以走了。(《綠色小說網》網7*”蘇靜雯冷冷的看著謝尉爭,語氣沒有絲毫的溫度。

    穆安當然知道女兒的性格,她既然說了不會出去,就肯定不會出去。因為想到謝尉爭,隻好有些無奈的說道:“小雯,要不你和尉爭再去談一次吧,如果說的開,以後還是這樣,如果說不開,就算了吧。”

    蘇靜雯還沒有回答,謝尉爭連忙再次彎腰說道:“是,阿姨,我肯定會好好跟靜雯解釋的。如果靜雯真的不同意,我也會尊重她的意見。”

    蘇靜雯有些猶豫的看了一眼母親,她在內心深處是真的不想和謝尉爭一起出去,可是媽媽也說了,這是最後一次了。

    就在蘇靜雯還在猶豫的時候,保姆拿著一張光盤走了進來,她走到穆安的麵前,將光盤遞給穆安說道:“安姨,這是剛剛有人送過來的,送過來的人說,這光盤需要馬上看。”

    穆安有些疑惑的接過光盤,隨手塞進了cd機。

    當電視屏幕上麵出來畫麵後,謝尉爭臉色立即就是一變,上前幾步,就要取出光碟。穆安攔住了謝尉爭,“尉爭,你想做什麼?”

    謝尉爭臉色接連變換了數下,這才說道:“我有些不舒服,我先走了。”說完,竟然不管穆安詫異的眼神,轉身就走。

    疑惑不已的穆安和蘇靜雯很快就從電視錄像上麵知道了謝尉爭為什麼要走,這張光盤刻的竟然是謝尉爭準備對付葉默和蘇靜雯的計劃。

    穆安越看臉色越鐵青,謝尉爭竟然打算將葉默和蘇靜雯抓了,然後當著葉默的麵,叫數人去侮辱蘇靜雯。甚至這之後,還有如何將蘇靜雯母親穆安名下的產業全部弄走的計劃。

    “啪”的一聲,穆安一巴掌拍在了茶幾上麵,“我哪對不住你謝家,竟然敢如此。聖堂”

    “媽……”蘇靜雯連忙來到母親身後輕輕拍打,她怕母親氣出病來。雖然她今天已經知道了謝尉爭是個什麼樣的人了,但是謝尉爭做出如此畜生不如的舉動,還是讓蘇靜雯不敢相信。原來今天約她出去,就是想收拾她。

    良久,穆安才平息過來,關了錄像,這才看著女兒問道:“小雯,你真的……”

    蘇靜雯搖了搖頭,“媽,那隻是我的一個朋友而已,當時我和我朋友在包間出來,正好看見謝尉爭和別的女人開房間出來。他當時要打我,被我朋友教訓了一頓。”

    “這個畜生。”穆安鐵青著臉說了一句,過了一會才繼續問道:“小雯,這碟子是不是你朋友送來的?”

    蘇靜雯沉吟片刻,這才說道:“我想應該是他,隻是他應該有事情,所以沒有自己過來。”

    “有空讓你的這個朋友過來坐坐,謝尉爭不足慮,隻是謝家卻不簡單。你的這個朋友能弄到這個,而且這應該還是不久前的事情,說明你的這個朋友也不簡單,你喜歡他對不對?”穆安點點頭說道,她對自己的女兒太了解了,如果女兒不喜歡這個人,是絕對不會和這人一起進入包間的,無論任何事情。

    蘇靜雯臉一紅,半晌才有些遲疑的說道:“媽,他有喜歡的人了,而且我也不是喜歡他,隻是對他沒有防備而已,我感覺他值得信任。他是個好人,而且……”

    穆安嘴角露出微笑,“你幫他說了這麼多好話,還說不喜歡。就算是他有喜歡的人了又怎麼了?隻要沒有結婚,就是任何人都可以喜歡的。再說了我女兒又不比別人差,你說的那個而且是什麼?”

    雖然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但是穆安對女兒還是有些內疚,如果不是這張光碟,她甚至都勸靜雯和謝尉爭一起出去了。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啊,穆安想到這,歎了口氣。謝尉爭隻是出去幾年時間,就變的如此心狠手辣,而且表麵上還絲毫看不出來。

    蘇靜雯隻好說道:“媽,他就是葉默啊,也就是幫你治病的人,賣給我一張清神符的。”

    “是他……”穆安早就想見見葉默了,沒想到他竟然在寧海。

    ……

    謝尉爭滿臉陰沉的走出蘇家,他實在是想不通下午才商量的事情,怎麼轉眼就變成了光盤,並且還送到自己要對付的人手上。

    謝尉爭打開車門,坐上車冷冷的吐出一句,“姓蘇的,就算是你知道了又怎麼樣?背叛我,我會讓你後悔的。我謝尉爭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別想得到。”

    “可惜了,你現在已經沒有機會了。”一個突兀的聲音在後座響起。

    “是誰?”謝尉爭突然轉身,猶如看見了鬼一般,發現後座正坐著一名中年男子,他手正拿著一柄手槍指著自己的腦袋。

    這男子冷冷笑道:“你現在回去和你的那些孤魂野鬼見個麵吧,我是誰不重要,江湖上的人都叫我九叔,你現在也可以叫我九叔。哦,對了,我原來的職業是個殺手。”

    謝尉爭震驚過後,立即就冷靜了下來,他不是沒有見過世麵的人。很快他就想清楚了前因後果,那張光碟也是這個九叔送到蘇靜雯家的。

    “九叔,我和你無冤無仇,再說了,你們殺手不也是為了錢嗎?需要多少,你開個價好了。”謝尉爭雖然感覺有些發抖,但是他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的主次,現在他的小命還在別人的手上。

    九叔冷冷一笑,“先開你的車。”

    直到謝尉爭將車開起來了,這中年男子才冷聲說道:“無冤無仇,你要動我老大的女人叫無冤無仇?葉默是我的老大,蘇靜雯是我老大的女人,你說我們有沒有冤仇?隻怪你瞎了眼,膽子竟然這麼大。”

    謝尉爭張張嘴,他實在沒有想到葉默的實力竟然這麼大,轉眼間不但自己的計劃全部被他得知,而且自己還成了階下囚。既然對方是殺手,那麼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說不定下一刻對準自己的腦袋就是一槍。謝尉爭是真的害怕起來,他感覺到了顫抖。

    ……

    葉默殺了任殺,滅了所有的蠱蟲,這才在小島上四處轉悠了一圈。這個島很小,甚至隻有一個平方公都不到。任殺也沒有在上麵建什麼豪華的房屋,隻是幾處簡單落腳的地方,估計是他平時修煉用的,隻是葉默不知道任殺要購買這麼小的一個小島做什麼。

    滅了‘地煞’,葉默心感覺輕鬆了不少,那種時刻被威脅的感覺消失不見,讓他很是舒暢。

    葉默走進了小島中間的一處房屋,這間房屋應該是任殺修煉用的,他想看看這個任殺平時是怎麼修煉的。

    可是葉默剛剛走進這個屋子,立即就被這你濃鬱的天地元氣震撼了。雖然這個濃鬱比起原來的修真界,還相差的太遠,但是葉默卻驚喜非常。靈氣這東西太難遇見了,而這的元氣濃鬱程度,雖然還有不少的雜質,但是靈氣卻已經很多了。

    葉默很快就發現,這的元氣還在消散,他四處查看了一下,立即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心不由的大罵任殺,這竟然有一處靈眼,可是任殺發現這易於修煉後,就將這個靈眼挖的一塌糊塗。

    這樣雖然修煉的速度快了點,但是這靈氣很快就會消散一空。被挖散的靈眼,就是葉默有天大的本事,他也無法將它恢複過來。

    唯一的辦法就隻能坐下來修煉,能吸收多少是多少,一旦這靈氣消散一空,就再也吸收不到了。想到這,葉默再不猶豫,立即就坐了下來,開始修煉。

    (轉眼已經百萬字了,平均每個月都是二十五萬多,對於碼字速度不快的老五,已經盡力了。老五求一張月票表揚一下,爭取七月超越25萬這個數字。)

    ......

    

Snap Time:2018-01-16 15:29:37  ExecTime: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