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三十五章地煞的狠毒


    “等等,葉默,這麵進去的人,我看都需要一張會員卡,我們現在沒有怎麼進去。”蘇靜雯心細,她跟著葉默剛走到門口,就發現進入這家‘味仙’的人都有一張會員卡。

    葉默回頭笑了笑說道:“沒關係,我這有的。”說完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摸出來一張和前麵人用的一樣的會員卡來。

    蘇靜雯竟然臉色變了變,似乎想到了什麼,不過最後卻沒有說出來,隻是點了點頭。

    果然葉默拿出會員卡的時候,門口的人並沒有阻攔,而是直接彎腰將兩人引了進去。

    “就207房間好了。”葉默神識早已發現要找的人已經進入了205房間,甚至還帶了兩個女人進去,而207和205隔壁,還是空著的。

    兩人進入房間,葉默打發走了跟進來的服務生,就將門口掛上了請勿打攪的牌子。

    見葉默關上房門,蘇靜雯的心莫名奇妙的加快跳動了起來,一般到這麵來的人是幹什麼的,蘇靜雯當然知道。甚至她剛才還在其中一個房間門口聽到了隱約呻吟的聲音,葉默不是說要跟蹤一個人嗎?怎麼將自己帶到這來了?

    而且房間麵洋溢著曖昧的氣息,就算是和葉默在一起,也讓蘇靜雯有些坐立不安。

    葉默關上房門神識立即就掃到對麵的情況,隻是無法聽到聲音。他正準備將聲音引入房間麵來,回頭看見了有些緊張的蘇靜雯,立即就明白了蘇靜雯為什麼要這麼緊張。

    隻是如果他一個人進入房間,就將門關上肯定有人懷疑,如果找一個不熟悉的人進來,他要做的事情,又不能讓人知道。想到這,葉默再次歉意的對蘇靜雯說道:“對不起啊,靜雯,今天有些委屈你了。隻是我今天要跟蹤的這個家夥對我很重要,所以我要知道他們幾人到底來寧海要做什麼。”

    蘇靜雯表情舒緩了些。捋了一下頭發笑了笑說道:“沒有關係。我反正也沒什麼事情……”說完遲疑了很久,她才下定決心似地問道:“葉默。你以前經常來這嗎?”

    葉默愣了一下。立即就回答道,“沒有啊,我今天也是第一次來這,怎麼了?”

    蘇靜雯眼睛亮了亮,馬上就問道:“可是你怎麼有這種vip入門的卡片?我沒有看見你去辦理啊?”

    葉默忽然明白蘇靜雯的意思了,蘇靜雯肯定對這種場所有些不大喜歡,以為自己經常進來,她同樣有些不舒服,畢竟自己還是她的朋友。葉默隨即就笑著說道:“剛才我們進來的時候。不是有兩個人剛好出去嗎,這張卡片就是和我擦身而過的那個人身上的,我順手借過來用用。”

    原來是這樣,蘇靜雯忽然舒了口氣,不過隨即心就有些駭然,葉默剛剛和她一起過來,一點點停頓都沒有,竟然可以將別人的vip卡拿過來,這簡直太讓人不敢相信了。隻是擦身而過啊,這個擦身而過是多短的時間?簡直就是一個呼吸而已。

    不過想到葉默的大師身份,心立即就了然了。內心深處那一絲絲的不舒服消失的無影無蹤,隻是她立即想到葉默經常進入這麵,自己為什麼要不高興?

    蘇靜雯再看葉默的時候,葉默已經站在牆角的地方,手拿著一柄短刀,短刀猶如切豆腐的一般就刺入了著牆麵。才片刻時間,對麵的說話聲音就傳了過來。

    隻是那聲音不是正常的說話聲音,而似乎是兩男兩女正在激烈的肉搏戰的靡靡之聲。劇烈的喘息和呻吟傳了過來,蘇靜雯聽的麵紅耳赤,甚至連脖子都變成了粉紅色。她看了一眼葉默,見葉默專注的聽著似乎絲毫影響都沒有,心頓時顫了一下,難道葉默喜歡聽這種呻吟?

    不過她看看葉默嚴肅的表情,就知道葉默肯定不是喜歡聽這種聲音,他肯定有別的事情。

    葉默確實在關注著這剛進來的兩名男子,其中一人身上肯定有他下了神識標記的蠱蟲。但是葉默也不明白,這兩名男子怎麼一進來就找女人。而且什麼話都不說,幹的還這麼起勁。如果不是他下的神識還在其中一人身上,他還以為自己跟蹤錯了。

    果然數分鍾後,兩人戰鬥結束,馬上就起來將兩名女子打發走人,這才穿衣起來拿了幾瓶啤酒開始猛喝。

    葉默忽然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此時他才想起了蘇靜雯。想到剛才的聲音,他忽然有了一些歉意,應該晚點在將這個地方打通讓聲音傳來的。

    “對不起啊,靜雯,我剛才,剛才一下沒有想到。”葉默尷尬的說道。

    蘇靜雯漲紅著臉瞪了葉默一眼,眼波流動,竟然沒有說沒有關係,看樣子她是真的有些生氣了。

    看見葉默越發難堪的樣子,蘇靜雯收斂了眼光,這才說道:“就這一次,下不為例,下次我是肯定不會原諒你了。”

    葉默這才鬆了口氣,下次肯定不會和你在一起了,這一次實在是湊巧而已。

    “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想聽那個,你到底想聽什麼?”蘇靜雯湊到葉默的身邊,讓葉默想到了在車上她那柔軟的臀部,加上剛才他神識看見的一幕,心不由的一蕩。

    似乎感受到了葉默不同尋常的眼光,和他身上的熱量,蘇靜雯立即白了葉默一眼,“不許胡思亂想,就是要胡思亂想也要想你家的輕雪去,不要想在我身上。”

    聽到輕雪,葉默心一涼,剛才的那種燥熱感覺立即消失的無影無蹤,甚至連眼神都黯然起來。

    蘇靜雯說完就後悔了,為什麼要提到寧輕雪呢?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葉默的眼神變化和表情變化逃不過蘇靜雯的細心觀察,她發現葉默已經變得冷靜和漠然,剛才那種火熱異樣的眼神消失的無影無蹤。

    “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蘇靜雯心愈發有些後悔剛才的話,再次擠到了葉默的身邊。

    葉默微微一笑,“沒有關係啊,我剛才是有點走神了,謝謝你提醒我。”

    雖然葉默已經恢複了冷靜,可是蘇靜雯擠到葉默的身邊,感受到葉默身上散發出來的陽剛和清新的氣息,竟然和葉默剛才一樣有些迷失了,她已經忘了自己已經越來越靠近葉默了。

    葉默看了一眼蘇靜雯,知道她應該為剛才的話有些歉疚,不過此時他已經不大在意。

    對麵的兩人中,其中一人是一個獨眼龍,雖然他的兩隻眼睛看起來很正常,但是葉默的神識隻要掃一下,就可以看出這人的一隻眼睛毫無光澤。

    除了這名獨眼龍,另外一人是一個健壯無比的青年,葉默估計他比自己還要高出不少,甚至有一米九以上。而他做神識的標記蠱蟲就是在這個青年的身上。

    “翰仔,現在好些了吧。”獨眼龍看著健壯的青年語氣有些平淡的說道。

    這健壯青年點了點頭,“是的,九叔。我現在感覺輕鬆了不少,而且那種害怕和擔心的感覺也沒有了。”

    獨眼龍淡淡一笑,“我第一次殺人的時候,比你還不如。當初是一個地紅字的前輩帶我去找了個女人放鬆了一下,後來我每次殺過人,就需要找女人放鬆一下。你現在是第一次殺人,以後就會慢慢習慣的。你才剛剛加入組織,就被提升到人黃字,說明上麵很看重你。”

    翰仔嗯了一聲,繼續問道:“九叔,你說以前帶你的那個地紅字前輩,他現在已經是天字了嗎?”

    獨眼龍搖了搖頭,“他升為地紫字後,就再也沒有消息了,聽說他的最後一次任務在非洲執行的,那次後,我就沒有他的消息了。”

    “是不是那個前輩已經洗手隱居了,到了天字就可以自己選擇生活了。”翰仔有些向往的說道。

    獨眼龍卻擺了擺手說道:“這個以後我們回去再說,現在我們先討論一下下一個目標。這次來寧海就我們兩個人,如果做得好的話,我可能會提升一級,你說不定會提升兩級都不止。”

    翰仔點了點頭,不再說話,而是專注的聽獨眼龍的指示。

    獨眼龍拿出一張地圖,“葉默居住的小院我們已經去看過,麵現在沒有任何人居住了。不過在寧海和葉默熟悉的人還有好多,寧海大學有一個老師叫雲冰,聽說和葉默關係不錯,她帶一個小孩,這兩人就是今晚我們的目標之一。另外還有一個女人叫蘇靜雯,和葉默關係也很好,這是我們今晚的目標之二。”

    翰仔卻點頭說道:“我現在才明白得罪了我們‘地煞’的可怕之處,葉默此人不知道是個什麼樣的人,竟然敢和‘地煞’對著幹。”說完翰仔卻又搖了搖頭。

    獨眼龍卻嚴肅的說道:“翰仔以後不要管那些事情,我們的任務就是殺人,上麵讓我們殺誰,我們就殺誰。別的事情不要說管,提都不要提,明白嗎?”

    (求一張月票,求一張推薦票)

    ......

    

    

Snap Time:2018-01-22 10:16:57  ExecTime: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