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三十三章神識標記


    第三百三十三章 神識標記

    葉默原本坐在花壇上麵的,此時已經站了起來,看著推開院門進來的女子問道:“靜雯,你怎麼過來了?我也是剛剛回來。聖堂最新章節”

    蘇靜雯比起一年前要略顯憔悴,她發現在院子麵的竟然是葉默,立即露出驚喜的表情,“葉默,竟然是你?我還以為是許薇回來了。”

    葉默微微笑道:“靜雯,好久不見了,那你最近似乎過得不是很好啊。對了,許薇搬走了嗎?”

    蘇靜雯聽了葉默前麵半句話,臉色一下就變得黯然起來,不過聽到葉默詢問許薇的下落,立即轉顏回答道:“是的,許薇走了已經好久了,我每次經過這,總會想著你或者輕雪會回來。今天我看院子門似乎打開了,我就過來問問,沒想到你真的回來了,我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聽到輕雪,葉默的表情也立即變得黯然起來,片刻後才問道:“靜雯,你……後來見過輕雪嗎?她來過這嗎?”

    雖然明知道寧輕雪應該不會來這,但是葉默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他之所以沒有先去宣江而回到了寧海,就是在內心深處期盼著輕雪已經回來了。但是事實是輕雪沒有回來,而且她照顧的那一株‘銀心草’都已經死了。

    蘇靜雯眼同樣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失望,剛剛葉默說她最近過的似乎不很好的時候,她心竟然有些被關心的歡喜。隻是葉默轉眼就問到了許薇和寧輕雪,似乎她隻是過來傳遞消息的。

    不過蘇靜雯很快就擺正了自己的心態,她和葉默本來就是普通朋友,而且葉默還救了她母親和她的命,可以說葉默對她和母親都有救命之恩。

    現在葉默問起寧輕雪的事情,蘇靜雯雖然有些黯然,還是立即回答道:“輕雪上次在寧海步行街受傷後,就回渝州了。聖堂後來就沒有再來過,我打電話給慕枚說我想去看看輕雪。慕枚告訴我輕雪似乎失去了一部分記憶,但是輕雪的母親卻不想讓她再想起失去的東西,所以,所以……”

    雖然蘇靜雯沒有說出來是什麼原因,但是葉默已經猜測到了。應該是寧輕雪的母親怕蘇靜雯和寧輕雪見麵後,會讓輕雪想起在寧海的事情,所以她母親就主動的拒絕了寧輕雪在寧海熟悉的一切人去探望她。

    蘇靜雯對寧輕雪的事情也不是一無所知,李慕枚告訴過她。應該是寧輕雪經過上次的事情後,忘記了和葉默在一起這段時間的任何事情。看見葉默很是失望的眼神,蘇靜雯心暗歎。曾經的那個自己眼的學生,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成熟的男人,還是一個為情所困的男人。

    蘇靜雯在看見葉默失落眼神的那,竟然在心底升起一種感覺,就是寧輕雪對葉默的愛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深,如果真的是那麼深,她就算是失憶了,也不會忘記所有和葉默在一起的事情。就算是一點點的印象,也應該有的。

    葉默忽然想起了蘇靜雯來了到現在,他都沒有問蘇靜雯有什麼事情,畢竟這他也算是半個地主,這樣未免太過無禮。

    想到這葉默連忙說道:“靜雯,我剛剛回來,家有些淩亂,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找我的?”

    “哦,葉默,你現在有空嗎?”蘇靜雯回過神來,連忙問道。

    葉默點點頭說道:“嗯,有空啊。”

    蘇靜雯立即說道:“我想請你去吃個飯,可以嗎?”

    葉默微微一笑,“當然可以,如果不是我身上錢不多,這次應該是我請你了,你已經請過我一次了。”

    蘇靜雯臉色立即開朗了起來,“走吧,我的車就在外麵。聖堂最新章節”

    葉默聽了蘇靜雯這句話,立即就明白過來,蘇靜雯應該不是路過這,而是專門過來這的。這也肯定不是她第一次,說不定每天一次都是有可能的。

    蘇靜雯的車麵有一種淡淡的香味,和她身上的香味有些相似,可見她很喜歡這種香味。

    葉默剛上車關上車門,蘇靜雯就回頭問道:“葉默,我們還是去‘西湖人家’怎麼樣?”

    葉默立即就想起了那個優雅豐滿的方姐,還有每盤都是一樣價格的菜,再次想起了和蘇靜雯第一次吃飯的情景。

    “嗯,我很喜歡方姐泡的茶,就去那吧。”葉默點頭同意。

    蘇靜雯剛剛將車發動起來,走了沒有多遠,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蘇靜雯拿起手機看了看上麵的電話,皺著眉頭又將手機掛掉了。

    不過她的動作明顯的有些徒勞,她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葉默卻接口說道:“靜雯,我們換個位置,你坐我這,我來開車。”

    “嗯。”蘇靜雯將車停了下來,和葉默交換了個座位。蘇靜雯那柔軟豐滿的臀部經過葉默的前麵時,讓葉默差點又有了反應,幸虧時間很短。

    葉默有些尷尬,他發現自己對這種事情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種克製能力。他甚至又想起了當初在神農架的懸崖下麵,寧輕雪胸前那一抹白色的溝壑。

    葉默搖了搖頭,將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拋了開來,專心開車。

    雖然裝著若無其事,但是蘇靜雯已經羞紅的臉色表明了她並沒有真的若無其事。她沒有想到,自己的車讓葉默坐了不說,剛才還讓他稍稍吃了點豆腐。

    將這些事情放在了一邊,蘇靜雯接通電話:“表哥,你找我有事嗎?哦……我現在在外麵和朋友在一起,沒有時間過去,你自己過去吧……晚上,對不起,晚上我也沒有時間,表哥,我掛啦……”

    看著蘇靜雯掛了電話,葉默沒有再詢問她什麼。如果蘇靜雯有事情,她會主動說出來的,既然不說,他也沒有必要主動去問。

    車一下沉默下來,似乎感受到了這種沉悶,蘇靜雯忽然說道:“葉默,你就是賣給我符籙的那個大師對不對?謝謝你,救了我母親,也救了我。”

    葉默也猜測到了蘇靜雯應該認出來他了,點了點頭沒有否認。

    雖然明知道葉默是賣符籙給她的人,但是現在葉默當麵承認,蘇靜雯還是激動不已,“真的是你,謝謝你了,葉默,還有謝謝你上次你送給我的手鏈。”

    葉默這才發現蘇靜雯手腕上麵戴著的那個手鏈,做工很是粗糙。而且上麵隻有兩顆玉珠了,上次葉默看見寧輕雪也有三顆玉珠,應該是蘇靜雯送的吧。隨即葉默就想起上次他讓輕雪帶過來的手鏈,出聲問道:“靜雯,上次我讓輕雪幫你帶來了一串項鏈,你怎麼沒有戴在手上?”

    葉默奇怪是因為後麵帶過來的那一串手鏈比這一串高級多了,蘇靜雯怎麼戴差的,而將好的收起來了?蘇靜雯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道:“啊,我有些喜歡這一串,那一串是你送的嗎?我回去再戴在另外一隻手上好了。”

    葉默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蘇靜雯喜歡哪一串是她自己的事情。

    “你回來就住在寧海了嗎?”蘇靜雯見葉默似乎總是有心思一般,主動出聲問道。她知道葉默肯定沒有聽出她剛才那一句話的意思,隻是她葉不想去解釋。

    “不是,我找一個朋友問問奇洋山在什麼地方,來寧海是順便經過而已。”葉默實話實說了,他來寧海雖然不是順便經過,卻是想來看看寧輕雪是不是來過。

    “奇洋山?”蘇靜雯有些奇怪的重複了一句。

    見蘇靜雯的表情和語氣似乎有些奇怪,葉默立即就出聲問道,“靜雯,你聽說過奇洋山?”

    蘇靜雯連忙搖頭說道:“不是,我不知道奇洋山,不過我上個星期在網上看到過一組圖片,有人去昆侖山旅遊的時候,撿到了一個黑黝黝的牌子。牌子上麵都是繁體字,其中就有‘奇洋’兩個字。”

    葉默心一動,連忙問道,“就這兩個字嗎?”

    蘇靜雯搖頭回答道:“不是,在其中一麵是‘奇洋影崖’四個字,另外一麵是‘合流千河’。”

    原來在昆侖山脈一帶,看樣子還是要去問問張之匯。眼看‘西湖人家’就要到了,葉默忽然調轉了車頭,跟上了一輛黑色的奧迪。他竟然在奧迪車上的一名健壯青年身上,再次感受到了他的神識標記。這個標記還是當初他在蠱蟲上麵做的,那個蠱蟲是陳青身上的,沒想到這麼快就再次感應到了。

    蘇靜雯連忙說道:“葉默,‘西湖人家’不是這個方向。”

    葉默這才想起蘇靜雯還在車上,有些歉意的說道:“對不起啊,靜雯,剛才我看見了一個很重要的人,我忘了這是你的車了。要不,我先下車,等我這事情辦完後,我再來請你吃飯吧。”

    蘇靜雯雖然有些不大開心,但還是說道:“為什麼要下車呢?我不能和你一起去嗎?”

    “好吧,不過這純粹是我的私事,我是怕對你造成影響。”葉默說著話的時候,已經發現那輛車停在了一家叫‘味仙’的休閑娛樂酒吧的門口。

    因為一般進入休閑娛樂酒吧做什麼事情,大家心都有數,很少有真正去喝酒的人,所以葉默帶著蘇靜雯才有一些顧忌。

    求一下月票!

    

Snap Time:2018-07-20 13:01:39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