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三十章悟光和尚的話


    寧輕雪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覺雲寺,這個寺廟怎麼了?”

    李慕枚卻神神秘秘的說道:“現在在洛倉新建了一個寺廟叫覺雲寺,寺廟的外麵有一副對聯‘雲深不知處,覺醒此寺中’。就是說有什麼疑惑不解的問題,可以去這個寺廟燒香拜佛。聽說很靈驗的,網上現在都很火熱。我聽人說覺雲寺的主持叫悟明,是一個很有本事的和尚,要不我們也去這個覺雲寺去燒燒香,就當成旅遊一趟好了。”

    寧輕雪疑惑的問道:“一個新建的寺廟會很火?該不會又是什麼網絡推。”

    李慕枚搖了搖頭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聽說因為寺廟麵的一個老和尚說他在洛倉得道,所以就將寺廟建立在了洛倉。”

    寧輕雪可有可無的說道:“既然這樣,我們就去看看好了,洛倉和渝州也很近,就當散散心吧。”

    ……

    洛倉。

    比起一年前,這似乎繁華了不少,很多人都說著繁華歸功於其中的一處寺廟,就是‘覺雲寺’。自從幾個月前‘覺雲寺’落戶洛倉後,這前來旅遊的客人就急劇增加。

    寧輕雪和李慕枚來到洛倉的時候,果然發現了這很是繁華。甚至比渝州都絲毫不遜色,要知道渝州可是大市。

    覺雲寺果然也和李慕枚說的一樣人氣火爆,甚至比李慕枚說的情況還要熱鬧。寧輕雪和李慕枚過來,也要排隊燒香。

    覺雲寺雖然才建成半年時間。但是寺外的地方已經形成了一條法器香燭街。熱鬧非凡,前來燒香的遊客們大都會在這請香,然後進入寺廟詢問自己的煩惱事情,或者是許下一些願望。林臨走的時候總是會在這帶走幾樣法器,以保平安。

    寧輕雪和李慕枚兩人請完香後,燒香遊客的隊伍已經一直排出了寺廟的大門,甚至隊伍已經延伸到了外麵。在插隊成風的時代,這竟然沒有任何一個人去插隊。甚至都帶著虔誠的態度念念有詞。

    難道這真的這麼靈驗不成?寧輕雪看著這麼多排隊燒香的人,也有了一些疑惑。

    一名拿著掃把的老和尚經過寧輕雪和李慕枚的身邊。忽然停了下來。

    寧輕雪有些詫異的看著這老和尚,七十多歲的樣子,但是看起來卻很是精神。他看了寧輕雪一眼,卻閉上了眼睛。

    覺雲寺的和尚似乎很多,不過如這般七十歲的老和尚還拿著掃把的卻是不多。正當寧輕雪和李慕枚不知道這老和尚要幹什麼的時候。這老和尚忽然睜開眼睛說道:“老和尚悟光,兩位施主可不必排隊,可以和老和尚一起進來燒香。”

    李慕枚警惕的盯著悟光和尚,別人都排隊燒香,憑什麼她們不排隊就可以進去?輕雪容貌絕色,不會這老和尚有什麼鬼吧。

    悟光和尚似乎沒有發現李慕枚的眼光一般。說完了,竟然轉身就走。

    寧輕雪拉了一下李慕枚,“我們去看看,這排隊還要一個多小時呢。我們就跟這個師父去看看。”

    李慕枚看看長長的隊伍,說一個多小時也不一定可以排到她們,這人實在是太多了點。再說了,這和尚這麼老,應該不會起什麼壞心思吧。

    老和尚帶著兩人轉到最後麵的一間禪房,房間麵隻有一個菩薩畫像,寧輕雪和李慕枚都認不出來著畫像到底是哪一位菩薩的。

    “悟光師父,你不是說帶我們進去燒香嗎?將我們帶到這來幹什麼?”李慕枚更是警惕起來。

    悟光和尚卻放下掃把。說了一聲‘阿彌陀佛’。然後卻對寧輕雪說道:“這位施主和我的一個點化師父有緣,所以我想為這位施主解惑。不過在為這位施主解惑之前。我要看看這位施主身上的一件項鏈法器。”

    寧輕雪疑惑的抓著項鏈說道:“悟光師父,你說的是這個項鏈?”

    “阿彌陀佛。”悟光和尚再次說了一句阿彌陀佛。然後繼續說道:“這位施主,項鏈不用拿下來了,老和尚已經確認。好了,這位施主可以說說你們來覺雲寺有何事需要解惑?”

    寧輕雪驚異不定的看了看悟光和尚,他怎麼知道自己有事情要解惑,而不是來燒香的?

    李慕枚也看出來了這老和尚似乎真有幾下子,她在寧輕雪說話之前插口說道:“幾個月前,輕雪因為一件意外昏迷了,醒來的時候卻失去了一年的記憶,但是在醫院檢查都很正常。請問一下悟光師父,那個記憶是不是可以恢複?”

    寧輕雪立即補充說道:“是啊,我查過一些有關失憶的資料,大部分都還記得一些零星片段,可是我怎麼什麼都不記得?而且,而且……”

    悟光和尚坐在一個蒲團上麵,聽了兩人的話,卻沒有回答,而是說道:“這位施主,可否告訴老衲你的這項鏈是從哪而來?”

    寧輕雪皺著眉頭說道:“我就是不記得這項鏈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了,如果我可以記得起來,我就不需要來問你了。”

    “施主修煉過古武嗎?”悟光和尚問了以後,就自己搖了搖頭,就算是寧輕雪修煉古武,才這點年紀,她又能修煉出來什麼?別說那樣做了。

    看見悟光問了話後自己搖頭,寧輕雪奇怪的問道,“悟光師父,我沒有修煉過古武,隻是我的記憶和修煉古武有什麼關係?”

    悟光卻點了點頭說道:“施主有所不知,人的記憶在因為外力失去後,確實有一種模糊存在。就是說你會對你以前記憶的比較深刻的東西有一種印象,而且隨著時間的加長,你的這種記憶很可能會慢慢的恢複。但這不是絕對的,還有數種失憶是無法恢複也無法記起任何痕跡的。”

    寧輕雪疑惑的說道:“可是我一點點的感覺也沒有啊,如果不是我身邊的人告訴我,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有失去記憶。而且我在網上查看過許多歐美醫學專家對失憶的論述,就算是自己想不起來,但是印象深刻的事情,隻要周圍的人不停的提起,依然會有熟悉的印象,應該不存在任何事情一點印象都沒有的。”

    “阿彌陀佛”悟光和尚卻莫名其妙的叫了一句佛號,這才嚴肅的說道:“子不語怪力亂神,這第二個我都不應該和施主說,隻是因為施主身上有一位前輩親手製作的項鏈,而且這項鏈的做工比我遇見的要好了十倍都不止,所以我想我應該告訴施主。”

    “什麼?悟光師父,你說這項鏈是你的一個前輩做的?你的那個前輩是誰?”寧輕雪驚訝的問道,她見悟光和尚至少都已經七十多了,他的前輩豈不是一百多歲了。

    悟光卻沒有回答寧輕雪的話,而是自顧說道:“華夏地大物博,文明深厚,遠非蠻夷可比。”

    寧輕雪和李慕枚愣住了,她們想不到悟光這個看起來慈眉善目的老和尚,竟然說外國人是蠻夷。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和尚不是要博愛嗎?沒想到他還有這樣的一麵。

    悟光似乎絲毫沒有在意自己的語氣,而是自顧說道:“當將古武修煉到一定的程度,甚至修煉出內氣,而且內氣修為也比較高的時候。在突然有死亡意識的時候,會主動用自己的內氣裹住最珍貴的一部分靈魂和記憶。這部分記憶在他下一世的時候,會有所體現。雖然不能完全記住,但是有一些模糊的影子。

    當然,這前提條件是不能有人出手幹擾。不過如果沒有死去,而醒轉了過來,那麼瀕危前裹住的這一部分記憶將不會被記起,甚至會慢慢的失去,施主的情況很像這種情形。”

    寧輕雪呆了片刻才有些茫然的問道:“可是我從來都沒有學過什麼古武啊,而且我連內氣是什麼都不懂,又怎麼會裹住靈魂記憶了?”

    悟光點了點頭,“阿彌陀佛,不要說施主不懂古武,就是修煉古武到極為高深的地步,也無法做出這種裹住記憶的舉動。我也隻是聽說過,因為這種舉動不但對古武修為有要求,還對修武者的功法有嚴格的要求,可以裹住記憶入輪回的功法,老衲以為也沒有了。隻是施主的情況很像這種例子,老衲才說起來。”

    “那悟光師父,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應該如何恢複記憶呢?”寧輕雪雖然知道自己不會是這種情況,可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悟光說道:“除非將這功法再次修煉一遍,至少修煉到失去記憶前一刻的修為,那麼記憶自動恢複,而且修為也將會疊加,但也有可能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隻是……”

    悟光遲疑了良久,卻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說道:“兩位施主請吧,老衲要做功課了。”說完閉目不再說話。

    寧輕雪和李慕枚疑惑的互相看了看,這才站起來對悟光施禮退了出去。兩人出來了後,還在疑惑,這個老和尚說的東西太玄乎了點,或者說太迷信了點。

    (真不容易啊,再更一章,月票還有木有?推薦票還有木有?)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20 13:05:20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