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二十六章變故


    葉默看著後麵已經沒有寫下去的信,歎了口氣。難怪聶雙雙要說她還是處女,那是因為她在自己的眼看見了對她的厭惡,她說這句話,隻是為了證明什麼而已。

    也難怪自己當初第一次遇見她的時候,她身上有一種陰寒和異性的氣息。原來是她養的一個寵物,那個寵物還是專吃人陰魂的。如果她的寵物剛剛吃完男性的陰魂,還沒有來得及消化之前,確實是有一種異性的氣息。看樣子眼見也不一定是真的,當初自己在‘醉眼酒吧’看見聶雙雙拉開衣裙,原來是放她的寵物出來吸食陰魂而已。

    竟然有可以偽裝成和周邊環境一樣的這種東西,還可以通過吃死人的陰魂晉級。這種東西要是放在修真界,絕對是無數人搶奪的好東西,可是放在地球,這就是一種災難。

    葉默盯著昏死過去的聶雙雙,心激烈的鬥爭著,要不要救她一命。

    算了吧,反正自己還有三顆‘蓮生丹’,看在你冒死要通知我九月觀的事情,就喂你一顆,至於是死是活就看你的造化了。

    葉默取出一顆‘蓮生丹’放到了聶雙雙的嘴,丹藥立即就化為藥液流入聶雙雙的體內。

    喂了丹藥,葉默卻不想再耽擱時間,踏上飛劍,猶如流光一般,飛向了淳安,他知道,今晚在淳安將會有一場殺戮。

    ……

    葉默趕到淳安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快十點了,他總感覺自己有什麼東西要抓住,卻沒有被抓住。就是聶雙雙的信。似乎在麵有什麼他需要的信息,可是他總是無法找到那個信息是什麼東西。

    葉默回到住處。這棟樓依然死氣沉沉的,沒有任何的生機,除了一樓和二樓有一些孤寡老人外,三樓以上猶如死寂了一般。

    因為沒有看到落喧。葉默還是想去找找她。沒有別的,就是為了那一張金色的紙片,現在他有《羅經》下部的紙片,但是上部卻沒有發現。

    隻是在去尋找落喧之前,葉默卻還要去霍家一趟,剛才他走到住處,故意速度放慢,但是卻沒有看見任何人來攔截他。按照斯洪的話,他們應該在淳安伏擊自己的,怎麼會沒有呢?

    葉默來到霍家的時候。立即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霍家的霍去鳴已經離開,而且霍榷也沒有影子。葉默的神識掃了一下霍去鳴的書房,麵很多的書都被搬走了。

    雖然對霍去鳴這個老家夥葉默心很是不爽,不過卻也沒有發泄到要殺他家人的地步。再說了,他雖然對自己有殺機,不過還沒有動手,不管他是不是聽到了什麼風聲,既然沒有動手。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去計較。逃了就算了,他和霍去鳴也不是什麼深仇大恨,沒有必要花時間去追殺他。

    霍去鳴不在,而且自己也沒有被伏擊,葉默立即就知道他殺了四名地級武者的消息,已經泄露給淳安要伏擊他的人知道了。

    對於這些要伏擊他的人逃走。葉默倒也不大在意,但是其中有一個合流派的由長老也跑了,讓他有些耿耿於懷。畢竟這個由長老是他必殺的人之一,隻要是合流派的人,他都想殺。

    但是葉默也知道。想要不讓這些人知道消息很難。因為他們是晚上動手,就算是他白天趕到淳安,也沒有辦法封鎖消息。

    沒有等到伏擊他的隱門古武修者,葉默感覺到有些不大盡意。不過也隻能這樣算了,他準備等會和落喧見麵後,立即就趕往合流派。不能再讓合流派的人得到消息,繼續撤退了,斬草要除根,這點葉默很明白。

    ‘盈華觀’,雖然曆史有些久了,不過卻很是破落,它坐落在淳安東郊三十的地方,這就是落喧和葉默約定好的地方。

    隻是葉默來的‘盈華觀’外圍的時候,神識卻沒有掃到任何人,甚至隻是聞到了陣陣的血腥味道。他疾步走了進去,‘盈華觀’麵沒有人,但是地上卻是處處血跡。而且範圍還不小,血跡似乎還很新鮮,說明這不久前這有過一場殺戮。

    落喧不會有事吧,葉默第一想起落喧的,竟然不是她身上有自己需要的那個金色紙片,而是落喧拍著胸脯說她不怕鬼的樣子,還有半夜將桃木劍掛在他屋外的樣子。然後他才想起了落喧身上是不是還有一張金色的紙片。

    葉默在‘盈華觀’的周圍仔細查看了一下,《羅經》的外麵腳步有些淩亂,從腳步的數量來看,這來的人並不是很多。似乎隻有四五個人左右,葉默再次確認了一下,竟然隻有四個人的腳印,如果加上有一對腳印是落喧的話,那麼除了落喧來了以外,還有三人來到了這。

    隻是除了‘盈華觀’的周圍,稍遠點的地方卻再也看不出來什麼痕跡了。那麼這‘盈華觀’麵的血跡肯定是這四個人中的其中一人或者幾人的,葉默的心忽然有些煩躁起來,如果不是因為跟蹤聶雙雙的事情,說不定他來的時候,這些事情還沒有發生。

    葉默在四周又轉了幾圈,卻在最外圍又看見兩個人的腳印,看樣子除了這四人外,後麵又來了人。

    但是後來的人似乎來了就走了,葉默確認除了這些外,沒有別的痕跡了,他才有些失望的轉了回去。看樣子那個金色的紙片和他沒有緣分啊,還有落喧是生是死,就看她的造化吧。

    葉默回到住處,那棟樓依然還是死氣沉沉,沒有任何生機。葉默走到落喧的門口,還是下意識的將神識掃了進去,麵果然是空的,落喧還沒有回來。

    回到自己的住處,葉默反手關上門,習慣性用神識在屋子麵掃了一遍。

    咦,落喧正蜷縮在他的床頭,猶如一個顫抖的羔羊一般。

    “落喧,你怎麼了?”葉默走過去,有些驚詫的盯著落喧問道。

    平時一直連鬼都不怕的落喧,現在看見了葉默,竟然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來。葉默看了一下落喧,卻發現她雖然受傷了,但是似乎並不嚴重,而且還在好轉之中,看樣子她自己吃了什麼丹藥。

    “你先站起來說說是怎麼回事?”葉默再次問道。

    落喧抽泣了片刻,站了起來,然後說道:“我在淳安科大找到了《羅經》後,等你到八點多的時候,你還沒有回來,我就去了‘盈華觀’。我去的時候,隻有我二師姐落霏在,後來我和二師姐說了一會話後,二師姐說她要去看看大師姐有沒有過來,然後就出去了。”

    葉默從戒指麵拿出一瓶水打開遞給落喧,落喧也沒有在意葉默是從什麼地方拿出來的,接過來喝了一口繼續說道:“過了一會,我大師姐過來了,我就告訴她《羅經》我已經找到了,並且將兩本《羅經》拿出來給大師姐看。大師姐很驚喜,非常的激動。我就問她有沒有看見二師姐,她說沒有看到。

    我想二師姐剛剛出去,怎麼會沒有看到呢?正當我想出去看看的時候,卻聽見‘盈華觀’外麵有一聲慘呼,好像是我二師姐的,我急忙要跑出去。可是大師姐比我還快,她在聽到聲音的那,就已經衝了出去。不過她立即就退回到了‘盈華觀’麵,而且她的胸口盡是血跡,大師姐竟然在短短的時間就被人暗算了……”

    說到這落喧的眼圈再次的紅了起來,並且淚水也止不住的往下落。

    葉默皺起眉頭,他感覺這事情有些蹊蹺,如果真的有人要暗算落喧的話,那麼在她二師姐出去,大師姐還沒有來的時候,暗算她豈不是最好?

    “後來我連忙扶住大師姐,想要幫她止住出血,可是大師姐卻堅持不住了,大師姐卻斷斷續續的告訴我,讓我立即就走。可是我說二師姐還沒有來,大師姐隻是說走,馬上就走。我隻好聽大師姐的,當我回頭準備將放在一邊的《羅經》帶走的時候,我竟然發現《羅經》不見了。”落喧抽泣著繼續說的。

    葉默拍拍落喧的肩膀說道:“你不用著急,繼續說。”

    “嗯。”落喧此時才感覺到了真正的沒有依靠,平時一般的事情都是大師姐幫她拿主意,可是現在她卻很彷徨。葉默給她的安慰,讓她定心了許多。

    點了點頭落喧繼續說道:“我看見《羅經》不見了,心立即就是一驚,正想回頭,可是有人躲在後麵對我後背就是一掌,我當場吐出一口鮮血,盡數噴在了大師姐的臉上。大師姐醒來忽然喝了一聲,拉住我從《羅經》的後麵衝了出去。大師姐的速度很快,我好像聽見後麵又有了許多的吵雜聲音,那人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沒有追殺過來。大師姐帶我跑了幾路後立即就昏倒在地。

    後來我想起了你給我的那個‘蓮生丹’,我將丹藥拿出來給大師姐吃了,然後我背著大師姐換了個方向繼續跑。直到跑出十幾地,我跑不動的時候,我才將大師姐放了下來。”

    葉默點點頭,雖然落喧的大師姐聽落喧說傷的很重,不過如果吃了他的‘蓮生丹’應該不會有事情。於是再問道,“既然你回來了,你的大師姐呢?”

    (三更求月票!)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8-17 13:13:05  ExecTime: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