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二十四章追失

  
  葉默跟了上去,沒有走多遠,卻被人攔住。
  “你是葉默?”攔住葉默的人不是很確定的問道。
  隻是葉默一看見眼前攔住他的女子就認出來了這人是誰,就是他今天要來找的王穎。看樣子她在旁邊看了自己許久了,這才出來攔住,不過因為葉默的變化太大,所以她依然有些不大確定。
  葉默看見是王穎,立即笑著說道:“是啊,我是葉默,不過我今天卻是來找你有事情的。”
  “你真的是葉默啊,你的變化好大啊,我簡直不認識你了。上次我聽葉菱說過你一次,沒想到你竟然來燕京了。”王穎一臉驚喜的叫道,雖然葉默在上層名聲在外,可是王穎對葉默的名字卻沒有聽說過,不要說王穎,很多人都沒有聽說過葉默。
  因為她接觸的人群和葉默接觸的人群根本就是兩回事,而葉菱卻沒有將葉默的事情告訴王穎,所以她也不知道葉默變化這麼大。
  “對了,你剛才說找我,找我幹嘛?不過我說葉默啊,這才一年多時間不見,你竟然這麼帥了。那個寧輕雪把你甩了吧,要不姐做你女朋友?”王穎說話依然是沒心沒肺,不過葉默卻感覺到一種久違的熟悉感。
  “是一些小事情,當年我在寧海大學的時候,你幫過我許多,所以我特意來感謝你一下。至於女朋友,就算了,我可養不起你這種富婆。”葉默想起了當初的事情,竟然也有些回味。
  王穎大度的一揮手,“些許小事,何必掛在心上。走吧,今天姐請你吃大餐。”
  說完,王穎一拉葉默,隨意攔了一輛出租車。並且回頭看看葉默。“別以為我沒車啊,我馬上就要買車了,如果沒有地方去,就留在燕京跟我混吧。”
  王穎這話倒是真話,她知道葉默在葉家不受待見,也知道他沒有什麼好路子,說這句話純粹是為了幫助葉默。
  葉默忽然想起了聶雙雙的事情,神識再掃出去,卻已經看不見了。如果在平時,王穎說去吃飯。葉默心媢鴾穎也很感激,就過去了,可是今天他的事情還很多,隻能拒絕。
  “王穎,走啊,你怎麼還在這堙A晚上一起去‘蘿蘿’吧,告訴你,池軒峰也會過去的哦。”此時王穎身後的寫字樓再次走出來一名女子,她說完了下意識的看著正和王穎說話的葉默。心堳o在猜測葉默到底是什麼人。
  王穎立即就露出驚喜的表情,“真的啊,你說晚上池軒峰真的會去?”
  “切,我騙你幹嘛,不要說我沒有提供消息給你。”這女子露出一個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
  王穎歉意的對葉默說道:“葉默,今天不能請你吃飯了,下次吧,這是我的電話。下次記得打電話給我,珊珊我們一起過去啊。”
  葉默接過名片卻說道:“沒關係,下次好了,不過我想順便問一下,你在寧海最後帶了兩萬塊錢給我,是誰讓你帶過去的。”
  “是李慕枚。我走了啊葉默。”說著王穎已經拉著那名女子上了車,轉眼就消失不見。
  “竟然是李慕枚?”葉默重複了一句,不過他很快就明白過來,李慕枚是不會帶錢給他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寧輕雪托她帶錢給自己的。
  雖然明知道當初寧輕雪應該是利用了他做擋箭牌,拿出兩萬塊錢的利用費,可是葉默依然很感激她。因為在葉默來說,他也沒有什麼損失。而且當時他真的急需用錢。如果沒有後麵和寧輕雪的交集,葉默也隻是感謝一下就算了,可是現在再次在他心娷I燃了對寧輕雪的思念。
  “輕雪……”葉默喃喃自語了一句,心媢y時想起了在神農架的狄拓峰下。那個真的是她嗎?一個可以冒著隨時會死亡的危險去尋找他的女孩,會將他忘掉?會對他如此的絕情?難道一點點記憶都沒有了嗎?
  葉默再也沒有去尋找聶雙雙的心情。他有些漠然的走在燕京的街頭,心堳o在想著神農架狄拓峰下的點點滴滴。想著寧海那個小院子媊悛漕漱@株‘銀心草’,還有‘銀心草’邊的一片血跡。
  “也許,我應該回到寧海去看看。”葉默再次喃喃自語的說了一句。
  葉默不知道他走了多久時間,還是前麵一群圍著的人打斷了他對寧輕雪的思念,不知不覺間他竟然已經到了‘燕水河’邊了。
  燕京的‘燕水河’和‘米陽湖’雖然不交叉,但是也是燕京的兩個很有名的地方。‘米陽湖’四周全部居住的是富人權貴,所以也叫著‘富貴湖’。而‘燕水河’周邊住的人群卻很是稀疏,而且住的都是一些外來人員,雖然沒有‘貧窮河’的稱呼,但是卻也相差不大。
  此時葉默來到的地方就是‘燕水河’,而圍著的這群人看的都是一個死人。葉默隻要神識掃進去就知道了。
  死的是一名二十多歲的青年,臉色發灰,讓人驚奇的是他的眼睛竟然沒有閉上,甚至還有一種驚駭的表情停留在上麵。
  “我聽到二發在這邊驚叫一聲,然後我就跑過來了,卻看見二發已經死了。然後我就叫人,後來……”旁邊的另外一名年輕人正對著警察不停的說著,似乎他說的越多,他的嫌疑就越少一般。
  “啊,葉默,竟然是你,我是蕭蕾啊,你還記得我嗎?”一名女記者驚喜的疾步走到葉默的麵前說道。
  葉默看著略顯消瘦的蕭蕾,想起了她獨自去流蛇采訪還有去神龍架采訪的事情,不由的笑道:“當然記得,你不就是一直奔跑在第一線的蕭大記者嗎?沒想到這種小事你也來采訪啊。”
  蕭蕾表情稍顯黯然,不過很快就恢複了過來,“這不是小事啊,這名男子已經是燕京死去的第六人了,而且每個人死狀都是一樣,表情驚駭。看樣子是臨死前遇見了什麼事情一般,可是我跟隨著專案組已經一個多月了,一點眉目都沒有。啊,不說這個……那個,葉默你晚上有空嗎?”
  “晚上啊……”葉默遲疑的一下說道:“我晚上要離開燕京,所以今晚沒有空的。”
  “這樣啊……”蕭蕾臉上現出一絲失望的表情,她好不容易遇見葉默,卻發現葉默說他沒空,她有些猶豫的看著葉默說道:“葉默,我其實想請你吃個飯而已,上次我很感謝你的,所以……”
  葉默微微笑道:“不用啦,上次我們去神龍架的時候,你已經請客過了,下次輪到我請你了,不過今天我卻沒有空。”
  “蕭蕾。”人群中已經有人在叫她。
  蕭蕾無奈的看了看葉默,“好吧,那就下次吧,不過下次你可不要說沒有時間了。”
  葉默盯著蕭蕾看了半天,直到將蕭蕾的臉色看的有些紅的時候,他忽然對蕭蕾說道:“你將你的手給我。”
  “啊……”蕭蕾猶豫了半天,不解的看著葉默。
  葉默尷尬的笑了笑,“對不起,是我太唐突了。你們發現死人一般都在什麼地方?”
  蕭蕾卻緊張的四周看了看,然後忽然將手伸到葉默的麵前,“沒關係,給你。”似乎她的手是一個東西,可以交給葉默似的。
  葉默卻沒有拒絕,卻並沒有握住蕭蕾的手,而是抓住了蕭蕾的手腕。蕭蕾臉上一紅,想要掙紮一下,心堳o不明白葉默為什麼要做這個動作。在她的印象媊恁A葉默是個很正統的人,不要說現在這堳雃h人,就是沒有什麼人,他也不會做這種事情。
  葉默的神識卻感受到了蕭蕾體內有大量的陰寒之氣,和當初卓映晴的一樣。他立即就知道蕭蕾被這種陰寒之氣入侵了,如果這種陰寒繼續增加下去,遲早會送命。如果不繼續下去,她也會大病一場。
  所以遇見了,又是認識的人,葉默不介意幫她一次,不過如果她不同意伸手就算了。蕭蕾不同於卓映晴,卓映晴是卓愛國的侄女,所以他會主動幫忙。如果蕭蕾不同意伸手,他是不會幫這個忙的。
  蕭蕾體內的陰寒之氣很快就被葉默逼出化去,蕭蕾自己也感覺似乎渾身上下輕鬆有力了許多。此時她也明白了葉默好像在幫她治療什麼,等葉默鬆開手,她立即問道:“葉默,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葉默點頭說道:“是的,以後你盡量不要接觸這些屍體,這些屍體剛死的時候身上還有陰寒之氣,一旦人接觸了後,這種帶著死氣的陰寒就會入侵人體。一次兩次無所謂,你肯定每次都是最先到達現場,時間長了,如果你的抵抗力差一些,就會大病一場,甚至送命。”
  “啊……”蕭蕾呆滯了良久才說道:“難怪我最近總是感覺病怏怏的,剛才被你一弄,我似乎渾身輕鬆了不少,原來是這樣,你又救了我一次,謝謝你葉默。”
  葉默忽然皺了皺眉頭,他發現了一些線索,立即回頭對蕭蕾說道:“不客氣,下次再敘,我有事情先走了。”
  (今天怎麼隻有七票啊,被人接連爆菊,這這是腫麼回事啊!求月票!)
  推薦一本書:鴻蒙樹的官場力作《紅色仕途》書號2240991,是一本很爽的草根發展文,值得一看,喜歡官場文的兄弟姐妹們不能錯過!
  .
  

Snap Time:2018-10-22 04:58:41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