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二十二章求情


    第三百二十二章 求情

    以為輕易可以斬殺葉默的潭角此時尚不敢相信他竟然敗了,而且還是完敗,甚至他感覺葉默還沒有用上全力。《綠色小說網》網 葉默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修為?竟然還可以禦劍?

    潭角盯著葉默手的劍,第一次有了一絲的後悔,他沒想到自己剛剛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馬上就要被人殺了,還是如此年輕的一個青年。他想起了欒清風的話,‘莫欺少年窮’。現在根本就不用欺,他就已經超越自己了,如果再給他一些時間,就是內隱門估計也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吧。

    “劍下請留情……”一道灰色的人影已經極快的攔在了潭角的身前,竟然是欒清風。雖然是攔住了葉默,但是他的內心卻是驚駭不已。他沒想到潭角竟然不是葉默的對手,甚至在短短的時間兩人就已經分出了身負,他甚至沒有看到打鬥的過程,虧的他還想過來讓老潭饒了葉默一次。現在不是讓老潭饒了葉默的事情,而是讓葉默饒了老潭的事情。

    葉默冷笑說道:“欒前輩,你覺得我會饒他?敢殺我的弟弟妹妹,我會饒他性命?姓潭的,今天是你的運氣,我隻殺你一個人,如果我回來晚了一點,你動了葉菱和子峰,你從哪來,我就將那鏟為平地。”

    潭角打了個激靈,他此時絕對不會認為葉默在說謊,葉默是真的有這個本事。他自己死了也就死了,萬一惹到葉默去將他的師門給滅了,他潭角將是師門的千古罪人。

    “葉默,看在我和老韓的份上,請放過老潭。這些年來,老潭為國家也做了不少的事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欒清風卻知道萬萬不能讓葉默殺了潭角,一旦殺了潭角,那麼隱門和國家的矛盾將是不可調和,畢竟老潭是在‘天組’被殺的,殺了他的人還是‘飛雪’的教官。

    再者,潭角已經晉級先天,這對國家和隱門來說都是一個了不起的事情。(《綠色小說網》網 )如果一個先天高手,就這樣被殺了,簡直太可惜了,而且也是一個極大的損失。

    潭角默然不語,他心已經後悔不已。他和龔自在是好友,當年宋元義曾經送給他一塊奇怪的礦石,讓他煉製成了無影鞭。所以他欠了宋元義的一個人情。再加上他晉級先天,內心的自傲極度的暴漲,甚至認為所有沒有晉級先天的人都是不足一提的存在,普通人的人命他真的沒有放在眼。

    可是今天他總算是知道了先天也不過這樣,在葉默眼依然是隨時可以殺掉的存在。此時他剛剛晉級先天的那種極度的自傲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思考問題再次恢複了理性。至少他已經可以想到,如果不是合流派的人主動要去搶葉默手的‘血色珊瑚’,怎麼會被葉默殺了?

    隻是因為這之前葉默在他的眼隻是螻蟻而已,哪有資格讓他去細細思考誰對誰錯?

    葉默搖了搖頭,“對不起,欒前輩,請你讓開,此人我必殺無疑。”

    欒清風忽然走上一步說道:“如果你要殺老潭,就請將我一起殺了吧。如果你讓過老潭這一次,我欒清風願意對天起誓,隻要在燕京的一天,就必保葉家無憂。”

    葉默心倒是一動,他不可能一直留在燕京,雖然他可以將合流派給滅了,但是隱門中的人眾多,誰知道還有沒有別人對他懷恨在心?如果他不在燕京的時候,葉菱和子峰出了什麼事情,他後悔也來不及。再說了,就算是他事後報了仇又怎麼樣?失去的還能再找回來不成?

    但是讓他不殺潭角,他實在是不甘心。雖然他知道他的劍氣已經入侵潭角的丹田,讓他再無寸進,但是就是他原地踏步,也是一個先天高手,這種人留在燕京他不放心。(《綠色小說網》網 )

    潭角實在是不甘心這樣就死,他剛剛晉級到先天,甚至還沒有體味到先天的樂趣和先天後的細微變化,就要死在這。

    現在欒清風說的話,葉默似乎有些猶豫,他心頓時升起了一些希望。

    “老潭,你和葉默隻是誤會,這次的事情是你魯莽了,你主動道個歉。”欒清風看見了葉默的猶豫,他也知道葉默的顧忌,葉默得罪的人多,如果他在外麵,確實是擔心家的人。

    潭角心一橫,他知道這是他唯一的機會,再也顧不上那張老臉,立即說道:“我潭角起誓,如果今天還有命在,我誓死不會讓隱門中的人在燕京為非作歹,我也堅持清風的想法,如違此誓,天誅地滅。”

    葉默冷笑,這老東西發個誓還要愛麵子。不直接說保護葉家,偏偏要說維護燕京,和支持清風。

    不過葉默卻沒有去點破他,因為他心確實有顧忌,他現在殺了潭角很簡單。但是他一旦殺了潭角,欒清風心必定要有疙瘩,如果再有人來葉家鬧事,他是絕對不會出頭的。而張倔修為雖然不錯,但是和真正的隱門高手比起來還是相差太遠。

    而他自己不可能時時刻刻的呆在葉菱和葉子峰的身邊,難道再讓他將弟弟妹妹送到隱門中去?不要說這根本就不現實,就算是現實,隱門中的人既然可以找到燕京,就可以找到靜一門。逞一時的快意殺了潭角,確實是得不償失。

    一想到靜一門,葉默心頓時想起了唐北薇,看樣子最近要去看看這個妹妹了。

    “葉默,請相信我和老潭。我敢肯定,如果你不在燕京的時候,隻要我和老潭在,葉家肯定沒事。絕對不會再有合流派的事情發生,老潭也是因為閉關時間太長,出來後聽見老友被殺,心激動過分而已。”欒清風當然也看出來了葉默的猶豫,立即補充說道。

    葉默冷冷的掃了一眼潭角,“好,今天既然清風前輩說話,我就到此為止。不過如果我弟弟妹妹有一個三長兩短,就別怪我葉默不客氣了。”

    雖然現在殺了潭角,心很是舒服,可是葉默不能將這種快意建立在弟弟妹妹的危險之上。有兩個如此的強手坐鎮燕京,比他時時刻刻牽掛要好了太多。而且,潭角已經中了他的劍氣,他是不會為他化解的,他的修為隻會下降,不會上升。

    葉默說完,轉身一步跨出,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他當然是故意露了一手,讓欒清風和潭角不敢食言。他也知道這一手說穿了什麼都不值,就是一個隱身術後,然後踏上飛劍離去。

    欒清風和潭角呆呆的看著葉默消失的地方,張著嘴巴,半天一個字都無法說出來。

    “難道他已經超越了先天?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古武有這種手段,太……”欒清風半晌才驚歎的說道,他竟然找不出話來形容葉默的動作。

    潭角也是呆滯的看著葉默消失的地方,他現在完全明白葉默和他打鬥並沒有拿出全部的實力。而加上葉默離去的影子,他更是確信葉默已經超越了先天,難道那是傳說當中的存在?

    “老潭,我們回去再說吧。葉默,絕對不簡單啊。”欒清風歎息一聲說道。

    “潭老、風老,你們在這,葉默還沒有來嗎?”韓在辛雖然身份很高,但是麵對潭角和欒清風也不能少了禮數,他和張倔剛剛開車才趕到而已。

    欒清風苦笑一下說道:“葉默來了,現在已經走了。”

    韓在辛此時才看見了地麵上的兩道極深的溝壑,這才猜測到兩人已經動過手了,他下意識的說道:“葉默幫張倔治療,耽誤了十分鍾,我還以為他還沒有來呢?沒想到竟然已經走了。”

    “什麼?你說葉默來之前還耽擱了十分鍾幫張倔治傷?”潭角驚訝的問出聲來。

    韓在辛點了點頭,“是的,他是幫張倔治療了內傷後才來的,隻是沒想到我讓張倔立即開車過來,還是沒有及時趕到,幸虧沒出什麼事情,不然可就真是損失大了。”

    沒有人知道韓在辛所說的損失大了是什麼,也沒有人去在意,但是潭角卻心更是震驚不已。葉默比他晚來十分鍾,還在他之前到了這,這說明了什麼?他和葉默無論是修為還是速度,都不是一個檔次上麵的。

    ……

    “哥,你回來了?”葉菱剛走到大院,就看見了葉默走進院子,立即就跑了過來,並且長長的鬆了口氣。她聽爺爺說了,那個約哥哥葉默出去的人,很有能可能是傳說中的‘天組’,所以她一直很擔心,一直到現在看見葉默回來才鬆了口氣。

    葉默安慰的拍了拍葉菱說道:“去看看子峰吧。”

    葉子峰吃了葉菱給的丹藥,明顯的恢複很快,他看見葉默心也是很高興。葉默的很多事情,他都聽葉菱說過了。

    葉默幫葉子峰再用真氣檢查了一遍斷了的腿骨,在‘蓮生丹’的藥效下,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隻是因為葉子峰不是內氣修煉者,所以還需要一個星期才可以痊愈。

    (二更求月票......)

    .

    

Snap Time:2018-04-26 06:06:07  ExecTime:0.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