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百一十八章不該惹的人

  
  “哦,你們合流派的人這麼牛?不過這話倒是說到我心堨h了,就是天王老子來了,我葉默也要滅了合流派。一個更加冷漠的聲音傳來。
  “哥……”葉菱最先反應過來,立即就衝了過來,撲進了葉默的懷堙C
  “是誰打的?”葉默就看見了葉菱紅腫的半邊臉,怒火立即就衝了上來。同時將手放在葉菱的臉上,真氣運轉之下,葉菱的臉上的淤血盡去,轉眼已經恢複了光潔。
  四人一看見葉默,眼堸{過一絲驚詫,因為他們同樣不知道葉默是什麼時候進來的。不過他們四人很快就反應過來,立即分為四個角將葉默團團圍住。在他們看來,葉默現在應該在淳安的,怎麼可能出現在燕京的?但是既然他來了,就別想走了。
  “是老子打的,還打落了兩顆牙齒,你又能怎麼樣?哦,忘了告訴你了,我還將那個葉子峰的腿打斷了。這當然不算完,外麵的十個棺材你看見了吧,媊捖ㄛO我殺的人,本想去淳安殺你的,沒想到你竟然主動來燕京了,好,很好。”四人中的一名矮個男子譏諷的說道。
  葉默眼神冰冷,雖然他知道了葉菱不是他的親妹妹,但是在葉默的心婺音椑椄O他的妹妹,和唐北薇並沒有任何區別。現在竟然有人如此欺負葉菱,他再也無法克製內心的怒火。
  “是很好。”葉默話音剛落,就已經來到了矮個男子的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胸口,抬手就是無數的耳光。矮個男子被葉默抓住,竟然絲毫掙紮不得,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葉默不停的扇他的耳光。
  一陣抽打耳光的“啪啪”聲音在大廳響起,等周圍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葉默已經再次回到了葉菱的身邊。那名被他狠打的矮個男子,此時被他隨意的丟在地上,蜷縮著在原地蠕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體內的經脈盡數被焚毀。
  蜷縮在地的矮個男子臉上已經被打的沒有絲毫血肉,別說是牙齒了,甚至變成了一個臉上沒肉的骷髏頭。而葉默的手掌依然不見絲毫的血跡,幹淨的猶如什麼事情都沒有做一般。
  “你找死……”另外一名男子也反應了過來,提著長劍就對葉默刺了過來,毫無征兆,速度疾如閃電。
  “叮當”一聲脆響。刺向葉默的長劍,已經不知道被葉默用什麼東西斬斷,落在了地上。
  接著葉默手堣@閃,這名男子已經身首異處,血一下就噴了出來,甚至距離葉默還有幾米遠。沒有人看見葉默砍斷長劍用的是什麼手段,也沒有人看見葉默殺人用的是什麼東西。隻能看見一道紫光一閃,‘叮當’聲後,這合流派的男子就已經身首異處了。
  看著地上躺著的一具屍體,還有一個被葉默打的隻有骷髏頭的矮子。餘下的兩名合流派男子臉色一下變得蒼白起來。葉默竟然這麼恐怖?難道他已經超越了先天?就是先天也不見得殺人有他這麼利落的。秒殺,這絕對是秒殺。一時間,這兩名合流派的男子竟然呆滯住了。
  葉默冷笑一聲,“區區四名地級武者也敢來這媥x事,你合流派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葉北榮呆呆的看著葉默,他根本不敢相信葉默是葉家出去的人,區區四名地級武者?天啊,就是一名地級武者要剿滅華夏五大家族也是輕而易舉了。他竟然說區區四名地級武者。自己的這個孫子到底是什麼人啊?
  葉北榮打了個冷戰,他看著大廳媊悀w經有些嘔吐的葉家子弟,立即吩咐道,“所有的葉家子弟全部都退出去,這堥S有你們的事情了,北光你出去交代他們處理一下我葉氏家族死者的後事。葉瀧留下來。”
  說完。葉北榮看著臉色蒼白的兩名合流派武者,心堻熊M湧起一股激動。他似乎又回到了那硝煙彌漫的戰爭時代,熱血一下就湧了起來。地級武者啊,竟然站在葉家的會議大廳簌簌發抖。看到這簌簌發抖的兩名地級武者,葉北榮隻想哈哈大笑,他有一種快意要宣泄出來,可是他想到昨晚憋屈死去的葉氏子弟,心堣S是一陣的黯然。
  “你想要怎麼樣?”年長的男子驚顫的說道。
  此時依然站著的兩人都在顫抖著。他們現在才知道了葉默的可怕,難怪他可以輕易殺了合流派的數人。以他這種實力就是要覆滅整個合流派也是輕而易舉啊,可笑他們來的時候,還在譏諷葉默在葉家屍橫遍野的情況下,如何的顫抖求饒。
  求饒是求饒了。不過求饒的不是人家葉默,而是他們合流派。
  合流派完了,惹了不該惹的人,他們也完了,竟然遇見了這種從來沒有遇見過的高手,竟然倒黴的遇見了葉默這種狠人。
  如果他們沒有來之前,有人要說葉家的葉默殺地級高手猶如斬殺草芥,他們肯定以為那人傻瓜了,或者是那人瘋魔了。可是現在事實放在了他們的眼前,他們才明白,這個世界真的有這種高手。
  原本站在這個世界之巔的隱門時代一去不再複返,因為出了葉默這樣妖孽,除非內隱門的天級高手出來,否則整個外隱門,將無人是葉默的對手,他想要覆滅一個門派簡直就是輕而易舉。他說要滅了合流派,絕對不是在嚇唬他們,因為他說的是真的。
  葉默冷冷一笑,“我想怎麼樣?你們來燕京殺我弟弟妹妹,還問我怎麼樣?你們剛才還說燕京葉家就此消失,怎麼反過來問我了?”
  “你如何才可以饒了我們?隻要你提條件,我就可以幫你做到。”餘下還可以說話的兩人臉色難看之極,出口求饒的就是剛才那名年長的男子。
  葉默一伸手,兩個火球飛出,在地上的那具屍體和依然在掙紮的那名地級武者立即就變成了飛灰。
  “內氣凝火?”年長的男子臉色愈發蒼白起來,他已經盡量高估葉默了,但是現在發現他對葉默的了解遠遠不夠。內氣凝火,相傳就是先天也無法做到,這個年輕人竟然做到了,合該合流派滅亡。現在他想的已經不是合流派了,而是自己的安危問題。
  “葉前輩,隻要前輩可以饒我斯洪一命,我願意告訴前輩合流的山門所在。”那名年長的男子看見葉默發出的火球,再也無法克製住內心的驚慌,竟然跪了下來。在臨死的時候,他竟然不甘心去死,他還有心願未了,怎麼能夠就這樣去死?
  隱門的古武修者是高傲的,但是再高傲,麵臨死亡一樣的害怕,因為在這個世界除了老死,還沒有人可以要了他們的命,可是眼前的葉默竟然伸伸手就可以殺了他,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他肯定會找一個地方躲一輩子都不願意出來看到葉默。現在他才明白,原本就是隱門的地級高手,死也是很簡單的事情。
  “饒了你?你殺了這麼多人,讓我饒了你?”葉默冷笑說道。
  “葉家的人不是我殺的,前輩,真的不是我殺的。”
  斯洪忽然想到自己一個人都沒殺,說不定還真的可以逃得一命,求生的願望再次迫切起來。
  “人是我殺的,拿命來吧。”一直沒有說話的男子,忽然躍起,長劍化成了長虹,直接覆蓋了葉默的頭部。
  如果葉默還是練氣三層,這一劍他隻能狼狽躲開,然後祭出飛劍斬殺對方。可是葉默知道,這一劍遠遠沒有用老,就算是他躲開了,後麵依然還有變招,說不定在他沒有祭出飛劍之前,就要吃虧。
  可是現在葉默已經不會再給他機會,他的飛劍祭出速度遠遠的快於這男子出劍的速度,在他的長虹還沒到葉默的身前之時,葉默的飛劍已經割斷了他的手腕,同時一腳踹在了這男子的丹田。從這男子出劍,到葉默將他的丹田踢破,整個過程也不過一息而已,一息,就已經結束。
  這男子被葉默踹的飛出多遠的男子倒在地上,吐出幾口鮮血,他兩眼無神的看了一眼葉默,忽然大叫一聲,“龔丘念,你這個畜生……”
  這句話還沒有叫完,就倒地身亡。
  依然跪在地上的斯洪黯然的看了一眼已經被葉默一腳踢碎丹田的男子,心塈颽O驚懼不已,第二次了,第二次他依然沒有看見葉默用什麼東西割斷了同伴的手臂,他隻是看見一道淡紫色的光芒一閃即逝。而讓他印象更加深刻一些的卻是葉默的那一腳,他一腳就將同伴的丹田踹碎。
  葉默淡淡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斯洪,沒有說話。
  斯洪受不了那種死亡般的窒息,顫聲的說道:“這次我合流派出來搶奪‘血色珊瑚’是長老龔自在的意思,龔長老地級後期,他想利用‘血色珊瑚’晉級,沒想到……竟然死在了前輩的手堙C龔丘念是龔自在長老的族弟,他要為龔長老報仇,所以,所以……”
  (最後六個小時求月票!)
  ......
  

Snap Time:2018-10-18 22:26:34  ExecTime: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