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二百九十六章泄露


    第二百九十六章  泄『露』

    看了一下還在嘔吐的董琴,葉默隨手一個風刃將查如龍殺了,丟在查家其餘的人一起,十幾個火球過去,滿屋子的血腥已經變成了飛灰。

    “啊……你……”董琴此時恰好轉過頭來,看見葉默發出的火球,她是真的呆滯了,如果說葉默昨晚不知不覺出現在海的小船上她很震驚,葉默剛才連殺二十多人她更是驚懼的話,現在葉默飛出火球將眼前的一切變成飛灰,已經徹底超出她的思想感受範圍了,董琴甚至已經呆滯了。

    他到底是什麼人?董琴呆呆的看著葉默,她終於相信這個世界還有這種她以前想都不敢想象的高人。

    葉默看了看依然呆滯的董琴,拿出一本古武和一個瓷瓶遞給董琴說道:“這本古武是我從一個玄級巔峰高手手搶過來的,還有這『藥』丸是輔助修煉的,現在送給你了,作為你的帶路之情。

    如果沒有『藥』丸,你的年紀修煉這本古武,就算是幾十年,也不一定有效果。但是有這瓶『藥』丸的話,就不同了。這『藥』丸雖然遠遠不能和丹『藥』比,但是讓你在五年之內晉級玄級武者還是可以的。

    還有一點就是,現在我們都處於危險狀態,我想作為一個殺手你應該有這種覺悟,你最好是走的越快越好。”

    說完葉默想了想又拿出兩個火球符遞給董琴,“這兩個是符籙,可以救你一命,危急的時候丟向敵人,說一個‘臨’字就可以了。至於別的,我就幫不到你了,你先走吧,能不能逃出‘地煞’的手心全靠你自己。我想你們的那個組織應該早就開始懷疑你了,你自己心應該也有數。對於你和陳青的關係,我估計你們的那個組織也早就知道了。”

    董琴終於反應了過來,連忙接過東西對葉默躬身施了個禮,“多謝葉哥救命之恩,如果董琴不死,必有所報。”

    葉默擺擺手,“報恩就不用了,再說你現在是否可以逃出‘地煞’還未可知,我估計‘地煞’很快就會對我們進行全麵追殺,你是否可以逃走,完全靠你自己的造化。現在你趕緊走吧,我還有些事情。”

    董琴再次彎腰後,轉身快速的出了查家,很快就消失不見。

    葉默看著董琴消失的背影,他知道董琴這麼聰明的人,加上第六感如此敏感,逃出‘地煞’追殺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她還是無法逃出‘地煞’,自己也沒有辦法幫她了,可以幫的都已經幫過了。

    葉默之所以知道自己危險了,是因為他知道查家給了‘『玉』『女』盤’給地煞,作為『交』易,地煞也許不會將查家得到‘血『色』珊瑚’的消息泄『露』。但是自己得到了就不同了,也許這個時候‘地煞’已經知道查家出事了,說不定都已經派出大量的殺手,同時將‘血『色』珊瑚’的消息廣泛的散發了出去。

    地煞雖然是個國際組織,但是和隱『門』有關係,他們就可以通知隱『門』‘血『色』珊瑚’的消息。‘血『色』珊瑚’在隱『門』古武修煉者的眼比上次葉默得到的‘青『花』青葉草’要貴重太多了,因為‘血『色』珊瑚’傳說可以煉製成湯『藥』,讓地級武者晉級先天。

    隻是喬家和另外幾個家族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珍貴之處而已,或者說他們隻是拿‘血『色』珊瑚’來晉升黃級武者,實在是暴斂天物。查家也許知道,但是他們不應該得罪葉默,甚至還想殺了他。

    如果隻是一些隱『門』的古武修煉者來搶奪,葉默倒是無所謂,但是‘血『色』珊瑚’這個東西牽扯太大。一旦來的人多了,葉默也不敢保證自己可以逃走。

    他的飛劍不是無敵的,一旦別人得知了他的戰鬥方式,隻要有兩到三名地級武者控製住他的飛劍,然後再有兩名地級武者對他圍攻,他更本就是死路一條。況且,就算是別人不控製住他的飛劍,隻要眾多的高手對他一起圍攻的話,他的真元也抵擋不住人多的圍殺。一旦他的真元消耗過大,也是他隕落的時候。

    葉默知道,如果沒有飛劍,他的真正實力也不過和一個地級初期的古武者差不多而已。他可以輕易的絞殺地級武者,鎮壓張之匯,完全是因為他有飛劍,有神識這種古武根本就不知道的東西。

    修真和古武的區別是越修煉到後麵,差距越大,到最後古武修煉者在修真者的眼隻是一個螻蟻而已。但是在初期,修真者根本就不是古武修煉者的對手。而葉默正處於這個初期,甚至還沒有真正變成一個徹底的修真者。

    或者說如果不是葉默對武術有所涉獵,而且修為還不錯的話,他早就死在別人的手了。

    葉默知道‘地煞’做事速度很快,而且現在很有可能他的事情已經暴『露』,說不定有很多的隱『門』的高手已經蜂擁向涼浦了。

    但是他現在還不能走,一個『陰』煞之地太珍貴了,像查家這種『陰』煞之地絕對有『陰』煞珠存在。這種東西他是不會放過的,雖然他現在沒有用,但是『陰』煞珠對於鬼修和煉製法器都很是重要。『陰』煞珠價值連城,就是在修真界都不多,更別說是在地球了。或者說在真正的修真界,『陰』煞珠的價值比起‘血『色』珊瑚’要多的太多了。

    何況這種『陰』煞珠對普通人的傷害極大,他取走了利人利己,這種事情他當然不會放過。如今現在不取,說不定有人認識這種東西,等他下次來已經沒有了。葉默相信他取走『陰』煞珠估計也不過一兩個小時而已,他就不相信,這一兩個小時就被人圍在涼浦了。

    ……

    遠在香港的一家『私』人豪華別墅麵,一名身穿青『色』睡衣,滿臉『陰』沉的男子坐在寬敞豪華的客廳麵,手正捏著一個黃『色』的蟲子。

    如果陳青看見,就立即明白這蟲子正是葉默在他身上取下來的蠱蟲,但是不知道怎麼來到這個地方了。

    不過這蠱蟲似乎飛行的距離有些遠了,顯得很是萎靡不堪。一名幾乎赤『裸』的『侍』『女』端著一盤水果一杯牛『奶』,輕步走了過來,她走到這男子的麵前,跪了下來將手的盤子端在頭頂曼語說道:“主人請用早點。”

    『陰』沉男子拿起這『女』子手的果盤,放在一邊。這跪在地上的『女』子驚詫的看著這男子,這種事情前所未有的,就算是主人需要她們服『侍』的時候,也不會在吃早點的時候。

    這青衣男子將手的蠱蟲丟了下去,這蠱蟲很快就鑽進了這『女』子的體內。這『女』子尖叫一聲,倒在地上,很快她臉上的血『色』就完全消失不見,隻是一時三刻就變成了一具蒼白的不能再蒼白的屍體。但是立即就有一名男子過來,將地上的屍體搬走。

    此時蠱蟲再次飛回了這男子的手,不過蠱蟲已經不是那種萎靡的狀態,變得生機勃勃起來。

    這青衣男子站了起來,『陰』冷的說道:“陳青被殺,沒有任何消息傳回來,涼浦的事情肯定已經超出掌控範圍,這葉默倒是真的出乎我的預料啊,不知道這種人喂養出來的血蠱修煉起來如何。讓一立即聯係隱『門』的人,告訴他們‘血『色』珊瑚’的事情,地煞全力協助,我們隻要葉默此人,無論生死。”

    “是。”角落處立即有人回答道,說完這人馬上就離開了。

    “哼,這查家簡直就是廢物,還號稱半隱家族。連區區一株‘血『色』珊瑚’都無法保存好,我隻是讓他們保存一個星期都保存不了。”這青衣男子再次哼了一聲,很明顯他已經猜測到‘血『色』珊瑚’不在查家。

    如果查如龍地下有知,說不定他現在就會從地底爬起來。這‘血『色』珊瑚’是他查家搶來的,而且他查家為了堵住地煞的口,還送了‘『玉』『女』盤’給地煞封口。就是這樣,‘地煞’的這青衣男子還說這‘血『色』珊瑚’隻是暫時保存在查家,讓查如龍情何以堪啊。

    也許查如龍這種人根本就沒有想到,如果是隱『門』就一直隱居不出,一旦出來和別人爭利。以他查家的這種閱曆底蘊和‘地煞’這種組織勾心鬥角,隻是送『肉』給人吃而已。就算是葉默不搶他們的‘血『色』珊瑚’,這東西最後也是‘地煞’的,絕對輪不到查家來享用。

    為什麼半隱家族日益沒落,就是因為他們的大腦已經生鏽了,而偏偏要住在鬧市之中。查家如果不是有一個『陰』煞之地,估計也早就被滅了。或者說如果還有人知道『陰』煞珠的價值,並且這珠子還在查家,查家也早就被人吞了。

    原本被查家刻意隱瞞的‘血『色』珊瑚’,因為葉默的關係,還有‘地煞’對葉默的憎恨,立即就在隱『門』之中傳開了。

    有的時候一旦一種東西在一個圈子麵被傳開,那種速度是非常快的,一時間,無數的隱『門』高手都紛紛前往涼浦這個小城市。如果說‘宇會’舉辦的拍賣會,還無法吸引眾多的人前來參加的話,那麼‘血『色』珊瑚’的問世,已經驚動了幾乎所有的隱『門』和隱世高手。

    現在的隱『門』和古武修煉者,除了真正的內隱『門』,那些外隱『門』還有半隱『門』將近幾百年都沒有人晉級先天了。

    真正的內隱『門』很少有人出世,所以外麵的人也不知道是否有先天高手,但是外隱『門』和半隱『門』的先天高手,最近的一個都要追溯到元末明初的老道張三豐了。

    (感謝老五之光已經有二十人了,謝謝!看著這些支持老五的老朋友名字,老五心很溫暖,雖然和大神不能比,但是老五心很滿足,再次感謝!還有很多朋友雖然沒取老五之光,但是訂閱了最強棄少,老五心也非常的感『激』,也謝謝了!)

    ......

    ……

    

Snap Time:2018-08-15 07:10:41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