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二百七十六章請你離開


    第二百七十六章  請你離開

    “哥哥,沒想到還有人住在這種地方。”唐北薇雖然在葉默背上,可是葉默背著她跳下懸崖下的鐵索,她也嚇得不輕。當她看見懸崖壁上出來的山路,更是驚奇不已。

    葉默點頭說道:“那些『門』派不喜歡紅塵喧囂,這種地方比較適合他們修煉。”

    “那哥哥你教給我的也是隱『門』傳說當中的古武嗎?怎麼沒有什麼武術招式的?”唐北薇好奇的問道。

    葉默慎重的說道:“我教給你的不是古武,卻比古武要珍貴了千百倍,你千萬記住不要在人前顯『露』出來。更不要告訴任何人。”

    隨著葉默的介紹,唐北薇對隱『門』也有了一些了解,兩人邊說邊走,已經來到了靜一『門』。

    靜一『門』的掌『門』雖然表麵不說,可是心卻是很感謝葉默,如果不是葉默除去靜息,她根本無法重新掌控靜一『門』。葉默殺了靜息後,靜一『門』經過她重新整頓,已經再也不是以前頹廢的樣子。

    可是無論靜嫻怎麼想,也沒有想到葉默會第二次來到靜一『門』,而且還帶來了一個漂亮的『女』孩。

    “靜嫻前輩,這是我妹妹唐北薇,因為我有些恩怨未了,想讓我妹妹暫時在貴『門』借住一些時日。”葉默這次有求與人,對靜嫻倒也不敢造次。

    靜嫻有些驚訝的上下打量了唐北薇一遍,這才說道:“葉施主,這就是你上次說的和你失散了二十多年的親妹妹?”

    葉默再次施禮說道:“是的,我妹妹在這住一段時間,下次葉默過來,必有所報。”

    靜嫻歎了口氣說道:“既然是你妹妹那就住下來吧,報答什麼的就不用再提了,隻是可憐了素素這個孩子,唉,如果你早點帶她來就好了。”

    葉默心下黯然,他明白靜嫻說的是什麼意思,他將妹妹留在靜一『門』,未嚐沒有等待洛影回來的想法。

    ……

    葉默將唐北薇送到了無量山,第一件事就是趕到了渝州,他要去看看寧輕雪,無論是否可以治療,他都要去看看。

    寧輕雪的父親寧中飛為人很有氣魄,當年為了寧輕雪的事情果斷的離開了家族,在他強大的人脈和經商能力下,寧中飛在短短的一年時間,再次建立了新的醫『藥』集團。

    在渝州,寧家已經屬於名『門』。

    葉默剛到渝州,沒有『花』多少時間就已經知道寧輕雪不但身體已經康複,而且還已經在渝州寧中飛的飛芋『藥』業做總經理了。

    飛芋『藥』業處於渝州最高的商業樓貿元大廈,葉默想找到飛芋『藥』業很簡單,隻要打個車說一下地址就可以了。

    貿元大廈目前還不屬於寧中飛的產業,他的飛芋『藥』業也不過是租了其中的兩層樓而已。雖然葉默在樓下沒有受到多大的盤問就上摟了,可是飛芋『藥』業的前台小姐卻攔住了葉默。

    “先生請問您找誰?”前台小姐長得很是靚麗,而且為人還很客氣。

    “我想找寧輕雪,請問她在不在?”想到馬上要見到寧輕雪,葉默心也有些『激』動。他不知道具體的情況是不是和許薇說的一樣,如果真的是這樣,他是不還有辦法幫她治療,一旦無法治療的話,那應該怎麼辦?

    這前台小姐卻帶著職業的笑容,卻並沒有打電話請示,而是再次客氣的問道:“先生請問您預約過麼?”

    “沒有。”葉默下意識的搖了搖頭,他從來沒有想過見不到寧輕雪。

    前台小姐微帶歉意的笑道:“那就抱歉了,先生,沒有預約的客戶我是不能為您通報的。”

    前台小姐客氣可人的笑容,讓葉默無法生出火氣來,可是又沒有辦法讓這個小姐通報。正當他考慮是不是要用隱身術進去看看寧輕雪的時候,一陣高跟鞋踏著地板的聲音傳來。

    “藍總,李經理……”前台小姐看著過來的兩人很是客氣的點頭招呼。

    葉默回頭卻看見一個熟人,竟然李慕枚。他心立即就高興起來,連忙說道:“李慕枚,我是葉默啊,我這次是來看看輕雪的……”

    葉默停住了話題,他感覺氣氛有些不對,李慕枚看見他後神情好像有些古怪,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味道。而李慕枚旁邊的那名少『婦』卻皺了皺眉頭。

    藍總?難道是寧輕雪的母親藍芋?這麼說這個藍總就是自己的未來丈母娘了,葉默感覺有些尷尬,連忙上前說道:“阿姨你好,我是葉默,是來看看輕雪的。”

    這少『婦』眉頭卻依然皺著,隻是葉默已經這麼說了,她隻好說道:“你認識我?”

    “我聽輕雪說起過你,我想藍總你應該是輕雪的母親吧。”葉默麵對寧輕雪的母親可不敢大意。

    看著『欲』言又止的李慕枚,還有皺著眉頭的藍芋,葉默感覺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現場一時間竟然陷入了難堪的沉默。

    良久,藍芋才說道:“既然你是葉默,就進來談談吧,唉……”

    說完藍芋歎了口氣,率先走了進去。李慕枚給了葉默一個同情的眼光也跟著走了進去,葉默無奈,隻能跟在兩人後麵進入了大辦公室。

    李慕枚卻乖巧的泡了兩杯茶,然後退出去,將『門』帶上。

    “葉默,我知道你是個有本事的人,可是……”藍芋頓了一下,似乎在組織措辭,過了一會才繼續說道:“我就輕雪一個『女』兒,她是我和中飛的心肝。有任何一點損傷我們夫妻都無法容忍,我和中飛辛辛苦苦,也是為了輕雪的將來……”

    葉默暗地歎了口氣說道:“阿姨,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我葉默雖然『性』情了一些,但是做事卻直指本心,問心無愧。我喜歡輕雪,卻也不是衝著她的財產去的。”

    藍芋點點頭說道,“既然這樣我就直說了,我當然知道你不會在意我寧家這點財產。可是我們卻在意自己的『女』兒。輕雪認識你後,先後兩次重傷,差點讓我們失去這個『女』兒,都是因為你的緣故。這次輕雪被車撞傷,送到醫院已經被宣布死亡了。也許是上天可憐我們夫妻兩人,輕雪被宣布死亡的第二天,竟然再次活了過來。”

    說到這藍芋擦了擦眼睛。

    葉默看的心暗歎,他沒有去責怪藍芋,對於這樣一個母親,他隻有心底的尊敬和敬佩。而且他也知道輕雪為什麼會死而複生,那是因為她隻是臨時暈死過去,而他幫輕雪做的項鏈卻有溫養身體的功能。

    他給輕雪的項鏈都是珍貴的材料煉製,還刻畫了許多的陣法。在防禦的時候雖然會消耗麵的靈力,可是一旦靈氣消耗到一定的程度,這項鏈就會主動複原。輕雪第二天可以熟醒,就是因為這項鏈複原後溫養了她的生機。

    看著葉默沉默不語,藍芋卻再次說道:“輕雪認識你後,不但不願意回到渝州,總是留在寧海,據說還單獨去過一次流蛇,還去過一次沙漠。加上兩次死而複生,我和她爸爸實在受不了這種摧殘。

    這次輕雪醒來,天可憐見,她竟然失去了一年的記憶。回到了和你相見之前的記憶,所以,葉默,算我們夫『婦』求求你了,讓她過些安穩的日子吧。”

    說完藍芋期盼的看著葉默,她想葉默可憐天下父母心,不要再去接近自己的『女』兒。她還不知道寧輕雪去過神龍架,如果知道,還不知會如何的後怕。

    葉默真的想這樣成全了藍芋的愛『女』之心,可是他做不到,不但是寧輕雪喜歡他,他同時也喜歡寧輕雪。他沒有猶豫,隻是緩緩的搖了搖頭。

    “葉默,你為什麼要這樣?算我和輕雪的爸爸求求你了,放過我們輕雪吧……”說完,藍芋竟然跪了下來。

    葉默神情恍惚,他根本沒想到藍芋竟然這麼做,那間,他感覺自己的心一疼,似乎有一種珍貴的東西要離他而去。

    “媽,你……”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了,一身淡黃衣裙的寧輕雪站在『門』口,猶如仙子一般,發愣的看著跪在地上的藍芋,轉而又將眼光移到了葉默的身上。

    不過她很快就反應過來,連忙衝了過去,將藍芋扶起,回過頭一臉憤怒的盯著葉默問道:“你是誰?想要做什麼?”

    “我……”葉默張了張嘴,竟然一個字都無法說出來。如果說剛才藍芋讓他離開寧輕雪,他的心在疼痛的話,那麼現在寧輕雪的話讓他的心在滴血。明知道寧輕雪是喪失了一年的記憶,可是他的內心卻一下空落起來,那種空虛的感覺竟然讓他一時無法接受。

    “輕雪,我是葉默,我知道……”葉默的話沒有說完就被寧輕雪打斷。

    她皺著眉頭說道:“葉默,訂婚的事情是上一輩的事情,現在你是你,我是我。你還過來找我幹什麼?而且我更不希望你找我的父母。”

    “可是輕雪,難道你不知道你丟失了一年的記憶嗎?”葉默急切的說道。

    寧輕雪的眉頭皺的就更加厲害了,有些厭惡的看了葉默一眼,“輕雪不是你叫的,我知道你是葉家的少爺。不過和我沒有關係,再說了,我丟失了記憶和你有什麼關係?你來『逼』我媽媽就有用嗎?請你離開。”

    ......

    *

    

Snap Time:2018-06-24 15:30:43  ExecTime:0.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