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二百七十五章我要勢力


    第二百七十五章  我要勢力

    葉默帶著唐北薇回到寧海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

    還沒有到小院,葉默就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寧輕雪說在這等他的,他相信她,她既然說了就肯定會在這個小院子等他,可是現在小院子麵竟然沒有寧輕雪。

    葉默和唐北薇推開小院子的『門』,『花』壇依舊,隻是『花』壇上麵的‘銀心草’卻死的隻剩下一株了,原來他托人帶回來讓寧輕雪照顧的幾株‘銀心草’竟然都枯萎了,就是那一株活的,也奄奄一息。那一株活的是當初寧輕雪自己照顧的,上麵還有她噴的血印。

    怎麼回事?

    葉默想問問許薇,可是發現許薇也不在這。不過院子麵還有許薇涼的衣服,看樣子許薇應該還沒有搬走。

    “哥,輕雪姐不在嗎?”唐被薇似乎也覺察到了些許不對的氣氛,下意識的問了出來。

    葉默搖了搖頭,他不知道寧輕雪為什麼會不在,她當初說的那種堅定不移的話依然在葉默的耳邊,“我在寧海等你。”

    雖然簡單平淡的幾個字,可是葉默卻相信寧輕雪說的就是她想的,她沒有等到自己回來,是絕對不會離開的。對於這點,葉默也沒有去懷疑過。可是現在,寧輕雪竟然不在。

    葉默小心的查看了一下那一株還沒有完全死去的‘銀心草’,卻發現並不是照顧不好的原因,這是怎麼回事?

    許薇剛推開院子『門』,就看見了站在『花』壇旁邊的葉默,她看見唐北薇的時候不由心底暗歎,這個葉默還真是風流種子啊。不但認識好多的『女』人,而且沒有一個是醜的,要說醜,還真是自己比較醜了,或者說她隻是能和李慕枚比較一下吧。

    “許薇,你回來了?輕雪呢?”葉默看見許薇的第一件事句話就是詢問寧輕雪的去處。

    許薇眼圈一紅,立即就將寧輕雪的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訴了葉默,最後說道:“輕雪好了後,就被她家人接到渝州去了,沒有再回來。可是輕雪走後,無論我怎麼照顧這些‘銀心草’,它們都是蔫耷耷的,現在已經死去好多了,隻有那株最高的還勉強活著。”

    寧輕雪竟然被人打傷,甚至差點死去,葉默的怒火蹭的一下就上來了。是誰竟然有這麼大的膽子,看樣子自己太善良了,上次宋家對寧輕雪下手,他還沒來得及滅了宋家,現在竟然又有人對寧輕雪下手。

    強烈的殺氣從葉默的身上散發出來,連旁邊的許薇和唐北薇都下意識的退後了數步,唐北薇看見眼睛通紅的葉默,緊張的叫了一句,“哥哥……”

    葉默醒過神來,竟然仰天長嘯了一聲,“無論傷害輕雪的人是‘地煞’還是別的人,我葉默今生都發誓要滅了你。”

    在葉默看來‘地煞’的嫌疑最大,他剛剛和‘地煞’這個殺手組織結仇,就發生了這種事情,他絕對無法忍受下去。

    不對,就算是這種事情,輕雪傷好了也不會離開寧海的。葉默對寧輕雪的了解,她的『性』格絕對不會因為這個事情放棄在寧海等他的。

    “許薇,你說輕雪的傷好了?她還離開寧海?”葉默冷靜下來,立即就發現這是個疑點。

    許薇剛才被葉默嚇的不輕,現在也慢慢的緩過氣來,這才過來說道:“是的,她的傷勢已經完全好了,隻是,隻是……”

    “隻是什麼?”葉默皺著眉頭繼續問道。

    許薇小心的看了葉默一眼,這才說道:“隻是她因為頭部受傷,雖然完全治療好了,但是最近一年的事情都不記得了。就是說她的記憶恢複了一年前的樣子,她連我都不認識。但是一年前的任何事情她都記得清清楚楚,而且……”

    葉默聽了心一沉,不過他相信自己可以治療好寧輕雪,雖然頭部受傷,記憶受損這種傷勢連‘蓮生丹’都不一定可以見效,可這不是什麼問題。就算是最後無法治療,隻要將這一年當中的事情告訴她就好了,畢竟隻是損失了部分的記憶而已。

    “而且什麼?”想到這葉默稍稍的鬆了口氣。

    許薇歎了口氣說道:“輕雪丟失了這一年的記憶,她的父母親反而更加的高興。因為,因為輕雪聽了她父母親的話,回到了渝州……輕雪姐中間卻沒有提起你,她父母也不允許任何人提起你。”

    葉默聽到這,心竟然莫名的一疼,竟然是這種事情。如果輕雪的父母真的不待見他,就算是他去了渝州,也不一定能見到輕雪。他想到了寧輕雪一個人跋山涉水,深入神農架尋找他的事情來,葉默心更是掛念不已。他才明白,寧輕雪竟然在他心占了如此重要的一個位置。

    不行,一定要去看看她,就算是她的父母阻止,自己都要去看看她。對不起,輕雪,這次是我連累你了。

    似乎感覺到了哥哥內心的『激』『蕩』,唐北薇下意識的握住了哥哥的手,再次叫了一句:“哥哥。”

    葉默長喘了口氣,他撫『摸』著寧輕雪照顧的那一株‘銀心草’,心湧起一些溫柔和回憶。那株‘銀心草’似乎感受到了葉默的撫『摸』,竟然顯現出一些生機來。

    許薇和唐北薇兩人都沒有去打攪沉浸在回憶當中的葉默,隻是有些擔心的看著他,生怕他受得了什麼刺『激』。

    良久,葉默才抬起頭來問道:“許薇,當初對輕雪動手的人是個什麼樣的人?”

    許薇立即就說道:“是一個年輕道士,後來還來了一個老道士。那個年輕道士很是輕浮,說要帶走輕雪,輕雪不理他,他就動手了。那個年輕道士腰間還掛了個盾形『玉』佩,上麵好像有太乙兩個字。”

    “太乙?”葉默皺著眉頭重複了一句,難道是個隱『門』?隱『門』中人來紅塵都市可是非常少有的事情。不過沒有關係,到時候去問問張之匯就好了。

    “許薇,我要去看看輕雪,這株‘銀心草’麻煩你幫我再照顧一段時間。”葉默看著那株曾經染血的‘銀心草’,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悶氣。他要大開殺戒了,一次次的挑釁到他的頭上來。不是自己的妹妹,就是他的身邊人。

    許薇白了葉默一眼,“知道了,下次我要工資了。你們夫妻兩個人就知道讓我照顧來,照顧去。”

    許薇聽唐北薇叫葉默哥哥,立即就知道了這個漂亮的『女』孩是葉默的妹妹,不是情人,不過葉默的妹妹皮膚真的很好。

    葉默回到房間,麵收拾的很幹淨。他留給寧輕雪的小箱子很是慎重的放在『床』頭,甚至連他當初在這煉『藥』的一些工具都擦拭的幹幹淨淨,放在一個不鏽鋼的架子上麵,很顯然寧輕雪對葉默的這些東西很是在意。

    葉默坐在了寧輕雪睡覺的『床』上,『床』頭櫃上放著幾本植物栽植的書本。葉默神情有些恍惚,他似乎看見了每天晚上寧輕雪靠在『床』上看書的樣子,然後就這樣慢慢的等他回來的那種心情。

    “輕雪,無論是誰敢動你,我都不會放過他。”葉默喃喃自語了一句,那種思緒立即被隱藏起來,他站了起來。

    他忽然感覺到了自己的勢單力薄,如果他現在有勢力,不是一個人的話,他就不需要將北薇送走,甚至他也不需要擔心身邊人的安全。

    勢力,勢力,我要建立一個地球上最大的勢力,既然不能在這修煉到最高的境界,我就用我的實力打造一個最大的勢力。我需要一句話,就可以讓‘地煞’灰飛煙滅。

    那間,葉默心湧起一種衝動和豪情,他甚至想再次仰天長嘯。

    “北薇,我送你去一個地方,等我將外麵的事情辦好了,我再接你回來。”葉默冷靜下來說道。

    一旦他下定決心,就不會再更改。就如他說的,無論是誰,都必須付出代價。等這事情完畢,他將去建立自己的勢力。

    “嗯。”唐北薇知道哥哥的想法,也知道現在自己跟在葉默後麵隻能拖他的後退。

    ……

    無量山,無論是葉默還是唐北薇都不是第一次來。唐北薇雖然知道哥哥會將她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但是沒有想到葉默竟然將她帶到了無量山。

    葉默背著唐北薇,在山上奔走的速度很快,他要和‘地煞’打起來,就必須要沒有一切的顧忌。所以他要將唐北薇送走,靜一『門』是最好的選擇了。

    “北薇,你到了靜一『門』,記得修煉我教給你的功法。如果實在無法修煉,你可以跟靜嫻師太學習一些她們的東西,但是記住我教的東西不要隨便告訴別人。”葉默一邊走,一邊叮囑唐北薇。

    唐北薇心很暖和,親的就是親的,哥哥對她可是真的沒有話說。她心暗自下定決心,“哥哥,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努力,爭取不拖你的後『腿』。”

    唐北薇心確實下了決心,如果今天她也有哥哥一樣的本事,就不需要到處躲藏,甚至還可以幫哥哥的忙了。

    “嗯,那些火球符,你要小心的收好,不到生死關頭不要拿出來。”葉默擔心唐北薇的安危一下就拿了一百多張火球符給妹妹。

    火球符這個東西對葉默來說連『雞』肋都不如,這東西雖然好用,但是煉製起來太費時間,而且威力在葉默看來也就這樣。對付地級武修還可以,但是很難要地級後期武者的命,充其量隻能讓地級後期武者手忙腳『亂』而已。相比煉製的困難,這火球符實在是個沒有多大用處的東西。但是留給唐北薇防身,卻是不錯。

    (月.票、月票、月票!!!)

    ......

    *

    

Snap Time:2018-04-23 06:05:58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