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二百六十五章計劃報複


    第二百六十五章  計劃報複

    張和看著葉默的動作,還有他扔到地上的手帕,哪還不知道他是故意的。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臉『色』氣的鐵青,他現在已經知道雖然自己有幾下,可是絕對不是葉默的對手。想也不想,拿出電話立即報警。

    “葉哥,還真是巧啊,沒想到我一來就看見你了,這次我的運氣還真是好透了。”喬剛誇張的從跑車上麵下來,一把就握住了葉默的手。

    葉默對這個喬少爺很有好感,不拿捏,不囂張,這很難得。從他的言行氣度上來看,這喬少的出身來曆估計也不是很簡單。

    “喬少言重了,這是我答應過的事情,而且又收了你的錢。既然有時間來,當然會盡力而為。”葉默淡淡一笑。

    喬剛立即說道:“葉哥這麼說就是寒磣我了,那幾個錢還不夠葉哥塞牙縫的,當初要不是湊巧,我還真的沒有這個機緣。我第一眼看見葉哥,就知道你不是簡單人,,我的眼光一向正確,這次我可將寶全部壓在你的身上了。”

    葉默還沒來得及說話,倒在地上的張和已經爬了起來,有些吃驚的看著喬剛,“喬,喬少,你也來啦,真是巧啊……”

    話是這樣說,可是張和的心已經是驚濤駭『浪』了,他已經將葉默看成死人,就是想盡一切辦法也要將葉默害了。可是沒有想到喬剛竟然認識他,而且還對他很是不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喬剛此時才看見地上爬起來的張和,有些驚訝和誇張的指著張和說道:“張大少,你幹嘛在地上打滾?人家都說我紈,我看你比我紈多了,竟然連這個也玩。”

    葉默微微一笑,他才不相信喬剛看不出來張和是他打的,喬剛這麼說肯定是故意的。

    張和尷尬的一笑,“喬少言重了,我還不至於這麼無聊。”說完冷冷的盯著葉默,不管葉默是什麼人,就算是喬剛他惹不起,這個葉默他也不會放過。

    “張和少爺,不要打我葉哥的主意,如果你敢動葉默,別怪我不客氣啊。”喬剛當然也看見了張和盯著葉默的仇恨眼光。

    “喬少,這事情和你沒有關係。如果你一定要『插』手這件事,我隻能告訴我堂哥了。”張和知道他不是喬剛的對手,而且他在張家隻是一個分支而已,雖然在壇都還可以說話,可是放在湖中省,他根本就說不上話。不過他的堂哥張殿卻是張家的嫡孫,而且還是第四代的傳人,在家族的地位不會比喬剛在喬家低。

    果然喬剛聽了張和的話,臉『色』有些難看,不過還是冷哼一聲,“葉默是我喬家的貴賓,我喬剛的朋友,如果你敢對葉哥動手,就別怪我不客氣,就是你們家的老爺子來了,也沒道理可講。”

    貴賓?張和心一動,他仔細看了看葉默,忽地想到,以喬家不遜於張家的地位,憑什麼讓葉默這麼年輕的一個家夥當貴賓?這有古怪,難道?

    張和忽然明白過來,竟然哈哈笑道:“原來你們喬家是想讓他代表你們喬家去參賽,哈哈,我總算是明白了。”

    喬剛臉『色』一變,他沒想到張和如此『精』明,他隻是說了一句話,張和就猜測到了他的目的。看樣子和家夥也不是一個草包啊。不過就算是知道了又怎麼樣?想到這喬剛冷笑一聲說道:“不錯,我就是想請葉默幫忙去參賽,你又能怎麼樣?”

    “不怎麼樣,不過我也會去參賽,別讓我遇見。”張和冷笑一聲,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葉默這個無名之輩,竟然敢動手打他。他不知道謙和這『混』蛋為什麼不找他麻煩,可是就算是謙和不找他麻煩,他張和也要在賽車的時候讓他後悔。

    一陣警車鳴叫聲傳來,一輛警車快速的開了過來,兩名警察跳下警車看見了嘴角還有血跡的張和,心就是一驚。這是那個『混』蛋吃了豹子膽,竟然對張和也敢動手。

    “張少,是誰動手打人的。”前麵的高個警察立即就知道這事情要是處理不好,他就完蛋了。

    “還能是誰,就是他,我遵紀守法,現在他將我打了,你們看著辦吧。”張和嘴角一陣冷笑,就是我搞不過你喬剛,但是我可以讓葉默進去一下也好,惡心你一下。

    果然喬剛立即就知道了張和的主意,雖然他可以保住葉默,但是隻要讓葉默進去了,他這一回合就輸了。而且這是丟麵子的事情,他一個嫡係的長孫,竟然『弄』不過一個張家一個分支的紈少爺,他喬剛也是要麵子的人。

    況且這兩名警察絕對不認識他喬剛,說不定根本就不會理他,等他打完電話,葉默已經被帶走了,可能還會被教訓一頓。

    “張少放心,現在是法製社會,這種黑社會的流氓我們絕對不會放過。”那名高個的警察說完,就直接往葉默這邊走來,甚至連手銬都拿出來了,明顯的不打算讓葉默分辨。

    喬剛心一急,一邊拿電話,一邊要擋住這個警察。

    葉默卻將喬剛攔住,“不用著急,我想他們還不敢帶我走。”

    喬剛愣了一下,這警察有壇都的太子爺張和撐腰,哪還不敢帶你走的?

    那名高個警察剛走到葉默麵前,他的手銬還沒有舉起來,就被葉默一腳踹在『胸』口,往後倒退出十幾步,又撞在張和的身上,兩天一起再次跌倒在地。

    “你敢襲警?”葉默這一腳用的力量不大,這高個警察隻是感覺『胸』口有些氣悶,不過很快就爬了起來。立即就再次拿起手銬,同時將手放在了腰間的手槍上麵。

    張和和喬剛呆住了,甚至連旁邊的何琪也沒有反應過來。葉默認識喬剛已經很是離譜了,可是他竟然敢在大街上襲警。要知道就是張和這種公子哥,對警察不滿意的時候,也不敢在公開場合打警察,就算是要教訓也要找個沒人的地方。

    “襲警?你高看你自己的了,你有資格當警察?你剛才來的時候有沒有問過我這個當事人?你隻是聽了一方的話,立即就要來將我拷走,踢你一腳還是輕鬆的,如果你還不將手槍收起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葉默冷冷的盯著這名高個的警察說道。

    另外一名警察手剛按住槍把的時候,已經認出來了是葉默,嚇得出了一身冷汗,連忙將手放了下來。他正準備去提醒自己的同事,那名高個的警察手已經放了下來,他同樣的是嚇得不輕,他也認出來了是葉默,就是在警察局殺了伍所後沒有事的那個人。

    這人說不客氣,是真的不客氣,如果惹火了他,後果還真的難以預料。這高個警察暗恨自己剛才竟然沒有看清楚這人是誰,因為雙和之一的謙和,伍所已經被殺了,現在又是雙和之一的張和惹到了這個葉默的手,如果現在他還不知道撤退,他真是去找死了。

    想到這,這高個的警察連忙上前說道:“對不起,剛才我隻是聽了一方之詞,造成判斷錯誤,我……”說了一半,這高個警察看了看張和,這他也惹不起啊,不由的暗罵自己倒黴。

    不過如果真要得罪,他們寧可得罪張和,得罪了張和最多是將衣服扒了下來,或者是受些皮『肉』之苦,得罪了葉默可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葉默看出來了這兩名警察的難做,他也知道這也不能全怪這些警察,以張和這種公子哥的權勢,一個警察哪還敢和他對抗。他擺了擺手說道:“你們走吧,這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

    “是。”兩名警察聽了葉默的話,如聽仙樂,連忙上車,轉眼就消失不見。

    張和看著已經不見蹤跡的警車,半晌都沒有反應過來,這是什麼世道啊,在壇都這一畝三分地,竟然有人比他還狂。打了警察,還讓警察不敢說話,難道他張大公子的話現在不算話了?

    “有你的啊,葉哥,就是我都不敢這麼做,你牛。我就知道葉哥來曆不凡,走,今天兄弟做東請客,一起去吃一頓吧。”喬剛看著張和吃癟,心情不錯。但是同時他也暗自心驚,這葉默的來頭絕對很大,甚至不是一般的大。

    葉默拍拍喬剛的肩膀,“好,就去吃一頓。”

    “我也去吃,喬少,你不會不歡迎我吧。”何琪到這個時候才有機會『插』口。

    喬剛好像才看見何琪一般,連忙笑道:“當然不會,沒想到何小姐也在,真是我喬剛的榮幸,哈哈。”

    張和看見幾人離開,猶如吃了蒼蠅一般的難受。立即拿出電話撥了出去,“爸,是我,嗯,我剛才看見喬剛來到了壇都,對,他找到了一個車手,不過我不知道他的車技怎麼樣。這車手叫葉默,很囂張,剛才竟然打我的耳光,還下狠手,甚至連我的牙齒也打落一顆。”

    “什麼,竟然如此囂張,就是他喬剛也不能這麼囂張,竟然敢在師大『門』口打你的耳光。就算是喬土匪出麵,我也不會放過這個囂張的小子。”張和電話麵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張全前是真的憤怒了,哪怕他再有涵養,區區一個車手竟然敢在公共場合打自己兒子的耳光,還把兒子的牙齒打落了。這傳出中,他張全前錢還要不要臉。

    張和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爸,我有辦法三天後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月票太淒慘了,寥寥幾張啊,傷心了,如果有月票就給老五砸一張吧。)

    ……

    

Snap Time:2018-01-23 18:14:15  ExecTime:0.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