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二百四十四章靜息


    張之匯收起長劍,冷眼看了一下深不現底的懸崖,剛才葉默猶如流星一般落下去,是不可能再活了。

    “張兄,這是怎麼回事?”拍賣會過來的人是席烏山,他也迷糊了。

    張之匯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剛才我那一劍應該太用力了點,沒想到這小子如此不中用,竟然被我這一劍震飛出去。”

    雖然周圍的人還是在疑惑,可是張之匯這個解釋也勉強可以說的過去。

    “唉,可惜了,既然這樣,各位朋友再見,我們也要收了鐵鏈橋了。”席烏山眼精光一閃,對眾人一抱拳說道。

    張之匯臉色陰沉,雖然很是不想就這樣離去,可是人家拍賣方已經說話了,而且這是別人的地盤,他也沒有留下來的借口。他知道也許他前腳離開,人家後麵就會下懸崖尋找這個被他打落懸崖的年輕人。

    也就是說他張之注辛辛苦苦的做了苦工,可是什麼都得不到。雖然鬱悶之極,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

    似乎知道拍賣方的想法,眾多看熱鬧的人紛紛離開,既然那小子已經被拍賣方看中了,他們留在這也沒有任何好處。

    身穿黑衣的女子看著葉默落下的懸崖處,皺了皺眉頭,似乎想起了什麼,嘴角卻冷冷一笑,也轉身和眾人一起離開。

    葉默當然知道在張之匯的這一劍下麵使用禦風術有些冒險,甚至有人會看出來。可是他不得不這麼做,第一如果他不這麼做,他落下來就是送給張之匯殺。當然這不是最主要的,雖然他不是這老頭的對手,但是想殺他也沒有那麼容易。最主要的是,席烏山和另外一個人過來了,而席烏山代表的一方可不是想要他的命那麼簡單,而是真正的想將他榨幹,說不定最後連骨頭渣子都沒有。

    正因為這樣,葉默才冒著被發現的危險,在空中不可思議的采用禦風術落下了懸崖。

    葉默一落下懸崖就立即流星般的踏在了他看好的那一點,然後繼續落下,很快就再次下落近百米。連續幾次急速的落下,就是葉默有有些吃不消,不過好在下落千米左右,他總算是見到了懸崖底端。

    這處懸崖底端和他在神農架遇見的那處懸崖截然不同,這四處都是瘴氣,不過這瘴氣竟然不外散,而是附在懸崖底上。葉默甚至還可以看見四處淩亂散落的一些動物骨骼,還有一些人頭骷髏。在這樣的懸崖底上,葉默一刻也不想多呆。

    葉默展開禦風術很快就來到了對麵,不過他沒有上去,這個時候上去說不定正好被張之匯這老家夥抓個正著。

    他必須立即就走,葉默看了看手的柳葉刀,心一動,將柳葉刀隨手就丟在了附近。

    然後葉默強忍住在崖底的惡心,在懸崖底端不斷的往前飛躍,他知道就算是他在懸崖底,等會拍賣會的那些老東西肯定會下來找他的。這些家夥都以為自己身上全是寶庫呢,所以他根本就不敢停留在這。

    他的修為雖然不如張之匯,但是論起逃跑的手段來,就算是這的頂級高手,葉默也不懼。他有禦風術和雲影步,這崎嶇不平,甚至危及四伏的懸崖底端對葉默來說和平川大道沒有任何的區別。

    兩個小時後,葉默發現前麵已經沒有去路了,而又是一片橫在眼前的山崖石壁,如果再要往前走的話,就要轉彎。葉默可不想轉彎,誰知道轉來轉去會轉到什麼地方,說不定又轉到棲霜寺也不一定。

    就在這上去,葉默想到後根本就不遲疑,立即往懸崖上麵飛躍。雖然幾百米的懸崖底端,但是對葉默來說卻沒有什麼挑戰,在禦風術的幫助下,他很快就再次回到了上麵。

    葉默剛落在崖上,一個身影就同時飛躍過來,落在他身前不遠的地方。

    “你速度很快啊,沒想到我剛到,你就上來了。”過來的人是一名身穿黑衣蒙著黑巾的女人。

    葉默一聽見這人的說話,就知道她是誰了,竟然是靜息道姑。

    “是你?”葉默心一沉,靜息怎麼知道自己會出現在這?

    靜息一聲冷笑,“如果你不想在這被包圍,就跟我過來。”說完轉身就走,她似乎算好了葉默要跟著她一起走。

    葉默確實沒有辦法,他也知道在這多呆一刻,說不定就危險一刻。靜息既然知道他會從這上來,別人一樣可以知道。

    靜息的速度很快,她似乎一點都不擔心葉默跟不上她。兩個小時後,已經接近中午時,靜息竟然帶著葉默東穿西走,再次來到了當初葉默跟蹤她的那處平台。葉默知道,這下去就是一個鐵索,過去就是靜一門的所在了,他不如道靜息帶他來這幹什麼。

    不管是幹什麼,此時葉默也絲毫不懼。單獨麵對一個靜息,他還有眾多的手段沒有使出來,他相信靜息在他麵前耍不了什麼花招。

    靜息一把扯去了黑巾,露出俏麗的容顏。似笑非笑的對葉默說道:“大虎哥哥,你可真是神出鬼沒啊。”

    葉默知道自己已經被認出來了,也拉去自己的麵巾,淡淡的說道:“哥哥這兩個字我可不敢當,別讓我將前幾天的飯吐出來。”既然撕破臉了,他就不在意了。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怎麼找到你的?”靜息說了一句後,也不等葉默回答,自顧說道:“不但是我,就是席烏山那個老鬼說不定也知道你活著。”

    葉默冷笑,席烏山等會肯定要搜索崖底,知道他活著根本不稀奇,而這個女人卻很是可怕,竟然知道在這等著他。

    靜息麵容一冷,“當初我還以為你死了,竟然裝的這麼像,還讓我傷心了半天,沒想到你的輕功竟然如此厲害,就算是頂級輕功高手也不是你的對手吧?你還真是讓我意外,我是第一次發現輕功如你這麼厲害的高手。”

    頓了頓,靜息繼續說道:“你既然在兩弄崖落下去都絲毫無恙,棲霜寺肯定也摔不死你,你以為你在空中的那一個轉身就是我一個人看出來了嗎?”

    葉默冷冷一笑,索性坐了下來,“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我昨晚一晚都沒有吃東西,說完了我要去吃飯了。”他已經知道靜息是怎麼知道他摔不死的了,倒是沒在意,既然兩弄崖摔不死,這摔不死也是正常。

    靜息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葉默,“你倒是很鎮靜,雖然你的輕功厲害,可是在無量山,現在你還沒有辦法出去,你以為‘宇會,能放過搜索你?別做夢了,不如你和我做個交易。姐姐不會讓你吃虧的,姐姐還是第一次呢,便宜你了。”

    靜息說到這眼波流轉,似乎再次回到了當初那個二十左右的靜紫兒。

    葉默心暗歎,這個女人真是一套一套的,雖然他也承認靜息是個美女,而且還是一個會勾引人的美女道姑,可是葉默卻對她絲毫沒有想法,這女人太變態了。

    “哈哈,上床的事情再說,先將你的要求提出來吧。”葉默哈哈一笑。

    靜息臉色似乎還變得有些紅,她想不到葉默直接說上床再說,一點點都不含蓄,心暗怒,和老娘上床就這麼簡單嗎?你做夢吧,小、子。

    不過這話她卻沒有說出來,而是慢條斯理的說道:“上次你從兩弄崖上來後,是不是跟蹤我到了這?然後看見我進入門派的?我想以你的輕功做到這一點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不錯。”葉默沒有必要去隱瞞,他本來就想去靜一門。

    靜息咬了咬牙,冷哼一聲:“果然是這樣,你說你想去我靜一門想做什麼?不要告訴我你是去找素素的。”

    葉默微微一笑,“我為什麼不能去找素素?我就是去找她的,怎麼不行嗎?”

    “你喜歡素素?”靜息睜大了眼睛盯著葉默,似乎被這個消息打擊到了。

    “我不能喜歡素素?難道要喜歡你不成?不錯,我就是喜歡素素。”葉默算計好了不怕這個老道姑,也沒有必要和她去隱瞞。

    靜息忽然咯咯一笑,“大虎啊,你要喜歡素素,必須要我幫忙呢。你知道吧,我是素素的師叔,如果沒有我這個師叔幫忙,你見都見不到素素,怎麼樣,你要不要討好我這個師叔呢?而且不要說見了,就是你進都進不了我們靜一門,你以為跳下鐵索就可以找到我們靜一門了嗎?別做夢了,小弟弟。”

    對於靜息說她是洛素素的師叔,這葉默倒是沒有懷疑。不過他的敵對心態倒是放了下來,既然是素素的師叔,雖然有些變態,自己還是不要得罪的為好。

    “說吧,你有什麼要求。”葉默對這個靜息一點好感都沒,隻是這靜息是素素的師叔,他也不能太過得罪。

    靜息嫵媚的一笑,“其實我也很喜歡你呢。”說完看了看葉默,再次說道:“你身上有很多好東西啊,竟然連駐顏丹都有,是不是也給一顆給我呢?”

    葉默沒好氣的說道:“你以為駐顏丹這東西是大街貨啊,想有就有?”

    “那天我在神龍架狄拓峰遇見的那個背著一個女孩的人就是你吧?采走‘紅葉楠柿,的人也是你吧?”靜息語氣忽然變冷的問道。

    

Snap Time:2018-04-26 15:55:21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