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二百四十三章怎麼可能

  
  獨狼忽然再次冷笑,“那又如何,你現在又能將我怎麼樣?”說是這樣說,獨狼心卻巴不得葉默去找東西來砸他,一旦葉默離開,他馬上就可以上來。可是隱約覺得,應該不會這麼簡單。
  葉默哈哈一笑,“我有一百種辦法將你殺了,別說我在這挖石頭砸你就可以砸死你,可是小爺不屑這麼做。”
  聽到葉默要挖石頭砸,獨狼臉『色』一變,不過後麵葉默說他不屑這麼做,他總算是鬆了口氣,臉『色』變幻的想著是往懸崖下麵逃生還是怎麼辦。
  “因為小爺要下來親手殺了你。”葉默說完竟然跳下懸崖。
  獨狼一驚,立即就『露』出驚喜的神『色』,如果葉默也跳下來,兩個人都貼在懸崖上麵,他根本就不懼葉默。
  正當他想著如何反擊葉默的時候,三四道寒風朝他掃來,他根本避無可避。如果在平地,他還可以躲藏,現在在光滑的懸崖峭壁之上,他隻能躲過頭部的兩道。
  胸口的卻躲不過去,隨即獨狼心一橫,憑著受你這暗器一下,也要將你拉下來。
  獨狼隨即就感覺後腰一涼,他下意識的往下看了看,不過他的意識隨即就開始『迷』糊消失,“怎麼可能……。”
  這個意識岡剛消散,獨狼的下半身就完全落入懸崖,葉默此時巳經伸手抓住獨狼的柳葉刀,再次借助禦風術飛躍回了峭壁的小路上麵,下麵的獨狼已經完全不見。
  把玩了一下手的柳葉刀,葉默感覺這刀不錯,如果無法煉製出來更好的刀,就將這把刀給許平也好。這柳葉刀是他殺了獨狼得到的,沒有必要藏起來。畢竟獨狼在這等他,很多人知道了,一旦獨狼上身死大家肯定知道就是他殺的。
  況且獨狼這人葉默在拍賣會也稍稍耳聞,是個獨來獨往的家夥,根本不是什麼門派子弟他沒有必要去擔心。
  葉默將柳葉刀背在背後,這才沿著懸崖小、路走出去。他很小心,同時神識也是高度注意,他殺了一個獨狼,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那個張之匯應該也不會放過他。畢竟拍賣會的人大多知道‘柳青蘿,在他的手。
  葉默想的沒錯他走出懸崖小路,來的鐵鏈橋的前麵就看見了張之匯。而且不是張之匯一個人,四處都有很多人圍著,看樣子這些人不是想看熱鬧,就是想渾水『摸』魚的。
  張之匯背著一把古『色』長劍頭發蒼白,可是葉默在他身上看見子比獨狼厲害太多的東西,可見這人比獨狼要難以對付。
  張之匯看見葉默也是一愣,不過看見葉默背上的柳葉刀他很快就反應過來,隨即說道:“我還以為來的會是獨狼,沒想到你竟然可以殺了獨狼,看來是我看走眼了。”
  “你能殺了獨狼,我也不為難你,交出‘柳青蘿,走吧。咦你的‘柳青蘿,放在什麼地方了?”張之匯這才突然發現葉默身上除了一把柳葉刀外似乎沒有別的東西。
  葉默掃了一眼周圍旁觀的人,再冷冷的看了一眼張之匯,這才淡淡的說道:“你就是張之匯?”
  張之匯臉『色』一沉,“大膽小輩張之匯也是你可以叫的。”在他看來,自己修為遠遠在葉默之上,在隱門輩分卻是相當被看中的,這小輩至少要尊稱自己一聲前輩。他不搶葉默的東西讓給葉默主動交出來,不代表他可以容忍葉默的這種無禮。
  “你個老王八皮還真你他圌媽的hou啊,想搶小爺的東西,還要裝個屁的『逼』啊。”葉默心頭火氣,這老東西一把年紀了,想搶自己的東西,還假裝成偽君子,真是惡心極了。
  張之匯被葉默罵道臉『色』黑如鍋底,他已經是地級中期的巔峰修為,隨時就可以跨入後期。就算是夏家的老東西和他競拍‘柳青蘿”也隻敢拿錢財壓住他,卻不敢真的和他鬧翻。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簡直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如此罵他張之匯。這些罵人的話,他可從未想過會出現在他的身上。
  要知道,他雖然不經常出來,但是出來後,看見他的有誰敢不尊稱他一聲‘張前輩,的。如果不是這次要突破中級,他還真的懶得去搶一個小輩的‘柳青蘿”
  臉『色』氣的漆黑的張之匯拔出長劍,甚至都沒有可以去抖動長劍,長劍就自動幻化出數個劍花。
  “嗡”的一聲,長劍帶著狂暴的殺意將葉默完全罩住了,他已經動了殺機了。
  葉默心一沉,如果說在平地之處,他和獨狼還可以打鬥一番的話,麵對這個老頭,他是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這老頭比獨狼厲害太多了,而且出手就封住了他的退路。
  躲無可躲的葉默,手的柳葉刀同時幻化出一片刀影,琪琪架住劍光當中的長劍。
  葉默想了無數個辦法,隻有一個辦法可以打敗這個老頭。如果他用身上數十個火球符一起砸下去,在配合風刃的話,也許可以讓張之匯受到重傷,最後甚至殺了他也不一定。但是他卻不想這麼做,一旦這樣做了,他的底牌盡出,而這這麼多圍觀的人,都可以看見他的底牌。他的底牌被這麼多人看見,這根本不是葉默想要的結果。
  最重要的是他就算是這樣殺了張之匯,自己也必定要受到反噬重傷,而這麼多圍觀的人,沒有一個是好相與的,他根本就無法逃走。
  “叮叮叮叮叮叮h……”一陣密集的刀劍撞擊之後,葉默倒退出數步,手的柳葉刀已經全是豁口。身上的衣服竟然被張之匯的長劍攪得猶如破布一般,而且胸口兩條血痕滲出了血跡。
  “無知小輩,區區玄級修為竟然敢如此囂張。”張之匯一向愛臉麵,現在在葉默麵前被奚落,他已經動了殺機。原本他隻想將葉默的修為全部廢去,現在是必殺不可了。
  葉默隻是接了張之匯的一劍,就知道他隻能選擇逃跑,而且往後麵跑絕對不現實,因為後麵的懸崖小路上葉默的神識清楚的掃到又來了兩個人。這兩人是拍賣會出來的,現在過來,百分之百是找他的麻煩。
  看著張之匯輕藐冰冷的眼神,葉默就知道今天他除了跳崖,無處可逃。可是跳崖,也必須要有落腳的地方,如果像剛才獨狼落下去的那種光滑懸崖,就算是他有禦風術也有可能被摔死。
  後麵的兩人已經越來越近了,葉默不知道張之匯是不是故意『逼』迫自己後退,然後落入後麵的兩人手中,但是他已經將這張之匯拉入必殺名單。這老東西,等他修為上去了後,出來首先就要殺他。
  葉默很想問問這老東西是哪家門派的,可是他卻不敢問,一旦他問了,別人說不定就知道他能夠逃走了,下麵的一步他必須做的天衣無縫。因為他已經在懸崖下麵百米的地方看見一處凸起,他必須在落下懸崖後,在那處凸起的地方點一下,再往下落。
  “老匹夫,再接小爺一刀。”葉默淩空躍起撲向張之匯,同時舉起手的柳葉刀,對著張之匯頭頂劈了過去。
  “找死。”張之匯看見空門大『露』的葉默,心冷笑,這想死想昏了,竟然連這種招式也敢在他麵前使出來。
  張之匯手的長劍隻是一劍就劈飛葉默的柳葉刀,然後長劍即刻回轉,他對葉默已經非常憤怒了,他要立即殺了葉默。
  周圍所有的人都似乎知道葉默接下來的遭遇,甚至有些人都不忍去看。因為葉默這一招被張之匯擋往,他必定要落下,正好被張之匯接下來的一劍砍為兩半,就好像送到張之匯的劍下去的一般。
  就算是他想要落下懸崖都不能,沒有人可以在這種情況下躲過張之匯的這一劍。
  “這人好可憐,竟然要被腰斬。”蓮航靜齋叫小雨的道姑似乎不敢再看,將頭回轉了回去。
  另外一名蓮航靜齋的道姑卻扶住了那名年紀稍小的道姑說道:“師父說了,出來的時候千萬不能認為我們是隱門中人,就可以藐視別人。那個年輕人就是前車之鑒,他之所以落的如此下場,是因為他太過張揚了。”
  “真是便宜你了,沒想到你還真會隱藏,竟然連我都沒有認出來大虎就是你。”一名身穿黑衣的女子盯著葉默的身形,冷冷的說了一句。
  “張前輩刀下留人。”此時後麵的兩人已經疾步走了過來,正好看見葉默的柳葉刀被擋住,即將被腰斬的一幕。
  可是張之匯的一劍已經橫掃了出去,顯然這兩人叫的晚了一些,也因為別的事情來得晚了一些。
  隻是讓所有人沒有預料到的是,葉默並沒有預期的落在張之匯的長劍下麵,他似乎被長劍劈的落下了懸崖。
  “怎麼可能?”張之匯『迷』糊了,在那種情況下,是不可能落下懸崖的啊,難道自己的內氣反而將他震飛了,這不可能啊。
  “怎麼可能…六周圍所有圍觀的人也都『迷』糊了,他們沒想到葉默竟然可以落下懸崖。不說是受力的方向不可能,就是地級後期的高手,也無法在力竭的情況下,在空中做出落下懸崖的轉移啊,難道是自己看錯了不成。
  

Snap Time:2018-11-21 11:52:46  ExecTime: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