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二百三十五章凶悍


    葉默更是火氣,這麼多人都不攔,偏偏攔住他,是欺他年輕而且沒有後台,卻擁有五十號以內的牌子。

    後麵的人已經看見葉默再次和守門的人衝突起來,認識葉默的人都知道他相當的強悍,估計又有熱鬧看了。

    “我怎麼沒有聽說過入門的牌子還需要詢問來曆的?應該沒有這個規矩吧。”許平立即『插』嘴道。

    右邊的矮個男子聽見許平的話,立即就是一巴掌打過來,竟然將許平扇出數米之遠,倒在地上,嘴角依然還流血不止。

    “老冇子說要就要,怎麼?還不服氣嗎?”這矮個的男子打完之後,輕藐的看了一眼許平,再冷冷的掃了一眼葉默,區區兩個無門無派,而且隻有黃級修為的家夥還敢廢話。

    葉默眼神一冷,回頭看向那名矮個男子。

    “怎麼不服氣嗎?不服氣老冇子連你一起打,滾。”這矮個男子見葉默看過來,立即狠狠的罵道。

    葉默緩緩的回過頭,這矮個男子見葉默在他的斥下麵竟然縮卵了,不由的吐了一口吐沫,冷笑說道:“什麼東西,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周圍所有的人看見葉默終究是沒有衝動,不由的為葉默鬆了口氣,不過心對葉默也有些鄙視。

    “滾吧,別耽誤別人進場。”見葉默轉過頭來,鷹鼻男子不屑的說道。

    葉默微笑著點了點頭,就在他鄙視的眼神還沒有來得及轉換的時候,葉默忽然再次轉身,以極快的速度一拳擊中矮個男子的丹田。

    這一拳葉默十成十的力氣擊出,沒有絲毫的留手。

    “噗……”噴出一口漫天的鮮血,矮個的男子被擊飛出數丈開外,落在地上動也不動,沒有人知道他是生是死。不過所有的人都知道,就算他還活著也是和死了沒有什麼區別,這一拳已經完全擊碎他的丹田了。

    葉默一拳偷襲得手,立即後退出數步,平緩了一下氣息,再冷冷的盯著這鷹鼻男子。

    “嘶……”數聲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這蒙黑巾的年輕人好彪悍,竟然如此殺伐果斷,一拳偷襲了一名半步地級高手,而且還是一拳見效。

    沒有人想到葉默敢偷襲一個半步地級的高手,甚至那名矮子也沒有想到,可是葉默偏偏做了,而且一舉成功,難道他真的是個莽撞之人,什麼都不在乎嗎?

    葉默當然在乎,他已經看過來的路了,那是一條建立在懸崖峭壁之上的小路。別人無法逃走,不代表他也無法逃走,萬一真的打起來,他完全可以帶著許平跳下懸崖,他有禦風術,他根本就不懼。

    對葉默來說既然要打,還不如先幹脆滅了一個,也少了一份威脅。他可不會婆婆媽媽的等會一個人來麵對兩個玄級巔峰的圍攻,這不是他的作風。既然要暗算了,葉默當然選擇修為稍稍高一些的矮個。再說了,先殺矮子,等會要是說理,他也好說一些,畢竟是矮個的家夥先動手的。

    半晌那名鷹鼻男子才反應過來,嘶叫一聲:“雜種,你竟然敢殺了我哥哥,隨手就是抽冇出一把長刀對葉默當頭就劈了過來。”

    在他看來,葉默剛才是偷襲才殺了他哥哥的,要是真的打起來,他隻要一刀就可以殺了葉默。

    葉默當然知道這鷹鼻男子比起剛才他殺了的那個矮子,修為隻是稍稍的低了一點,甚至比鄭成則的修為還要高一些。當然不敢怠慢,神識當即就鎖定了鷹鼻男子的長刀。

    鷹鼻男子的長刀雖然厲害,可是對葉默卻沒有任何的威脅,葉默不但神識鎖定了他的長刀,而且還用神識小心的查看周圍的情景,他怕再有人出來圍攻他,一旦再有人出來圍攻,他就必須立即逃走,拍賣會就參加不成了。

    看見這邊又打起來了,許多人再次出來觀看,一時間甚至沒有門牌的人都可以進去。不過既然來這的人都有門牌,倒也沒有人趁機『摸』魚。

    鷹鼻男子片刻之間已經劈出十二刀,一刀連一刀,幾乎已經連成了一片刀幕。葉默冷笑,如果他拿出長刀,甚至可以在這家夥第七刀的時候,就可以殺了他,可是他不敢拿出邊坡的長刀,隻能徒手對抗。

    “嗙、嗙、嗙……”連續十二聲響後,葉默已經和鷹鼻男子再次分開來,那一片猶如刀幕一般的十二刀,竟然連葉默的一片衣角也沒有砍落。

    此時鷹鼻男子已經知道葉默不是表麵上看起來那麼簡單了,心雖然迫切的要殺了葉默,可是知道這事情不能著急。

    鷹鼻男子隨手打出一個火箭筒一樣的信號,然後手的長刀再次卷起刀幕對葉默掃了過去。

    葉默看見這鷹鼻男子打出的信號,立即就知道他肯定是召集人去了,必須速戰速決,無論來人是不是會公平斷事,這鷹鼻男子他都非殺不可。

    葉默雖然焦急,可是這鷹鼻男子卻也不是容易就被殺的,葉默的拳頭再次和他的長刀一輪相撞之後,這鷹鼻男子被葉默擊的倒退數步,他立即就知道葉默比他還要厲害一些。

    雖然將鷹鼻男子擊退出數步,葉默心卻沒有絲毫的喜悅,他的拳頭隱隱也有些疼痛,他知道如果自己用風刃的話,早就殺了這家夥了,可是他不敢用。此時葉默的神識已經掃到百米之處已經有兩名男子快速的接近,而且修為明顯的要高於鷹鼻男子。

    不行,不能等他們到了再說話,葉默在擊退鷹鼻男子的同時,他整個人竟然淩空而起,直接撲向了鷹鼻男子。

    “找死。”鷹鼻男子見葉默竟然敢如此托大,冒著大『露』空門的姿態衝向自己,他的嘴角立即『露』出一絲冷笑,長刀再次劃向葉默的胸口。

    葉默用身體攔住了圍觀人的視線,一拳對長刀刀背擊出,同時一道風刃直接劃過鷹鼻男子的脖子。

    鷹鼻男子的長刀陡然頓住,他有些不敢相信的想伸手在脖子上麵『摸』一下,可是最後卻無力的將手垂了下去。他臨死都不敢相信,葉默竟然用暗器殺了他。

    周圍的人都愣住了,剛才葉默的那一招空門大『露』,明顯的犯了武學大忌,可是怎麼轉眼之間這鷹鼻男子就死了?這年輕人也太詭異了。此時很多人都紛紛叮囑旁邊的小輩,以後遇見這個人要盡量避開。

    這個時候葉默才落了下來,同時兩名灰衣男子落在了葉默的旁邊。葉默心一凜,這兩人任何一人的修為都比鷹鼻男子要高出不少,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想到這,葉默立即下意識的後退幾步,靠近了許平,一旦不對,他立即抓住許平轉身就逃。

    “大膽,竟然敢在棲霜寺殺我拍賣會的看守,你到底是什麼人?來這意欲何為?”說話的男子已經五十多歲了,頭發花白。

    葉默不慌不忙的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最後說道:“兩位前輩如果不信,可以詢問別人,而且我還看見這兩人調戲蓮航靜齋的兩位姐姐,可見這兩人根本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花白頭發的男子看向人群,隨意問了幾句,雖然沒有人出來作證,可是這花白頭發的男子問到的時候,眾人還是選擇了說實話。

    “師兄,看樣子和這位小哥說的也沒錯,古氏兄弟無禮取鬧,阻攔客人,卻是犯了大忌。當初選擇這兩人來看守,我就感覺不大妥當。”另外一名中年男子立即說道。

    這花白頭發的男子歎了口氣說道:“這也不是我們可以做主的,此事先放下不談。”

    說完,這花白頭發男子對葉默說道:“你們兩人先進去吧,記住不可再鬧事,這事情不是我們可以做主,你們也可以選擇離開,我不會阻攔。”

    葉默一聽就知道這古氏兄弟肯定有什麼後台,不過他也不在意,既然來了,就肯定要進去。想到這一抱拳說道:“多謝兩位前輩了。”

    說完,葉默拉起許平毫不遲疑的拿起那張玉牌進入了麵。

    周圍的人看見葉默走過來,都是紛紛讓開,在他們看來,這個蒙著黑巾的年輕人根本就是一個脾氣暴躁,一言不合就動手殺人的家夥,還是少接觸為妙。

    蓮航靜齋那名年輕點的道姑看著葉默進去的背影,拉了拉另外一名道姑的手說道:“這人真是好凶悍啊,剛才在峽穀麵就殺了斷拳堂的人,現在又殺了古氏兄弟。不過他也算是幫師姐你出了口氣,等會我們要不要去感謝一下?”

    另外一名道姑立即說道:“雨兒師妹,你太幼稚了。你以為他是幫我們殺人的嗎?你沒有見到他是在那個矮子動手打了他的同伴後才殺人的嗎?而且他還利用了一下我們。剛才他說話的時候,好像是看不過眼我們被欺負似的,其實他根本就是在以我們為借口襯托他殺人沒錯,這種人我們千萬不要和他多說話。”

    “哦,我知道了,師姐,這外麵的人怎麼一個個都是這麼壞啊。”叫雨兒的道姑立即嘟著嘴說道。

    

Snap Time:2018-01-20 19:09:59  ExecTime: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