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二百三十四章果斷殺了


    拳劍相交之下,竟然沒有血肉碎裂的聲音,而是發出金鳴一般的撞擊聲。鄭成則的長劍竟然被擊的下沉及地,而鄭成則本人卻被巨大的壓力壓迫的後退數步。

    葉默的手卻完好無缺,而此時葉默再跟著上去,又是一腳踹在鄭成則的丹田之上,鄭成則又是飛出數米高,遠遠的撞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上麵,口噴鮮血,明顯的是沒辦法活下去了。

    此時葉默才走到鄭成則的麵前,將他胸口的布包拿了下來。

    周圍圍觀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鄭成則好歹也是古武修煉到玄級後期的人物,竟然在葉默手隻堅持了兩招,這年輕人太凶悍了點。雖然鄭成則輕敵在先,但是就算是他完全不輕敵,很明顯在這年輕人麵前也支持不了二十招。

    好厲害,可是他得罪了斷拳堂,斷拳堂雖然不是什麼一流的隱門,卻也有一名地級高手坐鎮,這年輕人夠嗆。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葉默當時是怎麼用拳頭擊飛長劍的,不過其中兩名地級高手卻看得很清楚,葉默的拳頭是準確的擊中長劍的劍背之上,這才將鄭成則擊飛。

    這兩名地級高手也是心暗自比較,就算是他們對上鄭成則,也不一定能如此輕鬆的可以將他擊斃,而這年輕人卻厲害的有些過分,他們甚至看不出來葉默屬於什麼門派。

    那名被葉默曾經砍斷過手臂的女孩朝葉默看了又看,這才低聲的對她旁邊的美貌道姑說道:“師父,這人我好像在哪見過,就是想不起來了。”

    那美貌道姑立即斥道,“紫絮,不要『亂』說話。我們可以進入這不容易,千萬不要再『亂』說。”

    葉默將布包遞給許平說道:“許兄,這是你的,給你。”心卻在想等會用什麼東西再換回來。

    許平卻一推說道:“兄弟為了我的事情得罪了斷拳堂,我許平很是過意不去。這東西對我也沒有什麼用處,而且你的修為比我高,就送給你吧。還沒有請教朋友姓名。”

    葉默本來就是為了星玉而來,聽了這話,也不矯情,立即就將星玉收起,拿出那塊防身玉玦說道:“這玉玦是一個防禦法器,比起你的隕石來價值相差太大,我先占你一點便宜,有機會再補上,我叫莫影。”

    葉默在這可不敢托大,這全是一些有來曆的人,雖然葉默自負,他還沒有自負到不將所以的人放在眼。

    許平接過玉玦哈哈一笑說道:“莫兄弟這麼說就是見外了,能結交莫兄弟這種朋友,是我許平的運氣。隻是讓莫兄弟也得罪了斷拳堂,我許平好生過意不去。”

    葉默頓時對這許平另眼想看,這人看起來很是爽快而且也絲毫不懼斷拳堂,隨即也是哈哈一笑,“斷拳堂,我還沒有放在眼。如果再有段拳堂的人來『騷』擾,我不介意去走一遭,將這個地方鏟平。”

    葉默是故意說這個話的,他殺了歐旭虎,又殺了鄭成則,和斷拳堂早就是無法兩存了。與其畏畏縮縮,還不如幹脆果斷的將恩怨挑明。再說了,他可不是『亂』說的,隻要他得到了星玉,就可以煉製成飛劍,一旦飛劍成型,他的戰鬥力何止提升一倍。

    “好,如果斷拳堂再來,我們兄弟兩人就去殺他個天翻地覆。”許平也是豪氣幹雲。

    周圍的人見已經沒有熱鬧可看,而且這年輕人竟然大言不慚的要單挑斷拳堂,都紛紛散去,進入了峽穀。

    “莫兄弟也是來參加拍賣會的?”看見眾人紛紛離開,許平這才問道。

    葉默點了點頭,“我聽說這有一個拍賣會,就過來看看,不知道有什麼好東西。”

    許平愣了一下才說道:“難道你沒有入場的門牌?”

    “進場還有門牌嗎?”葉默這倒是第一次聽說,頓時就問了出來。

    許平『摸』出一個玉牌,說道:“當然要的,我也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弄到這個牌子。”

    葉默接過許平手的玉牌看了看,忽然想起了自己身上也有一個這種玉牌,就是當初在俞連身上搜來的,上麵有一個數字是三十七,而許平手的玉牌上麵的數字是一百零一。

    “是這種玉牌嗎?”葉默隨手拿出俞連身上的那個玉牌,心想幸虧靜息道姑殺了俞連後沒有搜身,不然自己還沒有玉牌進入。

    許平拿過來一看,立即說道:“不錯,就是這種玉牌,你這個玉牌是前五十的號碼,可以帶一個人進去的,五十以後的號碼,就比如我的,隻能一個人進去。沒想到莫兄弟竟然有這種高檔玉牌,既然這樣,我們就進去吧。”

    雖然許平沒有問,但是他心已經肯定葉默是地級高手了,因為這種牌子除了地級高手,就是一些有身冇份的人才能持有。

    兩人說了一會話後,才互相了解到雙方都是無門無派的散修。葉默雖然對許平很有好感,但是卻也沒有將自己的底細全部說出去,畢竟許平也沒有對他說什麼。而且江湖中人,誰知道底細?熱血的時候可以互相生死,利益衝突的時候說不定就被出賣了。畢竟才萍水相逢而已。

    葉默和許平走過峽穀,再穿過鐵鏈橋後,進入了一段幽長的山崖小道。這段道路建在懸崖的峭壁之上,往下看去,根本就看不見底,全是白霧繚繞。走在上麵似乎隨時都會被風吹落下去一般,如果恐高的人,說不定就頭暈落下了。

    不過來參加拍賣會的有幾個恐高的,『綠色小說網』長懸崖小路後,前方的地勢豁然開朗了起來。大片大片的野花樹木顯得很是幽靜和漂亮,山花的盡頭是一個木頭搭建起來的門樓,上麵寫著‘棲霜寺’。

    葉默看見許多人拿著玉牌進入麵,就知道應該已經到了,他也不由的暗自佩服東方棲,區區一個沒有修煉過的家夥,竟然連這麵的事情都弄的這麼清楚,不知道他是什麼渠道。

    看來任何人都不能小看,有句話叫‘魚有魚路,蝦有蝦路,螺螄也有一個轉轉子路’這話可說的真對。

    葉默注意了一下守門的兩名男子,都是玄級巔峰修為。據宋海說這兩人是兄弟,而且好『色』如命,今天來的人就有許多女『性』,不知道這兩人是如何的好『色』。不過葉默也不相信這兩人敢光天化日之下對女人動手。

    葉默和許平走在後麵,他知道現在還才上午十一點不到,葉默已經從許平的口中得知,拍賣會要下午三點才會開始。

    葉默仔細的觀察這兩名守門的家夥,果然看見這兩人的眼睛不時的在一些女子身上轉來轉去。特別是麵對蓮航靜齋兩名師姐妹的時候,更是差點將口水都流下來了。葉默看見那個矮子在蓮航靜齋的兩名道姑進入的時候,他伸手在其中一名道姑手抓了一下,那名道姑手一縮,玉牌都掉在地上了。這名道姑趕緊撿起玉牌,拉著後麵的女子匆匆進入,卻沒有多話。

    可是所有的人身上的牌子都很正確,而且現在又是人來人往,這兩人倒也不敢太過分。

    他現在已經明白,不管是昨晚還是今天下午,他要是和唐北薇兩人來這,肯定不會遇見別人的。因為昨晚拍賣會還沒開始,今天下午拍賣會正在進行,不管是那一種情況,以這兩人的『色』胚樣子,自己帶著唐北薇都肯定會被這兩人攔住。

    果然不是兩個好東西,葉默立即就知道,一旦他和唐北薇被攔住,是百分之百要和這兩人衝突起來的。這東方棲想的點子真陰險,幸好東方棲被他殺了,不然的話,他還真的沒有辦法定下心來,這人動不動就來陰的。

    輪到葉默和許平兩人,葉默將手的牌子遞了過去,許平也拿出了自己的牌子。

    左邊的鷹鼻男子接過葉默的玉牌有些奇怪葉默怎麼沒有帶人,而且還是五十號以內的牌子,一般五十號以內的牌子都會帶一個人進去的,而葉默雖然用黑巾罩住了臉,可是他的年紀也太輕了。

    “你們是哪個門派的?”這鷹鼻男子心想持有五十號以內的牌子,一般都是比較大的隱門中人,或者是俗世界的極大門閥了,可是葉默怎麼看都不像。

    葉默立即搖頭說道:“我們沒有門派。”

    這鷹鼻男子又仔細的打量了葉默一番,既然沒有門派,見自己這麼問就要主動孝敬了,可是葉默竟然絲毫沒有孝敬的意思,立即眼神一冷說道:“這牌子你是從什麼地方偷來的?”

    葉默心頭火氣,冷冷的說道,“這需要向你報告嗎?你管我從什麼地方得來的,隻要是真的就好了。”

    “大膽,區區一個低級小輩,竟然敢如此無禮,你的牌子來曆不明,我沒收了,你從什麼地方來就回到什麼地方去。”這鷹鼻男子因為今天來了這麼多優秀的小妞,可是他到現在連一點便宜都沒有占到,現在葉默不但不孝敬他,還要和他拿捏,頓時就火起。

    

Snap Time:2018-08-21 04:06:23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