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二百一十五章厲害的道姑

  
  葉默雖然被埋在地下,可是他絲毫緊張感都沒有。原來怕被埋,是因為實在怕被泥土沙石弄到渾身髒兮兮的。現在既然已經被埋了,他也可以出的去,雖然麻煩點,但是一百來米的地下就想要他的命還差了點。
  葉默拿出長刀對著盡頭的石壁就挖了起來,他決定挖個十幾米,如果沒有出路,就開始朝上挖。因為十幾米後,他再挖就無法挖的動了,至少碎石沒有地方放了。
  讓葉默感到幸冇運的是,他沒有挖到十幾米,才挖了十米不到,就挖通了。新鮮的空氣傳來,讓葉默很是舒服。葉默從媊挳p了出來,竟然是一處懸崖的中間。他籲了口氣,雖然身上已經很是狼狽,可總算是沒有鑽一百來米的土石。
  正當葉默準備上崖離開的時候,崖頂傳來了輕微的說話聲音。
  “俞連,我再說一次,就算是你追到天涯海角,我也沒有拿過任何東西,而且邊坡也不是我殺的。”一個很是好聽的女聲。
  聽到這個聲音,葉默剛想伸展出去的神識立即就收了回來。邊坡的厲害,葉默還是知道的,既然被對方懷疑殺了邊坡,就說明這女人至少不會比邊坡差。而可以責問這女人的家夥,明顯也不是弱手。這個時候,他將神識伸展出去,豈不是找死的行為。
  “靜息道友,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來神農尋找‘紅葉楠柿’的人不是你一個吧,可是現在好像隻有你一個活人。禿頭李剛是我親眼看見你殺的,難道你還要否認不成?殺了邊坡可是和點蒼解下了大仇,而且邊坡的兄弟邊超晉級地級指日可待,你認為這事情傳出去,他可以放過你嗎?就連同你們靜一門都危險吧。”叫俞連的男子語氣很是慢條斯理,絲毫都不緊張。
  葉默心堣@動,他已經猜出來了那個女人是誰,應該就是在崖頂和禿頂三角眼打鬥的那名道姑。隻是沒想到那個三角眼竟然被她殺了,在葉默看來,那個三角眼比使拂塵的道姑還要厲害一點,不知道這道姑是怎麼殺了他的。
  看樣子這道姑不簡單啊,是個棘手的女人,如果要和自己對敵的時候,自己一定要小心了。
  靜息卻說道:“無論你信不信,雖然李剛是我殺的,可是我沒有殺過邊坡。而且我也沒有得到‘紅葉楠柿’,你如果還是不信,我也不會怕你。”
  俞連冷冷一笑,“我誠心誠意和你做生意,你竟然如此不給麵子。靜息,給你兩個選擇,一就是拿出三顆‘紅葉楠柿’,然後再陪我一次。第二就是我立即去點蒼門說邊坡是你殺的,不要忘了你靜一門雖然不錯,可是和點蒼比起來,什麼也不是。”
  “無恥。”靜息立即怒聲斥道。
  葉默忽然想起‘靜一門’不就是洛素素的門派嗎?沒想到這靜息竟然是靜一門的人。和洛素素是同門,不知道是素素的什麼人,既然遇見了等會打起來的時候,他救還是不救?
  “哈哈……”俞連忽然哈哈大笑,不過他的笑聲立即就停住了,“靜息,比起無恥來,我不如你太多了。當年你為了一個男子將你的師姐靜心害死,這我沒有說錯吧。而你害死你師姐後,竟然將那名男子抓住,當他的麵和別的男人**,以示報複,然後再將包括你喜歡的男子在內的所有的人都殺了。你說,比起無恥來,我是不是不如你呢?”
  “你……”那名女子氣的隻是說了一句話,就再也說不出來。
  俞連也不著急,是等著這叫靜息的女子答複,半晌後,這叫靜息的女子才緩緩的說道:“既然你不嫌棄我,我就同意了。不過希望你遵守你的諾言。”
  接著葉默就聽見一陣脫衣的窸窣聲音。
  “且慢。”俞連的聲音打斷了繼續脫衣的靜息。
  靜息的聲音變得有些軟起來,“既然已經落在你的手上,我都已經完全同意你的要求了,你還想怎麼樣?”
  “有些奇怪,看樣子事實和我聽到的有些出入,雖然我肯定你喜歡的那個男子是你殺的,而且你和別的男人**也肯定是真的,不過你怎麼可能到現在還元陰不泄?竟然是處子之身?”俞連的聲音充滿了戒備。
  他說完見靜息沒有回答,卻再次冷哼一聲說道:“我對你已經沒有興趣了,你隻要拿出三顆‘紅葉楠柿’就可以結束交易,以後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各不相幹。我俞連禦女無數,處冇女和非處冇女還是可以看出來的,別和我耍花樣。”
  原本葉默還在考慮等會打起來是不是幫一下靜息的,不過聽完兩人的對話後,葉默已經徹底的打消了這個念頭。看樣子和兩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素素怎麼會在這樣『亂』七八糟的門派媊恁H
  “**,竟敢偷襲我。”俞連驚怒的聲音傳來,接著葉默就聽見了上麵的打鬥聲音。聽聲音,葉默就知道那個俞連使的是刀,而且出手絲毫都不比靜息差。
  葉默對這個叫靜息的女人可是佩服的不得了,雖然不知道她是怎麼殺了三角眼的,可是她殺了一個地級高手後,和俞連還打的難分難解,可見這個女人的韌『性』相當的強。
  不敢將神識掃出去,也不敢爬上去查看,葉默幹脆坐了下來。等這兩人打鬥完畢後,他才離開。
  上麵兵器撞擊的聲音越來越密,然後慢慢的稀疏起來。最後終於停了下來,葉默又等了將近一個小時後,這才緩緩的將神識掃了上去。
  那個女人竟然不見了,隻有俞連的一具屍體。
  葉默爬上了崖頂,俞連的咽喉被拂塵掃的粉碎,葉默在他的身上搜出了一個小小的玉牌,上麵寫著‘三十七’這個字樣。
  葉默將牌子收了起來,然後將俞連燒成了飛灰。準備離開的葉默注意到了下山處的一片草叢,上麵沾染了些許的血跡。看樣子那個靜息就是從這堥囿滿A說明她受傷也不輕啊。
  想到這個靜息是和洛素素來自同一個地方,雖然有些擔心靜息的修為,可是葉默依然悄悄的跟了上去。
  雖然後麵路邊沾染的血跡很少了,但是葉默依然憑借著+神識查找到靜息的前進線路。兩個小時後,葉默在一處小溪旁邊看見了倒在地上的靜息道姑,她已經昏『迷』了過去。看樣子受傷太重了。
  如果是沒有暈倒的靜息,葉默倒是可以繼續跟蹤,可是遇見暈倒的這個道姑,葉默卻是無可奈何了。救還是不救,如果救的話,這個連師姐都暗害的女人明顯的不是什麼好東西。葉默可不認為當時隻有俞連和靜息兩人的時候,俞連還會說謊。
  但是如果不救的話,這個道姑是和洛素素是一個屋簷下的,說不定還有淵源,況且葉默還指望她帶自己進入靜一門。
  正當葉默躊躇的時候,他的神識忽然掃到靜息的眼皮動了動,他立即收回神識,他知道靜息馬上要醒過來了。
  葉默連忙走到靜息的麵前,有些驚訝的說道:“咦,這堳蝏臗晹酗@個道姑,難道和我一樣,也是遇見了野獸不成?不會死了吧。”
  說著葉默就要伸手去扶靜息,此時靜息已經睜開眼睛,連忙說道:“多謝這位大哥了,我可以動的,麻煩你幫我舀點水來,我口很渴。”
  “啊,你沒事就最好了。可是我因為旅遊『迷』路,又被野獸追趕,現在身上沒有瓶子啊。”葉默有些手足無措的說道。
  “沒關係,你就用手掬幾下就好了。”靜息說完這句話後,臉『色』蒼白的有些厲害,很明顯她是失血過多。
  葉默用手捧了幾下水給了靜息喝完之後,靜息再從衣袖媊恁y摸』出一個『藥』瓶,想倒一些『藥』在傷口上麵,可是手哆哆嗦嗦的弄了半天也沒有弄到。
  “那個需要我幫你忙嗎?”葉默很不想上前去幫忙,可是這個時候,如果他不說這個話,肯定會被這道姑懷疑。
  “嗯,如此就多謝你了。你幫我將這『藥』粉倒入我的幾處傷口上…”隻是說了幾句話,這靜息再次喘了幾口氣,很明顯,她的傷勢非常的重,或者說她失血非常的多。
  葉默走了過去,伸手將她抱到靠近了一個巨大的石頭上麵,然後打開『藥』瓶。這靜息看起來最多也不過三十歲的樣子,可是葉默卻感覺她的年齡遠遠不止三十歲。不過葉默抱在手上的感覺卻非常的柔軟,葉默竟然想起了寧輕雪,輕雪的身體抱著比她要舒服多了。
  靜息身上大小傷口不少,不過最重的兩處傷口,一處在左胸ru房下麵,還有一處在腰部。葉默雖然在幫靜息敷『藥』,可是卻絲毫沒有注意她的胸部,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在靜息的動作上麵。
  這個女人應該是個狠女人,一旦她突然動手,自己也好有個防範。
  當葉默掀開這道姑腰部的衣服時,讓他驚訝的不是這道姑光滑潔白的肌膚,而是這個道姑竟然在小腹之處圍了一個非常『性』冇感『迷』人的紅『色』小肚兜,竟然有這樣的道姑。
  (求一張推薦票,如果有免費的評價票,也求一張,花錢的就不要了。評價票是看書到十塊錢後,自動產生一張的。)
  

Snap Time:2018-10-24 13:18:41  ExecTime: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