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二百一十二章女孩的心思你別猜


    見到眾人紛紛看著自己,東方棲再次傲然說道:“搜山其實隻是最後一個預備而已,以我前麵布置的手段,根本就不虞葉默會逃進無量山中。”

    不知道是驚歎於東方棲的陰謀,還是疑『惑』別的,在座的人竟然沉默了下來。良久宋祁明才說道:“可是你又如何知道葉默此時在何處?”

    東方棲微微一笑“‘宋家主也太小看我‘北沙,了,隻要葉默不刻意去藏匿,很快我就可以知道他的行蹤。而葉默此人,我認為他現在是絕對不會刻意去藏匿的。”

    “就算東方先生說的全部成立,也是事實,可是聶雙雙隻是一個普通的學生而已,就算是她長得很漂亮,那又如何?讓一個沒有進入社會的學生去欺騙葉默,估計她還沒有說話,就會被葉默察覺了。”這次提出意見的是宋祁湛。

    宋祁湛說完後就是連宋元義都點了點頭,可見他對宋祁湛的話很是滿意。

    “不錯,聶雙雙我是知道的,為人相當的靦腆,在學校麵雖然有第一校花之稱,可是她確實不大善於交際。況且一個女孩的第一次總是有些慎重的,讓她這樣的人去勾引葉默,我看確實有些……。”宋海的話雖然沒有說完,但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聽的出來,他對聶雙雙是否可以完成這件事,也很是懷疑。

    東方棲卻不慌不忙的說道:“看樣子你們對這個聶雙雙還不大了解啊,美女很多,我之所以選擇她,一個是因為她和葉菱同時在華清大學。還有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聶雙雙並不是表麵上看起來那個鄉下來的村姑。我們調查過她,如果沒有弄錯的話,她應該屬於半隱門出身,來自四川九月觀。

    而且此女還有一個歹毒的功法,就是喜歡吸男子陽元,被她禍害的男子不知多少,隻是從來沒有人發現而已。”

    “竟然是半隱門的人?還修煉這種歹毒功法?”東方棲的話就連宋元義都有些倒吸涼氣,一個修煉歹毒功法的女子,竟然在高校麵隱藏著。

    宋海很明顯的也沒有想到,不過他立即就想起了葉默的『性』格,連忙說道:“這麼說來,聶雙雙已經不是處冇女,而且對男女之事應該非常純熟了。

    以葉默此人的『性』格,估計不喜……。”

    東方棲冷笑一聲“‘就算是不喜,也是上過床以後才知道。隻要聶雙雙可以做到這一點,就已經成功了。並且,你們應該還不知道,聶雙雙和葉默曾經見過一麵,而且葉默也知道她是華大的學生。一旦被葉默看見遇險的女孩是聶雙雙,可以更加增添他出手相救的可能。”

    宋祁明臉上驚喜的表情已徑褪去,沉思良久才說道:“葉默此人不是那麼容易被欺騙的,既然聶雙雙見過葉默,就說明葉默很有可能知道了她的底細。”

    東方棲卻淡淡的回答道:“那是你不知道九月觀的門規,九月觀下女弟子一旦讓人得悉身冇份,必定要殺之。就算是不能殺了,也必定要回報回去。門派的人會以最快的速度,將知情人殺了。如果九月觀的弟子身冇份泄『露』,卻隱瞞不報,你知道後果是什麼嗎?說是煉油抽骨已經是輕的了。

    而葉默見過聶雙雙,此時他卻沒有任何危險,就說明一件事,葉默現在隻是知道聶雙雙是華大的學生而已,根本就不知道她的身冇份來曆。況且,九月觀的弟子身冇份這麼好被識破,也沒資格進入半隱門了。就是我們‘北沙,調查她的來曆,也費了極大的代價。”

    宋家的幾人和李「百度貼吧啟航冇文字」「百度貼吧啟航冇文字」明強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沒有想到‘北沙,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將對手和利用的人調查的如此清楚,這簡直是太逆天了。東方棲既然這樣說,就說明‘北沙,的力量可能比他說的這些還要強大。

    “如果聶雙雙真的隱瞞不報的話,這次的計劃豈不是個笑話。”宋海有些擔心的說道,不過他也知道這種可能『性』很小,畢竟剛才東方棲也說了,隱瞞不報的後果是相當嚴重的。

    東方棲再次冷笑說道:“先不說隱瞞不報的後果,就算是熱戀中人都不會去做,更何況九月觀的是道門中的一個分支。九月觀原本就是道門‘太上忘情,的一個分支,全名是‘九月忘情觀”這麵出來的弟子,是不會對任何人動情的,聶雙雙更是九月觀優秀的弟子之一,更別說是和區區一麵之緣的葉默了。”

    可是東方棲千算萬算,就是沒有算到葉默有神識存在。他見到聶雙雙的那,就察覺了聶雙雙的不對。東方棲更加不懂女人的心思,也沒有算到聶雙雙真的隱瞞了葉默的情況沒有上報。

    任何一個失誤就可以致命,更何況東方棲一連犯了兩個錯誤。如果他聽過一首歌,叫‘女孩的心思你別精”也許他就不會犯第二個錯誤。可是無論如何,就算他是神算子,也避免不了犯第一個錯誤。別人看不出來的東西,不代表葉默也看不出來。

    宋祁明站起來一拱手說道:“聽聞東方先生的一席話,我宋祁明才知道盛名逛下果無虛士啊。聶雙雙的事情交哈我宋家就好,我肯定不會讓這一塊出問題。”

    東方棲卻搖了搖頭說道:“要打動聶雙雙並不容易,好在聶雙雙本身就喜歡陽元,聽說你宋家還有一件上品法器‘玉女盤”也許這個可以打動聶雙雙。”

    宋元義聽到‘玉女盤,這三個字,霍地站了起來,緊緊的盯著東方棲。東方棲卻怡然自得,沒有絲毫的緊張。宋元義歎了口氣,這才緩緩的再次坐了下去。他心隻有一個念頭“北沙,太可怕了。

    蘇靜雯趕到寧輕雪約好的地方時,寧輕雪早就已經到了。

    “輕雪,你好像變了很多呢。你已經從那個危險的地方回來了?”蘇靜雯一眼就看見了寧輕雪不但氣『色』變得更加健康了,而且精神再也沒有上次的頹廢和清瘦,甚至蘇靜雯都能覺察到寧輕雪整個人都變得洋溢起來,這種感覺讓蘇靜雯感覺很是奇怪。

    “嗯。”寧輕雪嫣然一笑,猶如百花盛放。

    就連蘇靜雯自己也是女人都被寧輕雪的這種風姿吸引。盡管蘇靜雯對自己的容貌有極大的自信,可是她也不得不承認,有的時候寧輕雪確實比她還要漂亮一些。

    “你到底去了什麼地方了?我見你氣『色』比起上次來說簡直就是天差地「百度貼吧啟航冇文字」別,你去危險的地方,還「百度貼吧啟航冇文字」有這種變化?這麼說我也要去危險的地方了。”蘇靜雯挪瑜的說道。

    寧輕雪幫蘇靜雯要了一杯咖啡,點了點頭說道:“那幾天是我最幸福的幾天,雖然在幸福之前有讓我寧可死去的驚懼,可是想起那些幸福,我感覺什麼都值了。我不會後悔的,我今天叫你出來是感謝你的,也可以說你救了我一命吧。”

    蘇靜雯睜著大眼無辜的看著寧輕雪,自己什麼時候救了她的命了。

    “這個給你。上次你送給我三顆珠子,我很感謝,這個手鏈算是我還給你的。”寧輕雪說著拿出那串手鏈推給蘇靜雯。

    “好漂亮的手鏈啊。”蘇靜雯一看見這手鏈就明白了這手鏈的珍貴之處,手鏈上麵十二顆玉珠散發的淡淡光暈,讓人看著就很是舒服,甚至寧靜下來。

    “在哪買的?”蘇靜雯雖然知道這手鏈就算是再漂亮,也不如她送給寧輕雪的那幾個珠子法器值錢,但是畢竟她還是喜歡這串手鏈的。

    寧輕雪搖了搖頭“‘這不是買的,是我讓葉默幫你做的,是一串法器,因為上次你給我的三個珠子我的用完了,這個法器也是為了還給你的。”

    “什麼?”蘇靜雯的手一顫,手的手鏈差點落在地上。

    難怪這手鏈拿在手上有一種寧靜熟悉的感覺,原來竟然是葉默做的,這就是說這串手鏈的價值遠遠比當初她送給寧輕雪的三個玉珠貴了。

    蘇靜雯心卻湧起了各種的滋味,明知道這手鏈的價值比當初她送給寧輕雪的手鏈玉珠要貴重的太多,可是她心就是感覺到一種別扭,一種說不出來的不舒服。

    當初寧輕雪走的時候,自己還說讓她叫葉默幫自己也做個法器的,可是現在這東西真正在手上了,她才感覺這其中好像缺少了點什麼。

    當初自己給寧輕雪的三個玉珠雖然粗糙,可是那卻是葉默親手送給她的生日禮物,而且是特意為她做的。

    可是蘇靜雯轉念一想,自己的這手鏈也是葉默特意幫她做的啊,可是自己怎麼就沒有當初的那種歡喜呢?也許這串手鏈隻是寧輕雪托葉默幫她做的吧,這又有什麼區別?

    “靜雯?”寧輕雪見蘇靜雯似乎有些發怔,叫了她一聲。

    “哦……。”蘇靜雯回過神來,將手鏈戴到另外一隻手上,卻沒有將原來的那個隻有兩個珠子的手鏈取下來口這才笑了笑對寧輕雪說道“‘謝謝你了,輕雪,你遇見葉默了嗎?”

    寧輕雪聽蘇靜雯說起葉默,她的臉上再次『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嗯,我這次就是去找他的,昨天我還和他在一起,他說很快就會回來找我的。”

    蘇靜雯遲疑了片刻,這才說道:“如果葉默回來,你可以帶他來我家坐坐嗎?我媽媽一直要感謝他的救命之恩,所以……。”

    寧輕雪毫不遲疑的說道:“好啊,葉默回來了,我問問他,不過,我想他肯定會答應的。

    “那個,你怎麼知道?我感覺葉默很有自己的主見,有的時候,他並不會被外界左右自己的想法。”蘇靜雯說的是事實,她對葉默也不能說一無所知,甚至在寧輕雪去神龍架之前,她比寧輕雪還了解一些葉默。而且,她還知道寧輕雪其實和葉默也是貌合神離。

    寧輕雪眼神變得有些思念,過了片刻才說道:“因為我知道,他不會拒絕我的話。”

    

Snap Time:2018-07-17 19:58:59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