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二百一十章秘謀(票)


    寧海,蘇靜雯正眉頭緊鎖的和母親坐在屋子麵。

    她沒想到表哥會對母親提親,甚至還想十月一號將事情定下來。這讓她很是煩心,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

    對於表哥謝尉爭,蘇靜雯心一直很感激。因為小時候就是表哥帶著她的,要說青梅竹馬也不為過。可是,她對表哥隻有兄妹之情,卻沒有戀人之間的那種感激。

    這也是她幾次拒絕了表哥單獨邀請的原因,要說她一點都沒有察覺,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但是她感覺自己還沒有做好那個準備,至少現在她還一時調整不過來。

    蘇靜雯的母親穆安原本以為蘇靜雯不會拒絕的,因為謝尉爭回來的時候,她可是最高興的人了。

    可讓穆安沒有想到的是,女兒蘇靜雯竟然皺著眉頭說現在還沒有想過這種事情,很明顯她的那種情緒不是害羞,而是真的沒有想好。

    穆安雖然很喜歡謝尉爭,可是女兒的事情,她隻是提出參考,如果靜雯真的不願意,她是不會去強迫她的。

    “靜雯,這是你的人生大事,你也不小、了,我隻能給你參考意見。尉爭人長得也不錯,而且還是留美博士生,最主要的他在美國這些年,依然還是當年的品行。我就不說了,你自己想想吧,這是你們年輕人的事情。唉……。”穆安說完似乎想起了自己不幸的婚姻,雖然靜雯都這麼大了,可是她和蘇靜雯的父親比陌路人好不了多少。

    見母親走了出去,蘇靜雯也是籲了口氣,她有些煩惱的『揉』了『揉』額頭。對於尉爭表哥她不知道應該如何去拒絕,雖然母親說表哥沒有變,可是她卻感覺到表哥的占有欲冇望太強烈了。也許在他的心,自己天經地義就應該屬於他,這讓蘇靜雯有些下意識的抗拒感。不過尉爭表哥比起那個汪鵬來,卻又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了。

    就算是他要有這種感覺,也要等她在心將他當成愛人才可以吧,可是現在,自己對他真的隻有兄妹之情。

    蘇靜雯想起上次表哥強勢要送手鏈給她的情景,這讓她有些不大舒服。她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手腕上隻有兩個玉珠的手鏈,忽然又想到了寧輕雪。寧輕雪上次說她要去一個危險的地方,不知道現在回來了沒有。

    蘇靜雯拿出電話給寧輕雪打了過去,電話麵傳來忙音。輕雪不會出事了吧?蘇靜雯想到這,再也忍不住,就要打電話給李慕枚問問。

    這個時候她的手機卻響了起來,蘇靜雯接通電話,聽到聲音,立即驚喜的叫道:“輕雪,你回來了?在哪?好,我馬上過去。”

    燕京宋家。

    家主宋祁明臉『色』很是嚴肅的坐在會議室的主座上,就連宋家的老爺子宋元義這次都過來了。不過就算宋元義是宋家的老爺子,宋祁明的父親,此時也坐在了後麵的椅子上,這已經說明這次宋家的家族會議完全由宋祁明負責。

    不過這次參加宋家家族會議的除了宋家的人外,還有另外兩名不是宋家的人。其中一名三十來歲的男子,皮膚很白皙,看起來文質彬彬,長相很是英俊。還有一人卻是一名六十多歲的老者,臉上紅光滿麵,頭發卻烏黑發亮,如果一定要說他的特殊之處就是他的頭發竟然是長發紮起的,隻是他的眼簾似乎耷拉著。

    在現在這個社會,一名六十多歲的老者,將頭發養的很長就很是奇怪了,像現在這樣紮起來就更加的奇怪了。

    “我們宋家雖然表麵上風光無限,可是實際卻是風雨飄搖。”宋祁明說了一句後,掃了在場的宋家子弟一眼,然後才繼續說道:“葉默,我想宋家人都知道,一次次的打我宋家人的臉,甚至連殺了我宋家三名嫡係子弟,甚至我們還不敢找他算賬。這樣下去,我們宋家不用別人來對付,就自己完蛋了。”

    宋祁明說到這,臉上的表情愈加的嚴肅。

    “祁明將危機說出來,我們大家一起想辦法,我宋家這麼多的風風雨雨都過去了,難道現在連這點小浪都趟不過不成。”發話的是宋家的老爺子宋元義。

    宋祁明點了點頭說道:“今天來我宋家家族會議的除了我宋家的嫡係子弟外,還有歐家的歐峰和李明強前輩。歐家因為一點小事惡了葉默,就被葉默這個賊子幾乎連整個家族都滅了。歐家的兩虎更是被葉默殺了。

    李明強前輩的弟子胡邱也是被葉默殺的,可以說葉默生『性』好殺,手上鮮血累累。現在我宋家也得罪了他,我想他下一個動手的就肯定是我宋家,如果我們不能早點防備此人,我宋家距離滅亡就不遠了。

    宋祁明說完,臉『色』發白的歐峰緊攥著手的拳頭,一句話都不吭,不過從他顫抖的身體就可以看出來他心底的憤怒。

    黑發老者突然睜開眼睛,冷哼一聲說道:“現在的年輕人愈發驕橫,仗著自己學了點本事,就四處顯擺。胡邱是我親傳弟子,如果不殺此賊為我弟子雪恨,我李明強妄自學武幾十年。”

    “李前輩不要著急,葉默是我等都欲殺之而後快,不過此人確實有極強的本事。這次既然要動手就一定要一擊得手,決定不能讓他再有喘息的機會。況且,胡邱先生也是因為我宋家的事情遇難,我宋家不會袖手不管。”坐在左邊的一名宋家男子立即站起來躬身說道。

    原本宋家是請李明強來幫忙的,現在被他這麼一說,就直接變成了宋家幫助李明強了。

    李明強人老成精,這種話焉能聽不出來,冷眼看了一下這名說話的男子,沒有吭聲。

    宋祁明卻冷哼一聲說道:“宋虎,你給我閉嘴,收起你那點小聰明,李明強前輩這次是來幫助我宋家的。”

    宋虎吃力沒有買到好,漲紅了臉,坐在一邊,不再說話。

    宋海卻站起來說道:“家主,李前輩,這葉默確實不是等閑之輩,除了李前輩外,我們宋家沒有任何人是他的對手。而且我們現在還不能以國家的手段去光明正大的對付他,因為現在他竟然成了‘飛雪,的總教官。不過,現在有一個人倒是可以對付他,如果家主願意見他,我馬上就能帶他上來。”

    “是誰?快請他進來。”宋祁明現在正愁沒有辦法對付葉默,現在竟然有人說可以對付。他哪能不急切的想知道。

    雖然他知道李明強很厲害,但是不是對付的了葉默,他也沒有底,畢竟連歐家的那條老虎也被葉默斬殺了口可見葉默的厲害已經讓他心悸,不要說現在他無法動用國家力量對付葉默,就算是可以動用,難道葉默是人多可以對付的嗎?

    正當眾人在紛紛猜測的時候,宋海已經帶進來一名瘦瘦的中年男子。莫約四十來歲,三角眼,眉『毛』很長。雖然走進了宋家這個一流大家族的議事廳,但是神態淡然,沒有絲毫的緊張感,顯得從容不迫。

    “家主,這位就是東方棲,不久前找到我宋家,願意幫忙對付葉默。”宋海簡單介紹了一下東方棲後就立即退開。

    宋祁明立即站了起來,“東方棲?你難道就是當年‘南青,的總軍師,也是指引‘南青,最後長居塞納的東方棲?”

    東方棲微微一笑,學古人一般,抱了抱拳,“剝昔,正是區區,沒想到賤名竟然也入了宋家家主之耳,是東方棲的榮幸。”

    “請坐,請坐。”宋祁明可是知道東方棲此人的,當初‘南青,還在拚命掙紮,甚至千龍頭都四處奔命的時候,東方棲出現了。他一人力定乾坤,無數計策從他的腦海當中出來,最後成就了整個亞地的最大幫派‘南青”可以說‘南青,是一個連國家都無法奈何的幫派,而這幫派說是東方棲一手籌劃出來的也不為過。

    當初宋祁明就聽說過此人,東方棲常常感歎說,“恨不能生於三國,與諸葛、司馬一較高下耳。”

    表明了此人極大的抱負,隻是可惜在新的政治體係下,他東方棲確實是無用武之地。他一不是大家族出身,二無法進入官場廝混,隻能輔佐千龍頭成就一方小皇帝口可是這個小皇帝的夢想卻被葉默斷了根,所以要說現在東方棲最恨的人是誰,那就是葉默無疑。

    東方棲從容的坐下,這才說道:“宋家主是不是正為葉默煩惱?”

    宋祁明對東方棲大名如雷貫耳,現在見他問起,當然不會藏著掖著,直接說道:“對,不瞞東方兄,我宋家現在確實是步履維艱,麵對葉默一籌不展,還請東方兄出手相助。”

    東方棲微微一笑,“我既然來了,就是想幫宋家出力。不要說我東方棲和他葉默本來就仇深似海,就算是沒有絲毫恩仇,我也看不慣此人如此的囂張口不過,在此之前,我想知道宋家有哪些底牌。”

    (求一張推薦票!)

    

Snap Time:2018-04-24 22:34:39  ExecTime:0.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