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二百章一夜疾奔


    周圍的聲音豐富起來,雖然還是一個人在叢林之中,寧輕雪竟然沒有了當初的害怕。似乎那些鳥雀的叫聲比剛才天坑附近的死寂要可愛的太多了。

    因為岡才動物的襲擊,寧輕雪休息了一會,不敢再繼續停留,而是拿出望遠鏡站在石頭上遠處看了看。雖然她已經更加的接近那處懸崖,可是此時反而不如剛進來的時候看的清楚。朦朦朧朧的雲霧遮住了一切,似乎很近,又似乎很遠。

    寧輕雪不敢停留,已經耽誤一天時間了,萬一葉默出了什麼事情,她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在叢林之中,除了一些比較開闊的地方,大部分地方都是陰森森的。寧輕雪不敢多停留片刻,她怕萬一停下來,那個恐怖的東西又追了過來。好在她胸口的‘辟邪符,時不時的會散發出一些暖意,讓她對周圍那種陰森森的感覺不是太過驚怕。

    在原始叢林中趕路,寧輕雪似乎感覺不到疲倦一般,她不停的埋頭疾走。隻知道那處懸崖的方向,別的都不去管。她心也在想,不知道是不是和上次葉默救了她有關係,還是她的精神緊繃了的緣故,她感覺自己的體能似乎好了很多。

    好在寧輕雪一路並沒有遇見太高的山峰擋路,雖然運氣不錯,她在翻過第二座小山峰的時候,還是累得癱坐了下來。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是破破爛爛了。牛仔褲也被劃得不成樣子。上衣更是處處破洞。

    寧輕雪這才知道,她準備了很多求生的東西,就是沒有準備衣服。此時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如果天『色』不黑,寧輕雪一路急趕,還沒有察覺什麼。可是現在天『色』一黑,她竟然再次驚慌起來。

    寧輕雪下意識的『摸』了**口的‘辟邪符”兩塊辟邪符有一塊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隻剩下區區一個布囊。她立即就知道那個辟邪符應該在不知不覺當中消耗掉了,看樣子路上很多奇怪的東西在窺視她,如果不是那辟邪符,她也許又有幾次危險了。

    想到這,寧輕雪再也不敢停留,勉強自己匆匆吃了點幹糧,拿出礦燈,冒黑就這樣深一腳,淺一腳的再次往前跑去。

    連寧輕雪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她才冒黑走了兩個小時不到,就再有一道黑影從她的背後撲向她,寧輕雪隻知道埋頭往前趕路,都不知道她腰間的‘護身符,已經將黑影彈走,也不知道她的背包已經被黑影劃破。

    她甚至絲毫都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背包越來越輕,隻知道往前趕路。她怕自己一旦停下來,就會再次對夜晚叢林當中的各種叫聲或者寂靜感覺到害怕。

    一夜下來,寧輕雪不知道自己翻閱了多少個小山峰,也不知道自己趟過了幾條小溪,甚至不止一次的落在了水,讓她慶幸的是,她始終沒有再受到別的東西的襲擊。

    天剛蒙蒙亮的時候,寧輕雪捋了一下已經散『亂』的不成樣子的頭發,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竟然可以連續的走了一夜。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撐著她的精神,也許是害怕一旦停下來,她就會覺得害怕,也許是因為葉默。

    寧輕雪取下背包,她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背著這麼重的東西,竟然可以在叢林當中走了一夜沒事,也沒有再遇見什麼天坑口雖然這還看不見前麵自己要去的那處懸崖,但是寧輕雪肯定應該不遠了。她也知道,雖然她走了這麼久,其實並沒有走多遠的路,很多時間都是被一些小山峰浪費掉了。

    準備吃點東西的寧輕雪,將背包取下來看了後,立即就大吃一驚。她的背包麵除了一圈繩子外,就隻有準備好的聊聊幾樣攀崖工具。而包底已經破了一個大洞,麵的水和食物,還有準備的『藥』品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了大半,隻有兩瓶水和一包餅幹還在,『摸』『摸』口袋,手機也不見了。

    呆滯了半晌的寧輕雪總算是回過神來,這個時候讓她回去再一樣樣找回來,她絕對不敢。她不敢再往回走,哪怕回頭看看,她也感覺到害怕。

    寧輕雪再次『摸』了**口的符籙“護身符,竟然也消失了,什麼時候消失的她都不知道。而剩下來唯一的一張‘辟邪符,也癟了很多。

    再看看包,寧輕雪就知道,如果不是那一圈繩子擋住,她包最後攀崖的幾樣工具都丟失了。

    寧輕雪趕緊將繩子割了一截,將包的開裂處紮住,雖然已經累得爬不起來,可是她再也不敢在原地休息。

    早晨第一縷陽光『射』進叢林的時候,寧輕雪總算是鬆了曰氣。那些讓她驚悸的東西完全消失了”至少沒有了夜晚的那些莫名其妙的叫聲。

    寧輕雪匆匆走到一處高點的地方,剛想拿起望遠鏡看看還有多遠的時候,她竟然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山腳了。此時她竟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她真的靠自己的努力,在這個恐怖的原始叢林當中走了一個晚上,來到了這處山崖腳。

    她很清楚的記得這就是葉默落下去的地方,這處山崖她已經想起了無數遍,絕對不會記錯。九死一生她不在意,她害怕的是叢林當中的那些不知名的可怕東西,讓她永遠也不想再去麵對。

    吸了口清晨清新的空氣,寧輕雪開始尋找進入崖底的辦法,可是她整整找了兩個小時,卻發現這處懸崖沒有任何的入口口想要到崖底,唯一的一條路就是登上懸崖,再從峭壁的一端下去。

    寧輕雪再次回到山腳,好在這處懸崖要上去還不是很難,因為上去的地方坡度很斜。她不知道葉默是不是也從這上去的,寧輕雪很是想不通葉默為什麼會從這上去,和別人打鬥起來。如果不是她親眼看見,她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山坡的地下有幾棵野桃,明顯的還沒有成熟,寧輕雪有些餓,摘了一些洗洗,吃在口中有些苦澀。她從來都沒有吃過這種東西,可是為了增加自己的體力,她不得不去吃。又吃了半包餅幹,寧輕雪才感覺到恢複了一些。

    感覺恢複了一些的寧輕雪,不敢繼續留下來,她知道現在她是一種精神意誌在撐著,一旦倒下,她將再也沒有辦法爬起來繼續。此時她已經有些肯定,她的體質明顯的比以前更好,能支持到現在,絕對和葉默那晚的治療有關係。如果沒有那次治療,就算是有精神意誌的支撐,也許她也無法來到這吧。

    雖然這處山峰靠近上山的這邊不算是陡峭,但是對寧輕雪來說依然還是艱難無比。她將攀山工具都係在腰間,開始小心的往山上爬去。

    這處山崖的上山處甚至比許多名山的坡度還要緩和一些,可是對寧輕雪來說依然還是有些陡峭。葉默和那兩名古武高手,可以輕而易舉的就上去,但是寧輕雪卻隻能一步一步的往上捱。

    從早上七八點開始爬,一直到下午兩三點、的時候,寧輕雪才爬上了崖頂。

    入目的景象讓寧輕雪差點嘔吐出來。兩個死人,被人劈成了四半。不過寧輕雪很快就看見了自己在望遠鏡當中看到的那處地方,她肯定自己沒有看錯,葉默就是從這落下去的。

    寧輕雪走到這處懸崖附近,往下看去,一層層的白霧,根本就看不到底。她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從這落下去,還有命在嗎?她的繩子最多隻有一百多米,這懸崖一看近千米說不定都有,她怎麼下去?

    如果下不去,她來還有什麼意義?她有勇氣再沿著來路回去?寧輕雪到這個時候才想起來,她竟然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回去的事情。

    要回去嗎?如果葉默不在了,她回去忍受什麼?寧輕雪搖了搖頭,將這些念頭拋了開去。

    再次看了看那死去的兩人,心竟然沒有了當初的那種害怕。

    寧輕雪走到一具屍體麵前,撿起了一把短刀。她驚喜的發現,這具屍體旁邊竟然還有一個大包,包麵『露』出來的居然是繩子。

    寧輕雪趕緊將繩子拉出來,這才發現,這繩子竟然是她從來沒有看見過的材料製成的。很細,但是她試了試,卻堅固無比,比她特意準備的長繩還要堅固一些。而且看那一大圈,說不定近千米都有。

    長繩的一段還有一處堅硬的鐵鉤,明顯的就是為了固定用的。

    寧輕雪舒了口氣,如果沒有這段長繩,她隻能小心的慢慢的爬下這處陡峭的懸崖。可是她根本不用爬,隻要看看就知道】她想從這處懸崖下去,和找死沒有什麼分別。因為這處懸崖太陡峭了,就算是懸崖的壁上到處是凸起的石頭和樹權,她也是九死一生的局麵。

    寧輕雪將長繩小心的固定在一處崖石上麵,試了試很牢固後,她才用自己帶來的繩子綁住自己的腰,然後再將短繩固定在長繩上麵,一旦她脫手,自己的這段繩子就會立即結成死結將她拉住。

    反複確認後,寧輕雪將一些工具和那把短刀掛在腰間,這才緩緩的往崖下滑去。

    (求一張月票!)

    

Snap Time:2018-07-18 22:12:31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