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百九十九章驚悸(求一張)


    (感謝彼岸雪紛飛衝明成功,成為最強的第四位盟主,盟主威武!)

    寧輕雪很快就來到了前天和旅遊團一起駐紮的地方,明明是一塊開闊地,而且又是白天,可是寧輕雪卻感到一陣陣的陰寒。

    她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四周沉寂的讓她頭皮有些發麻。記得前來和旅遊團的人在這駐紮的時候,附近還有些鳥雀的叫聲,此時卻是可怕的死寂。如果不是因為葉默,無論是因為什麼事情,她都絕對不會再來這第二次。

    她小心的走過駐紮的地方,前麵不遠處就是天坑,碩大的巨坑依然還在,周圍也沒有任何痕跡。寧輕雪卻突然再次感到了一股陰寒襲來,就好像有什麼東西要抓住她一般。

    寧輕雪嚇得動都不敢動,她似乎發現前麵已經模糊了起來,看的有些『迷』蒙了。忽然她那貼近胸口的辟邪符散發出一股暖意,那股暖意瞬間就在她的胸口擴撒開來,很快就消散出去。

    寧輕雪似乎聽到了一個尖銳的叫聲,就好像那天她和旅遊團的人一起聽見後麵的那種尖叫聲一樣。然後她就感覺到那股靠近想要抓住她的陰寒消失不見,那種頭皮發麻的感覺也完全消失,剛才還感覺『迷』『迷』蒙蒙的環境,似乎一下就開朗了起來。

    “真的有用嗎?”寧輕雪下意識的撫『摸』了一下胸口的‘癢邪符”雖然不知道剛才是怎麼回事,但是她隱約的感覺應該和自己胸口的符籙有關係。

    天坑還是那個天坑,環境還是那個環境,隻是沒有了剛才那種恐怖的驚悸。寧輕雪吸了口氣,她準備繞過天坑,繼續往前走。

    一隻鞋子出現在她的麵前,嚇的她打了個激靈,連忙繞開來。那是一隻『迷』彩鞋,難道這就是搜救隊中人的?

    寧輕雪不敢再想下去,她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在窺視她,可是又顧忌她一般,不敢靠近。應該是胸口的‘辟邪符,吧,想到這,寧輕雪更是不敢在附近逗留,趕緊繞過天坑,的往懸崖方向跑去。

    一口氣跑出數後,寧輕雪才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被劃得不成樣子,可是那種若有若無的感覺依然在盯著她。

    寧輕雪霍地轉身,她的頭皮再次的一陣陣的發麻,有些緊張的盯著不遠處的一個地方,她隱隱感覺到那個東西就在那處口那種感覺很是奇怪,沒有任何道理可言。經曆過符籙和護身玉珠的事情後,還有剛才的‘辟邪符,發出暖意保護住了她,她已經不再是那種什麼都不相信的人了。

    她緊緊的攥住手的火球符,盯著身後的一處角落揚了揚手中的符籙大聲說道:“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如果你敢再靠近,我就用火球將你燒光,等會讓我老公來將你的神魂都滅掉。”

    寧輕雪雖然大聲的這麼說出來,也隻是為了自己壯膽,她不知道她的感覺是不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她自己嚇自己,完全是心理作用。

    而且她不知道自己的說法是不是可以將這個不明的感覺嚇跑,或者安慰一下自己的心理。可是她沒有辦法為自己壯膽,她隻能這樣。

    如果是以前,她聽見有人這樣說話,她肯定以為這人是個瘋子。或者以為這人腦子不正常,可是現在她卻一點點好笑的念頭都沒有,她是真的感到了害怕。

    那種陰寒的氣息,似乎又盯著寧輕雪好一會,又似乎聽見了寧輕雪的話後有些害怕,最後竟然慢慢的消失了。

    這團盯著自己的陰寒一消失,寧輕雪就感覺到了,立即轉身就跑。盡管背著一個大包,而且四處都是各種阻攔,可是寧輕雪還是再次一口氣跑出數之外,這才彎下腰大口大口的喘氣。

    讓她心安的是,那股盯著她的陰寒總算是不見了,而且周圍鳥雀的叫聲再次恢複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嚇自己,或者完全是她的心理作用。不過也有可能這個世界還真的有那種說不清楚的東西,寧輕雪坐下來休息了了一會,這才拿出雲南白『藥』,小心的敷在她腿腳和手臂的劃痕上麵。

    她潔白如雪的肌膚上已經是處處劃痕,看起來很是驚心。

    寧輕雪休息了一會,這才打量了一下四周,這是一處山穀,一條小溪的流水緩緩的從寧輕雪的旁邊流過,發出歸歸的響聲,聽起來很是有些詩情畫意。可是寧輕雪卻沒有半分的這種感覺,她的神經繃得緊緊的,如果不是因為再往前走就可以找到葉默,她說不定都崩潰了。

    喝了一點水,寧輕雪收拾好背包,剛想站起來,一道黑影就衝了過來。速度快的寧輕雪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的一聲,這黑影撞在了寧輕雪身前升起的一團護罩上麵,被撞出多遠落在小溪麵。不過這團黑影很快就爬了起來,它有些驚恐的看了看寧輕雪,竟然轉身就逃。

    如果不是小溪的水花濺的四周的石頭都有些『潮』濕,還讓人以為這是錯覺。

    寧輕雪此時才反應過來,逃走的黑影有點像野猴一般的動物。她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手鏈,果然上麵的玉珠再次碎裂了一顆。

    這還沒有進入深處,就又碎了一顆玉珠,還有‘辟邪符,不知道能用幾次,剛剛已經用了一次了,不過好在‘辟邪符,她也有兩塊。想到剛才如果不是玉珠和辟邪符,她可能都死了好幾次了。

    寧輕雪背後再決出了一身的冷汗,不敢再停留,的往懸崖處跑去。此時她心隻是在慶幸,如果不是回寧海詢問了蘇靜雯符籙的用法,她根本就走不到這。

    連續被兩次偷襲,葉默更加小心了,他知道這麵危機四伏,隨時都有異常發生。他倒不怕襲擊就怕被有毒的東西咬了一口,那樣的話,沒有『藥』物,不能運轉真氣,他隻能是死路一條。還有就是怕被剛才哪種大蛇纏住,一旦被纏住,也隻有死路一條。

    一片荊棘林徹底的攔住了葉默的去路,葉默四處看了看,這能見度太低,他的神識現在還不能用。至於荊棘麵有什麼東西,他絲毫都不知道。可是葉默知道如果他不將這擋住去路的荊棘打通的話,他隻能後退。

    一旦後退,葉默知道後麵和前麵一樣,也是一些沼澤和爛樹葉。不管怎麼樣,如果不能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恢複傷勢,葉默估計自己也是死路一條。

    左右都是一個死字,葉默再無顧忌,手的長刀毫不猶豫的劈向了前麵的荊棘。

    不得不說邊坡的這把長刀確實不錯,這些看起來很是堅硬的荊棘在葉默的刀下,猶如爛稻草一般毫無抵抗之力。

    葉默將劈開的荊棘小心的挑到兩邊,形成了一條通道。葉默不知道這片荊棘到底有多大的麵積。他足足劈了有半個多小時,才看到對麵,對麵是一處崖壁,看樣子已經到頭了。

    不過這崖壁看起來很寬闊,葉默心想如果在這片崖壁上開一個洞,然後用這些荊棘將洞圍住,他隻要找幾天的食物過來,說不定就可以恢複傷勢了。

    想到了恢複傷勢的辦法,盡管葉默已經筋疲力盡,頭暈眩的厲害,可是他手的長刀更是絲毫都不再停頓。

    隨著葉默將最後一片荊棘打通的時候,一種“嗡嗡”的聲音傳來,葉默心一驚,已經有數十隻碩大無比的巨蜂朝他衝了過來。這些巨蜂藏在荊棘當中,如果不去動的話,根本看不見。

    巨蜂一個個都有嬰兒的拳頭大小,不用看就知道這種巨蜂隻要被蟄一下,就是一條命沒了。更何況十幾個巨蜂衝了過來,葉默心一緊,手的長刀就變化成了一片刀影。

    雖然他的刀法不如邊坡,但是長刀在手上舞出刀影對他還是沒有什麼壓力的,隻是現在他的身體太過虛弱而已。

    數聲細不可聞的聲音過後,這一片飛向葉默的巨蜂竟然一個都沒有跑走,全部被葉默砍殺了。

    葉默咳嗽了凡聲,下意識的再看了看周圍,似乎這的巨蜂就隻有這些。他長舒了口氣,搖晃了一下,差點就要摔倒。不過他立即就用長刀撐在地上,止住了繼續搖晃的身軀。

    又是一陣腥臭的味道從他的身後傳來,葉默立即就知道不好,真是怕什麼來什麼,他最怕的就是被蛇纏住,可是這股腥味到了他的後麵他才發現,可見他的靈敏度和行動能力大大的受損了。

    葉默往前衝了一步,想再次拿起刀往後掃去,可是他竟然又是一陣陣的虛弱,手的刀竟然拿不起來。剛才一通『亂』掃,已經耗完了他的力氣。

    隻是片刻的時間,一道冰涼的腥氣已經將他纏住,轉眼就在他的腰間纏了數道。

    這蛇竟然不咬他,而是要活活將他勒死。

    葉默感覺到了自己的呼吸一陣陣的窒息,他的頭開始急劇的暈眩,可是他知道一旦現在他暈過去,就是必死無疑。

    再次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葉默吐出一口血,強行將手的長刀反轉,使盡全身的力氣將長刀往外一崩。

    (月票很是稀少,推薦票已經被『逼』到穀底,求月票和推薦票。)

    

Snap Time:2018-08-20 14:34:03  ExecTime: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