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百九十八章再入神龍架


    “等等。”蘇靜受叫住了寧輕雪,然後回過頭來看了看謝尉爭,很是為難的說道:“表哥,我今天找輕雪有些事情,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謝尉爭臉s變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複了笑容“既然這樣,我就不打攪你們了,再見啊。”

    謝尉爭走出*啡店,臉s有些難看,過了片刻,他拿出電話撥了出去“阿姨,嗯,我是尉爭。嗯,我想過來一趟。是的,是有些事情,不過電話麵說不清楚,好,我馬上過來。”

    從*啡店的窗戶外麵看見謝尉爭的車子離開,蘇靜受忽然想到剛才自己的話是不是太重了,表哥該不會生氣了吧。

    “對了,輕雪,剛才你說找我有事,是什麼事情?你是想問符篆是怎麼用的嗎?”蘇靜受回過神來,轉頭看著寧輕雪問道。

    “嗯,我是想問問你,那符篆是怎麼用的。”寧輕雪見謝尉爭已經離開,再次坐了下來。

    蘇靜受有些無奈的說道:“其實我表哥人很好的,隻是有些大男子主義,你不要介意。哦,不說這個了,其實符篆用起來很簡單,對於清神符和火球符你隻要丟出去說一個“臨”然後就可以了,至於護身符隻要做個香囊掛在身上就好,別的我就不知道了。”

    符篆用起來這麼簡單,她除了一張火球符外,還有一張護身符和兩張辟邪符。

    “靜受,我今天找你主要就是這點事情,我還以為需要一些動作呢,沒想到這麼簡單,早知道隻要打個電話給你就好了。”寧輕雪問清楚了符篆的用法,心舒了口氣。

    蘇靜受卻笑了笑說道:“你和葉默都在洛倉,你怎麼不讓他教你?

    記得以後遇見葉默了,要問他多要幾張符篆給我。”

    “你怎麼知道葉默在洛倉?還有你今天找我有事情嗎?”寧輕雪奇怪的問道。對於葉默在洛倉的事情,她是不大相信的,肯定蘇靜受弄錯了。

    靜受點了點頭,將手鏈拿出來說道:“這手鏈是一件法器,當初葉默送給我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難怪叫“六吉平安。,這也算是我收到的最珍貴的一件禮物了。”

    蘇靜受後麵的話沒有說出來,但是寧輕雪卻已經知道,她也mo了一下手的手鏈,過了一會才說道:“謝謝你,靜受,你給的這三顆珠子救了我一次。可是我現在還無法還給你,我馬上可能要出去一趟。如果我回來的時候,這幾顆珠子還在的話,我肯定會還給你的。”

    “輕雪,你去的地方很危險嗎?”蘇靜受看見寧輕雪手鏈上的珠子也少了一顆,就立即明白寧輕雪也知道這法器的作用了。

    輕雪低低的應答了一聲,過了一會後才再次說道:“我回來就是確認一件事,然後做一些準備,這次去的地方確實是有些危險。”

    寧輕雪沒有說謊,她是真的回來確認一下,最主要的是她需要舟問一下蘇靜受符篆的用法,還有就是準備好一些登山的必備工具和長繩。

    現在她每時每刻腦海浮現的都是葉默落下懸崖的那一刻,她無法安靜下來,無論是不是,她如果不親眼去看看,也許這一輩子她都無法安寧。也許隻要確定了那個人不是葉默,她也會好一點。

    可是萬一真的是葉默落下了懸崖,她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在沙漠當中遇見葉默轉身而走的時候,她就知道那個時候她的心已經被他帶走了,沒有任何的理由,就算是她克製,就算是她躲避,也無法完全忘卻了那個身影。

    曾經以為自己永遠都不會真的去喜歡一個人,可是當事實來臨的時候,她才發現喜歡就喜歡了,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言。

    蘇靜受很想再問問寧輕雪,葉默在哪,可是上次寧輕雪就說過葉默不在洛倉,現在她再問,似乎有些不相信人。原本想問寧輕雪要回手鏈的想法落空了,寧輕雪都這樣說了,她還怎麼好意思要手鏈的珠子。

    “輕雪,既然這樣,我這還有兩顆,一起給你吧,如果你回來用不完再還給我。”蘇靜受想了想還是拿下了自己的手鏈。寧輕雪既然可以用去一顆,說明她真的遇見過危險。

    寧輕雪搖了搖頭“不用了,其實我問你要了三顆已經很對不起你了,我不能再要餘下的。”

    “輕雪,你去的地方要是真的很危險,你應該求助才對啊,而且我也可以幫你忙的。”蘇靜受看的出來寧輕雪是真的有事情。

    寧輕雪搖了搖頭,她想過很多。如果確定那個人就是葉默的話,她絕對不能求助『政府』。她知道葉默有些本事,而且葉默和宋家因為她仇恨很深。一旦她求助別人救助葉默,宋家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得到消息,這樣對葉默沒有任何的好處,就算是他落下懸崖沒有出事,宋家也會找點事情出來。

    “我走了,靜受,如果我沒有還是算了吧。”寧輕雪沒有和蘇靜受再解釋什麼。

    看著寧輕雪有些落寞和消瘦的背影走出*啡店,蘇靜窒竟然有些失神,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她問符篆的用法,難道她有的?如果她沒有遇見葉默,她從哪弄來的符篆?

    蘇靜受總感覺寧輕雪的話有些不對,可是具體哪不對她卻說不上來。

    寧輕雪回到院子,許薇還沒有回來,她mo了mo葉默曾經睡覺的石板,有些涼意,恍惚中她似乎看見了葉默又走了過來。她定了定神,心想道,當初他睡在這上麵,真是難為他了他可真傻。

    她的目光再次轉向後院的那顆大樹,那葉默也曾經坐過很多個晚上。無論是因為什麼,她都應該去找到他。

    許薇剛剛推開院子門,就看見有些發愣的寧輕雪,立即就有些驚喜的說道:“輕雪,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寧輕雪鬆了口氣,回過神來,總算是看見許薇了,連忙回答道:“中午剛剛回來,許薇,謝謝你幫我照顧了這麼久的小草。對了,你知道hu壇麵別的小草是誰栽的嗎?”

    許薇笑了笑“沒什麼,這隻是一些簡單的事情而已,hu壇麵的草是葉默托人帶過來的。也讓我照顧一下,葉默說他要出趟遠門,就將他的那些草芽托人帶來了。你們兩人的愛好還真一樣啊,我看那草芽的品種都是一樣的。”

    寧輕雪聽了臉s立即變得蒼白起來。她已經明白,那個落下懸崖的人肯定是葉默,不然怎麼會這麼巧的。

    “你沒事吧,輕雪?”許薇這才發現寧輕雪不但有些疲倦,而且精神狀態也不是很好。

    “沒事。”寧輕雪笑了笑,然後又說道:“我還要出去一段時間,這些草芽就托你幫我再照顧一下了。”

    停頓了一下,寧輕雪繼續說道:“如果我回來的比較晚,草芽都枯萎了,就告訴我媽,讓她不要動這個hu壇,就讓hu壇一直在這吧。

    我去休息一下了,有些累。”

    許薇有些擔心的看著寧輕雪進了屋子,她感覺寧輕雪說的話有些古怪。這個hu壇都已經好幾年了,房東都沒有動,她媽媽為什麼要動?

    寧輕雪休息了一晚,既然已經決定了,她再也沒有了當初的那種彷徨。第二天。她隻是hu了半天時間,準備了各種野外生存的工具和『藥』品。然後將辟邪符和護身符都縫製好了掛在了腰間,就匆匆的再次趕往神農架。

    神龍架和寧輕雪這樣背著一個大包旅遊的人不少,寧輕雪來過一次,倒是輕駕就熟。她沒有選擇別的地方,而是再次選擇前天和旅遊團一起進入的地方,因為隻有那才可以看見那座山峰。

    寧輕雪來到進入神農架無人區的入口時,發現了一個碩大的牌子豎在外麵。還有一些遊客站在旁邊看著。寧輕雪一看就知道這牌子剛剛掛起,前天她來的時候,還沒有看見這樣的一塊牌子。

    牌子上麵寫著幾個大字“前方出事,禁止入冉。”下麵還有一些旅遊須知之類的,寧輕雪沒有心思去看。

    她皺了皺眉頭,如果不允許進去的話,她怎麼辦?寧輕雪看了看旁邊的一名中年fu女,想了想還是問道:“請問大姐,你知道這麵出了什麼事情嗎?”

    這fu女一看寧輕雪的打扮,就知道她也是來神農架旅遊的,立即說道:“聽說前天一個旅遊團在這麵遇見了一個天坑,然後失蹤了一人。當天晚上就有搜救隊的人進去搜救,結果搜救隊的人到現在還一個都沒有出來,而且還都失去了聯係。這現在不允許進去,而且馬上就要封鎖了,已經有部隊開過來了,我也是聽別人說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寧輕雪心“咯,一下,她當然知道這事情是真的,她沒想到最後竟然連搜救隊的人也沒有出來。難道這麵真的這麼危險不成?

    可是不管是否危險,萬一下午部隊過來了,將這徹底的封鎖住的話,她豈不是毫無機會進入?

    寧輕雪看了看四周不多的人,心盤算著什麼時候抽個空趁人不注意鑽進去,現在沒有人守護,要不被人發現從這鑽進去也不是很難。

    一些人聚集在一起,開始討論前天晚上的詭異事件,寧輕雪卻小心的繞開了附近的幾人,很快的就鑽了進去,一會就消失在叢林麵。

    那名剛才和寧輕雪說話的中年fu女,和周圍的人說了幾句後,似乎想起來了寧輕雪,她轉過頭,卻發現寧輕雪不見了,她頓時嚇得臉s蒼白。這個剛才問自己話的女孩在自己的後麵不見了,除了進入叢林麵,不可能有第二條路可走的,況且她根本就沒有看見寧輕雪下去。!。

    

Snap Time:2018-07-19 04:23:11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