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百九十七章哪個手鏈更珍貴


    寧輕雪注意到了進來青年無禮的注視,皺了皺眉頭。

    蘇靜雯卻看出來了,連忙說道:“尉爭表哥,這是我的朋友寧輕雪。輕雪,這就是我剛才和你說的我表哥尉爭。”

    寧輕雪點了一下頭,如果不是她的話還沒有問完,她都打算離開了。

    “你好,本人謝尉爭,靜受的表哥,認識你很高興。”謝尉爭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禮,立即就回過神來,笑著朝寧輕雪伸出手。

    在他看來寧輕雪應該不是出身什麼富貴之家,從她的衣著打扮就可以看出來。他是真的高興認識寧輕雪這種漂亮的女孩,這句話不是假話。

    寧輕雪卻再次皺了皺眉,拿起剛剛送過來的*啡喝了一口。

    謝尉爭有些尷尬的慢慢收回了手,他沒想到這個女駭竟然這麼沒有禮貌。不管怎麼樣,既然是蘇靜雯的朋友,就算是看在蘇靜雯的份上,也不能這樣對他吧。

    雖然還是保持著微笑,但是謝尉爭的笑容已經有些勉強了。

    蘇靜雯連忙說道“表哥,你喜歡喝什麼,我幫你叫。”

    “呃,隨便吧。靜受,晚上我同學那邊有一個舞會,一起過去嗎?”謝尉爭今天來是想請蘇靜雯去參加舞會的。他說完還看了看寧輕雪,在他看來,如果蘇靜雯可以邀請寧輕雪一起過去,就更好了。

    蘇靜雯知道寧輕雪的xing格,不要說她表哥隻是一個美國回來的留學生,就算是省長的兒子,她寧輕雪也還是這樣。她對寧輕雪的事情也知道一些,宋少文是燕京宋家的五大家族之一宋家的少爺,她寧輕雪照樣不理睬,別說謝尉爭了。

    甚至連問都沒有問寧輕雪,蘇靜雯就搖了搖頭說道:“我就不去了,我今晚還有些事情。”

    “靜受,你不去怎麼行?你不去我甚至連一個舞伴都沒有。這不是太沒麵子了,靜受,今天要幫表哥一次,一定要去啊。”謝尉爭連忙說道。

    蘇靜雯再次搖了搖頭說道:“表哥,你知道我不喜歡跳舞的,而且我從來都沒有和男生跳過舞,就算了吧。再說表哥你這麼英俊的帥哥,還會害怕沒有人陪你跳舞,嘻……”“靜受,以前你總是粘著我的,可是這次我回來,你隻是在我辦公司的事情上幫忙,就連約會這種事情,你也都拒絕了。你可真讓表哥沒有麵子,我感覺你變了好多啊。”謝尉爭似乎有些感歎的說道。

    蘇靜雯嘻嘻一笑說道:“表哥,你多心了。我還是原來的我啊,隻是我不喜歡那種場合而已,再說以前是小的時候啊,現在已經長大了,當然不能像以前一樣。你回來辦自己的公司,我很開心呢。”寧輕雪有幾次都想站起來離開,可是她今天的事情還沒有說完,現在走實在不大合適。她感覺這個謝尉爭真的很討厭,就算是他要找他表姐,難道不能等自己說完話後再找。明知道他表姐有朋友在一起,他還過來,這人真是沒禮貌。她可不知道,在對方眼自己一樣的沒有禮貌。

    謝尉爭臉s沒有開始來的時候笑容滿麵了,他一來就被別人拒絕握手,再次被自己的表妹拒絕,心已經有些不大高興了。現在見蘇靜雯這麼說,有些無奈的壓製住了話題,拿出一個紅s的盒子遞給蘇靜雯說道:“靜受,這個是我定製的,送給你了。”

    “這是什麼啊?”蘇靜雯拿著這精致的盒子有些奇怪的同道。

    謝尉爭的臉上恢複了笑容,看著蘇靜雯笑著說道:“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蘇靜雯真的被謝尉爭有些神秘的樣子弄mi糊了,伸手打開了麵前的盒子,麵一個精致的手鏈。上麵的玉珠光潔無比,隻要看看成s就知道,這些玉珠個個都是價值不菲。

    “手鏈?”蘇靜雯重複了一句。

    謝尉爭笑了笑“是啊,我見你手腕上戴著的那個手鏈有些破舊了,而且似乎隻有兩個粗糙的珠子,就特意送了一個給你。你肯定是沒有時間去買吧,來,戴起來試試看。”

    蘇靜雯嫣然一笑,將手鏈的盒子關了起來,說道:“尉爭表哥,真是謝謝你了,送這麼漂亮的手鏈給我。,…

    “這沒什麼,隻要你喜歡就好,來試試看吧。”謝尉爭看見寧輕雪盯著他送的手鏈看了一番,然後又盯著蘇靜雯的手腕,心一笑,就知道這個叫寧輕雪的肯定也看中了這個手鏈。到時候自己再弄一條過來,送給她。

    蘇靜雯的笑容有些勉強了,隻好說道:“表哥,我現在手已經戴了一條了,你的這個我先收起來,等以後再說吧。

    “靜受,你的那個手鏈看起來真的有些粗糙啊,而且上麵還隻有兩個珠子了。戴在手上和你實在有些不相配。你就換一個吧,我覺得這條新的手鏈才配的上你。來,試試看吧。”說完謝尉爭主動的又拿起了手鏈,遞給蘇靜雯。

    寧輕雪已經看見了蘇靜雯手腕上戴著的手鏈,和她手腕上戴著的也一樣了,同樣是隻剩下兩顆玉珠。說明蘇鼻受也遇見過事情,並且還用了一顆玉珠。她有些失望,如果蘇靜雯真的不喜歡另外兩顆玉珠,她肯定會要過來的。現在看來,蘇靜雯找她,很可能和玉珠有關係。

    “可是表哥,我現在感覺手的手鏈戴著很不錯,暫時不想換啊。”蘇靜雯見實在是盛情難卻,隻好事實求是的說道。

    本來還以為蘇靜雯不大好意思的謝尉爭,現在終於明白了過來,蘇靜雯是真的不想換。而不是不好意思的事情,想到這,他的臉s就有些尷尬了起來。

    似乎看出來了表哥的尷尬,蘇靜雯連忙說道:“表哥,先不說這些了吧,我叫一些點心過來,我晚上還沒有吃東西呢。對了,輕雪,

    你想吃點什麼?”寧輕雪還沒有說話,謝尉爭卻接著說道:“靜受,你和我說真話,你手腕上的那個手鏈是不是什麼人送的?很珍貴嗎?”

    蘇靜雯尷尬的看了一眼寧輕雪,雖然覺得表哥不應該在這問出這些話,可是既然謝尉爭問了,她隻好回答道:“是的,是一個朋友送的。”“那是不是比我送的這個手鏈還要珍貴許多?”謝尉爭已經感覺到了一種難以言狀的不舒服,可是他還是想問問清楚。

    蘇靜雯有些遲疑的看了一眼謝尉爭送的那串項鏈,半晌才說道:“也許要貴重一些吧,不過……”

    蘇靜雯不知道應該如何和謝尉爭去解釋,她說的貴重是葉默送的這串手鏈,論起價值來說確實比謝尉爭送的要貴重了許多。

    可是謝尉爭卻誤會了蘇靜雯的意思,他以為蘇靜雯說的那個人在她的心比自己要重要很多。想到這,就算是謝尉爭大度,臉s也難看起來。

    蘇靜雯立即就發現了表哥的臉s有些不愉,連忙說道:“表哥,你不要多心,我是真的習慣了手的這個手鏈了,暫時不想換掉。”謝尉爭忽然微微一笑,他的臉s再次恢複了平常,然後說道:“表妹,送你手鏈的人是你的男朋友吧?你什麼時候有男朋友了,我都不知道,下次帶他來認識一下啊。”聽了謝尉爭的話,蘇靜雯連忙擺手說道:“表哥,你可千萬不要『亂』說。他不是我男朋友,隻是一個玩得來的朋友而已。”

    說完了蘇靜雯還下意識的看了看寧輕雪,雖然知道宇輕雪和葉默的關係不是很融洽,但是蘇靜雯還是怕寧輕雪誤會。

    謝尉爭卻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你說你不喜歡跳舞,也從來都沒有和男生跳過舞。上次你的生日,你好像就和一個男生在一起跳舞了啊。這手鏈難道也是他送的嗎?還有,你總是說你的車不喜歡男生坐,你能肯定的說一句,送你項鏈的人沒有婁過你的車嗎?”

    蘇靜雯的臉s立即就沒有剛才的那種笑意了,謝尉爭在她的印象麵一直是保護她的大哥一般,可是他竟然調查自己的事情,這讓她難以釋懷。甚至還以這種語氣和她說話,她第一次感覺到許多年不見的表哥已經不是當初的表哥了。

    “對不起,靜受,我有些ji動了。可是你連陪我去參加一個舞會都拒絕,這不是讓他們笑話我嗎。

    我這次回來特意留在了寧海,我想你應該明白的”謝尉爭已經顧不上旁邊的寧輕雪了,無論是否要追求寧輕雪,蘇靜雯他都是不會放過的。

    蘇靜雯沒有想到謝尉爭這麼衝動,說話甚至一點都不顧忌旁邊的寧輕雪,她有些不舒服,如果說的別人就算了,偏偏他說的人就是葉默。

    “表哥,你說的不錯,我對你還是以前一樣,你在我的心還是我的表哥。你能夠留在寧海,我和媽媽都很高興,可是你留在寧海,難道還有別的原因不成?還有,尉爭表哥,我喜歡和誰一起跳舞,喜歡讓誰上我的車,這應該是我的自由。尉爭表哥,你好像變了不少。”蘇靜雯籲了口氣,心卻莫名其妙的有些不舒服。

    寧輕雪卻站了起來“靜受,我走了,等有空我再打電話給你吧。”她宴在是受不了謝尉爭的婆婆媽媽。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4-20 10:57:06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