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百九十三章生死一線


    葉默知道自己已經被發現了,繼續躲下去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他從石頭後麵站了出來。

    邊坡雖然知道這後麵躲了一個人,但是葉默站出來的時候,他還是驚訝了一下。他沒想到葉默這麼年輕,看起來甚至隻有二十來歲。

    “你是那的?”邊超打量了葉默一番,這才問道。剛才如果不是那個長發說自己在跟蹤他,他還真的有可能發現不了葉默。那個長發也是豬腦子,跟蹤能夠跟蹤到前麵來。

    剛才他之所以能夠在段時間就殺了兩人,是因為利用那兩人對地級高手的驚懼,如果他們兩人真正的拚命起來,就算是最後自己還是會殺了他們兩人,但是絕對沒有那麼輕鬆了。而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可以跟蹤那兩人不被發現,可見身手應該不錯,所以見葉默如此年輕,他才感到驚訝。

    葉默將邊坡的刀法和在葉家大院遇見的那個用刀的比較了一下,他發現邊坡的刀法已經到了另外一種境界了,比起當初自己遇見的那個男子,高明了數倍都不止。

    他很不想和這樣的人交手,就算是要交手,葉默也不想現在交手,可是他知道在這遇見了邊坡還聽說了‘紅葉楠柿’,以邊坡的狠辣是絕對不會讓他從容離開的。

    “如果我說我是來神龍架旅遊的,你會不會相信?”葉默神識四處查看了一下,這很難逃走,除了上山一條路外,別的地方都是懸崖。

    邊坡微微一笑,臉上卻毫無表情的說道:“我相信,不過這對你來說沒有任何的用處,看刀吧。”

    他話音剛落,手的刀再次裹成一團白練朝葉默席卷過來。就算葉默有神識,都無法第一時間覺察到他的刀已經砍出來。

    葉默臉『色』一變,身子急扭數下,這才險險的躲過這一刀。而刀光劃過葉默剛才站立的地方,劃出一道深深的痕跡,可以想象這一刀要是砍實了,葉默早就被砍成兩半了。

    葉默遠遠的站在崖頂的一邊,盯著邊坡,但是神識卻始終注意著他的手腕。他沒想到邊坡這種人對付一個名不經傳的他,甚至還用偷襲的手段。不過就算是如此,葉默也沒惱火,在他看來,打鬥當中無論采用什麼手段,隻要將對方殺了,就算是贏了。

    不過葉默對邊坡的顧忌卻更深了,這個家夥不但是厲害,還不擇手段,而且還不小看任何對手。可以說邊坡是葉默到現在遇見最難纏的一個對手,一個不好,很有可能今天這處懸崖就是他葉默的葬身之地。

    “不錯,竟然躲過了這一刀。”邊坡眼『露』出一些驚訝,不過轉眼就恢複了平靜。一句話過後,手的長刀再次化成白芒,朝葉默席卷過來。

    葉默一直注意著邊坡的動作,見到他再次動手,知道沒有武器他吃了很大的虧,不要說邊坡比他修為還高,就算是修為一樣,沒有武器,想要戰勝邊坡都很難。唯一的想法就是找個機會衝下懸崖,逃命去。

    邊坡這次砍過來的不是一刀,而是七刀,七刀連成了一片,將葉默前後左右的退路死死的封住。

    葉默隨手就將閑道人的長鞭拿出,可以肯定,如果沒有神識,他幾個葉默都死了,就算是有神識,這一輪刀光下來,葉默手的長鞭也斷了數截。而餘下來的長鞭,比邊坡的長刀已經長不了多少了。

    閑道人的這個長鞭也算是一個用料不錯的攻擊法器了,可是在邊坡的刀光下麵,竟然猶如敗革一般,被寸寸撕斷。

    如果不是還有這個長鞭擋住了數刀,此時的葉默說不定已經被砍斷一臂了。可以說從開始到現在,葉默隻是被邊坡壓著打。他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刀氣完全的撕裂,結實的肌肉橫七豎八的數道傷口,看起來很是可怕。

    隻是葉默知道,這還是第一輪的攻擊,這邊坡太恐怖了。相差一級難道就相差這麼大?如果現在他還是練氣二層的話,早就被砍殺了。就算是現在,葉默估計如果他再不想辦法,最後也隻是死路一條。

    邊坡第二輪攻擊,竟然還是沒有能殺掉葉默,他停下了手的長刀,眼神遽然變冷,盯著葉默半晌後才問道:“你究竟是誰?竟然可以在我的連環七刀下逃的『性』命?還有你的長鞭是從什麼地方拿出來的?說。”

    葉默冷笑,雖然邊坡比他厲害的太多,可是他也不是一無所得,剛才閑道人的長鞭已經被邊坡砍了,可是他也找到了邊坡的弱點。

    邊坡肯定是晉級地級不久,他的連環七刀雖然厲害,但是每一刀之間都有一個間隙,而這個間隙卻給了葉默一絲機會。如果沒有這個間隙,就算是葉默有長鞭,他也被殺了。

    “少說廢話,要打就打。”葉默平息了一下真氣,心急劇思索著如何利用自己的風刃給他一個措手不及,然後逃出去。

    “好,我看你能挺住多久。”邊坡一聲冷哼,手的長刀再次一變,竟然裹著一團白光,連人帶刀的衝向了葉默。

    ……

    “寧輕雪,你在看什麼?”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導遊翠玲卻發現遠遠的地方,寧輕雪始終盯著一塊大石頭上看著,也走了過來問道。

    “你看這個……”寧輕雪指著那塊巨大無比的石頭有些驚慌的說道。

    “咦……竟然是兩個人影在打鬥,這是怎麼回事?神農架難道也有海市蜃樓了?不對啊,停下來了。”翠玲說道這,看見了正在打鬥的兩個人影已經分開來,分別站在一邊。

    “又打起來了。”翠玲再次看見這兩個人影又打成了一團,她當導遊也好幾年了,但是從來都沒有遇見這種情況。

    翠玲回頭看了看寧輕雪,發現寧輕雪更是注意力集中的盯著這打鬥當中的兩個人影,神『色』之間似乎有些激動。

    導遊翠玲卻沒有在意,而是自顧的說道:“如果是在無量山,我肯定以為我看見了金庸筆下的那對神仙練劍了。這真是太精彩了,我去叫大家都來看看。”

    說完翠玲連忙去叫人。

    寧輕雪卻呆呆的看著巨石上的人影,她的心在狂跳,似乎要跳出胸膛。她竟然感覺到其中一個人是葉默,那種身形和動作,簡直和自己夢中的那個人一模一樣。難道是自己思念的太多了?

    如果不是剛才翠玲也看見了,寧輕雪還以為是自己看花了眼睛,或者說是自己想葉默想的太多,才造成了這種幻覺。

    海市蜃樓?寧輕雪忽然想的這影子是不是真的有兩個人在打鬥,然後夕陽折『射』過來的?

    巨石上麵打鬥的兩個人影漸漸的稀薄,最後慢慢的移到巨石的邊上,終於消失了。

    寧輕雪的一顆心開始怦怦『亂』跳了起來,趕緊拿起掛在胸口的望遠鏡四處張望。她感覺其中的有一個人影真的是葉默,甚至她都感覺肯定是他,葉默的身影已經無數次的在她的腦海當中浮現,她絕對不會看錯。

    寧輕雪的望遠鏡沒有看多久,就立即如被雷擊,她真的看見遠遠的一處山峰,有兩個模糊的影子在打鬥。

    是真的,竟然是真的,葉默真的是你嗎?怎麼會在這?寧輕雪的內心在狂喊,她恨不得一下就飛到那個懸崖上麵幫葉默一下。哪怕撿起一個石頭砸一下葉默的那個對頭也是好的,可是她知道這相距打鬥的那個懸崖實在是太遠了,雖然今天陽光很好,霧氣不多,一旦霧氣上來,她甚至看都看不到那了。

    寧輕雪拿著望遠鏡,心怦怦狂跳,可是她隻能在望遠鏡當中看著那個身影,絲毫別的辦法也沒有。

    ……

    雖然葉默已經找到了躲避邊坡刀光的辦法,但是第三輪刀光下了,葉默身上再次增添了數道刀痕,除了寥寥的幾鞭外,葉默竟然連絲毫有威脅的攻擊都無法擊出。

    葉默手的長鞭已經變成了一個把手,胸口的鮮血已經沿著腰間流淌了下來,甚至慢慢的侵濕了葉默的褲子。

    葉默的臉『色』已經蒼白起來,他知道再這樣下去,下一輪刀光就是他的葬身之地。可是這邊坡不但攻擊力嚇人,而且他的防守能力也相當的強悍,葉默經曆了三輪刀光,竟然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葉默知道他隻有一次出手的機會,一旦浪費,他將永無翻身之日。

    邊坡籲了口氣,他身上的衣服同樣被葉默的長鞭打的粉碎,甚至幾道鞭痕清晰可見。

    “你是一個相當強悍的對手,不過就算是這樣,明年的今天也是你的忌日。”邊坡絲毫不理身上受到的輕傷,手的長刀再次挽起。

    葉默忽然將手的鞭把手擲向邊坡,他的人竟然飛躍起來,似乎要撲到下山崖的路上一般。

    “找死。”邊坡見葉默竟然敢強行逃走,冷哼一聲,長刀再次化成一道白練,襲向葉默,甚至連葉默砸過來的鞭把手都懶得去理會。

    (還有沒有那一張月票,讓我登上你的客船......)

    ......

    

Snap Time:2018-07-23 09:37:39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