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百八十四章洛影


    無量山古稱蒙樂山,以“高聳入雲不可躋麵大不可丈量之意”得名,麵積數千平方公。可是僅僅數千平方公,還不足以稱之為“高聳入雲不可蹄麵大不可丈量之意”。

    清代詩人戴家政就在《望無量山》中寫道:“高莫高於無量山,古拓南郡一雄關。分得點蒼綿亙勢,周百餘皆層巒口嵯峨權奇發光澤,聳立雲霄不可攀。”

    所有的人都知道戴家政是清代道光年間,雲南詩壇上的著名詩人,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戴家政還有一個弟弟戴家輝。嘉慶二十一年(公元凶6年)戴家政和戴家輝在無量山遇見隱門點芥中人,因兩人資質甚佳,就帶兩人進入隱門。

    戴家政一心想出仕,拒絕了隱門的招徒,而戴家輝卻留了下了,因為兩人要是同時離開的話戴家輝怕隱門中人下手。

    戴家政出來後,當年就參加鄉試中舉,那年是又歲。後來在他派任湖南知縣時,依然沒有戴家輝的消息。因為思念其弟,戴家政再次來到了無量山,寫下了《望無量山》。其中含義非常明顯,就是思念自己的弟弟。

    他的詩中意思就是在無量山的內部,其中麵積廣大,聳立雲霄之處,遠遠不止你眼睛可以看見的這些。而真正理解“高聳入雲不可蹄麵大不可丈量之意”的並沒有多少,戴家政也許就是其中一人。

    現在的無量山同時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藏著無數鮮為人知的自然美景,也同時隱藏著無數不為人知的地方。

    此時在無量山人跡根本無法踏足之處卻有一大片院落,這片院落看起來有些古『色』古香,一看就知道有些年份了。在這群院落的外麵,有一條蜿蜒小道,一直延伸到山下從山下看來,這些院落卻猶如一個隱藏在雲霧之中的仙境一般。

    院落的正前方門樓上卻有一個大大的“靜”字,這就是隱門中的“靜”門。

    在這院落的一處偏僻的房間麵,洛素素正呆呆的坐在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她回到隱門之中已經一兩個月了,原本以為隻要凡天時間就會忘了那個叫葉默的男子可是現在兩個月了她沒有絲毫辦法靜下心來修煉自己的‘靜心訣”

    一旦她閉上眼睛,葉默的身影就會出現在她的麵前。那一幕幕的景象始終讓她無法徹底的隱去,甚至不止一次的浮現出來:

    他差點渴死,也隻是喝了凡口水就將水袋交還給她,這是因為他也知道沙漠之中,水對別人一樣重要,這是什麼樣的一個奇男子?

    他就算是差點被食人蟲吃了,都不願意丟下她依然抱著她狂奔,這尖是什麼樣的重諾重義之人?

    他為了救她抱著她四處尋找水源,自己渴的已經嘴唇幹裂卻割破了手腕喂她血『液』,直到昏『迷』。可是她洛素素隻是第一次遇見他啊,要說有恩與他,也隻是給了多餘的一些水而已。

    還有他送給自己的那一汪清泉,那是自己這一輩子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禮物。這禮物卻是在沙漠當中送給她的,有誰可以在沙漠當中送出這種禮物?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洛素素想到了葉默的嘴唇,她吻過他了他的嘴唇很冷,卻又很溫暖。現在想起來,竟然讓洛素素有些『迷』茫。

    我要忘了他一定要忘了他……

    洛素素再次運轉起靜心訣,一個周天還沒有到她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這已經是她第六次了。

    “素素,我們這一門修煉忌喜、忌憂、忌怒、忌倩、忌傷……”。

    師父的話猶在耳邊,可是她什麼都犯了。如果師父還在,也許她還可以問問師父,可是師父卻不在了。

    不知道現在他過的好不好,是不是已經將事情做完了,也不知道現在他在哪?洛素素轉眼再次想到了葉默的身上。

    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始終會想起他?似乎在她的印象麵,葉默好久以前就和她認識,而且認識了很久很久一般。可是任憑她翻遍自己的記憶,都隻有和葉默在沙漠當中的回憶。也許,也許在上輩子就認識他了吧。

    洛素素的房門忽然開了,一名道姑打扮的女人走了進來。這道姑叫靜息,是洛素素的師叔,雖然已經四十來歲,可是看起來卻猶如三十不到的少『婦』一般。不但皮膚潔白光滑,眉目清晰,嘴唇竟煞帶著『性』冇感的微紅,仔細看來,她竟然是一個美貌異常女人。

    最為特殊的是她的鼻子有些高聳,如果不是她的眼珠是黑的,還有一頭烏黑的頭發,她看起來更像西方女子。

    “師叔。”洛素素站了起來,對著這道姑彎腰叫了一句。

    這道姑看了看洛素素,皺了皺眉頭,說道:“素素,你現在已經不適合再在我靜門修煉了,你隻是入了一次紅塵,就被喧嘩世界『迷』『惑』,失去了應該有的道心。可是你是隱門中人,卻不能讓你再入紅塵……”。

    “師起”,”洛素素忽然有些緊張的叫道,她明白這個師叔對她很不喜歡,至於什麼原因,卻不是很清楚。不過她也知道,應該和這師叔一直不喜歡她師父有關係,此時師叔這麼說,肯定是有什麼處罰了。

    這道姑卻搖了搖頭說道:“素素,其實你不能修煉我靜字一門,也不一定要進入紅塵之中……”。

    洛素素一口氣還沒有鬆下來,這道姑卻繼續說道:“點蒼的少主邊超,才區區三十歲,就已經是黃級後期的修為,前途不可限量。而且點蒼一門的古武功決對你來說也有好處,更何況點蒼和我靜一門素來友好,而且又相距不遠。如果你可以嫁入點芥……”

    “不…。”洛素素臉『色』忽煞變得蒼白起來,無論如何她都不會嫁人。

    至於為什麼,那隻是她內心的一種不自覺的拒絕。

    這道姑臉『色』一沉,就要再次說話。另外一個聲音卻說道:“靜息師妹,素素不願意就不要『逼』迫她了,我們靜一門雖然沒落了,也沒有到達要聯姻的地步。”

    “是,師姐。”這先前進來的道姑,也問候了一聲。不過神態之間,並沒有多少恭敬之意。

    洛素素連忙上前施禮說道:“洛素素參見掌門師伯。”

    “嗯。”這後來的道姑點了點頭,過了一會才說道:“素素,你這次回來確實存在了很大的問題,你的心已經無法像以前那樣靜下來”,…”

    說到這,這道姑開始沉『吟』起來,她似乎在準備如何發落洛素素。

    “掌門師伯,我想再請求師伯一件事情,因為這次素素外出,發生了一些事倩。如果不將這些事倩徹底的處理了,恐怕素素很難再定下心來修煉口所以素素請求掌門師伯允許,讓素素再出去一次。”洛素素忽然很想再次去看看葉默,她有一種念頭,就是很想問問葉默是不是曾經見過她,或者是在什麼地方對她有印象。

    “不行。”靜息卻首先『插』口說道:“靜嫻師姐,素素心念紅塵,如果再放入紅塵之中,也許會出事情,最後受羞辱的也是我靜一門派。”

    洛素素被靜息師叔的這句話氣的發抖,可是她絲毫不敢有任何異議。

    靜嫻卻點了點頭說道:“以你來說應該如何?”

    靜息看都沒看洛素素一眼,隻是隨口說道,“依我來說,素素上次出去就已經違反了門規,回來後果然無法繼續修煉。我想應該將她打入寒室禁閉三年。”

    洛素素打了個冷戰,寒室禁閉三年,就是等於死刑啊。以她現在才黃級中期的修為,進入寒室就是死路一條。她的師父就是因為在寒室被禁閉了兩年後,再出來時已經是油盡燈枯了,不到三個月就撒手人寰。當年自己的師父是這個師叔弄進寒室的,現在沒想到自己也要在她的手上進入寒室。

    靜嫻看了一眼靜息,歎了口氣說道:“素素,不然你就去點蒼門也好。”

    洛素素卻搖了搖頭說道:“掌門師伯,我去寒室。”

    “哼。不識抬舉的東西。”靜息竟然連靜嫻都不理,甩手轉身就走。

    “唉……”靜嫻看了一眼洛素素,歎息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雖然她知道靜息有些報複洛素素師父的意思在麵,可是她卻無法說什麼。

    “掌門師伯,我想將自己的名字改掉。”洛素素忽然叫住了即將離開的靜嫻道姑。

    靜嫻回過頭來,有些愧疚的看了看洛素素說道:“素素,你說吧,我幫你在門派麵改過來,這點事情我還是可以做到的。”

    她也明白洛素素這一去寒室,就再也沒有回來的日子。可是她卻不敢阻攔靜息的決定,她感覺對不起洛素素的師父靜心和洛素素兩人。

    洛素素不是傻瓜,靜嫻是掌門,卻處處要受到靜息的製約。如果不是有什麼把柄抓住了靜息師叔的手,她是絕對不信的。

    “師伯,我想改名叫洛影,我常常在夢中發現自己就叫洛影。”洛素素開口說道,她心卻為這位師伯擔心。

    靜嫻看了看洛素素一眼,點了點頭,從衣袖拿出一個玉墜交給洛素素,然後說道:“素素,以後你就是洛影,這個玉墜是上一次洛倉法器交流會上,一個熟人交換過來,轉送給我的。這是一件真正的法器,現在就轉送給你吧,你好自為之,我走了。”

    (洛影出來,求月票!)

    

Snap Time:2018-01-18 14:01:41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