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葬》全文閱讀

作者:豬首領大作家  鬼葬最新章節  鬼葬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鬼葬最新章節第476章發黑人頭X回歸(15-11-10)      475嬰兒的父親麵壁者(15-11-10)      474章蠼害怕的人(15-01-04)     

308章腐爛成綠色的人


    .divimage{text-align:center}

    308章:腐爛成綠色的人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豬首領大作家 書名:鬼葬

    腐爛成綠色的人

    撲麵而來的綠色讓大家心情更加舒暢起來。

    這些綠色的草叢中甚至開著不知名的小花,在風中緩緩地搖曳著。

    “這,這麵會不會有什麼陷阱?這太平靜了反而讓我有種不安的感覺。”李衛說。

    “嗯,小心翼翼地走,試探性地走,害怕會有陷阱。”杜成義說。

    奇怪的是,眾人走完了這片草坪,也沒有看到任何的凶險的地方。

    ……

    走過草坪之後,大家終於看到了前麵出現的一個石台,石台上有一個架子架起來,而架子中正是吊著一塊紅色的玉佩。

    朱寒望著杜成義,臉上有些難以置信的表情,說:“就是這麼容易得到了?不會吧。”

    杜成義說:“我也不相信這麼容易,肯定有陷阱。”

    這個時候,突然,有人發現了一些不妥的景象:

    廖凡跪在地上,雙手撐著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著。

    “廖凡,你怎麼了?是不是哪不舒服?”李衛驚奇地問。

    廖凡撐在地上,雙眼發紅,如同一隻猛獸一般尖叫咆哮著。

    “不要,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再過來我殺了你——”廖凡在尖叫著。

    廖凡此刻麵容扭曲,完全是另外一個心理變態的樣子。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啦,廖凡,廖凡似乎著魔了。”

    沒錯,廖凡的確是著魔了,此刻他看到的,並不是杜成義他們,而是他偷*拍過的那個人,春芳。

    “喂,廖凡,你,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大家趕緊壓住他——”陳海羨趕緊緊緊壓製住廖凡。此刻的廖凡,完完全全變成了一個發瘋的猛獸,口中不斷吐出白色唾沫。

    “不要,不要,不要——”廖凡尖叫著,不斷抽搐著身子。

    “趕緊用東西塞住他嘴巴,以免他咬斷自己的舌頭。”還是杜成義有經驗。

    “為什麼廖凡會突然變成這樣子的?”李衛說。

    “他就好像突然著魔了一般,啊,會不會是他吃了什麼東西,中毒,產生幻覺?”朱寒說。

    “不會,難道是,我們經過的那片草地時候,那些草地有毒?”李衛說。

    “你說什麼?”杜成義問。

    “在剛剛我們經過那草地時候,我看到廖凡曾經摘過一朵野花,放在鼻子嗅,會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李衛說。

    “真有這個可能,剛剛經過那草地時候,嗅到那些空氣,雖然清香,但是有讓人暈的感覺。”朱寒說。

    一直沉默的陳鍾,突然默默來到了廖凡的麵前,從行李袋麵拿出一瓶類似於風油精一般的東西,靠在了廖凡的鼻孔,大約過了幾秒鍾,廖凡逐漸平靜起來,再過了大約一分鍾,廖凡終於緩緩地恢複了常態。

    “哇,陳鍾,你這瓶什麼藥啊,這麼神奇?”李衛驚奇地問。

    陳鍾淡淡地說:“普通藥,主要是有刺激性氣味,能夠通過鼻孔進入大腦,刺激大腦神經,讓人清醒。”

    廖凡大汗淋漓地蘇醒過來,隻是自從他蘇醒過來之後,他的臉色一直變得異常沉重。他的似乎變得心事重重,臉色陰霾。

    廖凡也恢複了,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去到前麵,拿那一塊紅色的玉佩了。

    杜成義仔細地望著玉佩的周圍,發現四周並沒有什麼異樣。

    朱寒說:“要不,我們一起上前去?”

    杜成義說:“好。”

    兩人一步一步,緩緩地往玉佩的地方走過去。

    他們很就來到了石台。

    石台上一個架子,架子上就是吊著紅色的玉佩。

    紅色的玉佩,上麵連著一條紅色的絲線,這條絲線纏繞著在架子上。

    杜成義伸手去拿了,緩緩地,他的心跳得非常。

    就在他的手即將靠近到那一塊紅色玉佩的時候,杜成義和朱寒的臉色都突然變了。

    因為,他們由於走近了石台,所以他們看到了石台後麵的東西。

    杜成義和朱寒都情不自禁吸了一口冷氣。

    首先就是這塊紅色的玉佩,玉佩上麵連著的是一條紅色的絲線,這條紅色的絲線其實很長,一直纏繞著架子,然後其實一直往石台下麵連著——這根本不是紅色絲線,而是類似於一條血管,對,一條血管,因為在石台下麵,躺著一個人。

    如果這也算是人的話。

    躺在石台下麵的,是一個人,但是杜成義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這個人。

    這個人看不出年齡,因為他麵容全部呈現出一片腐爛的狀態,但是這種腐爛和一般見到的又有很大的區別,一般人腐爛的話,都是血肉模糊,黑色,或者由於脹膿而黃白色,紅色,深紅色這樣子混雜的顏色,但是此刻這個人腐爛的狀態,卻是墨綠色。如同植物一般的墨綠色。

    這個人全身上下都是腐爛,皮膚和肉坑坑窪窪的,奇怪的是並沒有什麼膿汁之類的流淌出來。

    “這,這算是什麼?”朱寒望著杜成義,說。

    “我也不知道,這個人,這個人應該已經死了的吧?”杜成義說。

    眼前的畫麵實在太怪異,一句腐爛成為綠色的屍體,然後從他的心髒位置,有一條紅色的血管延伸出來,連著一塊紅色的玉佩。

    “我們要不要拿下這玉佩?”朱寒在征求杜成義的意見,對於麵前所看到的畫麵,詭異之極,他擔憂如果扯下玉佩,會不會帶來什麼災難。

    “這是一具屍體,而且沈姍姍還需要我們回去救她呢,沒辦法,隻能取得這玉佩了。”杜成義無可奈何地說。

    杜成義緩緩地伸手過去,握住玉佩的時候,他居然如同觸電一般,將手縮回來了。

    “怎麼了?”朱寒說。

    原來,當杜成義伸手去握住玉佩的時候,突然他手心真切地感受到了,這塊玉佩是有溫度的。一股暖暖的溫度,傳過來。

    按照常規,玉佩摸在手中,是會帶來冰潤的感覺的。

    朱寒說:“有溫度沒什麼好奇怪的,可能是這氣溫高,傳熱了。我來拿吧。”

    朱寒飛地握住玉佩,然後用力一扯——

    “啊呀……哎呀……”突然地,傳來了恐怖的老人的痛苦的呻吟聲音。

    杜成義和朱寒都嚇了一跳。

    因為,石台下麵的那一個腐爛變成了綠色的人,居然突然動了。“看小說,就上·小說閱讀網(http://www.

    http://www.

    www.)”

Snap Time:2018-02-22 18:55:17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