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葬》全文閱讀

作者:豬首領大作家  鬼葬最新章節  鬼葬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鬼葬最新章節第476章發黑人頭X回歸(15-11-10)      475嬰兒的父親麵壁者(15-11-10)      474章蠼害怕的人(15-01-04)     

142章殺人需要理由嗎

  
  陳楓來到春芳的家的時候,不禁啞然失笑。
  他苦笑著說:原來這才是她的家,我一直以為那個擺放著兩具屍體的怪屋子,是她的屋子呢。說起來真冤枉啊,我根本就沒有來過這。
  這是一個別致的庭院。
  圍牆圍著麵的一間兩層的屋子。
  庭院麵栽種著一棵龍眼樹,一棵芒果樹,以及圍起來一個雞籠。幾隻毛茸茸的黃毛小雞在地上嘰嘰喳喳地尋找著食物。圍牆的牆壁長滿了毛茸茸的綠色青苔,在鬆軟的黑色土壤中,一條巨大的蚯蚓在泥土中露出銀色的身軀,閃爍這光滑的光澤。一隻灰色的甲蟲慢吞吞地在草叢中爬動著,被小雞發現了,叼進了嘴。
  在靠近牆壁的一扇窗下麵,果然可以看到一排的腳印。
  這排腳印一直延伸到圍牆下麵。
  春芳說:我一直保護著這些腳印,不讓別人靠近踩到。因為我知道,這是一個證據。
  朱靈看著這些腳印,點頭說:不錯。
  楊洲看著這些腳印,說:不錯,這的確是男人的腳印,大號的腳印。女人,不可能穿這麼大號的鞋子的。
  春芳詭異地笑著,說:隻要你們兩人的腳印一對,就知道是誰了。
  朱靈說:不用了。這隻不過是一個凶手伎倆罷了。而且,這個伎倆卻一點都不高明。
  春芳說:你說什麼?
  朱靈說:你看這些腳印的深淺程度,一看就知道是一名體重輕盈的女人穿著大號的男子鞋子踩出來的腳印。
  男人踩在這樣鬆軟的土壤上麵,那個腳印不會這樣淺。
  朱靈踩在土壤上,果然,腳印深深地陷進去。
  朱靈繼續說:春芳,你不必演戲了。這些腳印,是你弄出來的。
  春芳大吃一驚,說:你,你瞎說什麼?我,我,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朱靈說:你弄出來的這些腳印,根本就不是昨晚踩出來的,而是剛剛不久踩出來的。你母親的死亡時間是昨夜淩晨3到4點。而,你卻忘記了,今早6點多的時候,下過細雨。你看這些腳印,如果是昨夜留下的話,會被雨水覆蓋的,起碼腳印麵會有雨水的痕跡。
  春芳渾身顫抖起來。
  朱靈繼續說:而且,你嫁禍,卻沒有徹底。你看這些腳印,根本就是你從圍牆開始往窗子走的。因為,我剛剛進來的時候已經留意到了,圍牆外麵的地方,卻沒有腳印。
  葉小紅望著春芳,說:春芳,你,為什麼要撒謊?
  春芳望著葉小紅,說:不錯,的確是我嫁禍給他們的。
  因為,我恨他們。我想殺死他們,我想將他們一個一個地殺死。
  春芳隻不過是一個女孩,可是,此刻她卻冷冷地說出這些比冰還冷的字句。
  朱靈說:我和你們有仇?
  春芳惡狠狠地說:沒有。
  朱靈奇怪地說:那為什麼,你這麼憎恨我們?這麼想要殺死我們?
  春芳說:殺你們,需要理由麼?
  她的這一句話,卻讓朱靈一下子怔住了。
  他實在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回答她。
  殺一個人,需要理由麼?
  當然是需要的。
  無論多十惡不赦的壞人,他殺一個人,一定會有他的理由的。
  七宗罪。
  這個社會殺人的,大多數是壞人,無視別人生存的權利,為了貪欲,為了權力,或者為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亦有一些殺人的,是好人。殺的是壞人。
  可是,無論是殺人的是壞人還是好人,都沒有權利去剝奪別人的生命。
  因此,最後,他們都受到相應的懲罰。
  可是,她此刻,卻反問朱靈,殺你們,需要理由麼?
  不需要理由的話,你為什麼要殺死我們?
  我們之前有過過節麼?
  沒有。
  那為什麼你想殺我們?
  因為我想殺你們。
  許菲想到了什麼,突然說:你的母親,也是你殺的?
  春芳大方地回答:是的。
  許菲說:你殺了自己的親生母親,也沒有理由?
  春芳笑嘻嘻地說:不,這卻是有理由的。
  許菲忍不住追問:什麼理由?
  經曆過一路的生死,血腥,凶殺,朱靈他們已經變得麻木了。可是,當春芳說出下麵這些話的時候,他們隻覺得一股冷氣如同蛇一般從脊背竄起來。
  陳楓來到春芳的家的時候,不禁啞然失笑。
  他苦笑著說:原來這才是她的家,我一直以為那個擺放著兩具屍體的怪屋子,是她的屋子呢。說起來真冤枉啊,我根本就沒有來過這。
  這是一個別致的庭院。
  圍牆圍著麵的一間兩層的屋子。
  庭院麵栽種著一棵龍眼樹,一棵芒果樹,以及圍起來一個雞籠。幾隻毛茸茸的黃毛小雞在地上嘰嘰喳喳地尋找著食物。圍牆的牆壁長滿了毛茸茸的綠色青苔,在鬆軟的黑色土壤中,一條巨大的蚯蚓在泥土中露出銀色的身軀,閃爍這光滑的光澤。一隻灰色的甲蟲慢吞吞地在草叢中爬動著,被小雞發現了,叼進了嘴。
  在靠近牆壁的一扇窗下麵,果然可以看到一排的腳印。
  這排腳印一直延伸到圍牆下麵。
  春芳說:我一直保護著這些腳印,不讓別人靠近踩到。因為我知道,這是一個證據。
  朱靈看著這些腳印,點頭說:不錯。
  楊洲看著這些腳印,說:不錯,這的確是男人的腳印,大號的腳印。女人,不可能穿這麼大號的鞋子的。
  春芳詭異地笑著,說:隻要你們兩人的腳印一對,就知道是誰了。
  朱靈說:不用了。這隻不過是一個凶手伎倆罷了。而且,這個伎倆卻一點都不高明。
  春芳說:你說什麼?
  朱靈說:你看這些腳印的深淺程度,一看就知道是一名體重輕盈的女人穿著大號的男子鞋子踩出來的腳印。
  男人踩在這樣鬆軟的土壤上麵,那個腳印不會這樣淺。
  朱靈踩在土壤上,果然,腳印深深地陷進去。
  朱靈繼續說:春芳,你不必演戲了。這些腳印,是你弄出來的。
  春芳大吃一驚,說:你,你瞎說什麼?我,我,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朱靈說:你弄出來的這些腳印,根本就不是昨晚踩出來的,而是剛剛不久踩出來的。你母親的死亡時間是昨夜淩晨3到4點。而,你卻忘記了,今早6點多的時候,下過細雨。你看這些腳印,如果是昨夜留下的話,會被雨水覆蓋的,起碼腳印麵會有雨水的痕跡。
  春芳渾身顫抖起來。
  朱靈繼續說:而且,你嫁禍,卻沒有徹底。你看這些腳印,根本就是你從圍牆開始往窗子走的。因為,我剛剛進來的時候已經留意到了,圍牆外麵的地方,卻沒有腳印。
  葉小紅望著春芳,說:春芳,你,為什麼要撒謊?
  春芳望著葉小紅,說:不錯,的確是我嫁禍給他們的。
  因為,我恨他們。我想殺死他們,我想將他們一個一個地殺死。
  春芳隻不過是一個女孩,可是,此刻她卻冷冷地說出這些比冰還冷的字句。
  朱靈說:我和你們有仇?
  春芳惡狠狠地說:沒有。
  朱靈奇怪地說:那為什麼,你這麼憎恨我們?這麼想要殺死我們?
  春芳說:殺你們,需要理由麼?
  她的這一句話,卻讓朱靈一下子怔住了。
  他實在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回答她。
  殺一個人,需要理由麼?
  當然是需要的。
  無論多十惡不赦的壞人,他殺一個人,一定會有他的理由的。
  七宗罪。
  這個社會殺人的,大多數是壞人,無視別人生存的權利,為了貪欲,為了權力,或者為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亦有一些殺人的,是好人。殺的是壞人。
  可是,無論是殺人的是壞人還是好人,都沒有權利去剝奪別人的生命。
  因此,最後,他們都受到相應的懲罰。
  可是,她此刻,卻反問朱靈,殺你們,需要理由麼?
  不需要理由的話,你為什麼要殺死我們?
  我們之前有過過節麼?
  沒有。
  那為什麼你想殺我們?
  因為我想殺你們。
  許菲想到了什麼,突然說:你的母親,也是你殺的?
  春芳大方地回答:是的。
  許菲說:你殺了自己的親生母親,也沒有理由?
  春芳笑嘻嘻地說:不,這卻是有理由的。
  許菲忍不住追問:什麼理由?
  經曆過一路的生死,血腥,凶殺,朱靈他們已經變得麻木了。可是,當春芳說出下麵這些話的時候,他們隻覺得一股冷氣如同蛇一般從脊背竄起來。

Snap Time:2018-11-15 05:40:01  ExecTime: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