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葬》全文閱讀

作者:豬首領大作家  鬼葬最新章節  鬼葬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鬼葬最新章節第476章發黑人頭X回歸(15-11-10)      475嬰兒的父親麵壁者(15-11-10)      474章蠼害怕的人(15-01-04)     

113章針殺


    夜深了,無論再堅強的人總會有疲倦的時候。(百度搜索贏話費,都市小說www.9pwx.com)

    從廣州而來尋寶的眾人,經曆了一係列的事情之後,身心具憊,倦意叢生,已經敵不過睡魔的襲擊。一個接著一個沉沉地睡去。

    最後一個睡著的是楊洲,他翻轉了幾次身子,看著屋子木窗外麵黑暗的夜空,輕輕地歎了幾口氣,眼皮眨了幾次,然後才睡熟,打起了響亮的呼嚕。

    眾人休息在陳大爺的家。

    凶手已經被抓,所有人今晚都可以安安穩穩地睡一個覺。

    黑暗中,卻突然響起了一陣奇怪詭異的聲音。

    索索的聲音,像風吹過毛發時候的聲響,在這沉寂的屋子麵顯得詭異而刺耳。

    但是,並沒有蘇醒過來。

    朱靈他們休息在間,並沒有看到大廳麵,這個時候突然地出現了一個人影。

    這個人影在地上緩緩地爬行著,爬行著,雙手在地上欲支撐起來,但是顯然卻又沒有力氣,隻能緩緩地移動著。奇怪的是,他的雙腿卻並沒有張開,而是並靠在一起,緊緊地靠在一起——這導致了他爬行顯得更加艱難。

    他是在拖著自己的大腿,緩緩地望前麵爬行。

    農村很節約用電,平時睡覺的時候,屋子麵的燈火都會關上的,奇怪的是,這個人在黑暗中,卻似乎知道方向般往前麵爬動著。

    他的嘴巴發出唔唔的聲響,卻不能發出大一點的聲音,嘴巴中似乎被粗布塞住了——可是,他的雙手並沒有被人綁住,他為什麼不伸手去取出粗布來呢?

    他如同一條毛毛蟲般緩緩地爬動著,爬動著,身體在粗糙的地麵上發出粗糙的聲響。

    他竟然輕輕地推開了沈小夏的房間。

    沈小夏睡得並不是很沉,因為她的夢境中一直出現一些不吉利的血紅色,這大片的血紅顏色有生命般四處飛舞著,一會兒化成人影,一會兒又是一團煙霧。然後,夢境中出現了漫山遍野的嶙嶙白骨,都是一些恐怖嚇人的骷髏頭,一些蟒蛇從骷髏頭中鑽出來,突出血紅色的舌頭。天空中突然烏雲密布,大片大片烏雲湧過來,把整個天空堆滿。然後,一具一具灰色的屍體從雲層中跌落下來,一具一具地跌落下來。這些屍體的腦袋都是空出一個巨大的血洞,模糊的血肉中布滿一層一層蠕動的蛆蟲。夢境中,沈小夏來到一具屍體的旁邊,緩緩地扶起屍體,然後緩緩地伸出自己的手,握緊拳頭,緩緩地伸進血洞中。肌膚摩擦著那些血肉的時候,手背有一種柔軟而說不清的感覺,那些蛆蟲在手背上緩緩地爬行。

    然後,屍體的血洞伸出了一條紫色的舌頭,很長很長,柔軟的舌頭緩緩地伸出來,在沈小夏的臉上來回地舔著,舔著。紫色舌頭粘滿了黏滑的粘液,像老頭子吐出的濃痰。

    沈小夏沒有反抗,沒有掙紮,而是很享受地躺下來,安安靜靜地讓這條紫色的舌頭慢慢地舔遍著她的全身。

    突然,飽滿豐潤的紫色舌頭開始冒出一粒一粒深紅色的肉瘤,這些肉瘤有著一層一層的皺褶,是一些新嫩的肉芽。這些肉芽開始不斷地冒出來冒出來,然後整條紫色的舌頭變成了一條巨大的苦瓜,有著凹凸不平的肉瘤。

    沈小夏緩緩地抓起這條肉瘤,放進口中,緩緩地咀嚼,牙齒咬破肉瘤時候,有一股腥臭的汁液噴濺而出。

    天空中突然裂開了一道巨大的裂縫。

    一隻巨大的人臉突然出現在天空中,俯視著大地,人臉張開血盆大口,吐出許多昆蟲出來。

    墨綠色的蛤蟆,背上凹凸不平,有一隻一隻的肉瘤。

    紅色的青蛙,渾身都是粘液,很滑膩。

    黑色的鼻涕蟲,卷成一個黑色的球體。

    五顏六色的四腳蛇,吐出血紅色的舌頭。

    粉紅色的毛毛蟲,每一節的身體上麵都有著一隻墨綠色的大眼睛。

    沈小夏就是在這個時候驚醒過來的。

    人從惡夢中驚醒的那一那,往往意識也還沒有恢複過來,有時候不知自己身處何方,不知道自己睡覺的位置在哪。

    但是,沈小夏卻聽到了一種奇怪的索索聲響。

    並且,她嗅到了一股濃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的腥臭差一點把她熏暈過去。

    房間很黑很暗,伸手不見五指。

    沈小夏很害怕,渾身都開始忍不住顫抖起來,隻是,她還是從褲兜掏出了手機。

    她把手機緩緩地舉到前麵,然後打亮了手機中的燈。

    沈小夏甚至有種錯覺,自己還沒有從剛剛那個惡夢中蘇醒過來,或者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又睡著了,繼續發著剛剛那個恐怖嚇人的夢。

    因為,她看到的是一張血肉模糊的臉。

    她甚至不知道,眼前的是不是一張人的臉。

    這張人臉的滿臉鮮血淋漓,上唇和下唇被一條一條粗大的麻線緊緊地縫合在一起,縫隙中不斷湧出黑色的鮮血。鼻孔中吊出兩根銀光閃閃的針,針尖還刺著一塊柔軟的肉塊。鼻孔上麵的眼睛的眼皮被麻繩撐開,露出滾圓巨大如燈泡的眼球。眼球的中間,分別釘著一顆生鏽的圖釘。

    人臉滋滋地發出聲響,但是,始終發不出來。

    因為,他的舌頭,已經被針線緊緊地縫在了一起。

    人臉在沈小夏的床頭出現,他的右手緩緩地舉起來。

    沈小夏看到,他的五指也是被緊緊地縫在了一起,一道一道粗大的麻繩子從拇指一直傳到小指,來回地穿透在一起,鮮血淋漓。

    隻是,每個指甲也是被一枚生鏽的圖釘頂進去,指甲的肉已經發黑發紫。

    沈小夏呆呆地盯著眼前這恐怖嚇人的人,尖叫起來,瘋狂地尖叫起來。

    所有人看到這具接近屍體的人的時候,都忍不住尖叫起來。

    眼前這幅畫麵實在台嚇人台殘忍太殘酷了,所有人都忍不住嘔吐起來,大口大口地嘔吐。

    這個人的兩大腿也是被人用針線縫在了一起,大條的麻線穿過來,再穿過去。

    陳大爺一邊痛哭一邊嘔吐,但是他還是認出了此人,竟然就是陳真。

    

Snap Time:2018-05-21 05:43:43  ExecTime:0.153